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日本紀/卷第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續日本紀卷第三〈起大寶三元年正月、盡慶雲四年六月〉」從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學士臣菅野朝臣眞道等奉勅撰。」天之眞宗豐祖父天皇〈文武天皇 第■二〉

三年春正月癸亥朔。廢朝。親王巳下百官人等拜。太上天皇殯宮也。

甲子。遣正六位下藤原朝臣房前於東海道。從六位上多治比眞人三宅麻呂於東山道。從七位上高向朝臣大足於北陸道。從七位下波多眞人余射於山陰道。正八位上穗積朝臣老於山陽道。從七位上小野朝臣馬養於南海道。正七位上大伴宿禰大沼田於西海道。道別録事一人。巡省政績。申理寃枉。

丁夘。奉爲太上天皇。設齋於大安。藥師。元興。弘福四寺。

辛未。新羅國遣薩■金福護。級■金孝元等。來赴國王喪也。▼是日。制。主禮六人。元以大舍人爲之。宜准斯例■其課役。

壬午。詔三品刑部親王知太政官事。

二月丁未。詔。從四位下下毛野朝臣古麻呂等四人。預定律令。宜議功賞。於是。古麻呂及從五位下伊吉連博徳。並賜田十町封五十戸。贈正五位上調忌寸老人之男。田十町封百戸。從五位下伊餘部連馬養之男。田六町封百戸。其封戸止身。田傳一世。

丙申。從七位下茨田足嶋。衣縫造孔子。並賜連姓。

癸夘。是日當太上天皇七七。遣使四大寺及四天王山田等卅三寺。設齋焉。」大宰史生更加十員。

三月戊辰。賜從四位下下毛野朝臣古麻呂功田廿町。

辛未。詔四大寺讀大般若經。度一百人。

丁丑。下制曰。依令。國博士於部內及傍國取用。然溫故知新。希有其人。若傍國無人採用。則申省。然後省選擬。更請處分。又有才堪郡司。若當郡有三等已上親者。聽任比郡。

戊寅。信濃。上野二國疫。給藥療之。

乙酉。以義淵法師爲僧正。

夏四月癸巳。奉爲太上天皇。設百曰齋於御在所。

乙未。從五位下高麗若光賜王姓。

辛亥。從七位下和氣坂本賜君姓。

戊午。安藝國被畧爲奴婢者二百餘人。免從本籍。

閏四月辛酉朔。大赦天下。」饗新羅客於難波舘。詔曰。新羅國使薩■金福護表雲。寡君不幸。自去秋疾。以今春薨。永辭聖朝。朕思。其蕃君雖居異域。至於覆育。允同愛子。雖壽命有終。人倫大期。而自聞此言。哀感已甚。可差使發遣弔賻。其福護等遙渉蒼波。能遂使旨。朕矜其辛勤。宜賜以布帛。▼是日。右大臣從二位阿倍朝臣御主人薨。遣正三位石上朝臣麻呂等弔賻之。

五月壬辰。金福護等還蕃。」正七位上倉垣連子人。高祖根豬以來子孫。正七位上私小田。從七位上私比都自。長嶋。及昆弟等皆訴。得免雜戸。

癸巳。流來新羅人付福護等還本郷。

己亥。令紀伊國奈我。名草二郡停布調獻絲。但阿提。飯高。牟漏三郡獻銀也。

丙午。相摸國疫。給藥救之。

六月乙丑。以從四位上大神朝臣高市麻呂爲左京大夫。從五位下大伴宿禰男人爲大倭守。從五位上引田朝臣廣目爲齋宮頭兼伊勢守。

秋七月甲午。詔曰。籍帳之設。國家大信。逐時變更。詐僞必起。宜以庚午年籍爲定。更無改易。」以從五位上大石王爲河內守。正五位下黃文連大伴爲山背守。從五位下多治比眞人水守爲尾張守。從五位下引田朝臣祖父爲武藏守。正五位上上毛野朝臣男足爲下総守。正五位下豬名眞人石前爲備前守。」以災異頻見年穀不登。詔減京畿及大宰府管內諸國調半。並免天下之庸。」又詔。五位已上擧賢良方正之士。

壬寅。令四大寺讀金光明經。

丙午。近江國山火自焚。遣使祈雨於名山大川。

壬子。贈從五位下民忌寸大火正五位上。正六位上高田首新家從五位上。並遣使弔賻。以壬申年功也。

八月辛酉。以從五位上百濟王良虞爲伊豫守。

甲子。大宰府請。有勳位者作番直軍團。考滿之日送於式部。一同散位。永預選敘。許之。

九月辛夘。賜四品志紀親王近江國鐵穴。

庚戌。以從五位下波多朝臣廣足爲遣新羅大使。

癸丑。施僧法蓮豊前國野■町。■醫術也。

冬十月丁夘。任太上天皇御葬司。以二品穗積親王爲御裝長官。從四位下廣瀬王。正五位下石川朝臣宮麻呂。從五位下豬名眞人大村爲副。政人四人。史二人。四品志紀親王爲造御竃長官。從四位上息長王。正五位上高橋朝臣笠間。正五位下土師宿禰馬手爲副。政人四人。史四人。

甲戌。僧隆觀還俗。本姓金。名財。沙門幸甚子也。頗渉藝術。兼知算暦。

癸未。天皇御大安殿。詔賜遣新羅使波多朝臣廣足。額田人足。各衾一領。衣一襲。又賜新羅王錦二匹。■■匹。

十一月癸夘。太政官處分。巡察使所記諸國郡司等有治能者。式部宜依令稱擧。有過失者。刑部依律推斷。

十二月甲子。始皇親五世王。五位巳上子。年滿廿一已上者。録其歴名。申送式部省。

己巳。以正五位下路眞人大人爲衛士督。

癸酉。從四位上當麻眞人智徳。率諸王諸臣。奉誄太上天皇。謚曰大倭根子天之廣野日女尊。▼是日。火葬於飛鳥岡。

壬午。合葬於大內山陵。

慶雲元年春正月丁亥朔。天皇御大極殿受朝。五位已上始座始設榻焉。

癸巳。詔以大納言從二位石上朝臣麻呂爲右大臣。無位長屋王授正四位上。無位大市王。手嶋王。氣多王。夜須王。倭王。宇大王。成會王並授從四位下。從六位上高橋朝臣若麻呂。從六位下若犬養宿禰檳榔。正六位上穗積朝臣山守。巨勢朝臣久須比。大神朝臣狛麻呂。佐伯宿禰垂麻呂。從六位下阿曇宿禰蟲名。從六位上采女朝臣枚夫。正六位下太朝臣安麻呂。從六位上阿倍朝臣首名。從六位下田口朝臣益人。正六位下笠朝臣麻呂。從六位上石上朝臣豊庭。從六位下大伴宿禰道足。曾禰連足人。正六位上文忌寸尺加。從六位下秦忌寸百足。正六位上佐太忌寸老。漆部造道麻呂。上村主大石。米多君北助。王敬受。從六位上多治比眞人三宅麻呂。正六位上臺忌寸八嶋並授從五位下。

丁酉。二品長親王。舍人親王。穗積親王。三品刑部親王益封各二百戸。三品新田部親王。四品志紀親王各一百戸。右大臣從二位石上朝臣麻呂二千一百七十戸。大納言從二位藤原朝臣不比等八百戸。自餘三位已下五位已上十四人各有差。

壬寅。詔。御名部內親王。石川夫人益封各一百戸。

戊申。伊勢國多氣度會二郡少領已上者。聽連任三等已上親。

辛亥。始停百官跪伏之禮。

二月丙辰朔。日有蝕之。

癸亥。神祇官大宮主入長上例。

乙亥。從五位上村主百濟。改賜阿刀連姓。

三月甲寅。信濃國疫。給藥療之。

夏四月甲子。令鍜冶司鑄諸國印。

庚午。以信濃國獻弓一千四百張充大宰府。

甲戌。讃岐國飢。賑恤之。

壬午。備中。備後。安藝。阿波四國苗損。並加賑恤。

五月甲午。備前國獻神馬。西樓上慶雲見。詔。大赦天下。改元爲慶雲元年。高年老疾並加賑恤。又免壬寅年以往大稅。及出神馬郡當年調。又親王諸王百官使部已上。賜祿有差。獻神馬國司。守正五位下豬名眞人石前進位一階。初見慶雲人式部少丞從七位上小野朝臣馬養三階。並賜■十疋。絲廿■。布卅端。鍬■口。

庚子。武藏國飢。賑恤之。

六月丁巳。勅。諸國兵士。團別分爲十番。毎番十日。教習武藝。必使齊整。令條以外。不得雜使。其有關須守者。隨便斟酌。令足守備。

己未。令諸國勳七等以下身無官位者。聽直軍團續勞。上經三年。折當兩考。滿之年送式部。選同散位之例。其身材強幹須堪時務者。國司商量充使之。年限考第。一準所任之例。

乙丑。河內國古市郡人高屋連藥女一産三男。賜■二疋。綿二屯。布四端。

己巳。阿波國獻木連理。

丙子。奉幣祈雨於諸社。

秋七月甲申朔。正四位下粟田朝臣眞人自唐國至。初至唐時。有人來問曰。何處使人。荅曰。日本國使。我使反問曰。此是何州界。荅曰。是大周楚州塩城縣界也。更問。先是大唐。今稱大周。國號縁何改稱。荅曰。永淳二年。天皇太帝崩。皇太后登位。稱號聖神皇帝。國號大周。問荅畧了。唐人謂我使曰。亟聞。海東有大倭國。謂之君子國。人民豊樂。禮義敦行。今看使人。儀容大淨。豈不信乎。語畢而去。

丙戌。左京職獻白燕。下総國獻白烏。

壬辰。以時雨不降。遣使祈雨於諸社。

庚子。公廨祿給式部省大學散位等寮。

壬寅。詔京師高年八十已上者。咸加賑恤。

甲辰。奉幣帛於住吉社。

乙巳。贈從五位上坂合部宿禰唐正五位下。右大臣從二位阿倍朝臣御主人功封百戸四分之一。傳子從五位上廣庭。贈從五位上高田首新家功封■戸四分之一。傳子無位首名。

八月丙辰。遣新羅使從五位上波多朝臣廣足等至自新羅。

戊午。伊勢伊賀二國蝗。

辛巳。周防國大風。拔樹傷秋稼。

冬十月丁巳。有詔。以水旱失時。年穀不稔。免課役並當年田租。

辛酉。粟田朝臣眞人等拜朝。」正六位上幡文通爲遣新羅大使。

戊辰。幡文通賜造姓。

十一月癸巳。設太上天皇百七齋於諸寺。

庚寅。遣從五位上忌部宿禰子首。供幣帛。鳳凰鏡。■子錦於伊勢大神宮。

丙申。改從四位下引田朝臣宿奈麻呂姓。賜阿倍朝臣。」賜正四位下粟田朝臣眞人。大倭國田廿町穀一千斛。以奉使絶域也。

壬寅。始定藤原宮地。宅入宮中百姓一千五百煙賜布有差。

十二月辛酉。供幣帛於諸社。

辛未。大宰府言。去秋大風。拔樹傷年穀。

是年夏。伊賀伊豆二國疫。並給醫藥療之。

二年春正月丙申。賜宴文武百寮於朝堂。

庚子。無位安八萬王授從四位下。

三月癸未。車駕幸倉橋離宮。

丙戌。正四位下豊國女王卒。

夏四月壬子。詔曰。朕以菲薄之躬。託於王公之上。不能徳感上天仁及黎庶。遂令陰陽錯謬。水旱失時。年穀不登。民多菜色。毎念於此惻怛於心。宜令五大寺讀金光明經。爲救民苦。天下諸國。勿收今年擧稅之利。並減庸半。

甲寅。遣使巡省天下諸國。

庚申。賜三品刑部親王越前國野一百町。

丙寅。勅。依官員令。大納言四人。職掌既比大臣。官位亦超諸卿。朕顧念之。任重事密。充員難滿。宜廢省二員爲定兩人。更置中納言三人。以補大納言不足。其職掌。敷奏宣旨。待問參議。其官位料祿准令。商量施行。太政官議奏。其職近大納言。事關機密。官位料祿。不可便輕。請其位擬正四位上。別封二百戸。資人卅人。奏可之。」先是。諸國采女肩巾田。依令停之。至是復舊焉。

辛未。天皇御大極殿。以正四位下粟田朝臣眞人。高向朝臣麻呂。從四位上阿倍朝臣宿奈麻呂三人。爲中納言。從四位上中臣朝臣意美麻呂爲左大弁。從四位下息長眞人老爲右大辨。從四位上下毛野朝臣古麻呂爲兵部卿。從四位下巨勢朝臣麻呂爲民部卿。」給大宰府飛驛鈴八口。傳符十枚。長門國鈴二口。

五月丙戌。三品忍壁親王薨。遣使監護喪事。天武天皇之第九皇子也。

丁亥。以正五位下大伴宿禰手拍。爲尾張守。

癸夘。幡文造通等自新羅至。

六月乙亥。奉幣帛於諸社。以祈雨焉。

丙子。太政官奏。比日亢旱。田園■卷。雖久■祈。未蒙嘉■。請遣京畿內淨行僧等祈雨。及罷出市廛。閇塞南門。奏可之。

秋七月丙申。大納言正三位紀朝臣麻呂薨。近江朝御史大夫贈正三位大人之子也。

丙午。大倭國大風。損壞百姓廬舍。

八月戊午。詔曰。陰陽失度。炎旱彌旬。百姓飢荒。或陷罪網。宜大赦天下。與民更新。死罪已下。罪無輕重。咸赦除之。老病鰥寡■獨。不能自存者。量加賑恤。其八虐常赦所不免。不在赦限。又免諸國調之半。」又授遣唐使粟田朝臣眞人從三位。其使下人等。進位賜物各有差。」以從三位大伴宿禰安麻呂爲大納言。從四位下美努王爲攝津大夫。

九月壬午。詔二品穗積親王知太政官事。

丙戌。置八咫烏社於大倭國宇太郡祭之。

丁酉。以從五位上當麻眞人櫻井爲伊勢守。

癸夘。越前國獻赤烏。國司並出瑞郡司等進位一階。百姓給復一年。獲瑞人宍人臣國持授從八位下。並賜■綿布鍬各有差。

冬十月壬申。詔遣使於五道。〈除山陽西海道。〉賑恤高年老疾鰥寡■獨。並免當年調之半。

丙子。新羅貢調使一吉■金儒吉等來獻。

十一月己夘。以正四位上小野朝臣毛野爲中務卿。

庚辰。從五位下當麻眞人楯爲齋宮頭。」有詔。加親王諸王臣食封各有差。」先是。五位有食封。至是代以位祿也。

己丑。徴發諸國騎兵。爲迎新羅使也。以正五位上紀朝臣古麻呂。爲騎兵大將軍。

甲辰。以大納言從三位大伴宿禰安麻呂。爲兼大宰帥。從四位下石川朝臣宮麻呂爲大貳。

十二月乙夘。都下諸寺權施食封各有差。

乙丑。令天下婦女。自非神部齋宮宮人及老嫗。皆髻髪。〈語在前紀。至是重製也。〉

丙寅。正四位上葛野王卒。

癸酉。無位山前王授從四位下。丹波王。阿刀王並從五位下。正六位上三國眞人人足。藤原朝臣武智麻呂。正六位下多治比眞人夜部。佐味朝臣笠麻呂。藤原朝臣房前。從六位上中臣朝臣石木。狛朝臣秋麻呂。坂本朝臣阿曾麻呂。多治比眞人縣守。阿倍朝臣安麻呂。從六位下波多朝臣廣麻呂。佐伯宿禰男。阿倍朝臣眞君。田口朝臣廣麻呂。巨勢朝臣子祖父。紀朝臣男人。正七位上大伴宿禰大沼田。正六位上坂合部宿禰三田麻呂。從六位下縣犬養宿禰筑紫。正六位上坂上忌寸忍熊。船連秦勝。從六位下美努連淨麻呂並從五位下。▼是日。新羅使金儒吉等入京。

是年。諸國廿飢疫。並加醫藥賑恤之。

三年春正月丙子朔。天皇御大極殿受朝。新羅使金儒吉等在列。朝廷儀衛有異於常。

己夘。新羅使貢調。

壬午。饗金儒吉等於朝堂。奏諸方樂於庭。敘位賜祿各有差。

丁亥。金儒吉等還蕃。賜其王勅書曰。天皇敬問新羅王。使人一吉■金儒吉。薩■金今古等至。所獻調物並具之。王有國以還。多歴年歳。所貢無虧。行李相屬。款誠既著。嘉尚無已。春首猶寒。比無恙也。國境之內。當並平安。使人今還。指宣往意並寄土物如別。

壬辰。定大射祿法。親王二品。諸王臣二位。一箭中外院布廿端。中院廿五端。內院卅端。三品四品三位。一箭中外院布十五端。中院廿端。內院廿五端。四位一箭中外院布十端。中院十五端。內院廿端。五位一箭中外院布六端。中院十二端。內院十六端。其中皮者。一箭同布一端。若外中內院及皮重中者倍之。六位七位。一箭中外院布四端。中院六端。內院八端。八位初位。一箭中外院布三端。中院四端。內院五端。中皮者一箭布半端。若外中內院。及皮重中者如上。但勳位者不着朝服。立其當位次。

閏正月庚戌。以從五位上豬名眞人大村。爲越後守。」京畿及紀伊。因幡。參河。駿河等國並疫。給醫藥療之。▼是日。令掃淨諸佛寺並神社。亦索捕盜賊。

戊午。奉新羅調於伊勢太神宮及七道諸社。」勅。收貯大藏諸國調者。令諸司毎色検校相知。又收貯民部諸國庸中輕物■絲綿等類。自今以後。收於大藏。而支度年料。分充民部也。

乙丑。勅令禱祈神祇。由天下疫病也。

癸酉。泉內親王參於伊勢大神宮。

二月庚辰。左京大夫從四位上大神朝臣高市麻呂卒。以壬申年功。詔贈從三位。大花上利金之子也。

辛巳。知太政官事二品穗積親王季祿。准右大臣給之。

戊子。以從五位下阿倍朝臣首名。爲大宰少貳。」山背國相樂郡女鴨首形名三産六兒。初産二男。次産二女。後産二男。其初産二男。有詔爲大舍人。

庚寅。河內。攝津。出雲。安藝。紀伊。讃岐。伊豫七國飢。並賑恤之。」詔曰。准令。三位以上已在食封之例。四位以下寔有位祿之物。又四位有飛蓋之貴。五位無冠蓋之重。不應有蓋無蓋同在位祿之列。故四位宜入食封之限。又案令。諸王諸臣位封。自正一位三百戸差降。止從三位一百戸。冠位已高。食封何薄。宜正一位六百戸。差降止從四位八十戸。」又制七條事。准令。諸長上官遷代。皆以六考爲限。餘色得選。色別加二考。以十二考爲選限。百官得選之限太遠。宜色別減二考。各定選限。〈其一。〉准令。籍蔭入選。雖有出身之條。未明預選之式。自今以後。取蔭出身。非因貢擧及別勅處分。並不在常選之限。〈其二。〉准律令。於律雖有除名之人六載之後聽敘之文。令內未載除名之罪限滿以後應敘之式。宜議作應敘之條。〈其三。〉准令。京及畿內人身輸調。〈於諸國減半。〉宜罷人身之布輸戸別之調。乃異外邦之民。以優內國之口。輸調之式。依一戸之丁制四等之戸。輸調多少議作餘條例。〈其四。〉准令。正丁歳役收庸布二丈六尺。當欲輕歳役之庸。息人民之乏。並宜減半。其大宰所部。皆免收庸。若公作之役。不足傭力者。商量作安穩條例。永爲法式。〈其五。〉准令。一位以下及百姓雑色人等。皆取戸粟以爲義倉。是義倉之物。給養窮民。預爲儲備。今取貧戸之物。還給乏家之人。於理不安。自今以後。取中中以上戸之粟。以爲義倉。必給窮乏不得他用。若官人私犯一斗以上。即日解官。隨贓決罸。〈其六。〉准令。五世之王。雖得王名。不在皇親之限。今五世之王。雖有王名。已絶皇親之籍。遂入諸臣之例。顧念親親之恩。不勝絶籍之痛。自今以後。五世之王在皇親之限。其承嫡者相承爲王。自餘如令。〈其七。〉

丙申。授船號佐伯從五位下。〈入唐執節使從三位粟田朝臣眞人之所乘者也。〉

丁酉。車駕幸內野。

己亥。五世王朝服。依格始着淺紫。

庚子。京及畿內盜賊滋起。因差強幹人。悉令逐捕焉。▼是日。甲斐。信濃。越中。但馬。土左等國一十九社。始入祈年幣帛例。〈其神名具神祇官記。〉

三月丙辰。右京人日置須太賣。一産三男。賜衣糧並乳母。

丁巳。詔曰。夫禮者。天地經義。人倫鎔範也。道徳仁義。因禮乃弘。教訓正俗。待禮而成。比者。諸司容儀多違禮義。加以男女無別。晝夜相會。又如聞。京城內外多有穢臭。良由所司不存検察。自今以後。兩省五府。並遣官人及衛士。嚴加捉搦。隨事科決。若不合與罪者。録狀上聞。」又詔曰。軒冕之羣。受代耕之祿。有秩之類。無妨於民農。故召伯所以憇甘棠。公休由其抜園葵。頃者。王公諸臣多占山澤。不事耕種。競懷貧婪。空妨地利。若有百姓採柴草者。仍奪其器。令大辛苦。加以被賜地。實止有一二畝。由是踰峯跨谷。浪爲境界。自今以後。不得更然。但氏氏祖墓及百姓宅邊。栽樹爲林。並周二三十許歩。不在禁限。

夏四月壬寅。河內。出雲。備前。安藝。淡路。讃岐。伊豫等國飢疫。遣使賑恤之。

五月丁巳。河內國石河郡人河邊朝臣乙麻呂獻白鳩。賜■五疋。絲十■。布廿端。鍬廿口。正稅三百束。

六月癸酉朔。日有蝕之。

丙子。令京畿祈雨於名山大川。

丙申。從四位下與射女王卒。

秋七月壬子。以從四位上巨勢朝臣太益須爲式部卿。

辛酉。以從五位下笠朝臣麻呂爲美濃守。

乙丑。丹波。但馬。二國山火。遣使奉幣帛於神祇。即雷聲忽應。不撲自滅。」大倭國宇智郡狹嶺山火。撲滅之。

戊辰。以從五位下阿倍朝臣眞君爲大倭守。

己巳。周防國守從七位下引田朝臣秋庭等獻白鹿。」諸國飢。遣使於六道。〈除西海道。〉並賑恤之。」大宰府言。所部九國三嶋亢旱大風。拔樹損稼。遣使巡省。因免被災尤甚者調役。

八月甲戌。越前國言。山災不止。遣使奉幣部內神救之。

壬辰。以從五位下美努連淨麻呂。爲遣新羅大使。

庚子。遣三品田形內親王。侍於伊勢大神宮。

九月甲辰。以從五位下坂合部宿禰三田麻呂爲三河守。

丙辰。遣使七道。始定田租法。町十五束。及點役丁。

丙寅。行幸難波。

冬十月壬午。還宮。攝津國造從七位上凡河內忌寸石麻呂。山背國造外從八位上山背忌寸品遲。從八位上難波忌寸濱足。從七位下三宅忌寸大目。合四人各進位一階。

乙酉。從駕諸國騎兵六百六十人。皆免庸調並戸內田租。

十一月癸夘。賜新羅國王勅書曰。天皇敬問新羅國王。朕以虛薄。謬承景運。慚無練石之才。徒奉握鏡之任。日■忘■。翼々之懷愈積。宵分輟寢。業業之想彌深。冀覃覆載之仁。遐被寰區之表。況王世居國境。撫寧人民。深秉並舟之至誠。長脩朝貢之厚禮。庶磐石開基。騰茂響於麕岫。維城作固。振芳規於鴈池。國內安樂。風俗淳和。寒氣嚴切。比如何也。今故遣大使從五位下美努連淨麻呂。副使從六位下對馬連堅石等。指宣往意。更不多及。

戊申。從五位下大市王爲伊勢守。

十二月辛未朔。日有蝕之。

丙子。遣四品多紀內親王。參於伊勢大神宮。

己夘。有勅。令天下脫脛裳。一著白袴。

是年。天下諸國疫疾。百姓多死。始作土牛大儺。

四年春正月。(この條記事なし。)

二月乙亥。因諸國疫。遣使大祓。

戊子。詔諸王臣五位已上。議遷都事也。

辛夘。主稅寮助從六位上掠垣直子人賜連姓。

甲午。天皇御大極殿。詔授成選人等位。親王已下五位已上。男女一百十人各有差。又授無位直見王。從六位上紀朝臣諸人。從六位下高向朝臣色夫智。小治田朝臣安麻呂。小治田朝臣宅持。上毛野朝臣堅身。正七位下高橋朝臣上麻呂。從六位下中臣朝臣人足。平羣朝臣安麻呂。正六位上高志連村君。國覓忌寸八嶋。幡文造通並授從五位下。

三月庚子。遣唐副使從五位下巨勢朝臣邑治等自唐國至。

庚申。從四位上下毛野朝臣古麻呂。請改下毛野朝臣石代姓爲下毛野川內朝臣。許之。

甲子。給鐵印於攝津伊勢等廿三國。使印牧駒犢。

夏四月庚辰。以日並知皇子命薨日。始入國忌。

壬午。詔曰。天皇詔旨勅〈久。〉汝藤原朝臣〈乃〉仕奉狀者今〈乃未尓〉不在。掛〈母〉畏〈支〉天皇御世御世仕奉而。今〈母〉又朕卿〈止〉爲而。以明淨心而朕〈乎〉助奉仕奉事〈乃〉重〈支〉勞〈支〉事〈乎〉所念坐御意坐〈尓〉依而。多利麻比■夜夜彌賜〈閇婆。〉忌忍事〈尓〉似事〈乎志奈母。〉常勞〈彌〉重〈彌〉所念坐〈久止。〉宣。又難波大宮御宇掛〈母〉畏〈支〉天皇命〈乃。〉汝父藤原大臣〈乃〉仕奉〈賈流〉狀〈乎婆。〉建內宿禰命〈乃〉仕奉〈覃流〉事〈止〉同事〈敍止〉勅而治賜慈賜〈賈利〉是以令文所載〈多流乎〉跡〈止〉爲而。隨令長遠〈久。〉始今而次次被賜將往物〈敘止。〉食封五千戸賜〈久止〉勅命聞宣。」辭而不受。減三千戸賜二千戸。一千戸傳於子孫。又詔。益封親王已下四位已上及內親王。諸王嬪命婦等各有差。

丙申。天下疫飢。詔加振恤。但丹波。出雲。石見三國尤甚。奉幣帛於諸社。又令京畿及諸國寺讀經焉。」賜正六位下山田史御方布鍬鹽穀。優學士也。

五月己亥。兵部省始録五衛府五位以上朝參及上日。申送太政官。

乙巳。以正五位下多治比眞人水守爲河內守。

壬子。給從五位下巨勢朝臣邑治。從七位上賀茂朝臣吉備麻呂。從八位下伊吉連古麻呂等。綿■布鍬並穀各有差。並以奉使絶域也。

癸丑。美濃國言。村國連等志賣一産三女。賜穀■斛。乳母一人。

戊午。畿內霖雨損苗。遣使賑貸之。

癸亥。讃岐國那賀郡錦部刀良。陸奧國信太郡生王五百足。筑後國山門郡許勢部形見等。各賜衣一襲及鹽穀。初救百濟也。官軍不利。刀良等被唐兵虜。沒作官戸。歴■餘年乃免。刀良至是遇我使粟田朝臣眞人等。隨而歸朝。憐其勤苦有此賜也。

乙丑。從五位下美努連淨麻呂及學問僧義法。義基。惣集。慈定。淨達等至自新羅。

六月丁夘朔。日有蝕之。

辛巳。天皇崩。遺詔。擧哀三日。凶服一月。

壬午。以三品志紀親王。正四位下犬上王。正四位上小野朝臣毛野。從五位上佐伯宿禰百足。從五位下黃文連本實等。供奉殯宮事。擧哀着服。一依遺詔行之。自初七至七七。於四大寺設齋焉。

冬十月丁夘。以二品新田部親王。從四位上阿倍朝臣宿奈麻呂。從四位下佐伯宿禰太麻呂。從五位下紀朝臣男人爲造御竃司。從四位上下毛野朝臣古麻呂。正五位上土師宿禰馬手。正五位下民忌寸比良夫。從五位上石上朝臣豊庭。從五位下藤原朝臣房前爲造山陵司。正四位下犬上王。從五位上采女朝臣枚夫。多治比眞人三宅麻呂。從五位下黃文連本實。米多君北助爲御裝司。

十一月丙午。從四位上當麻眞人智徳率誄人奉誄。謚曰倭根子豊祖父天皇。即日火葬於飛鳥岡。

甲寅。奉葬於檜隈安古山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