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日本纪/卷第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续日本纪卷第三〈起大宝三元年正月、尽庆云四年六月〉”从四位下行民部大辅兼左兵卫督皇太子学士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敕撰。”天之真宗丰祖父天皇〈文武天皇 第■二〉

三年春正月癸亥朔。废朝。亲王巳下百官人等拜。太上天皇殡宫也。

甲子。遣正六位下藤原朝臣房前于东海道。从六位上多治比真人三宅麻吕于东山道。从七位上高向朝臣大足于北陆道。从七位下波多真人余射于山阴道。正八位上穗积朝臣老于山阳道。从七位上小野朝臣马养于南海道。正七位上大伴宿祢大沼田于西海道。道别录事一人。巡省政绩。申理冤枉。

丁卯。奉为太上天皇。设斋于大安。药师。元兴。弘福四寺。

辛未。新罗国遣萨■金福护。级■金孝元等。来赴国王丧也。▼是日。制。主礼六人。元以大舍人为之。宜准斯例■其课役。

壬午。诏三品刑部亲王知太政官事。

二月丁未。诏。从四位下下毛野朝臣古麻吕等四人。预定律令。宜议功赏。于是。古麻吕及从五位下伊吉连博徳。并赐田十町封五十戸。赠正五位上调忌寸老人之男。田十町封百戸。从五位下伊余部连马养之男。田六町封百戸。其封戸止身。田传一世。

丙申。从七位下茨田足嶋。衣缝造孔子。并赐连姓。

癸卯。是日当太上天皇七七。遣使四大寺及四天王山田等卅三寺。设斋焉。”大宰史生更加十员。

三月戊辰。赐从四位下下毛野朝臣古麻吕功田廿町。

辛未。诏四大寺读大般若经。度一百人。

丁丑。下制曰。依令。国博士于部内及傍国取用。然温故知新。希有其人。若傍国无人采用。则申省。然后省选拟。更请处分。又有才堪郡司。若当郡有三等已上亲者。听任比郡。

戊寅。信浓。上野二国疫。给药疗之。

乙酉。以义渊法师为僧正。

夏四月癸巳。奉为太上天皇。设百曰斋于御在所。

乙未。从五位下高丽若光赐王姓。

辛亥。从七位下和气坂本赐君姓。

戊午。安艺国被略为奴婢者二百馀人。免从本籍。

闰四月辛酉朔。大赦天下。”飨新罗客于难波馆。诏曰。新罗国使萨■金福护表云。寡君不幸。自去秋疾。以今春薨。永辞圣朝。朕思。其蕃君虽居异域。至于覆育。允同爱子。虽寿命有终。人伦大期。而自闻此言。哀感已甚。可差使发遣吊赙。其福护等遥渉苍波。能遂使旨。朕矜其辛勤。宜赐以布帛。▼是日。右大臣从二位阿倍朝臣御主人薨。遣正三位石上朝臣麻吕等吊赙之。

五月壬辰。金福护等还蕃。”正七位上仓垣连子人。高祖根猪以来子孙。正七位上私小田。从七位上私比都自。长嶋。及昆弟等皆诉。得免杂戸。

癸巳。流来新罗人付福护等还本郷。

己亥。令纪伊国奈我。名草二郡停布调献丝。但阿提。饭高。牟漏三郡献银也。

丙午。相摸国疫。给药救之。

六月乙丑。以从四位上大神朝臣高市麻吕为左京大夫。从五位下大伴宿祢男人为大倭守。从五位上引田朝臣广目为斋宫头兼伊势守。

秋七月甲午。诏曰。籍帐之设。国家大信。逐时变更。诈伪必起。宜以庚午年籍为定。更无改易。”以从五位上大石王为河内守。正五位下黄文连大伴为山背守。从五位下多治比真人水守为尾张守。从五位下引田朝臣祖父为武藏守。正五位上上毛野朝臣男足为下総守。正五位下猪名真人石前为备前守。”以灾异频见年谷不登。诏减京畿及大宰府管内诸国调半。并免天下之庸。”又诏。五位已上举贤良方正之士。

壬寅。令四大寺读金光明经。

丙午。近江国山火自焚。遣使祈雨于名山大川。

壬子。赠从五位下民忌寸大火正五位上。正六位上高田首新家从五位上。并遣使吊赙。以壬申年功也。

八月辛酉。以从五位上百济王良虞为伊豫守。

甲子。大宰府请。有勋位者作番直军团。考满之日送于式部。一同散位。永预选叙。许之。

九月辛卯。赐四品志纪亲王近江国铁穴。

庚戌。以从五位下波多朝臣广足为遣新罗大使。

癸丑。施僧法莲豊前国野■町。■医术也。

冬十月丁卯。任太上天皇御葬司。以二品穗积亲王为御装长官。从四位下广瀬王。正五位下石川朝臣宫麻吕。从五位下猪名真人大村为副。政人四人。史二人。四品志纪亲王为造御竃长官。从四位上息长王。正五位上高桥朝臣笠间。正五位下土师宿祢马手为副。政人四人。史四人。

甲戌。僧隆观还俗。本姓金。名财。沙门幸甚子也。颇渉艺术。兼知算暦。

癸未。天皇御大安殿。诏赐遣新罗使波多朝臣广足。额田人足。各衾一领。衣一袭。又赐新罗王锦二匹。■■匹。

十一月癸卯。太政官处分。巡察使所记诸国郡司等有治能者。式部宜依令称举。有过失者。刑部依律推断。

十二月甲子。始皇亲五世王。五位巳上子。年满廿一已上者。录其历名。申送式部省。

己巳。以正五位下路真人大人为卫士督。

癸酉。从四位上当麻真人智徳。率诸王诸臣。奉诔太上天皇。谥曰大倭根子天之广野日女尊。▼是日。火葬于飞鸟冈。

壬午。合葬于大内山陵。

庆云元年春正月丁亥朔。天皇御大极殿受朝。五位已上始座始设榻焉。

癸巳。诏以大纳言从二位石上朝臣麻吕为右大臣。无位长屋王授正四位上。无位大市王。手嶋王。气多王。夜须王。倭王。宇大王。成会王并授从四位下。从六位上高桥朝臣若麻吕。从六位下若犬养宿祢槟榔。正六位上穗积朝臣山守。巨势朝臣久须比。大神朝臣狛麻吕。佐伯宿祢垂麻吕。从六位下阿昙宿祢虫名。从六位上采女朝臣枚夫。正六位下太朝臣安麻吕。从六位上阿倍朝臣首名。从六位下田口朝臣益人。正六位下笠朝臣麻吕。从六位上石上朝臣豊庭。从六位下大伴宿祢道足。曾祢连足人。正六位上文忌寸尺加。从六位下秦忌寸百足。正六位上佐太忌寸老。漆部造道麻吕。上村主大石。米多君北助。王敬受。从六位上多治比真人三宅麻吕。正六位上台忌寸八嶋并授从五位下。

丁酉。二品长亲王。舍人亲王。穗积亲王。三品刑部亲王益封各二百戸。三品新田部亲王。四品志纪亲王各一百戸。右大臣从二位石上朝臣麻吕二千一百七十戸。大纳言从二位藤原朝臣不比等八百戸。自馀三位已下五位已上十四人各有差。

壬寅。诏。御名部内亲王。石川夫人益封各一百戸。

戊申。伊势国多气度会二郡少领已上者。听连任三等已上亲。

辛亥。始停百官跪伏之礼。

二月丙辰朔。日有蚀之。

癸亥。神祇官大宫主入长上例。

乙亥。从五位上村主百济。改赐阿刀连姓。

三月甲寅。信浓国疫。给药疗之。

夏四月甲子。令鍜冶司铸诸国印。

庚午。以信浓国献弓一千四百张充大宰府。

甲戌。讃岐国饥。赈恤之。

壬午。备中。备后。安艺。阿波四国苗损。并加赈恤。

五月甲午。备前国献神马。西楼上庆云见。诏。大赦天下。改元为庆云元年。高年老疾并加赈恤。又免壬寅年以往大税。及出神马郡当年调。又亲王诸王百官使部已上。赐禄有差。献神马国司。守正五位下猪名真人石前进位一阶。初见庆云人式部少丞从七位上小野朝臣马养三阶。并赐■十疋。丝廿■。布卅端。锹■口。

庚子。武藏国饥。赈恤之。

六月丁巳。敕。诸国兵士。团别分为十番。毎番十日。教习武艺。必使齐整。令条以外。不得杂使。其有关须守者。随便斟酌。令足守备。

己未。令诸国勋七等以下身无官位者。听直军团续劳。上经三年。折当两考。满之年送式部。选同散位之例。其身材强干须堪时务者。国司商量充使之。年限考第。一准所任之例。

乙丑。河内国古市郡人高屋连药女一产三男。赐■二疋。绵二屯。布四端。

己巳。阿波国献木连理。

丙子。奉币祈雨于诸社。

秋七月甲申朔。正四位下粟田朝臣真人自唐国至。初至唐时。有人来问曰。何处使人。答曰。日本国使。我使反问曰。此是何州界。答曰。是大周楚州塩城县界也。更问。先是大唐。今称大周。国号縁何改称。答曰。永淳二年。天皇太帝崩。皇太后登位。称号圣神皇帝。国号大周。问答略了。唐人谓我使曰。亟闻。海东有大倭国。谓之君子国。人民豊乐。礼义敦行。今看使人。仪容大净。岂不信乎。语毕而去。

丙戌。左京职献白燕。下総国献白乌。

壬辰。以时雨不降。遣使祈雨于诸社。

庚子。公廨禄给式部省大学散位等寮。

壬寅。诏京师高年八十已上者。咸加赈恤。

甲辰。奉币帛于住吉社。

乙巳。赠从五位上坂合部宿祢唐正五位下。右大臣从二位阿倍朝臣御主人功封百戸四分之一。传子从五位上广庭。赠从五位上高田首新家功封■戸四分之一。传子无位首名。

八月丙辰。遣新罗使从五位上波多朝臣广足等至自新罗。

戊午。伊势伊贺二国蝗。

辛巳。周防国大风。拔树伤秋稼。

冬十月丁巳。有诏。以水旱失时。年谷不稔。免课役并当年田租。

辛酉。粟田朝臣真人等拜朝。”正六位上幡文通为遣新罗大使。

戊辰。幡文通赐造姓。

十一月癸巳。设太上天皇百七斋于诸寺。

庚寅。遣从五位上忌部宿祢子首。供币帛。凤凰镜。■子锦于伊势大神宫。

丙申。改从四位下引田朝臣宿奈麻吕姓。赐阿倍朝臣。”赐正四位下粟田朝臣真人。大倭国田廿町谷一千斛。以奉使绝域也。

壬寅。始定藤原宫地。宅入宫中百姓一千五百烟赐布有差。

十二月辛酉。供币帛于诸社。

辛未。大宰府言。去秋大风。拔树伤年谷。

是年夏。伊贺伊豆二国疫。并给医药疗之。

二年春正月丙申。赐宴文武百寮于朝堂。

庚子。无位安八万王授从四位下。

三月癸未。车驾幸仓桥离宫。

丙戌。正四位下豊国女王卒。

夏四月壬子。诏曰。朕以菲薄之躬。托于王公之上。不能徳感上天仁及黎庶。遂令阴阳错谬。水旱失时。年谷不登。民多菜色。毎念于此恻怛于心。宜令五大寺读金光明经。为救民苦。天下诸国。勿收今年举税之利。并减庸半。

甲寅。遣使巡省天下诸国。

庚申。赐三品刑部亲王越前国野一百町。

丙寅。敕。依官员令。大纳言四人。职掌既比大臣。官位亦超诸卿。朕顾念之。任重事密。充员难满。宜废省二员为定两人。更置中纳言三人。以补大纳言不足。其职掌。敷奏宣旨。待问参议。其官位料禄准令。商量施行。太政官议奏。其职近大纳言。事关机密。官位料禄。不可便轻。请其位拟正四位上。别封二百戸。资人卅人。奏可之。”先是。诸国采女肩巾田。依令停之。至是复旧焉。

辛未。天皇御大极殿。以正四位下粟田朝臣真人。高向朝臣麻吕。从四位上阿倍朝臣宿奈麻吕三人。为中纳言。从四位上中臣朝臣意美麻吕为左大弁。从四位下息长真人老为右大辨。从四位上下毛野朝臣古麻吕为兵部卿。从四位下巨势朝臣麻吕为民部卿。”给大宰府飞驿铃八口。传符十枚。长门国铃二口。

五月丙戌。三品忍壁亲王薨。遣使监护丧事。天武天皇之第九皇子也。

丁亥。以正五位下大伴宿祢手拍。为尾张守。

癸卯。幡文造通等自新罗至。

六月乙亥。奉币帛于诸社。以祈雨焉。

丙子。太政官奏。比日亢旱。田园■卷。虽久■祈。未蒙嘉■。请遣京畿内净行僧等祈雨。及罢出市廛。閇塞南门。奏可之。

秋七月丙申。大纳言正三位纪朝臣麻吕薨。近江朝御史大夫赠正三位大人之子也。

丙午。大倭国大风。损坏百姓庐舍。

八月戊午。诏曰。阴阳失度。炎旱弥旬。百姓饥荒。或陷罪网。宜大赦天下。与民更新。死罪已下。罪无轻重。咸赦除之。老病鳏寡■独。不能自存者。量加赈恤。其八虐常赦所不免。不在赦限。又免诸国调之半。”又授遣唐使粟田朝臣真人从三位。其使下人等。进位赐物各有差。”以从三位大伴宿祢安麻吕为大纳言。从四位下美努王为摄津大夫。

九月壬午。诏二品穗积亲王知太政官事。

丙戌。置八咫乌社于大倭国宇太郡祭之。

丁酉。以从五位上当麻真人樱井为伊势守。

癸卯。越前国献赤乌。国司并出瑞郡司等进位一阶。百姓给复一年。获瑞人宍人臣国持授从八位下。并赐■绵布锹各有差。

冬十月壬申。诏遣使于五道。〈除山阳西海道。〉赈恤高年老疾鳏寡■独。并免当年调之半。

丙子。新罗贡调使一吉■金儒吉等来献。

十一月己卯。以正四位上小野朝臣毛野为中务卿。

庚辰。从五位下当麻真人楯为斋宫头。”有诏。加亲王诸王臣食封各有差。”先是。五位有食封。至是代以位禄也。

己丑。徴发诸国骑兵。为迎新罗使也。以正五位上纪朝臣古麻吕。为骑兵大将军。

甲辰。以大纳言从三位大伴宿祢安麻吕。为兼大宰帅。从四位下石川朝臣宫麻吕为大贰。

十二月乙卯。都下诸寺权施食封各有差。

乙丑。令天下妇女。自非神部斋宫宫人及老妪。皆髻髪。〈语在前纪。至是重制也。〉

丙寅。正四位上葛野王卒。

癸酉。无位山前王授从四位下。丹波王。阿刀王并从五位下。正六位上三国真人人足。藤原朝臣武智麻吕。正六位下多治比真人夜部。佐味朝臣笠麻吕。藤原朝臣房前。从六位上中臣朝臣石木。狛朝臣秋麻吕。坂本朝臣阿曾麻吕。多治比真人县守。阿倍朝臣安麻吕。从六位下波多朝臣广麻吕。佐伯宿祢男。阿倍朝臣真君。田口朝臣广麻吕。巨势朝臣子祖父。纪朝臣男人。正七位上大伴宿祢大沼田。正六位上坂合部宿祢三田麻吕。从六位下县犬养宿祢筑紫。正六位上坂上忌寸忍熊。船连秦胜。从六位下美努连净麻吕并从五位下。▼是日。新罗使金儒吉等入京。

是年。诸国廿饥疫。并加医药赈恤之。

三年春正月丙子朔。天皇御大极殿受朝。新罗使金儒吉等在列。朝廷仪卫有异于常。

己卯。新罗使贡调。

壬午。飨金儒吉等于朝堂。奏诸方乐于庭。叙位赐禄各有差。

丁亥。金儒吉等还蕃。赐其王敕书曰。天皇敬问新罗王。使人一吉■金儒吉。萨■金今古等至。所献调物并具之。王有国以还。多历年歳。所贡无亏。行李相属。款诚既著。嘉尚无已。春首犹寒。比无恙也。国境之内。当并平安。使人今还。指宣往意并寄土物如别。

壬辰。定大射禄法。亲王二品。诸王臣二位。一箭中外院布廿端。中院廿五端。内院卅端。三品四品三位。一箭中外院布十五端。中院廿端。内院廿五端。四位一箭中外院布十端。中院十五端。内院廿端。五位一箭中外院布六端。中院十二端。内院十六端。其中皮者。一箭同布一端。若外中内院及皮重中者倍之。六位七位。一箭中外院布四端。中院六端。内院八端。八位初位。一箭中外院布三端。中院四端。内院五端。中皮者一箭布半端。若外中内院。及皮重中者如上。但勋位者不着朝服。立其当位次。

闰正月庚戌。以从五位上猪名真人大村。为越后守。”京畿及纪伊。因幡。参河。骏河等国并疫。给医药疗之。▼是日。令扫净诸佛寺并神社。亦索捕盗贼。

戊午。奉新罗调于伊势太神宫及七道诸社。”敕。收贮大藏诸国调者。令诸司毎色検校相知。又收贮民部诸国庸中轻物■丝绵等类。自今以后。收于大藏。而支度年料。分充民部也。

乙丑。敕令祷祈神祇。由天下疫病也。

癸酉。泉内亲王参于伊势大神宫。

二月庚辰。左京大夫从四位上大神朝臣高市麻吕卒。以壬申年功。诏赠从三位。大花上利金之子也。

辛巳。知太政官事二品穗积亲王季禄。准右大臣给之。

戊子。以从五位下阿倍朝臣首名。为大宰少贰。”山背国相乐郡女鸭首形名三产六儿。初产二男。次产二女。后产二男。其初产二男。有诏为大舍人。

庚寅。河内。摄津。出云。安艺。纪伊。讃岐。伊豫七国饥。并赈恤之。”诏曰。准令。三位以上已在食封之例。四位以下寔有位禄之物。又四位有飞盖之贵。五位无冠盖之重。不应有盖无盖同在位禄之列。故四位宜入食封之限。又案令。诸王诸臣位封。自正一位三百戸差降。止从三位一百戸。冠位已高。食封何薄。宜正一位六百戸。差降止从四位八十戸。”又制七条事。准令。诸长上官迁代。皆以六考为限。馀色得选。色别加二考。以十二考为选限。百官得选之限太远。宜色别减二考。各定选限。〈其一。〉准令。籍荫入选。虽有出身之条。未明预选之式。自今以后。取荫出身。非因贡举及别敕处分。并不在常选之限。〈其二。〉准律令。于律虽有除名之人六载之后听叙之文。令内未载除名之罪限满以后应叙之式。宜议作应叙之条。〈其三。〉准令。京及畿内人身输调。〈于诸国减半。〉宜罢人身之布输戸别之调。乃异外邦之民。以优内国之口。输调之式。依一戸之丁制四等之戸。输调多少议作馀条例。〈其四。〉准令。正丁歳役收庸布二丈六尺。当欲轻歳役之庸。息人民之乏。并宜减半。其大宰所部。皆免收庸。若公作之役。不足佣力者。商量作安稳条例。永为法式。〈其五。〉准令。一位以下及百姓雑色人等。皆取戸粟以为义仓。是义仓之物。给养穷民。预为储备。今取贫戸之物。还给乏家之人。于理不安。自今以后。取中中以上戸之粟。以为义仓。必给穷乏不得他用。若官人私犯一斗以上。即日解官。随赃决罚。〈其六。〉准令。五世之王。虽得王名。不在皇亲之限。今五世之王。虽有王名。已绝皇亲之籍。遂入诸臣之例。顾念亲亲之恩。不胜绝籍之痛。自今以后。五世之王在皇亲之限。其承嫡者相承为王。自馀如令。〈其七。〉

丙申。授船号佐伯从五位下。〈入唐执节使从三位粟田朝臣真人之所乘者也。〉

丁酉。车驾幸内野。

己亥。五世王朝服。依格始着浅紫。

庚子。京及畿内盗贼滋起。因差强干人。悉令逐捕焉。▼是日。甲斐。信浓。越中。但马。土左等国一十九社。始入祈年币帛例。〈其神名具神祇官记。〉

三月丙辰。右京人日置须太卖。一产三男。赐衣粮并乳母。

丁巳。诏曰。夫礼者。天地经义。人伦镕范也。道徳仁义。因礼乃弘。教训正俗。待礼而成。比者。诸司容仪多违礼义。加以男女无别。昼夜相会。又如闻。京城内外多有秽臭。良由所司不存検察。自今以后。两省五府。并遣官人及卫士。严加捉搦。随事科决。若不合与罪者。录状上闻。”又诏曰。轩冕之群。受代耕之禄。有秩之类。无妨于民农。故召伯所以憩甘棠。公休由其抜园葵。顷者。王公诸臣多占山泽。不事耕种。竞怀贫婪。空妨地利。若有百姓采柴草者。仍夺其器。令大辛苦。加以被赐地。实止有一二亩。由是逾峰跨谷。浪为境界。自今以后。不得更然。但氏氏祖墓及百姓宅边。栽树为林。并周二三十许歩。不在禁限。

夏四月壬寅。河内。出云。备前。安艺。淡路。讃岐。伊豫等国饥疫。遣使赈恤之。

五月丁巳。河内国石河郡人河边朝臣乙麻吕献白鸠。赐■五疋。丝十■。布廿端。锹廿口。正税三百束。

六月癸酉朔。日有蚀之。

丙子。令京畿祈雨于名山大川。

丙申。从四位下与射女王卒。

秋七月壬子。以从四位上巨势朝臣太益须为式部卿。

辛酉。以从五位下笠朝臣麻吕为美浓守。

乙丑。丹波。但马。二国山火。遣使奉币帛于神祇。即雷声忽应。不扑自灭。”大倭国宇智郡狭岭山火。扑灭之。

戊辰。以从五位下阿倍朝臣真君为大倭守。

己巳。周防国守从七位下引田朝臣秋庭等献白鹿。”诸国饥。遣使于六道。〈除西海道。〉并赈恤之。”大宰府言。所部九国三嶋亢旱大风。拔树损稼。遣使巡省。因免被灾尤甚者调役。

八月甲戌。越前国言。山灾不止。遣使奉币部内神救之。

壬辰。以从五位下美努连净麻吕。为遣新罗大使。

庚子。遣三品田形内亲王。侍于伊势大神宫。

九月甲辰。以从五位下坂合部宿祢三田麻吕为三河守。

丙辰。遣使七道。始定田租法。町十五束。及点役丁。

丙寅。行幸难波。

冬十月壬午。还宫。摄津国造从七位上凡河内忌寸石麻吕。山背国造外从八位上山背忌寸品迟。从八位上难波忌寸滨足。从七位下三宅忌寸大目。合四人各进位一阶。

乙酉。从驾诸国骑兵六百六十人。皆免庸调并戸内田租。

十一月癸卯。赐新罗国王敕书曰。天皇敬问新罗国王。朕以虚薄。谬承景运。惭无练石之才。徒奉握镜之任。日■忘■。翼々之怀愈积。宵分辍寝。业业之想弥深。冀覃覆载之仁。遐被寰区之表。况王世居国境。抚宁人民。深秉并舟之至诚。长脩朝贡之厚礼。庶磐石开基。腾茂响于麇岫。维城作固。振芳规于雁池。国内安乐。风俗淳和。寒气严切。比如何也。今故遣大使从五位下美努连净麻吕。副使从六位下对马连坚石等。指宣往意。更不多及。

戊申。从五位下大市王为伊势守。

十二月辛未朔。日有蚀之。

丙子。遣四品多纪内亲王。参于伊势大神宫。

己卯。有敕。令天下脱胫裳。一著白袴。

是年。天下诸国疫疾。百姓多死。始作土牛大傩。

四年春正月。(この条记事なし。)

二月乙亥。因诸国疫。遣使大祓。

戊子。诏诸王臣五位已上。议迁都事也。

辛卯。主税寮助从六位上掠垣直子人赐连姓。

甲午。天皇御大极殿。诏授成选人等位。亲王已下五位已上。男女一百十人各有差。又授无位直见王。从六位上纪朝臣诸人。从六位下高向朝臣色夫智。小治田朝臣安麻吕。小治田朝臣宅持。上毛野朝臣坚身。正七位下高桥朝臣上麻吕。从六位下中臣朝臣人足。平群朝臣安麻吕。正六位上高志连村君。国觅忌寸八嶋。幡文造通并授从五位下。

三月庚子。遣唐副使从五位下巨势朝臣邑治等自唐国至。

庚申。从四位上下毛野朝臣古麻吕。请改下毛野朝臣石代姓为下毛野川内朝臣。许之。

甲子。给铁印于摄津伊势等廿三国。使印牧驹犊。

夏四月庚辰。以日并知皇子命薨日。始入国忌。

壬午。诏曰。天皇诏旨敕〈久。〉汝藤原朝臣〈乃〉仕奉状者今〈乃未尓〉不在。挂〈母〉畏〈支〉天皇御世御世仕奉而。今〈母〉又朕卿〈止〉为而。以明净心而朕〈乎〉助奉仕奉事〈乃〉重〈支〉劳〈支〉事〈乎〉所念坐御意坐〈尓〉依而。多利麻比■夜夜弥赐〈閇婆。〉忌忍事〈尓〉似事〈乎志奈母。〉常劳〈弥〉重〈弥〉所念坐〈久止。〉宣。又难波大宫御宇挂〈母〉畏〈支〉天皇命〈乃。〉汝父藤原大臣〈乃〉仕奉〈贾流〉状〈乎婆。〉建内宿祢命〈乃〉仕奉〈覃流〉事〈止〉同事〈叙止〉敕而治赐慈赐〈贾利〉是以令文所载〈多流乎〉迹〈止〉为而。随令长远〈久。〉始今而次次被赐将往物〈叙止。〉食封五千戸赐〈久止〉敕命闻宣。”辞而不受。减三千戸赐二千戸。一千戸传于子孙。又诏。益封亲王已下四位已上及内亲王。诸王嫔命妇等各有差。

丙申。天下疫饥。诏加振恤。但丹波。出云。石见三国尤甚。奉币帛于诸社。又令京畿及诸国寺读经焉。”赐正六位下山田史御方布锹盐谷。优学士也。

五月己亥。兵部省始录五卫府五位以上朝参及上日。申送太政官。

乙巳。以正五位下多治比真人水守为河内守。

壬子。给从五位下巨势朝臣邑治。从七位上贺茂朝臣吉备麻吕。从八位下伊吉连古麻吕等。绵■布锹并谷各有差。并以奉使绝域也。

癸丑。美浓国言。村国连等志卖一产三女。赐谷■斛。乳母一人。

戊午。畿内霖雨损苗。遣使赈贷之。

癸亥。讃岐国那贺郡锦部刀良。陆奥国信太郡生王五百足。筑后国山门郡许势部形见等。各赐衣一袭及盐谷。初救百济也。官军不利。刀良等被唐兵虏。没作官戸。历■馀年乃免。刀良至是遇我使粟田朝臣真人等。随而归朝。怜其勤苦有此赐也。

乙丑。从五位下美努连净麻吕及学问僧义法。义基。惣集。慈定。净达等至自新罗。

六月丁卯朔。日有蚀之。

辛巳。天皇崩。遗诏。举哀三日。凶服一月。

壬午。以三品志纪亲王。正四位下犬上王。正四位上小野朝臣毛野。从五位上佐伯宿祢百足。从五位下黄文连本实等。供奉殡宫事。举哀着服。一依遗诏行之。自初七至七七。于四大寺设斋焉。

冬十月丁卯。以二品新田部亲王。从四位上阿倍朝臣宿奈麻吕。从四位下佐伯宿祢太麻吕。从五位下纪朝臣男人为造御竃司。从四位上下毛野朝臣古麻吕。正五位上土师宿祢马手。正五位下民忌寸比良夫。从五位上石上朝臣豊庭。从五位下藤原朝臣房前为造山陵司。正四位下犬上王。从五位上采女朝臣枚夫。多治比真人三宅麻吕。从五位下黄文连本实。米多君北助为御装司。

十一月丙午。从四位上当麻真人智徳率诔人奉诔。谥曰倭根子豊祖父天皇。即日火葬于飞鸟冈。

甲寅。奉葬于桧隈安古山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