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陽呂公百字碑測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純陽呂公百字碑測疏
作者:陸潛虛 明

純陽呂公百字碑測疏

養氣忘言守,降心為不為 動靜知宗祖,無事更尋誰

真常須應物,應物要不迷 不迷性自住,性住氣自回

氣回丹自結,壺中配坎離 陰陽生返覆,普化一聲雷

白雲朝頂上,甘露灑須彌 自飲長生酒,消遙誰得知

坐聽無弦曲,明通造化機 都來二十句,端的上天梯。


純陽呂公百字碑測疏 (明)陸潛虛真人撰


養氣忘言守,降心為不為。


夫學道修真之子,進步入門,先須理會性命二字。性有性源,命有命蒂;性源要清凈,命蒂要堅固。命蒂固則元氣充,氣充而精自盈矣;性源清則元神定,神定而氣自靈矣。何謂命蒂?真息是也。何謂性源?心地是也。我師教人有法,開口便說養氣降心,而養氣降心自有真訣,故曰「養氣忘言守」。「忘言守」,養氣之真訣也。五字之中,「忘」字、「守」字要有下落。蓋忘言者,非緘閉其口而使之不言也。涵固精神,沈潛內守,情境兩忘,無心於言,而言自不出也。若存心緘默,固閉深藏,反成心病。守之雲者,守此氣也。守之者誰?神守之也。守於何處?《道德經》云:「多言數窮,不如守中。」中者,神氣歸覆之處,人之大中極也。《參同契》云:「閉塞其兌,築固靈株。」閉兌者,即忘言之義;靈株者,即神氣之根。蓋能常守於此,則心息相依,子母相見,神氣混融,打成一片,綿綿迤迤,久之而成大定。少焉靜極生動,真火薰蒸,金精吐華,沖關透頂,灌註上下。氣得其養,其妙用有如此者。《道德經》云:人之生也,「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要知人身中之氣,即天地之沖氣也爾,其升降闔辟,常與天地之氣相為流通。醫書謂此氣周流人身,隨呼吸以往來,晝夜八百一十丈,一呼一吸為一息,晝夜一萬三千五百息,而息息各歸於其根。莊子云:「真人之息以踵,眾人之息以喉。」以踵者,心息相依,歸乎其根也。古仙有云:「昔日逢師傳口訣,只要凝神入氣穴。」忘言守中,非凝神入氣穴而何?此之謂歸根,此之謂覆命,深根固柢,長生久視之道,端在於此。夫養氣之訣,既已直露於前,故此下覆說降心之訣。蓋降心者,降伏妄心,非真心也。夫人之一心,本來無二,但以迷覺而分真妄。《金剛經》云:「云何降伏其心?」人生而靜,天之性也;感於物而動,性之欲也。既有欲矣,則情隨境轉,真以妄迷,紛然而起欲作之心。故《道德經》云:「化而欲作,吾將鎮之以無名之樸。」今夫眾人皆欲為,而我獨鎮之以不為,則妄念息而此心將自降矣。妄本無體,皆因真心迷惑而然,今而不為,則必有以真見夫一切有為之法,皆如夢幻泡影,虛妄不常,是以忘機絕慮,將此希求貪著之心,裂教粉碎。是謂以真銷妄,妄盡真存,正覺現前,方名見性。如此則言不期忘而自忘,守不期固而自固。是知了命之宗,關於性地。我師十字之中,千古內煉之丹訣,無出於此。直至采藥行火,抱元守一,徹始徹終,無過此訣。妙哉!妙哉!


動靜知宗祖,無事更尋誰。


上言養氣降心,靜守內煉,乃無為之道,覆恐世人不知此外覆有有作之基,乃高真上仙以術延命之事,故吃緊提出「動靜」二字,要人知宗認祖。蓋金丹之道,無為為體,有為為用,動中采,靜中煉,二者不可偏廢。故知動而不知靜,則基址不立,而無積精累氣之功;知靜而不知動,則天機不合,而失臨爐采藥之旨。要之,動其宗也,靜其祖也。祖者性祖,靜則得之;宗者命宗,非動不立也。知性祖,故修定於離宮;知命宗,故求玄於水府。如是雙修,方為究竟。然方其無事之時,忘言默守,屏事息機,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泰然大定,斯已矣,更俟尋誰?何以學道之人,尋鉛覓地,結侶求財,種種外求,席不暇暖?此中正好參詳,方見良工心苦。我師說到此地,已將肝膽照人,分明指出修行門徑,奈何世人不能領悟,直將容易讀過,良可惜哉!


真常要應物,應物要不迷。


何謂真常?性祖是也。何以明之?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會有變滅,而不能久。故佛經云:萬法無性,惟此一真法界方為實相。故曰真常。然所謂真常者,非與物即,非與物離,要在能靜能應,常應常靜,而常不迷。能不迷則應物無跡,而真性見矣。是謂煉己純熟,而有為之道始可行也。二「要」字,上不要斷滅,下不要著相,皆吃緊醒人之辭。


不迷性自住,性住氣自回。


對境忘情,方雲大定,故曰不迷性自住,性住則己汞住矣。己汞既住,方可求鉛,故曰性住氣自回。回者,來歸之義。《契》云:「金來歸性初,乃得稱還丹。」曰歸曰還,回之義備矣。


氣回丹自結,壺中配坎離。


氣自外回,丹從中結。壺中者,大丹凝結之處也。坎離者,陰陽互藏之卦象,鉛汞、水火之異名。丹法以烏兔為藥材,必須取坎填離,以鉛投汞,二者勻平配合,混入中宮,然後龍吟虎嘯,而產玄珠於正位。其言自住、自回、自結者,要皆自然之妙用,所謂有為中之無為,一有安排佈置,則涉於邪偽之私,而去道遠矣。


陰陽生反復,普化一聲雷。


此十字者,妙不可言。蓋陰陽反復,乃作丹之大旨;普化雷聲,乃作丹之秘訣。所謂天機閟密,正在於此。夫神仙丹法,皆以陰陽反復而成。故以藥材而言,則陰中用陽,陽中用陰,此陰陽之反復一也;以交媾而言,則女居日位,男配蟾宮,此陰陽之反復二也;以合丹而言,則舉水以滅火,以金而伐木,此陰陽之反復三也。如此顛倒異常,大類可見。至其天機玄妙,則在「普化」句中。邵子之詩有云:「忽然夜半一聲雷,萬戶千門次第開;識得無中含有意,許君親見伏羲來。」蓋地中有雷,於卦為複,一陽來複,所謂爻動之時,身中冬至,正好尋鉛,得訣修之,則大地山河皆成七寶,故云「普化」。言「一聲」者,重始炁也,此中別有單符單訣,貴在師傳,學人更當潔己虛心,以期際遇可也。


白雲朝頂上,甘露灑須彌。


此十字,言氣回之徵驗。蓋先天之炁,生於爻動之期,此時運劍追來,度鵲橋、貫尾閭,循督脈而上通於泥丸,但覺油然滃然,如白雲之朝於頂上者。頃之化為玉漿,味如甘露,灑於須彌,降於重樓,入於中宮,所謂氣回丹結,其象如此。須彌,山名,佛語須彌,此雲妙高,即頂上之義。《紫庭經》云:「采之服之未片餉,一道白脈衝泥丸;化為玉漿流入口,香甜清爽遍舌端。」意蓋本此。


自飲長生酒,逍遙誰得知。


氣化為水,甘美莫加,故玉液瓊漿,隨宜立號。《悟真篇》云:「長男乍飲西方酒」,此長生酒也;「雪山一味好醍醐」,此長生酒也;「壺內旋斟延命酒,鼎中收取返魂漿」,此長生酒也。是皆己所獨得,無人與共,故曰自飲。逍遙,快樂自得之義。夫此酒既不能與人共,此樂又能與人知耶?


靜聽無弦曲,潛通造化機。


《太上日用經》云:「無弦之曲,不言而自聲,不鼓而自鳴。」蓋丹在身中,太和充溢,是以目有神光,耳有靈響,口有甘津,鼻有異香,理所必至,無足異者。吾師意在簡文,聊舉其一,即其餘可推也。


都來二十句,端的上天梯。


吾師百字靈文,乃千聖登真之梯筏,學人誰不知誦?求其融會貫通,以得夫立言之意者,蓋亦尠矣。星譾劣不文,蒙師提挈有年,金丹大道,嘗竊與聞。考之此篇,若合符節,乃敢僭為測疏,作濟度之津梁,開時人之眼目。極知狂誕,無所逃罪,然使好道之倫,玩索而有得焉,庶幾不負吾師之教乎。


時 隆慶辛未五月十有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