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钗记/25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紫钗记
←上一出 第二十五出 折柳阳关 下一出→


【金珑璁】〔旦浣上〕春纤馀几许。绣征衫亲付与男儿。河桥外香车驻。看紫骝开道路。拥头踏鸣笳芳树。都不是秦箫曲。

〔好事近〕〔旦〕腕枕怯征魂。断雨停云时节。〔浣〕忍听御沟残漏。迸一声凄咽。〔旦〕不堪西望卓香车。相看去难说。〔合〕何日子规花下。觑旧痕啼血。〔旦〕浣纱。这灞桥是销魂桥也。〔众拥生上〕

【北点绛唇】逞军容出塞荣华。这其间有喝不倒的灞陵桥接着阳关路。后拥前呼。百忙里陡的个雕鞍住。

旌旗日暖散春寒。酒湿胡沙泪不干。花里端详人一刻。明朝相忆路漫漫。左右。头踏停灞陵桥外。待夫人话别也。〔见介生〕出门何意向边州。〔旦〕夫。你匹马今朝不少留。〔生〕极目关山何日尽。〔旦〕断肠丝竹为君愁。李郞今日虽然壮行。难教妾不悲怨。前面灞陵桥也。妾待折柳尊前。一写阳关之思。看酒过来。

【北寄生草】怕奏阳关曲。生寒渭水都。是江干桃叶凌波渡。汀洲草碧黏云渍。这河桥柳色迎风诉。〔折柳介〕柳呵。纤腰倩作绾人丝。可笑他自家飞絮浑难住。

〔生〕想昨夜欢娱也。

【前腔】倒凤心无阻。交鸳画不如。衾窝宛转春无数。花心历乱魂难驻。阳台半霎云何处。起来鸾袖欲分飞。问芳卿为谁断送春归去。

〔旦〕有泪珠千点沾君袖也。

【前腔】这泪呵。慢颊垂红缕。娇啼走碧珠。冰壶迸裂蔷薇露。阑干碎滴梨花雨。珠盘溅湿红销雾。怕层波溜折海云枯。这袖呵。潇湘染就斑文箸。

〔生〕只恁啼得苦也。

【前腔】不语花含悴。长颦翠怯舒。你春纤乱点檀霞注。明眸谩蹙回波顾。长裙皱拂行云步。便千金一刻待何如。想今宵相思有梦欢难做。

〔旦〕夫。玉关向那头去。

【前腔】路转横波处。尘飘泪点初。你去呵。则怕芙蓉帐额寒凝绿。茱萸带眼围宽素。蕖荷烛影香销炷。看画屏山障彩云图。到大来蘼芜怕作相逢路。

李郞。你可有甚嘱付。

【前腔】〔生〕和闷将闲度。留春伴影居。你通心纽扣蕤蕤束。连心腰彩柔柔护。惊心的衬褥微微絮。分明残梦有些儿。睡醒时好生收拾疼人处。

〔旦〕听这话。想不是轻薄的。只是眼下呵。

【解三酲】恨锁着满庭花雨。愁笼着蘸水烟芜。也不管鸳鸯隔南浦。花枝外影踟蹰。俺待把钗敲侧唤鹦哥语。被叠慵窥素女图。新人故。一霎时眼中人去。镜里鸾孤

〔生〕俺怎生便去也。再看酒。

【前腔】倚片玉生春乍熟。受多娇密宠难疏。正寒食泥香新燕乳。行不得话提壶。把骄骢系软相思树。鄕泪回穿九曲珠。锁魂处。多则是人归醉后。春老吟馀。

〔旦〕你去。教人怎生消遣。

【前腔】俺怎生有听娇莺情緖。全不着整花朵工夫。从今后怕愁来无着处。听郞马盼音书。想驻春楼畔花无主。落照关西妾有夫。河桥路。见了些无情画舸。有恨香车。

〔生〕妻。则怕塞上风沙。老却人也。

【前腔】比王粲从军朔土。似小乔初嫁东吴。正才子佳人无限趣。怎弃掷在长途。三春别恨调琴语。一片年光揽镜嘘。心期负。问归来朱颜认否。旅鬓何如。

〔旦〕李郞。以君才貌名声。人家景慕。愿结婚媾。固亦众矣。离思萦怀。归期未卜。官身转徙。或就佳姻。盟约之言。恐成虚语。然妾有短愿。欲辄指陈。未委君心。复能听否。〔生惊怪介〕有何罪过。忽发此辞。试说所言。必当敬奉。〔旦〕妾年始十八。君才二十有二。逮君壮室之秋。犹有八岁。一生欢爱。愿毕此期。然后妙选高门。以求秦晋。亦未为晚。妾便舍弃人事。翦发披缁。夙昔之愿。于此足矣。

【前腔】是水沈香烧得前生断续。灯花喜知他后夜有无。记一对儿守教三十许。盟和誓看成虚。李郞。他丝鞭陌上多奇女。你红粉楼中一念奴。关心事。省可的翠销封泪。锦字挑思。

〔生作涕介〕皎日之誓。死生以之。与卿偕老。犹恐未惬素志。岂敢辄有二三。固请不疑。端居相待。

【前腔】咱夫人城倾城怎遇。便到女王国倾国也难模。拜辞你个画眉京兆府。那花没艳酒无娱。怎饶他真珠掌上能歌舞。忘不了你小玉窗前自叹吁。伤情处。看了你晕轻眉翠。香冷唇朱。〔韦崔上〕

【生查子】才子跨征鞍。思妇愁红玉。芳草送莺啼。落花催马足。

早闻得李君虞起行。到日午还在红亭僝僽也。〔见介崔〕李君虞。军中箫鼓喧嗔。良时吉日。早行早行。〔生〕实不相瞒。小玉姐话长。使人难别。〔韦〕昔人云。仗剑对尊酒。耻为离别颜。李君虞。男儿意气。一何留恋如此。郡主。俺两人还送君虞数程。回来便有平安寄上。军行有程。未可滞他行色。正是长旗掀落日。短剑割离情。〔下内作箫鼓介生〕妻。你听笳鼓喧鸣。催我行色匆匆。密意非言所尽。只索拜别也。

【鹧鸪天】掩残啼回送你上七香车。守着梦里夫妻碧玉居。〔旦〕李郞。不索回送。但愿你封侯游昼锦。不妨我啼鸟落花初。〔众拥生下旦〕他千骑拥。万人扶。富贵英雄美丈夫。浣纱。送语参军。教他关河到处休离剑。驿路逢人数寄书。

一别人如隔彩云。    断肠回首泣夫君。
玉关此去三千里。    要寄音书那得闻。
Arrow l.svg上一出 下一出Arrow r.svg
紫钗记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