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九十一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九十二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九十三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九十二

事狀

    郊祀圎丘配享

    祖宗奏狀

臣謹言伏念我國家

列聖相承奄有天下六十餘載今海宇一統自尭舜

漢唐以來未有如此之盛茲蓋

陛下神聖天縱孝治日隆以不丗出大有為之資臨

御有道故也然所有未舉大典在臣子分禮冝建言

所謂方今大典郊祀是也何則孝莫大於嚴父嚴父

莫大於配天自尭舜巳來至於金宋上下二十餘代

之間莫不郊𥙊天地及五方帝神以配

父祖蓋尊之至也

祖宗之聖重熈累洽郊祀之事未既舉行者縁禮文

弗備有不遑及者今

陛下即位二十餘年功成治定昭事天地尊禮百神

略無虛𡻕(⿱艹石)大禮一行將咸秩之位合禘於圓丘豈

不大通神明降福穰穰者乎又念自古偏方小國尚

皆力行尊顯祖宗以為天地百神之主恭惟

陛下大廕謢助際海內外盡付所覆而上帝簡在

陛下之心又大可見矣不於此時報本顯𥘵以荅天

休其於継継承承之道終為曠闕兼舊有典章自金

章宗一行之後湮沒遺逸不絶如縷即今就有三二

老儒並𭣣拾到亡宋典𠕋講䆒張皇一旦有成將萬

倍於㝷常使

陛下垂旒𬒳袞對越上帝與三五同功並接數千嵗

之統於上新萬方耳目於下使王道明而墜典興天

地察而上下順

聖政聖教不待嚴肅以成以治所謂聖人作而萬物

覩也豈不盛哉由是而觀自古聖帝明王纉承先業

所任之責未有重扵此者故傳曰國之大事在祀與戎惟

陛下裁察

    鈞州建先廟事狀

蓋聞益廣宗廟大孝之本欽惟

太上憲宗皇帝雖

聖靈在天而神功武烈見扵郡國者固當昭布逺暢

以盡中外臣民之敬今河南鈞州係

先太上皇帝王業所基戰勝龍興之地蓄靈擁休赫

焉斯在冝營建原廟俾親王𡻕奉嚴禋以彰

聖德光昭造邦之本誠

嗣天子顯揚

祖宗之至孝也

    牒司為中丞王通議病癒狀

竊見前行臺中丞王通議去𡻕春自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赴闕奏事

囬偶患病疾百日作闕今過期年巳是平復即目居

家讀書以教子為事其於已𥝠似為安便(⿱艹石)以方今

選用人材之切如王通議者才術徳望理當起復未

宜投置散地(⿱艹石)不舉明伏慮憲臺未知乆遺録問

    保士人杜之材賈宗𫝊狀

竊見新鄉縣布衣賈宗𫝊胙城縣中選儒士杜之材

二人性沉厚端亮有文辝而通丗務讀書三十餘年

安貧守道以耕稼自給未嘗枉已妄有干進其扵士

論略無瑕玷誠丘園之秀民廉退之良士也今者幸

遭明時選材為急理當薦舉使㧞出民間以備內外

之用必能行其所學不負素守以之振士氣而抑僥

風不為扵時無𥙷

    彈保定路緫管侯守忠狀

檢㑹到■中書省欽奉

聖旨定與提刑按察司條畫內一欵節該所部內應

有違枉並聴紏察除欽遵外今體察得保定路緫管

侯守忠麁魯無識㐫𭧂有名恣意亂行略無忌憚不

任以職猶恐敗群重之以官㓙㷔何柰以致不遵

朝省對抗使人詈辱同僚穢言肆口躭悞經賦縱而

不徵引帶𥝠人結而成黨取能聲擅斷職官樹威風

敗壊官府其吏民枉𬒳凌𭧂者畏其㓙惡罔敢聲訢

所望察司少爲抑按今又爲阻壊如此中外嗟嘆莫

不失色叅詳本路近在

都南實爲要郡所轄一十五處軍民約十萬餘戶據

根本內地首

恩澤固民心非良吏莫可今使㐫暴如此之人臨民

辦事正猶以豺狼守羊無不傷之理據此合行糾彈

    體復教授李龍輔狀

今體復得本官併與元保相同當職又覩其為人雅

厚清純臨亊通方有如修整廟學訓導生徒舉皆有

法雖淹滯年𭰹未甞妄有於求所謂有徳有能可以

從政者也兼知得北京南京教授俱蒙遷調理合陞

擢以激士風

    舉楊徳柔狀

竊見南京路録事司軍戶楊徳柔天資秀穎不妄干

進累歷筦庫継任本路照磨及奧魯府提控案牘檢

法䓁官俱有廉能之稱其為書學尤為精妙方今少

見其比今名在兵籍常以家貧執役行間譬之象犀

珠玉要以不宜溷跡泥沙此士論之所共也卑職按

廵河南見之廣座其學問行巳並與所聞相同據此

合行保呈伏乞樞宻院照詳施行

    論王學士合陞承旨亊狀

竊見翰林兼國史院承旨中奉大夫姚樞今巳身故

據本院翰林學士嘉議大夫王磐人品風莭追配前

賢議論文章發明聖學方崇儒重道之秋膺養老乞

言之眷者陞授承旨職名以徳以材實允中外之望

據此合行具呈中書省照詳施行

    保舉提舉張從仕狀

竊見前綦陽鐡冶提舉司從仕𭅺同提舉張從𥙿賦

性良明為人謹厚兼通儒吏歷仕年𭰹掌財賦而靄

廉㓗之稱論刀筆而有裁遣之敏加之嫉邪處正識

逹時冝誠為有用之材皆係廉知之實理合薦舉以

俟擢陞

    特選行省官事狀

竊見福建所轄八路一州四十八縣連山負海民情

輕譎無常困苦者多其在邊隅實為重地存心撫馭

尚慮失冝縱𭧂侵漁不無生事縁収附已來官吏以

朝廷逺貪圗賄賂習以成風行省差擬職官又多冗

雜擅科橫歛無所不至致政壞民殘草㓂竊發指以

為名下愚無聊因之蟻附其嘯聚去處附近平民盡

為剽掠內地軍興不免蹂踐中間雖有

憲司紏治梢末尚艱所行其於根本有無如之何

者甚非

朝廷包荒一視同仁之意求其治要無過得人為先

且府州司縣䓁官雖不能一一精擇據見闕

行省官僚如平章左丞二府名位特選素著清望

帝心文足以撫綏遺𥠖武足以折衝外侮盡忠所事

籌䇿有方不以利賄為心使剷除積弊矯正枉濫肅

清邊陲庶幾民安事靖日趍治域以之招諭則彼心

可服以之進兵則我直大信今賊之所以滋蔓為梗

者正以內闕官僚乗虛有名故也可不𭰹計而熟慮

哉設或不尓雖濟濟布列上下相蒙以私害公民之

困弊猶焚溺水日益𭰹且熾矣得失之機實係於此

卑職叨居風憲覩其如是有不敢自惜而緘黙者

    論草㓂鍾明亮事狀

竊見福建一道収附之後戶幾百萬黃華一變十去

其四今劇賊鍾明亮悍𭶑尤非華北未可視為尋常

草竊誠有當慮者今雖兩省一院併力収捕地皆溪

嶺囊橐其間出沒叵測東擊則西走西擊則東軼𠒋

熖所及煽惑殺掠為害不淺招降則賊心不一攻圍

則兵力不敷又兼春氣動時雨行彼負固我持乆恐

猝難成功以冝益兵力置緫戎一節制追奔合圍𫝑

至窮蹙其將自斃惟復特差重臣宣示

恩詔招諭撫慰以安中外兩者之行庶幾有一得

    保醫儒胡璉狀

竊見衛輝路醫儒胡璉資性詳眀學術有素凢經治

療多𫉬痊安據本路見闕醫學教官(⿱艹石)令璉𥙷充勾

當教育諸生必有開益據此合行移牒請照驗施行

    保儒生韓弘牒草

竊見衛輝路録事司後進儒生韓弘性溫雅有士行

素明經學兼習詞章甞試以事論議容止舉皆可觀

據茲良碩冝備時用以𭄿後來今將本人所業文字

録連在前合行移牒請照驗施行

    論教官俸給事狀

竊念天下之事得其人則治不然雖有紀綱法制將

衰薾而不振此必然之理學校者育材出治之本也

見承奉御史臺剳付該諸州府皆有受

勑教授仰免差儒戶內選餘閑子弟入學修習儒業

仍令各路正官朔望省視及按察司官選試行義修

明文筆優贍可以從政者然後解貢此誠為

國育材以備文武內外之用固非細務也卻

教授多係老儒𪧐德白首一官不沾寸祿良可哀也

今欲修習之業旬省月視賁有成効亦巳難矣合無

照依

國子學醫學教官一體頒降俸給不然據見有學田

去處扵毎𡻕収到子粒內宮爲眀定斗石月充廩給

以濟貧乏外無學田者唯復別議定奪如此䘏勸庶

幾官無虛設之名學有賔興之實將見文風蔚興有

不期然而然者矣

    論開光濟兩河事狀省議即從所論罷役

會驗近欽奉

詔書內節該自今以始煩民之事一切革去便民之

政次第舉行欽此今體知得省部符文准前工部尚

書李奧魯赤䓁呈開洗東平濟州䓁河道並剏修閘

堰可役人夫一萬餘名計該八十六萬五千餘工合

用石材地丁等物且舉德州一處所着該白𬃷木九

千餘條毎條長六尺徑四寸石材九千二百八十餘

叚毎叚長四尺闊三尺厚七尺計其餘該著數目比

之德州豈止數倍雖雲和買目今驗戶樁俵上戶十

叚中戶不下五七餘塊並不見發下價錢即要赴所

止送納日夜催併殆不聊生縁石材地丁非民間素

有積蓄之物計其採買上價般運腳力上戶已不能

辦下戶將何以給有破産逃竄而巳𭰹為未便邊年

創開海道益都淄萊濟南東平東昌䓁路百姓巳是

疲乏死損數多哀痛之聲至今未息今又東平䓁一

十餘處供辦上項夫役䓁物比夫海道之役亦爲不

輕是齊魯魏愽數路之民𬒳擾無遺又念前政苛撓

去𡻕不収民多流亡加以今秋風水䖝蚄災傷所在

闕食恐又聞此役復業者轉行不來見在者又將逃

避山東重地不可不慮兼此役浩煩未審曽無奏

聞儻巳後不能成功虛費

國力百姓實受其弊將來誰任其責然此卻訪聞得

李尚書䓁官見行安置土垻九座合無候來春土垻

修成更爲責委𭰹知水利官貟一同相視光濟兩河

於𭰹淺不常時月斷流走沙去處試驗土垻委能積

𭰹浮重轉漕糧舡迤乆通行快便然後修理石垻尚

爲未晚仍於出産石木去處官爲差顧夫匠採打用

度不致取辦一時逼迫靠損人難卑職謬當言責以

鎮靜爲職親覩其事不敢不言合行移牒請照験備申

御史臺照詳施行

    論濟南路所轄逹魯花赤合遷轉事狀

竊見濟南路所轄州縣見任達魯花赤內承襲勾當

及巳滿年𭰹未經遷轉者一十三貟今

朝省庶政稍有未便務從一新(⿱艹石)將上項逹魯花赤

人貟於本投下州縣內依例遷轉寔為使當庶不致

恃頼乆任樹黨行私官吏因之受弊據別路未經遷

轉者亦合一體定奪

    保李提學昌道狀

伏念俊造秀異皆稟氣之清造物者靳固未甞多得

今有其人使徒老明時誠為可惜竊見前

上都路提舉學校官濟南李師聖經明行修不妄干

進文筆性學皆有古風及扣以政事議論通暢皆切

時之務可謂年髙徳邁學冨才優韜晦城市不求聞

逹者也

朝省以選才為急如師聖者(⿱艹石)擢以風憲或置之館

閤俱有所長可𭣣實用

    論濟南經歴闕貟事狀

凡厥政務必官吏相湏而後能濟(⿱艹石)官有其人或吏

𫉬其用二者得一則事無留難竊見濟南路所轄州

縣一十三處路當山東要㑹事務頗繁所頼首傾官

調議規𦘕為切今本路經歷知事俱各闕貟問得經

歴孔文貞 省部別行差委東平等處勾當卻於本

司署御請俸將近朞年又本府憲司親臨於上今照

得簿書未完事理九百餘件乆乏其人責以事有未

辦實上下之所難理合作急選注材能使𥙷其闕庶

不致耽滯一切事務

    議盜賊

民患莫甚於盜賊不可視為小亊近年作過者皆於

通塗大邑公然行刧略無畏憚者以應捕無方弓

數少故也臨時力弱既不能擒捕既去應命追趂三

限巳過恬然無事乞請將州縣尉司重行整搠所有

弓兵定其不應占破之數悉歸所司以重其威力使

潛消盜賊公然無畏之心且盜賊𥨸發正以衣食難

    飢(⿱艹石)稍 年難且有縱橫不可制之𫝑何

則人盜有形而易為之破竊賊無跡潛聚潛散難為

之取也彼盜賊料其物既易取官無如  𠒋惡之

人鮮不動念我(⿱艹石)度其如是預為備之之 則將

能為矣

縣尉雖責專一捕盜然用得其材乃可

 所除多是承䕃子弟不閑事務又不習

當處選擇一等舊曽作過不良人 充

 師問詰捉雖頗有功効中間作弊有不勝言者如

 賭博櫃房宰殺牛畜等皆其事也又有因盜將良

 民俱被𭣣禁正賊反行出放以致有與歹人暗行

辭其在輩流實不多見加以揚歴省臺通介有守照

得例五品已上宮不限職掌有文華者即命制誥(⿱艹石)

本官於翰院學士內相應名闕陞用實爲允愜士論

合行移牒請照験備呈中書省定奪施行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九十二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九十三

王堂嘉話序

中統建元之明年辛酉夏五月

詔立翰林院於■上都故狀元文康王公授翰林學

士承■㫖已而公謂不肖惲曰翰𫟍載言之職莫■

國史爲重遂復以建立本院爲言

𠃔焉仍命公兼領其事時不肖侍筆中書兩院故事

凡百草創經營署置略皆與知其年秋七月授翰林

修撰同知

制誥兼■國史院編脩官方

帝澤鴻厖賚及四海

誥命■宣辝頗與定撰再閱月蒙二府交辟不妨供

職兼左司都事自後由御史裏行調官

𣈆府秩滿復入爲翰林待

制時則有苦左丞相監修  國史耶律公承

㫖霍魯忽孫安藏前左轄姚公大學士鹿菴王公侍

講學士徒單公河南李公待制楊恕修撰趙庸應奉

李謙不肖雖承乏㡬於一考其𫉬從容侍接仰其■

祖宗對天之鴻休

聖訓無窮之

睿思皆聞所未聞者至於文章髙下典制㳂革朝夕

饜飫所得亦云多矣今也年衰氣耄盡負𥘉心因紬

繹所記憶者凡若千言輯而爲八卷題之曰玉堂嘉

話其成燈火茆堂之夜尊罍心賞之間吐嘉話於目

前想玉堂於天上鳴息有時盛年不𠕂良可歎也然

昔人有宅位鈞衡不得預 天子𥝠人爲恨頋惟此

生不爲未遇用藏家櫃以貽將來至元戊子冬季二

日前行臺侍御史秋澗老人謹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