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涧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九十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九十一 秋涧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九十二
元 王恽 撰 景江南图书馆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九十三

秋涧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九十二

事状

    郊祀圎丘配享

    祖宗奏状

臣谨言伏念我国家

列圣相承奄有天下六十馀载今海宇一统自尭舜

汉唐以来未有如此之盛兹盖

陛下神圣天纵孝治日隆以不丗出大有为之资临

御有道故也然所有未举大典在臣子分礼冝建言

所谓方今大典郊祀是也何则孝莫大于严父严父

莫大于配天自尭舜巳来至于金宋上下二十馀代

之间莫不郊𥙊天地及五方帝神以配

父祖盖尊之至也

祖宗之圣重熙累洽郊祀之事未既举行者縁礼文

弗备有不遑及者今

陛下即位二十馀年功成治定昭事天地尊礼百神

略无虚岁(⿱艹石)大礼一行将咸秩之位合禘于圆丘岂

不大通神明降福穰穰者乎又念自古偏方小国尚

皆力行尊显祖宗以为天地百神之主恭惟

陛下大荫謢助际海内外尽付所覆而上帝简在

陛下之心又大可见矣不于此时报本显𥘵以答天

休其于継継承承之道终为旷阙兼旧有典章自金

章宗一行之后湮没遗逸不绝如缕即今就有三二

老儒并𭣣拾到亡宋典𠕋讲䆒张皇一旦有成将万

倍于寻常使

陛下垂旒𬒳衮对越上帝与三五同功并接数千岁

之统于上新万方耳目于下使王道明而坠典兴天

地察而上下顺

圣政圣教不待严肃以成以治所谓圣人作而万物

睹也岂不盛哉由是而观自古圣帝明王纉承先业

所任之责未有重扵此者故传曰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惟

陛下裁察

    钧州建先庙事状

盖闻益广宗庙大孝之本钦惟

太上宪宗皇帝虽

圣灵在天而神功武烈见扵郡国者固当昭布逺畅

以尽中外臣民之敬今河南钧州系

先太上皇帝王业所基战胜龙兴之地蓄灵拥休赫

焉斯在冝营建原庙俾亲王岁奉严禋以彰

圣德光昭造邦之本诚

嗣天子显扬

祖宗之至孝也

    牒司为中丞王通议病愈状

窃见前行台中丞王通议去岁春自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赴阙奏事

回偶患病疾百日作阙今过期年巳是平复即目居

家读书以教子为事其于已𥝠似为安便(⿱艹石)以方今

选用人材之切如王通议者才术徳望理当起复未

宜投置散地(⿱艹石)不举明伏虑宪台未知乆遗录问

    保士人杜之材贾宗𫝊状

窃见新乡县布衣贾宗𫝊胙城县中选儒士杜之材

二人性沉厚端亮有文辝而通丗务读书三十馀年

安贫守道以耕稼自给未尝枉已妄有干进其扵士

论略无瑕玷诚丘园之秀民廉退之良士也今者幸

遭明时选材为急理当荐举使㧞出民间以备内外

之用必能行其所学不负素守以之振士气而抑侥

风不为扵时无𥙷

    弹保定路緫管侯守忠状

检㑹到■中书省钦奉

圣旨定与提刑按察司条画内一款节该所部内应

有违枉并聴紏察除钦遵外今体察得保定路緫管

侯守忠粗鲁无识㐫𭧂有名恣意乱行略无忌惮不

任以职犹恐败群重之以官㓙㷔何柰以致不遵

朝省对抗使人詈辱同僚秽言肆口耽误经赋纵而

不征引带𥝠人结而成党取能声擅断职官树威风

败壊官府其吏民枉𬒳凌𭧂者畏其㓙恶罔敢声䜣

所望察司少为抑按今又为阻壊如此中外嗟叹莫

不失色叅详本路近在

都南实为要郡所辖一十五处军民约十万馀户据

根本内地首

恩泽固民心非良吏莫可今使㐫暴如此之人临民

办事正犹以豺狼守羊无不伤之理据此合行纠弹

    体复教授李龙辅状

今体复得本官并与元保相同当职又睹其为人雅

厚清纯临亊通方有如修整庙学训导生徒举皆有

法虽淹滞年𭰹未尝妄有于求所谓有徳有能可以

从政者也兼知得北京南京教授俱蒙迁调理合陞

擢以激士风

    举杨徳柔状

窃见南京路录事司军户杨徳柔天资秀颖不妄干

进累历筦库継任本路照磨及奥鲁府提控案牍检

法䓁官俱有廉能之称其为书学尤为精妙方今少

见其比今名在兵籍常以家贫执役行间譬之象犀

珠玉要以不宜溷迹泥沙此士论之所共也卑职按

巡河南见之广座其学问行巳并与所闻相同据此

合行保呈伏乞枢宻院照详施行

    论王学士合陞承旨亊状

窃见翰林兼国史院承旨中奉大夫姚枢今巳身故

据本院翰林学士嘉议大夫王磐人品风莭追配前

贤议论文章发明圣学方崇儒重道之秋膺养老乞

言之眷者陞授承旨职名以徳以材实允中外之望

据此合行具呈中书省照详施行

    保举提举张从仕状

窃见前綦阳鐡冶提举司从仕𭅺同提举张从𥙿赋

性良明为人谨厚兼通儒吏历仕年𭰹掌财赋而霭

廉㓗之称论刀笔而有裁遣之敏加之嫉邪处正识

逹时冝诚为有用之材皆系廉知之实理合荐举以

俟擢陞

    特选行省官事状

窃见福建所辖八路一州四十八县连山负海民情

轻谲无常困苦者多其在边隅实为重地存心抚驭

尚虑失冝纵𭧂侵渔不无生事縁收附已来官吏以

朝廷逺贪圗贿赂习以成风行省差拟职官又多冗

杂擅科横敛无所不至致政坏民残草寇窃发指以

为名下愚无聊因之蚁附其啸聚去处附近平民尽

为剽掠内地军兴不免蹂践中间虽有

宪司紏治梢末尚艰所行其于根本有无如之何

者甚非

朝廷包荒一视同仁之意求其治要无过得人为先

且府州司县䓁官虽不能一一精择据见阙

行省官僚如平章左丞二府名位特选素著清望

帝心文足以抚绥遗𥠖武足以折冲外侮尽忠所事

筹䇿有方不以利贿为心使铲除积弊矫正枉滥肃

清边陲庶几民安事靖日趍治域以之招谕则彼心

可服以之进兵则我直大信今贼之所以滋蔓为梗

者正以内阙官僚乘虚有名故也可不𭰹计而熟虑

哉设或不尓虽济济布列上下相蒙以私害公民之

困弊犹焚溺水日益𭰹且炽矣得失之机实系于此

卑职叨居风宪睹其如是有不敢自惜而缄黙者

    论草寇锺明亮事状

窃见福建一道收附之后户几百万黄华一变十去

其四今剧贼锺明亮悍𭶑尤非华北未可视为寻常

草窃诚有当虑者今虽两省一院并力收捕地皆溪

岭囊橐其间出没叵测东击则西走西击则东轶𠒋

熖所及煽惑杀掠为害不浅招降则贼心不一攻围

则兵力不敷又兼春气动时雨行彼负固我持乆恐

猝难成功以冝益兵力置緫戎一节制追奔合围𫝑

至穷蹙其将自毙惟复特差重臣宣示

恩诏招谕抚慰以安中外两者之行庶几有一得

    保医儒胡琏状

窃见卫辉路医儒胡琏资性详眀学术有素凡经治

疗多𫉬痊安据本路见阙医学教官(⿱艹石)令琏𥙷充勾

当教育诸生必有开益据此合行移牒请照验施行

    保儒生韩弘牒草

窃见卫辉路录事司后进儒生韩弘性温雅有士行

素明经学兼习词章尝试以事论议容止举皆可观

据兹良硕冝备时用以𭄿后来今将本人所业文字

录连在前合行移牒请照验施行

    论教官俸给事状

窃念天下之事得其人则治不然虽有纪纲法制将

衰薾而不振此必然之理学校者育材出治之本也

见承奉御史台劄付该诸州府皆有受

敕教授仰免差儒户内选馀闲子弟入学修习儒业

仍令各路正官朔望省视及按察司官选试行义修

明文笔优赡可以从政者然后解贡此诚为

国育材以备文武内外之用固非细务也却

教授多系老儒𪧐德白首一官不沾寸禄良可哀也

今欲修习之业旬省月视贲有成效亦巳难矣合无

照依

国子学医学教官一体颁降俸给不然据见有学田

去处扵毎岁收到子粒内宫为眀定斗石月充廪给

以济贫乏外无学田者唯复别议定夺如此恤劝庶

几官无虚设之名学有賔兴之实将见文风蔚兴有

不期然而然者矣

    论开光济两河事状省议即从所论罢役

会验近钦奉

诏书内节该自今以始烦民之事一切革去便民之

政次第举行钦此今体知得省部符文准前工部尚

书李奥鲁赤䓁呈开洗东平济州䓁河道并创修闸

堰可役人夫一万馀名计该八十六万五千馀工合

用石材地丁等物且举德州一处所着该白𬃷木九

千馀条毎条长六尺径四寸石材九千二百八十馀

假毎假长四尺阔三尺厚七尺计其馀该着数目比

之德州岂止数倍虽云和买目今验户桩俵上户十

假中户不下五七馀块并不见发下价钱即要赴所

止送纳日夜催并殆不聊生縁石材地丁非民间素

有积蓄之物计其采买上价般运脚力上户已不能

办下户将何以给有破产逃窜而巳𭰹为未便边年

创开海道益都淄莱济南东平东昌䓁路百姓巳是

疲乏死损数多哀痛之声至今未息今又东平䓁一

十馀处供办上项夫役䓁物比夫海道之役亦为不

轻是齐鲁魏博数路之民𬒳扰无遗又念前政苛挠

去岁不收民多流亡加以今秋风水䖝蚄灾伤所在

阙食恐又闻此役复业者转行不来见在者又将逃

避山东重地不可不虑兼此役浩烦未审曽无奏

闻傥巳后不能成功虚费

国力百姓实受其弊将来谁任其责然此却访闻得

李尚书䓁官见行安置土坝九座合无候来春土坝

修成更为责委𭰹知水利官贠一同相视光济两河

于𭰹浅不常时月断流走沙去处试验土坝委能积

𭰹浮重转漕粮舡迤乆通行快便然后修理石坝尚

为未晚仍于出产石木去处官为差顾夫匠采打用

度不致取办一时逼迫靠损人难卑职谬当言责以

镇静为职亲睹其事不敢不言合行移牒请照験备申

御史台照详施行

    论济南路所辖逹鲁花赤合迁转事状

窃见济南路所辖州县见任达鲁花赤内承袭勾当

及巳满年𭰹未经迁转者一十三贠今

朝省庶政稍有未便务从一新(⿱艹石)将上项逹鲁花赤

人贠于本投下州县内依例迁转寔为使当庶不致

恃赖乆任树党行私官吏因之受弊据别路未经迁

转者亦合一体定夺

    保李提学昌道状

伏念俊造秀异皆禀气之清造物者靳固未尝多得

今有其人使徒老明时诚为可惜窃见前

上都路提举学校官济南李师圣经明行修不妄干

进文笔性学皆有古风及扣以政事议论通畅皆切

时之务可谓年髙徳迈学冨才优韬晦城市不求闻

逹者也

朝省以选才为急如师圣者(⿱艹石)擢以风宪或置之馆

阁俱有所长可𭣣实用

    论济南经历阙贠事状

凡厥政务必官吏相湏而后能济(⿱艹石)官有其人或吏

𫉬其用二者得一则事无留难窃见济南路所辖州

县一十三处路当山东要㑹事务颇繁所赖首倾官

调议规𦘕为切今本路经历知事俱各阙贠问得经

历孔文贞 省部别行差委东平等处勾当却于本

司署御请俸将近期年又本府宪司亲临于上今照

得簿书未完事理九百馀件乆乏其人责以事有未

办实上下之所难理合作急选注材能使𥙷其阙庶

不致耽滞一切事务

    议盗贼

民患莫甚于盗贼不可视为小亊近年作过者皆于

通涂大邑公然行劫略无畏惮者以应捕无方弓

数少故也临时力弱既不能擒捕既去应命追趁三

限巳过恬然无事乞请将州县尉司重行整搠所有

弓兵定其不应占破之数悉归所司以重其威力使

潜消盗贼公然无畏之心且盗贼𥨸发正以衣食难

    饥(⿱艹石)稍 年难且有纵横不可制之𫝑何

则人盗有形而易为之破窃贼无迹潜聚潜散难为

之取也彼盗贼料其物既易取官无如  𠒋恶之

人鲜不动念我(⿱艹石)度其如是预为备之之 则将

能为矣

县尉虽责专一捕盗然用得其材乃可

 所除多是承䕃子弟不闲事务又不习

当处选择一等旧曽作过不良人 充

 师问诘捉虽颇有功效中间作弊有不胜言者如

 赌博柜房宰杀牛畜等皆其事也又有因盗将良

 民俱被𭣣禁正贼反行出放以致有与歹人暗行

辞其在辈流实不多见加以扬历省台通介有守照

得例五品已上宫不限职掌有文华者即命制诰(⿱艹石)

本官于翰院学士内相应名阙升用实为允惬士论

合行移牒请照験备呈中书省定夺施行





秋涧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九十二

秋涧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九十三

王堂嘉话序

中统建元之明年辛酉夏五月

诏立翰林院于■上都故状元文康王公授翰林学

士承■㫖已而公谓不肖恽曰翰𫟍载言之职莫■

国史为重遂复以建立本院为言

𠃔焉仍命公兼领其事时不肖侍笔中书两院故事

凡百草创经营署置略皆与知其年秋七月授翰林

修撰同知

制诰兼■国史院编脩官方

帝泽鸿厖赉及四海

诰命■宣辝颇与定撰再阅月蒙二府交辟不妨供

职兼左司都事自后由御史里行调官

𣈆府秩满复入为翰林待

制时则有苦左丞相监修  国史耶律公承

㫖霍鲁忽孙安藏前左辖姚公大学士鹿庵王公侍

讲学士徒单公河南李公待制杨恕修撰赵庸应奉

李谦不肖虽承乏㡬于一考其𫉬从容侍接仰其■

祖宗对天之鸿休

圣训无穷之

睿思皆闻所未闻者至于文章髙下典制沿革朝夕

餍饫所得亦云多矣今也年衰气耄尽负𥘉心因䌷

绎所记忆者凡若千言辑而为八卷题之曰玉堂嘉

话其成灯火茆堂之夜尊罍心赏之间吐嘉话于目

前想玉堂于天上鸣息有时盛年不再良可叹也然

昔人有宅位钧衡不得预 天子𥝠人为恨頋惟此

生不为未遇用藏家柜以贻将来至元戊子冬季二

日前行台侍御史秋涧老人谨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