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記/2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目錄 紫釵記
←上一齣 第二十五齣 折柳陽關 下一齣→


【金瓏璁】〔旦浣上〕春纖餘幾許。繡征衫親付與男兒。河橋外香車駐。看紫騮開道路。擁頭踏鳴笳芳樹。都不是秦簫曲。

〔好事近〕〔旦〕腕枕怯征魂。斷雨停雲時節。〔浣〕忍聽御溝殘漏。迸一聲悽咽。〔旦〕不堪西望卓香車。相看去難說。〔合〕何日子規花下。覷舊痕啼血。〔旦〕浣紗。這灞橋是銷魂橋也。〔衆擁生上〕

【北點絳脣】逞軍容出塞榮華。這其間有喝不倒的灞陵橋接着陽關路。後擁前呼。百忙裏陡的個雕鞍住。

旌旗日暖散春寒。酒溼胡沙淚不乾。花裏端詳人一刻。明朝相憶路漫漫。左右。頭踏停灞陵橋外。待夫人話別也。〔見介生〕出門何意向邊州。〔旦〕夫。你匹馬今朝不少留。〔生〕極目關山何日盡。〔旦〕斷腸絲竹爲君愁。李郞今日雖然壯行。難教妾不悲怨。前面灞陵橋也。妾待折柳尊前。一寫陽關之思。看酒過來。

【北寄生草】怕奏陽關曲。生寒渭水都。是江干桃葉淩波渡。汀洲草碧黏雲漬。這河橋柳色迎風訴。〔折柳介〕柳呵。纖腰倩作綰人絲。可笑他自家飛絮渾難住。

〔生〕想昨夜歡娛也。

【前腔】倒鳳心無阻。交鴛畫不如。衾窩宛轉春無數。花心歷亂魂難駐。陽臺半霎雲何處。起來鸞袖欲分飛。問芳卿爲誰斷送春歸去。

〔旦〕有淚珠千點沾君袖也。

【前腔】這淚呵。慢頰垂紅縷。嬌啼走碧珠。冰壺迸裂薔薇露。闌干碎滴梨花雨。珠盤濺溼紅銷霧。怕層波溜折海雲枯。這袖呵。瀟湘染就斑文筯。

〔生〕只恁啼得苦也。

【前腔】不語花含悴。長顰翠怯舒。你春纖亂點檀霞注。明眸謾蹙囘波顧。長裙皺拂行雲步。便千金一刻待何如。想今宵相思有夢歡難做。

〔旦〕夫。玉關向那頭去。

【前腔】路轉橫波處。塵飄淚點初。你去呵。則怕芙蓉帳額寒凝綠。茱萸帶眼圍寬素。蕖荷燭影香銷炷。看畫屛山障彩雲圖。到大來蘼蕪怕作相逢路。

李郞。你可有甚囑付。

【前腔】〔生〕和悶將閒度。留春伴影居。你通心紐扣蕤蕤束。連心腰綵柔柔護。驚心的襯褥微微絮。分明殘夢有些兒。睡醒時好生收拾疼人處。

〔旦〕聽這話。想不是輕薄的。只是眼下呵。

【解三酲】恨鎖着滿庭花雨。愁籠着蘸水煙蕪。也不管鴛鴦隔南浦。花枝外影踟躕。俺待把釵敲側喚鸚哥語。被曡慵窺素女圖。新人故。一霎時眼中人去。鏡裏鸞孤

〔生〕俺怎生便去也。再看酒。

【前腔】倚片玉生春乍熟。受多嬌密寵難疎。正寒食泥香新燕乳。行不得話提壺。把驕驄繫軟相思樹。鄕淚迴穿九曲珠。鎖魂處。多則是人歸醉後。春老吟餘。

〔旦〕你去。教人怎生消遣。

【前腔】俺怎生有聽嬌鶯情緖。全不着整花朵工夫。從今後怕愁來無着處。聽郞馬盼音書。想駐春樓畔花無主。落照關西妾有夫。河橋路。見了些無情畫舸。有恨香車。

〔生〕妻。則怕塞上風沙。老卻人也。

【前腔】比王粲從軍朔土。似小喬初嫁東吳。正才子佳人無限趣。怎棄擲在長途。三春別恨調琴語。一片年光攬鏡噓。心期負。問歸來朱顏認否。旅鬢何如。

〔旦〕李郞。以君才貌名聲。人家景慕。願結婚媾。固亦衆矣。離思縈懷。歸期未卜。官身轉徙。或就佳姻。盟約之言。恐成虛語。然妾有短願。欲輒指陳。未委君心。復能聽否。〔生驚怪介〕有何罪過。忽發此辭。試說所言。必當敬奉。〔旦〕妾年始十八。君才二十有二。逮君壯室之秋。猶有八歲。一生懽愛。願畢此期。然後妙選高門。以求秦晉。亦未爲晚。妾便捨棄人事。翦髮披緇。夙昔之願。於此足矣。

【前腔】是水沈香燒得前生斷續。燈花喜知他後夜有無。記一對兒守敎三十許。盟和誓看成虛。李郞。他絲鞭陌上多奇女。你紅粉樓中一念奴。關心事。省可的翠銷封淚。錦字挑思。

〔生作涕介〕皎日之誓。死生以之。與卿偕老。猶恐未愜素志。豈敢輒有二三。固請不疑。端居相待。

【前腔】咱夫人城傾城怎遇。便到女王國傾國也難模。拜辭你個畫眉京兆府。那花沒豔酒無娛。怎饒他眞珠掌上能歌舞。忘不了你小玉窗前自嘆吁。傷情處。看了你暈輕眉翠。香冷脣朱。〔韋崔上〕

【生查子】才子跨征鞍。思婦愁紅玉。芳草送鶯啼。落花催馬足。

早聞得李君虞起行。到日午還在紅亭僝僽也。〔見介崔〕李君虞。軍中簫鼓喧嗔。良時吉日。早行早行。〔生〕實不相瞞。小玉姐話長。使人難別。〔韋〕昔人云。仗劍對尊酒。恥爲離別顏。李君虞。男兒意氣。一何留戀如此。郡主。俺兩人還送君虞數程。囘來便有平安寄上。軍行有程。未可滯他行色。正是長旗掀落日。短劍割離情。〔下內作簫鼓介生〕妻。你聽笳鼓喧鳴。催我行色匆匆。密意非言所盡。只索拜別也。

【鷓鴣天】掩殘啼囘送你上七香車。守着夢裏夫妻碧玉居。〔旦〕李郞。不索囘送。但願你封侯遊晝錦。不妨我啼鳥落花初。〔衆擁生下旦〕他千騎擁。萬人扶。富貴英雄美丈夫。浣紗。送語參軍。敎他關河到處休離劍。驛路逢人數寄書。

一別人如隔彩雲。    斷腸囘首泣夫君。
玉關此去三千里。    要寄音書那得聞。
Arrow l.svg上一齣 下一齣Arrow r.svg
紫釵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