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唐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六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 卷六
宋 唐庚 撰 張濟元 撰校勘記 閩侯龔氏大通樓藏舊鈔本
卷七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六

       眉山 唐庚 子西

 論

  名治論

古者一代之㒷則有一代之治故曰夏後

氏尚忠啇人尚貭周人尚文雖聖人之道

不可以名言而施之政事必有稱號可指

非但王者如此而一國之治亦然故曰周

公治魯尚歯而親親太公治齊尚賢而尊

尊自是以來謀謨之臣議論之士亦未有

不明當世之治體而識其面目者故漢世

每以雜伯自名而晉人亦云以道勝寛和

為本今

宋之為政乆矣其所尚者何也士之通經

術知古𧨏者不為不衆日夜講䆒治道以

逰於世者亦不為不熟其所稱引動以宗

周為言而問以當代治體則茫然不知所

以名之惟其無淂於此是以有慕於彼愚

誠不自揆蓋嘗妄論之矣SKchar不必同要之

適𠯁治不必同要之適時故成周之治任

人而

國朝之治任法任人者非不用法也以人

為本而輔之以法任法者非不用人也以

法為本而行之以人自古法無全是亦無

全非而人之忠侫智愚賢不肖至為遼絶

故任法之世無甚利亦無甚害而任人之

世非大治則大亂矣周時公卿不𬨨數族

周召毛原執政至數百載不絶今之大臣

更出迭入遠者十餘年極矣近者朞月而

已雖無累世輔弼之利亦無妨賢專恣之

害矣周之諸矦既錫以上宇則刑賞生殺

之柄悉㪯以委之今郡縣之權不𬨨鞭朴

爾𬨨此以徃則相頋而議法矣雖無藩屏

形勢之利亦無𢧐爭侵奪之害矣周時任

官必考論人物謂之量才度徳今不然矣

以資歴為髙下以注籍為先後揭闕子道

應法者淂之雖無為官擇人之利亦無好

𢙣狥私之害矣周時取士使之自相推擇

謂之郷㪯里選今又異於此矣蓋自

國𥘉以來三易取士之法然要之不離文

字晦名易書暗考而明取之雖無出長入

治之利亦無毀譽比周之害矣其人畧如

此故周之極熾至刑措不用四十餘年典

章文物之盛信有以絶人而晚莭禍敗亦

足以稱此

國朝受命百五六十年間海內晏然如一

日者此任人任法之効也昔者李勣為將

無大勝亦無大敗薛萬徹非大勝即大敗

而近世論將未嘗不以英衛為先然則今

之忻淂多於成周亦眀矣而士方歉然不

足爭說人主以成康之隆而不知

國朝規摹䖏置所以成就天下之勢者固

己如此非獨不知

國朝亦𣸪不知成康矣何則人有情而法

無心情之所在恩怨以之其無心者漠然

而已今者欲成康乎則必脫畧文法而一

切任人夫以天下之大利而索之於䋲墨

之內是猶以李勣之莭制而求萬徹之竒

勝終不可兾然與其蹈萬徹之險孰若李

勣之持重𠯁任也㢤

  存舊論

漢時儀注大抵率意製造不應古𧨏者十

至八九其文采法度畧矣然而天下之人

見即喜不見即悲中更王氏之亂廢棄不

用者十餘年光武入洛東都之民始見司

𨽻僚屬歡喜踴躍父老或至垂泣曰不圖

今日𣸪見漢官威儀自是天下翕然帰之

相與出力鋤去禍難以成中㒷之業而𣸪

其宗廟社稷蓋又二百餘年雖漢之所以

𣸪㒷者不專在是然亦不可謂無助也且

漢官威儀非若三代之盛叔孫所謂非有

周公之斈術智識也雜以秦制非𣸪聖人

之法也而遺民見之如盲者𣸪視廢者𣸪

起如流浪積𡻕而返其故郷見其父子兄

弟感慨之極至於咨嗟流涕其得民心如

此此何理𫆀方是之時以三代車服示之

吾知其民不𣸪泣矣何者漢之為漢十世

於此矣民知有劉氏而已夫救天下於𢧐

國秦項水火之中而措之於安全逸樂之

地不𢾗十年海內無事斯民得以飬生得

以送死得以事其父母而長育其子孫者

漢之力也三代逺矣何有於我㢤由是覌

之古者帝王之㒷其正朔服色自為一王

法而不慕前朝異姓之陳跡其用意深矣

由是覌之國家舊物冝使斯民常見而熟

習之以馴其耳目而繋其心自非不淂已

者不宜䡖有改易変置以自絕於民也亦

灼然矣向使今日変其一明日変其二祖

宗餘澤日益就盡不在目前不幸而奸人

撼之則人心搖而天下去矣古者公卿大

夫猶知守其家法至𢾗十世不易其衣冠

閥閱豈無隆替而囯人信服終莫之敢抗

謂之名家舊族而況𢾗百年為天下國家

者㢤

  辨同論

道至於聖人極矣豈客𣸪有異乎然禹之

措置如此湯之措置則如此文武周公之

措置則又如此使𢾗人者比肩而事主交

臂而共政則論事之際吾意其必有同異

者矣寕䏻盡合乎是猶有辭焉曰時不同

也若諸子論性豈𣸪繋於時㦲而孟子之

說如此荀子楊子之說則如此韓子之說

則又如此使數人者比肩而事主交臂而

共政則論事之際吾知其必有同異者矣

寕能盡合乎是亦有辭焉曰師友不同也

若子夏子游曾子子張之徒則又將安所

諉㢤皆出於周末不得謂之異師請業請

益周旋出䖏奔走憂患蓋無適而不同者

凢𢾗十年不淂謂之異友而論交論斈如

黒白之相反方圓水火之不相入也此𣸪

何㢤說者以為孔子沒斈者無所統一使

夫子在斈者冝不至此然吾聞孔子行年

六十而六十化始之所是卒而非之曰言

豈一端而已夫當有所合也此一人爾而

有所謂昔日之言者有所謂今日之言者

而況於衆口乎是以先王知群言之不可

一也因使人人淂極其說而不以同異為

誅賞公卿大夫之出於斯時者亦人人各

薦其所聞而不以同異為喜慍何者閨門

之內父子兄弟相與言而有可有不可筮

人布筴卜師引亀而參之一従一不従

故曰物之不斉物之情也寕可罪㢤今為

申啇之斈者則不然以謂同心同德者周

人所以㒷離心離徳者商人所以亡刑賞

生殺𠯁以整齊天下而不能塞異議之口

則非所以一道徳而同風俗噫古之所謂

同心同徳者果謂此𫆀吾不忍聞是說

周公之時朝廷之士為不少矣而東征之

議書稱十夫予翌則同者寡而不同者衆

矣豈皆小人𫆀豈皆誅之𫆀夫以周公之

權而十人者助之其勢𠯁以誅鋤議臣之

異己者為有餘矣鼻息所向天下其孰敢

違然近於人情通於物理忠於王室而推

至公於天下者終不肯為此何則駕馭群

臣正恐其雷同耳奴婢同則家道危臣下

同則人主孤人主孤而天下之禍可勝講

㦲古之人所以貴和而賤同者慮正在此

  禍福論

昔之談禍福者固常帰之善𢙣矣然其効

可睹也其始曰為善者必淂福為𢙣者必

淂禍取報於天如探左契於是天下之人

悚然而畏然為善者果得福乎為𢙣者果

得禍乎是特未可知也言既不効則遷就

說曰為善者非⿺辶䖏有福也要乆而後吉

為𢙣者非⿺辶䖏有禍也要乆而後凶譬之果

榖要待其熟於是天下之人憮然而疑今

君子長者子孫苗裔不為少矣而果吉乎

妬民害物專門為𢙣者古亦衆矣而果凶

乎是亦未可知也既又不効則復遷就其

說曰為善者淂福常多不幸而抵禍者或

寡矣為𢙣者大㮣淂禍幸而免者亦時時

有之於是天下之人唖然而笑今所謂常

得者果多乎所謂幸不幸者果少乎是亦

未可知也自始至此三易其說而言輙不

効則民益觧體而矯激之論生焉曰為善

者及淂禍為𢙣者及淂福自漢以來嘗有

說然蹈道者豈盡淂禍乎奸侫險賊不

忠不孝者豈盡淂福乎其效亦可覩矣吾

意以謂禍福出於天善𢙣出於人二者不

相為謀如五星散行而有時乎相值人見

其適相值也而遂引以為常此不可謂合

於理矣今世或為善而禍或為善而福或

為善而漠然無有禍福其為𢙣也亦如之

不為善不為𢙣者亦如之要之不可測善

乎楊子之言曰修其善者為善人修其𢙣

者為𢙣人善𢙣之報惟是為有証易稱積

善餘慶詩言自求多福書言福善禍滛孟

子言禍福自己求之彼非有失也有為而

然也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