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梦 (白行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纪梦
作者:白行简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692

长安西市帛肆,有贩粥求利而为之平者,姓张不得名,家富于财,居光德里。其女国色也,尝因昼寝,梦至一处,朱门大户,棨戟森然。由而入,望其中堂,如欲燕集张氏之为。左右廊皆施帏幄,有紫衣吏引张氏于西廊幕,见少女如张等辈十许人,皆花容绰约,钗钿照耀。既至,吏促张装饰,诸女迭助之,理泽傅粉。有顷,自外传呼侍郎来。竞隙间窥之,见一紫绶大官。张氏之兄尝为其小吏,识之,及言曰:“吏部沈公也。”俄更哦曰:“尚书来。”又有识者,并帅王公也。逡巡复连呼曰某来某来,皆郎官以上。六七个坐定,前紫衣吏曰:“可出矣。”群女旋进,金石丝竹,铿鍧震响。中署酒酣,并州见张也而视之,尤属意,谓之曰:“汝能习何技?”对曰:“未尝学声音。”使与之琴,辞不能。曰:“第操之。”乃抚之而成曲,予之筝亦然,琵琶亦然,皆平生所不习也。王公曰:“可矣。”因命采笺为诗一绝以与之,张受之,寘之衣中。王公曰:“恐汝或遗,今乃口授。”吟:“还梳闹埽学宫妆,独立闲亭纳夜凉。手把玉簪敲砌竹,清歌一曲月如霜。”张曰:“且归辞父母,异日复来。”忽惊啼而寤,手扪衣带曰:“尚书遗诗矣。”索笔录之。问其故,泣对所梦,且曰:“殆将死乎?”母怒曰:“汝乍魇尔,何以为嬖,乃出不祥言如是。”因卧病累日,外视有持酒肴者,又有将食来者,女曰:“且须膏沐澡瀹。”母听。良久,[QTDW]妆盛饰而至。食毕,乃遍拜父母及坐客,曰:“时不留,某今往矣。”因援衾而寝。父母环伺之,俄尔遂绝。时会昌二年六月十五日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