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夢 (白行簡)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紀夢
作者:白行簡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92

長安西市帛肆,有販粥求利而為之平者,姓張不得名,家富於財,居光德裏。其女國色也,嚐因晝寢,夢至一處,朱門大戶,棨戟森然。由而入,望其中堂,如欲燕集張氏之為。左右廊皆施幃幄,有紫衣吏引張氏於西廊幕,見少女如張等輩十許人,皆花容綽約,釵鈿照耀。既至,吏促張裝飾,諸女迭助之,理澤傅粉。有頃,自外傳呼侍郎來。競隙間闚之,見一紫綬大官。張氏之兄嚐為其小吏,識之,及言曰:「吏部沈公也。」俄更哦曰:「尚書來。」又有識者,並帥王公也。逡巡複連呼曰某來某來,皆郎官以上。六七個坐定,前紫衣吏曰:「可出矣。」群女旋進,金石絲竹,鏗鍧震響。中署酒酣,并州見張也而視之,尤屬意,謂之曰:「汝能習何技?」對曰:「未嚐學聲音。」使與之琴,辭不能。曰:「第操之。」乃撫之而成曲,予之箏亦然,琵琶亦然,皆平生所不習也。王公曰:「可矣。」因命采箋為詩一絕以與之,張受之,寘之衣中。王公曰:「恐汝或遺,今乃口授。」吟:「還梳鬧埽學宮妝,獨立閑亭納夜涼。手把玉簪敲砌竹,清歌一曲月如霜。」張曰:「且歸辭父母,異日複來。」忽驚啼而寤,手捫衣帶曰:「尚書遺詩矣。」索筆錄之。問其故,泣對所夢,且曰:「殆將死乎?」母怒曰:「汝乍魘爾,何以為嬖,乃出不祥言如是。」因臥病累日,外視有持酒肴者,又有將食來者,女曰:「且須膏沐澡瀹。」母聽。良久,[QTDW]妝盛飾而至。食畢,乃遍拜父母及坐客,曰:「時不留,某今往矣。」因援衾而寢。父母環伺之,俄爾遂絕。時會昌二年六月十五日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