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阳吕公百字碑测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纯阳吕公百字碑测疏
作者:陆潜虚 明

纯阳吕公百字碑测疏

养气忘言守,降心为不为 动静知宗祖,无事更寻谁

真常须应物,应物要不迷 不迷性自住,性住气自回

气回丹自结,壶中配坎离 阴阳生返覆,普化一声雷

白云朝顶上,甘露洒须弥 自饮长生酒,消遥谁得知

坐听无弦曲,明通造化机 都来二十句,端的上天梯。


纯阳吕公百字碑测疏 (明)陆潜虚真人撰


养气忘言守,降心为不为。


夫学道修真之子,进步入门,先须理会性命二字。性有性源,命有命蒂;性源要清净,命蒂要坚固。命蒂固则元气充,气充而精自盈矣;性源清则元神定,神定而气自灵矣。何谓命蒂?真息是也。何谓性源?心地是也。我师教人有法,开口便说养气降心,而养气降心自有真诀,故曰“养气忘言守”。“忘言守”,养气之真诀也。五字之中,“忘”字、“守”字要有下落。盖忘言者,非缄闭其口而使之不言也。涵固精神,沈潜内守,情境两忘,无心于言,而言自不出也。若存心缄默,固闭深藏,反成心病。守之云者,守此气也。守之者谁?神守之也。守于何处?《道德经》云:“多言数穷,不如守中。”中者,神气归覆之处,人之大中极也。《参同契》云:“闭塞其兑,筑固灵株。”闭兑者,即忘言之义;灵株者,即神气之根。盖能常守于此,则心息相依,子母相见,神气混融,打成一片,绵绵迤迤,久之而成大定。少焉静极生动,真火薰蒸,金精吐华,冲关透顶,灌注上下。气得其养,其妙用有如此者。《道德经》云:人之生也,“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要知人身中之气,即天地之冲气也尔,其升降阖辟,常与天地之气相为流通。医书谓此气周流人身,随呼吸以往来,昼夜八百一十丈,一呼一吸为一息,昼夜一万三千五百息,而息息各归于其根。庄子云:“真人之息以踵,众人之息以喉。”以踵者,心息相依,归乎其根也。古仙有云:“昔日逢师传口诀,只要凝神入气穴。”忘言守中,非凝神入气穴而何?此之谓归根,此之谓覆命,深根固柢,长生久视之道,端在于此。夫养气之诀,既已直露于前,故此下覆说降心之诀。盖降心者,降伏妄心,非真心也。夫人之一心,本来无二,但以迷觉而分真妄。《金刚经》云:“云何降伏其心?”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感于物而动,性之欲也。既有欲矣,则情随境转,真以妄迷,纷然而起欲作之心。故《道德经》云:“化而欲作,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今夫众人皆欲为,而我独镇之以不为,则妄念息而此心将自降矣。妄本无体,皆因真心迷惑而然,今而不为,则必有以真见夫一切有为之法,皆如梦幻泡影,虚妄不常,是以忘机绝虑,将此希求贪著之心,裂教粉碎。是谓以真销妄,妄尽真存,正觉现前,方名见性。如此则言不期忘而自忘,守不期固而自固。是知了命之宗,关于性地。我师十字之中,千古内炼之丹诀,无出于此。直至采药行火,抱元守一,彻始彻终,无过此诀。妙哉!妙哉!


动静知宗祖,无事更寻谁。


上言养气降心,静守内炼,乃无为之道,覆恐世人不知此外覆有有作之基,乃高真上仙以术延命之事,故吃紧提出“动静”二字,要人知宗认祖。盖金丹之道,无为为体,有为为用,动中采,静中炼,二者不可偏废。故知动而不知静,则基址不立,而无积精累气之功;知静而不知动,则天机不合,而失临炉采药之旨。要之,动其宗也,静其祖也。祖者性祖,静则得之;宗者命宗,非动不立也。知性祖,故修定于离宫;知命宗,故求玄于水府。如是双修,方为究竟。然方其无事之时,忘言默守,屏事息机,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泰然大定,斯已矣,更俟寻谁?何以学道之人,寻铅觅地,结侣求财,种种外求,席不暇暖?此中正好参详,方见良工心苦。我师说到此地,已将肝胆照人,分明指出修行门径,奈何世人不能领悟,直将容易读过,良可惜哉!


真常要应物,应物要不迷。


何谓真常?性祖是也。何以明之?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会有变灭,而不能久。故佛经云:万法无性,惟此一真法界方为实相。故曰真常。然所谓真常者,非与物即,非与物离,要在能静能应,常应常静,而常不迷。能不迷则应物无迹,而真性见矣。是谓炼己纯熟,而有为之道始可行也。二“要”字,上不要断灭,下不要著相,皆吃紧醒人之辞。


不迷性自住,性住气自回。


对境忘情,方云大定,故曰不迷性自住,性住则己汞住矣。己汞既住,方可求铅,故曰性住气自回。回者,来归之义。《契》云:“金来归性初,乃得称还丹。”曰归曰还,回之义备矣。


气回丹自结,壶中配坎离。


气自外回,丹从中结。壶中者,大丹凝结之处也。坎离者,阴阳互藏之卦象,铅汞、水火之异名。丹法以乌兔为药材,必须取坎填离,以铅投汞,二者匀平配合,混入中宫,然后龙吟虎啸,而产玄珠于正位。其言自住、自回、自结者,要皆自然之妙用,所谓有为中之无为,一有安排布置,则涉于邪伪之私,而去道远矣。


阴阳生反复,普化一声雷。


此十字者,妙不可言。盖阴阳反复,乃作丹之大旨;普化雷声,乃作丹之秘诀。所谓天机閟密,正在于此。夫神仙丹法,皆以阴阳反复而成。故以药材而言,则阴中用阳,阳中用阴,此阴阳之反复一也;以交媾而言,则女居日位,男配蟾宫,此阴阳之反复二也;以合丹而言,则举水以灭火,以金而伐木,此阴阳之反复三也。如此颠倒异常,大类可见。至其天机玄妙,则在“普化”句中。邵子之诗有云:“忽然夜半一声雷,万户千门次第开;识得无中含有意,许君亲见伏羲来。”盖地中有雷,于卦为复,一阳来复,所谓爻动之时,身中冬至,正好寻铅,得诀修之,则大地山河皆成七宝,故云“普化”。言“一声”者,重始炁也,此中别有单符单诀,贵在师传,学人更当洁己虚心,以期际遇可也。


白云朝顶上,甘露洒须弥。


此十字,言气回之征验。盖先天之炁,生于爻动之期,此时运剑追来,度鹊桥、贯尾闾,循督脉而上通于泥丸,但觉油然滃然,如白云之朝于顶上者。顷之化为玉浆,味如甘露,洒于须弥,降于重楼,入于中宫,所谓气回丹结,其象如此。须弥,山名,佛语须弥,此云妙高,即顶上之义。《紫庭经》云:“采之服之未片饷,一道白脉冲泥丸;化为玉浆流入口,香甜清爽遍舌端。”意盖本此。


自饮长生酒,逍遥谁得知。


气化为水,甘美莫加,故玉液琼浆,随宜立号。《悟真篇》云:“长男乍饮西方酒”,此长生酒也;“雪山一味好醍醐”,此长生酒也;“壶内旋斟延命酒,鼎中收取返魂浆”,此长生酒也。是皆己所独得,无人与共,故曰自饮。逍遥,快乐自得之义。夫此酒既不能与人共,此乐又能与人知耶?


静听无弦曲,潜通造化机。


《太上日用经》云:“无弦之曲,不言而自声,不鼓而自鸣。”盖丹在身中,太和充溢,是以目有神光,耳有灵响,口有甘津,鼻有异香,理所必至,无足异者。吾师意在简文,聊举其一,即其馀可推也。


都来二十句,端的上天梯。


吾师百字灵文,乃千圣登真之梯筏,学人谁不知诵?求其融会贯通,以得夫立言之意者,盖亦鲜矣。星谫劣不文,蒙师提挈有年,金丹大道,尝窃与闻。考之此篇,若合符节,乃敢僭为测疏,作济度之津梁,开时人之眼目。极知狂诞,无所逃罪,然使好道之伦,玩索而有得焉,庶几不负吾师之教乎。


时 隆庆辛未五月十有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