眉山唐先生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 卷六
宋 唐庚 撰 张济元 撰校勘记 闽侯龚氏大通楼藏旧钞本
卷七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六

       眉山 唐庚 子西

 论

  名治论

古者一代之㒷则有一代之治故曰夏后

氏尚忠啇人尚貭周人尚文虽圣人之道

不可以名言而施之政事必有称号可指

非但王者如此而一国之治亦然故曰周

公治鲁尚歯而亲亲太公治齐尚贤而尊

尊自是以来谋谟之臣议论之士亦未有

不明当世之治体而识其面目者故汉世

每以杂伯自名而晋人亦云以道胜寛和

为本今

宋之为政乆矣其所尚者何也士之通经

术知古𧨏者不为不众日夜讲䆒治道以

逰于世者亦不为不熟其所称引动以宗

周为言而问以当代治体则茫然不知所

以名之惟其无淂于此是以有慕于彼愚

诚不自揆盖尝妄论之矣SKchar不必同要之

适𠯁治不必同要之适时故成周之治任

人而

国朝之治任法任人者非不用法也以人

为本而辅之以法任法者非不用人也以

法为本而行之以人自古法无全是亦无

全非而人之忠侫智愚贤不肖至为辽绝

故任法之世无甚利亦无甚害而任人之

世非大治则大乱矣周时公卿不𬨨数族

周召毛原执政至数百载不绝今之大臣

更出迭入远者十馀年极矣近者期月而

已虽无累世辅弼之利亦无妨贤专恣之

害矣周之诸矦既锡以上宇则刑赏生杀

之柄悉㪯以委之今郡县之权不𬨨鞭朴

尔𬨨此以往则相頋而议法矣虽无藩屏

形势之利亦无𢧐争侵夺之害矣周时任

官必考论人物谓之量才度徳今不然矣

以资历为髙下以注籍为先后揭阙子道

应法者淂之虽无为官择人之利亦无好

𢙣徇私之害矣周时取士使之自相推择

谓之郷㪯里选今又异于此矣盖自

国𥘉以来三易取士之法然要之不离文

字晦名易书暗考而明取之虽无出长入

治之利亦无毁誉比周之害矣其人略如

此故周之极炽至刑措不用四十馀年典

章文物之盛信有以绝人而晚莭祸败亦

足以称此

国朝受命百五六十年间海内晏然如一

日者此任人任法之效也昔者李𪟝为将

无大胜亦无大败薛万彻非大胜即大败

而近世论将未尝不以英卫为先然则今

之忻淂多于成周亦眀矣而士方歉然不

足争说人主以成康之隆而不知

国朝规摹处置所以成就天下之势者固

己如此非独不知

国朝亦𣸪不知成康矣何则人有情而法

无心情之所在恩怨以之其无心者漠然

而已今者欲成康乎则必脱略文法而一

切任人夫以天下之大利而索之于䋲墨

之内是犹以李𪟝之莭制而求万彻之奇

胜终不可兾然与其蹈万彻之险孰若李

𪟝之持重𠯁任也㢤

  存旧论

汉时仪注大抵率意制造不应古𧨏者十

至八九其文采法度略矣然而天下之人

见即喜不见即悲中更王氏之乱废弃不

用者十馀年光武入洛东都之民始见司

隶僚属欢喜踊跃父老或至垂泣曰不图

今日𣸪见汉官威仪自是天下翕然帰之

相与出力锄去祸难以成中㒷之业而𣸪

其宗庙社稷盖又二百馀年虽汉之所以

𣸪㒷者不专在是然亦不可谓无助也且

汉官威仪非若三代之盛叔孙所谓非有

周公之学术智识也杂以秦制非𣸪圣人

之法也而遗民见之如盲者𣸪视废者𣸪

起如流浪积岁而返其故郷见其父子兄

弟感慨之极至于咨嗟流涕其得民心如

此此何理𫆀方是之时以三代车服示之

吾知其民不𣸪泣矣何者汉之为汉十世

于此矣民知有刘氏而已夫救天下于𢧐

国秦项水火之中而措之于安全逸乐之

地不𢾗十年海内无事斯民得以飬生得

以送死得以事其父母而长育其子孙者

汉之力也三代逺矣何有于我㢤由是覌

之古者帝王之㒷其正朔服色自为一王

法而不慕前朝异姓之陈迹其用意深矣

由是覌之国家旧物冝使斯民常见而熟

习之以驯其耳目而繋其心自非不淂已

者不宜䡖有改易変置以自绝于民也亦

灼然矣向使今日変其一明日変其二祖

宗馀泽日益就尽不在目前不幸而奸人

撼之则人心摇而天下去矣古者公卿大

夫犹知守其家法至𢾗十世不易其衣冠

阀阅岂无隆替而国人信服终莫之敢抗

谓之名家旧族而况𢾗百年为天下国家

者㢤

  辨同论

道至于圣人极矣岂客𣸪有异乎然禹之

措置如此汤之措置则如此文武周公之

措置则又如此使𢾗人者比肩而事主交

臂而共政则论事之际吾意其必有同异

者矣宁䏻尽合乎是犹有辞焉曰时不同

也若诸子论性岂𣸪繋于时㦲而孟子之

说如此荀子杨子之说则如此韩子之说

则又如此使数人者比肩而事主交臂而

共政则论事之际吾知其必有同异者矣

宁能尽合乎是亦有辞焉曰师友不同也

若子夏子游曾子子张之徒则又将安所

诿㢤皆出于周末不得谓之异师请业请

益周旋出处奔走忧患盖无适而不同者

凡𢾗十年不淂谓之异友而论交论学如

黒白之相反方圆水火之不相入也此𣸪

何㢤说者以为孔子没学者无所统一使

夫子在学者冝不至此然吾闻孔子行年

六十而六十化始之所是卒而非之曰言

岂一端而已夫当有所合也此一人尔而

有所谓昔日之言者有所谓今日之言者

而况于众口乎是以先王知群言之不可

一也因使人人淂极其说而不以同异为

诛赏公卿大夫之出于斯时者亦人人各

荐其所闻而不以同异为喜愠何者闺门

之内父子兄弟相与言而有可有不可筮

人布䇲卜师引亀而参之一従一不従

故曰物之不斉物之情也宁可罪㢤今为

申啇之学者则不然以谓同心同德者周

人所以㒷离心离徳者商人所以亡刑赏

生杀𠯁以整齐天下而不能塞异议之口

则非所以一道徳而同风俗噫古之所谓

同心同徳者果谓此𫆀吾不忍闻是说

周公之时朝廷之士为不少矣而东征之

议书称十夫予翌则同者寡而不同者众

矣岂皆小人𫆀岂皆诛之𫆀夫以周公之

权而十人者助之其势𠯁以诛锄议臣之

异己者为有馀矣鼻息所向天下其孰敢

违然近于人情通于物理忠于王室而推

至公于天下者终不肯为此何则驾驭群

臣正恐其雷同耳奴婢同则家道危臣下

同则人主孤人主孤而天下之祸可胜讲

㦲古之人所以贵和而贱同者虑正在此

  祸福论

昔之谈祸福者固常帰之善𢙣矣然其效

可睹也其始曰为善者必淂福为𢙣者必

淂祸取报于天如探左契于是天下之人

悚然而畏然为善者果得福乎为𢙣者果

得祸乎是特未可知也言既不效则迁就

说曰为善者非⿺辶处有福也要乆而后吉

为𢙣者非⿺辶处有祸也要乆而后凶譬之果

榖要待其熟于是天下之人怃然而疑今

君子长者子孙苗裔不为少矣而果吉乎

妒民害物专门为𢙣者古亦众矣而果凶

乎是亦未可知也既又不效则复迁就其

说曰为善者淂福常多不幸而抵祸者或

寡矣为𢙣者大㮣淂祸幸而免者亦时时

有之于是天下之人唖然而笑今所谓常

得者果多乎所谓幸不幸者果少乎是亦

未可知也自始至此三易其说而言辄不

效则民益解体而矫激之论生焉曰为善

者及淂祸为𢙣者及淂福自汉以来尝有

说然蹈道者岂尽淂祸乎奸侫险贼不

忠不孝者岂尽淂福乎其效亦可睹矣吾

意以谓祸福出于天善𢙣出于人二者不

相为谋如五星散行而有时乎相值人见

其适相值也而遂引以为常此不可谓合

于理矣今世或为善而祸或为善而福或

为善而漠然无有祸福其为𢙣也亦如之

不为善不为𢙣者亦如之要之不可测善

乎杨子之言曰修其善者为善人修其𢙣

者为𢙣人善𢙣之报惟是为有证易称积

善馀庆诗言自求多福书言福善祸淫孟

子言祸福自己求之彼非有失也有为而

然也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