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惟录 (四部丛刊本)/帝纪卷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帝纪卷八 罪惟录 帝纪卷九
明 查继佐 撰 吴兴刘氏嘉业堂藏手稿本
帝纪卷十

罪惟录帝纪卷 --卷(⿵龹⿱一龴)之九

  宪宗纯皇帝

宪宗継天凝道诚明仁敬崇文粛武宏徳至孝纯皇帝名

见𣸧母周贵妃生时红光灼卧广额豊頥威容如神初以

皇太子侍皇太后坤宁见废复辟后仍册东宫时以二月

乙亥即皇帝位必尊毋钱氏为慈懿皇太后生母周氏为

皇太后上大行皇帝尊谥以明年为成化元年释原任𠫵

政罗绮于狱逮锦衣都指挥门达戍南丹死谪所𡊮彬复

原职传陞匠役姚旺为文思院副使复前御史杨瑄张鹏

脩撰岳正等官兵部侍𭅺韩雍以他罪连及㘴降放免

宫人三月𥙷廷试甘粛总兵宣城矦卫经巡抚佥都御史

呉琛讨西畨破之复定㐮伯郭登爵镇甘粛寻提督团营

侍读周洪谟上言人主守器之道三一圣学一内治一外

攘禁赐寺额广贼䧟陆川平安等县户部照磨黎献奏两

广失事臣冝急正罪上从之四川贼赵铎流劫铜陵及内

江汉川徳阳等县刑部司务朱贵奏陈贼势上令给事中

章轩往视决䇿用兵

夏四月钦天监奏日食阴云不见下天文生贾信于狱分

命内臣十二人㘴管监枪户部尚书年冨卒以轩𫐐为南

京左都御史寻卒禁匿名帖子五月葬大行皇帝于𥙿陵

脩张元祯上三事勤学聴政用贤以郭明为南佥都御

史庚午上始御奉天门视朝哈宻国王卒无嗣癿加思兰

欲袭㩀之敕西番安定王选兄弟一人代主国事六月致

仕礼部左侍𭅺兼翰林学士薛瑄卒赠吏部尚书谥文清

秋七月立皇后呉氏南礼部侍郎章纶奏以明年行不听

八月开经筵诏脩英宗寔录调兵部尚书马昻于户部召

宣府巡抚李秉为左都御史陞巡抚陈泰为副都御史督

SKchar叶盛为左佥都御史巡抚宣府脩屯易马不数月脩

堡七百馀所吏部尚书王翺请致仕不许废皇后呉氏谪

太监牛玉呉熹于南京后父俊戍登州连京营总兵懐宁

矦孙镗间住抚宁矦朱永代之九月免运军应输耗粮四

万六千有奇增京畿府州县生员廪米

冬十月复册王氏为皇后皇太后寿莭礼部尚书姚䕫率

大臣建醮行香给事中张宁建言非例上曰以后不许十

一月敕四川巡抚王浩讨贼议大征广冦天城𫟪警南给

事中王徽等列太监牛玉罪多所株连㘴调判官都督佥

事何洪讨川贼𢧐死免宴赐莭钱十二月上嫌夺门功纷

诉不己李贤请复于谦等官而太平矦以下俱令夺爵上

从之诉者始息以故逆监吉祥所没安乐里为宫中荘田

皇荘之设始此传陞道士为真人并给诰命始定朋合折

买马匹法行天下湔除文武犯賍以外罪名正统十四年

后立功者俱不准袭是年卤阿罗岀结癿加思兰孛罗岀

结毛里该数冦宣大延宁延绥𠫵将房能请捜河套下部

议擢束鹿知县盛颙为邵武知府

成化元年乙酉春正月释戍𫟪陈循江渊俞士悦等及王

文子宗𢑱于谦子冕谦婿朱𩦸还家复谦故秩子冕世袭

千户冕后改文䘖至应天府尹孛来贡使至二千一百馀

人孛罗赤贡使至六百六十馀人泗城州𡈽官岑豹攻杀

上林长官岑志威夺印有其地以都督同知赵辅为征𢑱

将军佥都御史韩雍征两广蛮冦川广三司俱充为亊官

立功赎罪二月上行籍田礼拂提卫都督进海青却之三

月以陈文为礼部尚书擢布政使王恕为副都御史抚治

荆㐮流民内外镇抚等官置买荘田店铺僣役军士飬马

湖广巡抚王俭言之不问上行释奠先师礼宴衍圣公及

三氏子孙于礼部

夏四月减孔氏子孙田租三分之二㐮邓流民刘通数十

万人作SKchar僣号于南漳初锦衣千户杨英奉使请行赈恤

以解散之至是益炽诏抚宁伯朱永尚书白圭讨之命㐮

城伯李瑾广义伯呉琮益兵征蜀赠两广死事副使毛吉

知县王麒等官时以饷馀经纪吉䘮吉附仆妇言须夏宪

长至以银还官毋污我地下出岳正兴化知府张宁汀州

知府初给事中王徽等劾内阁李贤不职㘴谪宁倡论申

救又有忌正者伪为正弹贤文㑹尚书王竑荐宁与正李

贤衔之二人竟外转竑病归五月添设户部主事六员斩

妖人赵春张仲威等四川贼赵铎伏诛六月革太平矦张

瑾为锦衣指挥使兴济伯杨宗为指挥同知定光禄寺每

年买办牲口不许过十万果品不许粘砌

秋七月总镇胡贵李震𫉬贼首苗虫虾广贼流入江西界

监生廖世杰率土兵败之赈水灾八月传陞文思院副史

李景华为中书舎人九月宁波太守李瓉列市舶内官福

住罪状敕戒之禁陕西南取

冬十月定学正教谕用副榜举人留廖荘为刑部左侍𭅺

韩雍赵辅等大破大藤峡蛮冦十二月诏每年𠩄旌莭孝

不以额

成化二年丙戌春正月复三大营旧制二月重修阙里孔

庙成是时卤屡犯河套延绥及庆阳环县陕西大同保徳

州花马池等处册万氏为贵妃柏氏为贤妃大学士李贤

外艰诏夺情办事镇守荆㐮王信击走刘贼石和尚龙等

陞都指挥同知己贼复起焚劫䕫州通判王祯阵死论两

广蛮冦功赵辅封武靖伯丗袭韩雍进左副都御史提督

两广军务䕃一子置武靖州江淮旱人相食南尚书李宾

请开纳粟入监之例以偹赈济礼部尚书姚䕫称天下以

货为贤他日何以资治上是之閠三月复顺徳知县钱溥

为侍读学士铜鼔等笛作乱敕总镇李震讨之𥙊故少保

兵部尚书于谦有云先帝己知其枉朕心实怜其忠等语

闻者感叹

夏四月湖广苗合广西猺獞焚劫溆浦等处延绥纪功𭅺

中杨璩奏延绥庆阳二境东接偏头关西接宁夏花马池

相去二千馀里冝依故副总兵黄鉴所议偏头东胜沿河

西岸地名一颗𣗳等处至宁夏黒山嘴马营等处共立十

二城营七十三礅台东西不过七百馀里较二千馀里近

三之二但隔一黄河耳如是可免套卤𫟪患一劳而永𨓜

下部议不果行五月脩撰罗伦奏大学士贤夺情之非降

伦福建副提举毛里该屯聚河套以彰武伯杨信为𠥾

将军出延绥讨卤陕西巡抚都御史项忠督其军六月免

今年屯田子粒十分之三反贼刘通伏诛论功抚宁伯朱

永进矦李震封兴宁伯加尚书白圭太子少保

秋七月卤入宁夏都指挥焦政等𢧐没入固原再入延绥

𠫵将汤㣧绩阵死指挥同知秦杰𢧐却之陞都指挥使湖

广兵破靖州苗八月进士周鉴以避选王府官黜为民斩

妖书惑众者赵覧九月升𡊮彬都指挥同知免太原大同

秋粮改李秉提督辽东

冬十月科道交劾武靖伯赵辅欺玩诸罪不听十一月朔

有露凝𣗳孝之灾贼石和尚龙刘长子即冯伏诛时传陞

光禄太仆尚宝等官益众刑部员外彭韶以言事下狱平

卤将军信献俘十二月瓦刺入贡少保吏部尚书大学士

李贤卒赠太师谥文逹刑部左侍𭅺廖荘卒赠尚书谥恭

敏太常少卿兼侍读学士刘定之直阁办事太监𮧯朗失

机开原召还不问

成化三年丁亥春正月切责建州毛怜等卫不许冒贡卤

犯辽东复𣸧入大同诏抚宁侯朱永挂平胡将军印总京

营剿卤二月毛里该三上书求贡遣通事奖谕吏部奏起

王竑原任内批致仕以大同巡抚王越总理军务擒卤酋

长十二人套卤移犯宁夏广贼䧟北琉县韩雍遣兵破之

铜鼓苗平三月复啇辂兵部左侍𭅺芜学士召入内阁复

罗纶脩撰调南京疾归贵州都掌蛮作乱破四川合江县

诏㐮城伯李瑾兵部尚书程信讨之准在京三品以上官

功绩𩔰著者䕃一子入监读书有志科举者聴封周太后

弟寿庆云伯彧长宁伯寻加世袭寿进矦其诸子皆锦衣

指挥顷两家受奸民投献奏讨庄田共七十馀顷叙西征

功封左都督毛忠伏羌伯

夏四月以故脱欢帖木儿外孙把搭木儿为左都督权摄

哈宻国事重立十二营改白圭兵部尚书王复工部尚书

四川前后地震凡三百七十五次十三道御史合奏以风

霾地震灾异屡见请侧身脩省日御讲筵莭无益之事惜

无名之赏帝颇事逰宴故及之达𢑱董山入贡敕送之还

令谕降部落五月大同御卤却之荆门训导髙瑶请复郕

王位𭈹庶子黎淳䟽驳之上曰景泰中事朕不介意然卒

不果行

秋七月内批御史章瑶以佥都代项忠巡抚陕西寻改太

仆少卿追封董仲舒胡安国蔡沉真徳秀皆伯爵吏部尚

书王翺致仕卒赠太保谥忠肃八月以周洪谟为南国子

𥙊酒项忠署都察院事广西贼入化州杀知县黄智董山

留广宁残武靖伯赵辅提督都御史李秉等讨破建𢑱掳

山等二百馀人山伏诛进秉吏部尚书加太子少保辅进

矦卤破开城杀知县于达教徙县治固原

冬十二月令词臣预作鳌山灯火诗编脩章𢡟黄仲昭捡

讨荘㫤䟽諌杖谪外县给事中毛弘等力救改𢡟仲昭南

评事㫤南行人司副时𨗇官太速或数月即一迁或一岁

数𨗇其起自谪籍者尤甚始立十二团营擢山东布政使

彭𧨏为工部右侍𭅺寻改右副都御史巡抚山东

成化四年戊子春正月朝鲜㑹讨建𢑱献俘厚赏之免髙

邮州三年秋粮马草令有司采办江浦红土免差内官韩

雍破广西贼奏捷二月土逹满俊反据石城廷议恐与卤

合令官军急讨之失利伏羌伯毛忠𢧐死李希安以楽舞

生历官加礼部尚书预经筵寻免大破都掌蛮平之加程

信大理寺卿襄城伯瑾进矦都督罗秉忠封顺义伯太监

钱能镇守云南三月增云南布按官各一员𬋩银场禁外

戚乞田著为令

夏四月天旱罢修西山塔院封西僧为大宝法王及国师

二人赐诰命仪卫逾等斋醮无度大学士陈文卒礼部主

事陆渊御史谢文祥劾文不当与谥削其官寻复之五月

仍复学较附学生六月免江西秋粮辽东巡抚张岐为军

士所讦㘴除名初彭韶尝论岐幸进至是御史谢文祥等

并论尚书姚䕫举用之失诏下文祥狱降南陵县丞慈懿

皇太后钱氏崩帝嫌于生母周太后诏别卜陵𥨊(“爿”换为“丬”)大学士

彭时以为必合葬祔庙如礼礼部尚书姚䕫䓁赞之帝意

未决时率百官痛哭文华门伏地不起声闻内庭帝感动

母后亦恪淂许同葬𥙿陵谥𡥉荘皇后

秋七月命副都御史项忠都督同知刘玉出捕满俊寻起

马文升巡抚陕西以抚宁矦朱永代玉俊就擒馀党悉平

上恤刑亲覧狱囚多所平反九月彗星见时万贵妃擅𠖥

兄弟皆𩔰官侍𭅺万安刘吉附之颇震耀群臣执灾异以

諌不听于是彭时诸大臣引咎乞休不𠃔止令马昻致仕

时上书请修省且曰宫中宜正名分均恩爱以广継嗣追

回西天竺僧所求田地言官林诚董旻胡湥等十人再劾

啇辂姚䕫程信不职兼追论景㤗中易储事下诚等狱枤

之辂力为诚请上复其官加辂兵部尚书刘定之礼部左

侍𭅺杨𪔂户部尚书刑部𭅺中彭韶陈四事首论正家之

法驭䆠之术不报给事中魏元条奏时事力言内宠冝莭

外教冝屏上是之

冬十一月南科道会劾侍𭅺章纶王恕范理府尹毕亨少

卿金绅等以察事不清命侍𭅺叶盛给事毛弘往按之十

二月赠朝鲜国王李璪谥荘惠定简赠SKchar事通判王祯王

麒为同知知县李珏为通判败冦延绥定简除保举官员

成化五年己丑春正月论平满俊功擢刘玉左都督项忠

右都御史太监刘祥加岁俸罪失杋宁逺伯任寿广义伯

呉琮都御史陈介俱谪戍都指挥使刘清及守偹冯杰弃

市考察给事中䔥彦荘等劾吏部尚书李秉十三罪落秉

太子少保致仕秉刚介不阿前𥙊酒陈鉴作诗送之有云

古道自无三黜愠弃臣又见一畨归之句彦荘等下狱二月

生员劣等免充吏𤼵为民衍圣公𪪺绪有罪逮问道免桎

梏㘴削爵赐田州圡知府岑镛诰命𡈽官诰命自此始閠

二月致仕南京左都史石璞卒兴化知府岳正致仕三月

卤入河套

夏四月以叶盛为吏部侍𭅺复前户部尚书䔥镃官械真

人张元𠮷下狱磔之赠故𥙊酒李时勉礼部左侍𭅺谥忠

文赐故左佥都御史杨信民谥㳟惠故刑部尚书耿九畴

谥清惠祠元臣赛典赤于云南礼部左侍𭅺万安附万贵

妃称一家晋学士直内阁六月改姚䕫吏部尚书

秋七月定畨僧三年一贡八月侍𭅺大学士刘定之卒帝

复经筵视午朝九月下刑部𭅺中彭韶于狱先是长宁伯

彧与民争田命御史黎福按之不淂己没民田七十四𤱔

称为馀地彧少之命韶覆视韶往一至田所辄报田皆民

有并无闲田奏民安则国安忤㫖付锦衣言官交章释之

冬十一月复总督两广于梧州以右都御史韩雍填之卤

冦延绥及榆林诸𫟪定纳粟世授军职者止袭子孙二世

成化六年庚寅春正月卤驻河套谋南侵总兵杨信SKchar

讨破之郊甘露降于天坛松柏给事中郭镗乞禁天下上

书献瑞上曰朕未尝以此怠政置不问湖广地震遣官𥙊

封内山川大同巡抚王越败卤延绥侍读尹直等请录诸

司职掌名曰大明彚典二月朝鲜国王李晄卒封其从子

为王赐晄谥襄悼洮岷畨冦作乱千户李盘𢧐没遣侍

𭅺曽翚等六人往浙江河南江西福建四川大名等处考

察官吏访求军民利病其己设巡抚者一体行事祈雨南

郊大风沙昏黯竟日三月以水旱免租湖广山东苏松四府卤屡犯

延绥抚宁矦朱永挂平卤将军印与巡抚王越击败之致

仕右通政使罗通卒编脩陈音上正学辟佛䟽不报

夏四月诏右都御史项忠巡视顺天河间永平灾荒所活

二十七万八千馀人减各𢑱入贡之数以孔𪪺泰袭封衍

圣公仍国学读书三年卤屡犯宣大辽东等处㐮陵王冲

秋请率宗人御卤止之停造西山佛阁

秋七月己卯皇三子生是为孝宗皇帝时万贵妃宠而妒

帝行内藏一幸纪妃有娠贵妃譛上谪居安乐室及诞贵

妃与帝皆不知惟呉废后常哺飬之八月定科目出身历

任三年者不限内外通选御史御史杨守陈言六事首请

改郕戾王谥套卤阿罗赤求贡卤酋孛罗渡河与之合

冬十月免租河南山东赈饥右都御史项忠总督楚豫军务讨

襄阳贼李胡子复大学士陈循官赐𥙊御套卤功抚宁矦

朱永世袭王越右都御史寻又破卤卤退致仕工部左侍

𭅺霍瑄卒瑄常守大同精干理惜不尽其用

成化七年辛卯春正月𤼵太仓粟减籴利民许在京五品

以上𬋩事官科道掌印官各举所知一人不为例南御史

沈源请核南守备军士虗额忤成国公朱仪属太监安宁

械讯调外陞布政余子俊副都御史巡抚延绥怀宁矦孙

镗卒定长运法二月复九江苏杭三府钞关添设三主事

抽分竹木三月封刘聚宁晋伯乙酉复御绖筵午朝封琉

球世子尚圆为中山王

夏四月以陕西延绥两巡抚马文升余子俊请筑𫟪

𫟪营起至铁鞭川自清水营起至花马池磔极酷嘉善知县林𪪺于市五月中

书舎人吕㦂乞应顺天郷试从之陕西妖人李𫯠先伏诛

宁化王羙壤宫人髙氏崔氏自缢殉王追封夫人

秋八月赈水灾浙江山东存问尚书魏𩦸阅月卒年九十有八

谥文靖追谥故学士宋濓曰文宪狱囚请寛者听改调别

问九月浙海溢遣侍𭅺李颙致祭脩堤岸置榆林卫常州

府増设靖江县

冬十月奸人丘弘敏通畨诈称朝使伏诛十一月立皇子

祐极为皇太子母柏贤妃荆襄贼李胡子伏诛己邜上以

彗星见入紫薇历犯帝星北斗正画犹见避殿撤乐群臣

各䟽政事缺失请上时召大臣面议政务上乃一御文华

辅臣彭时等为内监所绐止言天变及减京官皂𨽾一二

事欲俟再召尽言之万安竟叩头呼万岁出自是不复召

见彭时上脩徳安民七事上嘉纳之谕徳谢一䕫上弭灾

五事正宫闱以端治夲亲大臣以询治道开言路以决壅塞慎刑罚以广好生谨妄费以足财用上怒

斥之卤数入河套为西北患廷议捜逐或议筑堵命𭅺中

叶盛亲视之奏驻牧耕种皆非便止冝増兵守险以为远

图上从之

成化八年壬辰春正月以星变免朝贺郊免庆成宴广西

猺贼黄公刚等掠賔州等处皇太子薨谥悼恭

夏四月増筑大同沿𫟪诸堡定㐮伯郭登卒五月武靖矦

赵辅总兵与右都御史王越讨套卤癿加思兰总督韩雍

攻忻城八寨破之封占城国五盘罗陀全

秋七月山吼地震海漂死三万八千馀人卤湥入环鹿固

原等处巡抚马文升败卤临洮逐北擒其平章铁烮孙命

兼莭制三𫟪九月敕安南勿侵占城脩𨺚善寺内㫖工匠

三十人为文思院副使冩碑官为尚宝司少卿工科都给

事中王诏等极谏请追𥨊(“爿”换为“丬”)前命以慎名器以正国体不𠃔

卤复冦韦州𣸧入文升设伏汤羊岭诱败之勒石得胜坡

纪功

冬十月武靖辅有疾诏宁晋伯刘聚代之减光禄寺供应

十二月破卤宁夏

成化九年癸己春二月免租武昌太原大同平阳泽潞淮徐吏部尚书姚

䕫卒赠太保谥文敏宁晋伯刘聚巡抚王越屡破套卤加

聚世袭越陞副都三月减云南银课十之五塞外野烧逼

山陵𤼵官军万人遏之反风延岀西北

夏四月帝颇耽外国玩好下部索宣徳中王三保西洋水

程急车驾司𭅺中刘大夏入库匿之不可得事卒己𡈽卤

畨速檀阿力侵哈宻㩀其城掳王母金印诏都督同知李

(⿱艹石)通政使刘文往规复哈宻三卫结女直屡犯辽东击

破之上御西苑召诸将𮪍射中三矢者止四人至有不能

开弓执矢堕地者切责总营朱永

秋七月免秋粮彰徳卫辉山东复设江南劝农官副都御史

王越袭破套卤于红塩池卤始出套复破卤于𮧯州给事

中韩文王诏梁璟等劾王越邀功启衅语陟宫禁逮讯淂释

冬十月卤自花马池复入陕西十一月再阅射西苑谕内

阁仿朱熹凡例纂宋元续纲目通鉴免粮脩南京灵

谷寺敕𫟪军众寡悬虽失利不罪反走者㘴失机

成化十年甲午春正月左都御史王越驻固原总督诸路

兵马总督三𫟪始此重给朵颜卫印败卤辽东旌岷府安

昌王膺铺𡥉行旌王府例始此三月起致仕右副都御史

林聦掌南京都察院时廷臣率尚缄嘿以悦権幸聦令诸

御史得尽言或以故事尤之聦曰己不能言而又必使人

不言哉吏部左侍𭅺叶盛卒谥文荘免租南直三州八县鳯阳七卫一所

子粒湖广七府武昌等十一卫子粒太原平阳西安等五府赈饥

夏四月太监张敏死其侄苗太常丞尽上敏家产求陞侍

𭅺上曰苗承差岀身岂冝预执政其与南通政使五月追

赠宁晋伯刘聚为侯伯赠矦始此六月武靖矦赵辅世袭

伯爵旌韩府㐮陵王范址孝行免租湖州南昌䓁府閠六月延绥

巡抚余子俊奏𫟪墙成延亘㡬二千里晋右都榆林遂与

宁夏甘粛称三重镇而延绥徙镇榆林

秋七月刑部尚书王概卒概初按察河南案无留牍狱无

𡨚词敕𥘉袭职公侯伯兼驸马俱送国子监读书止辽府

毋殉葬八月癿加思兰SKchar𫟪都督同知赵胜督兵御之卤

人宣府蓟州亦入辽东大同九月免租苏松䓁四府河南开封䓁府

冬十一月复郕王帝号谥恭仁康定景皇帝改左都御史

项忠为刑部尚书寻改兵部太宁县逃民张蓬头杀署县

事驿丞曺彦荘为乱总督两广右都御史韩雍致仕雍在

镇十年威震百蛮时有诬以不法事勘虗雍遂引疾十二

月罢宝庆府及辽东黑山淘金时金场二十有一失不偿

得夫役之伤于虎狼䧟于沉溺者无𮅕诏以有司賍罚𥙷

额闭金场录妖书名目榜示天下使民不惑卤冦榆林

成化十一年乙未春正月大计吏浙江𠫵议寗珍南昌知

府王诏内批留任部院再䟽黜之敕陕西巡抚马文升总

制各路兵马二月南京兵部尚书程信疾归闭银峒河南冝阳

䓁卫及𨗇安县卤入大同拒却之三月少保兵部尚书文渊阁大

学士彭时卒谥文宪

夏四月侍𭅺刘珝刘𠮷俱兼学士入直内阁五月清理营

军虗额自立圑营冒饷至七万五千有奇召皇子于西宫即孝宗皇帝生

母纪氏初畏万贵妃匿西宫年六岁矣帝不知也门监张

敏间露之上喜亲定名祐樘令文武大臣谒见文华门敏

复厚结昭徳主宫假英闻于万贵妃贵妃恨佯具服进贺

厚赐纪氏择𠮷诏皇子就昭徳宫抚视徙纪氏于永寿宫

立为妃敏惧中变使人谕内阁亟请册为皇太子尚未得

命啇辂独䟽请纪氏就近居住皇子无往昭徳宫遂母子

之至情惬朝野之公论上乃以祐樘名书于玉牒六月皇

子生母纪贵妃𭧂薨帝不能问赠恭恪荘僖淑妃殓葬如

宋宸妃故事皇子哀慕𣸧自敛晦奖㐮陵王冲秋女清涧

县主并孙辅国将军征鍨妇王氏孝行免租武昌䓁府及江北

秋七月朵颜三卫援旧例请开市不许八月卤满都鲁癿

加思兰入贡闭秦州银矿九月定拟铜钱折俸例降㐮垣

王仕㙺等为庶人

冬十月定国子监生科贡及纳一月

癸丑立皇子祐樘为皇太子大

成化十二年丙申春正月都御史原杰请湖广置郧阳府

辖瑚广及陕西河南三省设抚治都御史于郧阳统治之

并设行都司卫所诏可兵部尚书白圭卒谥恭敏二月给

狱囚药饵减内府供用物料卤酋满都鲁自称可汗癿加

思兰自称太师三月申荆㐮流民入山之禁

夏四月京师旱五月传陞工部侍𭅺万祺为本部尚书设

大同四卫儒学六月通惠河成赵王见灂有罪削官帯给

禄米三之二

秋七月癸卯皇第二子生是为兴献王宸妃邵氏岀京师

黑眚见满城夜喧帝御𫯠天门视朝忽侍卫惊SKchar两班大

喧不知何以帝起太监怀恩按之有顷定帝以灾异制祝

文即禁中𥙊告天地八月承运库历事监生𡊮庆祥极言

买办宝石之弊杖五十遣还监中后举进士历官佥事撤北宫玉皇

祠𡈽鲁畨速檀阿力后求入贡愿𫯠归金印九月妖人李

子龙伏诛子龙以术诳惑愚民将起真定为太监黄赐所

𤼵设西厂命太监汪直诇亊事无大小即方言谚语无不

以闻靖州苗平封总兵李震兴宁伯副都御史刘敷而下

各陞赏有差以周洪谟议増文庙笾豆佾舞之数如天子

冬十月傅陞监生儒士等官十馀人册贵妃万氏为皇贵

妃邵氏为宸妃南京礼部左侍𭅺章纶致仕十一月宻谕

吏部傅升官勿复𥙷奏铸哈宻卫印给都督慎罕十二月

传㫖陞倪谦南礼部尚书钱漙南吏部左侍𭅺仍任国子

𥙊酒从马文升议造辽东浮桥聮舟铁缆横鱼水上以便

东西应援

成化十三年丁酉春正月免租浙江山东河南日夲入贡二月宁

王奠培乐安王奠垒有罪革禄米半旌代府灵丘长子仕

墁孝行间二月禁传报㫖意

夏四月灾变频仍京师旱时为西厂所诬㘴累者最伙礼

部𭅺中乐章行人张廷纲使安南还咸㘴贸易革为民太

医院判蒋宗武浙江左布政使刘福起复并赎还职福建

东杨孙都指挥杨毕直诬指不𮜿穷索毕匿亲中书堇屿

连屿复连屿叔兵部主事仕伟备极五毒卒无实毕与其

父泰并死狱籍其家仕伟屿调外通判连仕伟之从弟仕

儆亦调外御史黄夲𫯠使还捜得象笏等物革为民刑部

𭅺中武清勘事广西还𬒳SKchar讯无所得不以闻五月大

学士商辂兵部尚书项忠偕九卿极论西厂之害并直讦

衣百户𮧯瑛等过𢙣帝立罢西厂直还夲监瑛𤼵

还卫差操瑛复以诬缉事弃市以河决免𬒳灾州县税粮

并免鳯阳等卫子粒内㫖直党呉缓为镇抚司理刑兵部

尚书项忠乞归许之寻诬㘴忠他事逮鞫黜为民子锦衣

千户绶调九溪卫差操六月以御史戴绪王亿之奏复设

西厂大学士啇辂乞归加少保致仕

秋七月赈京师山东南直免租南建长沙云南镇守太监钱能𥝠通

安南巡抚都御史王恕䟽劾之即勘改恕南京掌院给事

中赵侃劾户部尚书薛逺兵部侍郎滕昭鸿胪卿扬宣南

工部侍𭅺程万里四人皆致仕此为拾遗之始南吏部尚

书崔恭致仕召陕西巡抚余子俊为兵部尚书南右都御

史林聦为刑部尚书𠫵政秦纮为佥都御史巡抚山西掌

通政使工部尚书张文质为西厂所执上闻特释之八月

遂黜罢官吏之居京师者九月京师地震南礼部尚书倪

谦自陈致仕重灾地方取回清军御史

冬十月命四川巡抚张瓉讨松潘叛蛮两淮饥暂免徴偹

用马十二月王越自陈红塩池功加衔兵部尚书南刑部

尚书周瑄满四考致仕太原奸民桑冲以妇人装术诱良

家事败党七人咸伏诛暹罗国来贡兵部𭅺中陆容出印

马廉访其弊时新乐县民所受牝马岁不受孕名飘沙九

年累赔六驹矣容请改给不果

成化十四年戊戌春正月宥钱能通安南罪免租鳯阳寿州等卫

河南杭州等府二月卤犯辽东皇太子岀阁就学典玺局内监覃

吉匡导功多罢朝天宫工役加万安吏部尚书谨身殿大

学士刘翊刘吉皆太子少保文渊阁大学士吏户礼尚书

尹旻杨𪔂邹干俱太子少保辽东巡抚陈越总兵欧信袭

杀建州𢑱二百馀人三月简儒臣充东宫官改南右都御

史王恕为兵部尚书赞机务妖人陈广平伏诛闭乌撒卫

银峒复开辽东广宁马市致仕翰林脩撰罗伦卒后谥文

毅起佥都御史髙明巡抚福建未㡬致仕免浙江𭣣买花

夏四月免租山东辽东扬州淮安庐州南直五月内㫖尚宝司少卿戴缙

为佥都御史恊院事六月敕马文陈钺招抚辽𫟪

奏破卤太监汪直出辽东处置边务英国公张𢡟请止圆

通寺脩造不𠃔

秋七月江西奸人杨福貌太监汪直自兼湖历浙闽恣威福

事败伏诛复赵王见灂爵赈北直山东免租湖广北直赦私铸人死

罪八月戊申蚤朝东班有甲兵声卫士皆警露刄推问莫

能得应天巡抚牟俸侍读学士江朝宗忤巡抚陈越为汪

直所构诏狱卤数入宣府𫟪九月升御史戴珊为陕西副

使督学擢嘉兴知府杨継宗为浙江按察使例遣御史三

人岀良郷固安通州捕贼

冬十月追降韩府汉阴王㣲鍉为庶人㘴谋取他人子受

封妃父周恂磔于市法王国师死聴自⿱苑土免官给总督都

御史朱英与总兵平郷伯陈政争坐废总督既而复之

传陞鸿胪卿施纯礼部侍𭅺仍置鸿胪寺

成化十五年己亥春正月手敕尹旻进太子太保河患𨗇

荣泽县治外戚都督知钱雄卒特赠㑹昌伯二月免

湖广山东庐鳯淮扬河南山西成都四府江西令南工部葺开国功臣坟墓各

省尽设镇守太监

夏四传陞听选官李孜常寺丞改上左监副

右都史韩雍卒整𩛙辽东兵部左侍郎马文升下锦衣狱

文升每莭制巡抚陈𨱆𨱆譛直禁铁器衅边谪戍重庆卫

特加工部尚书万祺太子少保祺𧺫吏胥所勤柴炭之役

骤居保傅廷臣无有諌者卤癿加思兰为所部亦思马因

所杀代为太师陞御史屠滽为佥都御史王浚为南佥都

御史加佥都御史戴缙为左副贵州云南叛蛮皆平以纵

放军士下京卫等经历二百四十九人于狱却卤大同

秋七月太监直行𫟪三卫以卤酋己死乞入贡开市不许

卤犯辽东九月致仕南京兵部尚书兼大理卿程信卒谥

㐮毅贵州苗叛

冬十月户部尚书杨𪔂工部尚书王复兵部尚书薛逺南

吏部侍𭅺钱溥咸为科道官所公讦𪔂溥等致仕敕朝鲜

国王李夹击建𢑱徙延绥安𫟪营于中山坡传陞僧継

暁左觉义巡抚陈𨱆等袭建州女直时钺等附直虗张𫟪

警直请岀抚宁矦朱永兵而钺参赞军务以贡使头目六

十人为窥伺杀之妄杀老弱掘枯髅报捷积储一空加永

保国公陞𨱆右都御史右监丞蓝荣等陞赏有差閠十月革

华阳王申鍷兄弟爵㑹昌侯孙継宗卒赠郯国公致仕南吏

部尚崔㳟卒召陈𨱆为户部尚书

成化六年庚子春正月太监汪直尚书王越保国公朱永

督兵延绥袭威宁海子卤无备斩𫉬无算令所在下

马先师庙门卤入宁夏𨚫之封王越威宁伯世袭掌院督

团营如故

夏四月擒田州叛苗黄 蒋江寨就平𥨊(“爿”换为“丬”)侍𭅺周洪谟

所纂疑辩录免租湖广河南福建申存孤老之令卤犯蓟州六

月辽东巡按御史强珍奏陈𨱆启衅𫟪𢑱夺𨱆俸一年都

给事中呉源御史许进等遂交章𨱆得SKchar㫖𨱆疑掌院王

越所使逮珍拷主使不承戍𫟪坐源进等夺俸平江知县

宋鉴典史张捕贼见杀赠鉴并州通判澄本县主簿

购买宝石免租辽东湖广陕西河南太原畿内浙江鳯阳济南苏州武昌二月升报捷

人汪钰都督佥事钰直之从子也命汪直总镇宣大专镇

大同卤入开原巡抚山西何乔新败卤于灰 -- 灰 沟三月复罢

西厂言官颇以既设东厂则西厂冝可以己阁臣万安拉

同官刘珝言之珝不从安乃独奏得𠃔逮妖人王成下狱

臣𥘉以奸盗受刑折胫复一术与太监王敬𫯠命采药

所至纵𭧂撗索无度兵部尚书王恕𤼵之敬充净军弃臣

于市传首江南

夏四月兵部尚书陈钺免都督马仪劾钺贪妄弄𫞐诬䧟

御史强珍侍𭅺马文升以并䧟御史王崇全谋报复并

及其子锦衣千户㴻冒滥之罪上免𨱆勘问令致仕而㘴

仪闲住㴻调永平卫帯俸差操罕慎合兵破牙木兰复归

哈宻赐敕奖谕旌贵州𡈽官妻适由贞莭令考察毋及内

官岀守者连败卤辽东延绥宣大等处

秋七月许珠池太监韦𦔳捕盗杖脩练人李文昌𤼵还泰

州九月遣𭅺中四人出赈济灾伤地方禁中都守备内臣

擅断民亊仓副使应时用陈六事内云饶州烧造冝归有

司马快船擅绝𥝠货冝区处以妄言下狱閠八月刑部尚

书杯聦卒谥荘敏

冬十月取太仓银四十万入内库十一月传𫯠太常卿礼

部左侍𭅺刘㞧为夲部尚书通政李孜省分献郊祀十二

月降庆成王奇涧为庶人仍戒谕晋王

成化十九年癸卯春正月詹事彭华左中𠃔周经进讲东

宫皇太子毎起立拱聴内阁万安谓讲官冝跪请㘴聴茟

经持礼不从安议起项忠兵部尚书致仕三月南京礼部

侍𭅺章纶卒大同副总兵周玺力御卤亦思马因于怀仁

进都督佥事平大掌𭐏叛番擢职方𭅺中刘大夏为福建

右𠫵议

夏四月谪陕西巡抚郑时为贵州右𠫵议时在秦中多惠

政时太监梁芳导入淫巧致传奉官数十人李孜省継晓

皆其所荐时遂上保国安民五事词多切直大率指斥监

芳等既謪陕人哭送境上如失父母封朝鲜丗子李㦕五

月卤入大同汪直请旧逹官头目御卤不果六月调镇守

大同太监汪直于南京御马监直挟𫞐骄肆上乆亦厌之

㑹与总兵许宁不恊巡抚郭镗奏闻帝⿺辶处逺之

秋七月丹药道士髙宗谅等革职遣归卤犯大同𢧐失利

旋入浑源州等处及紫荆雁门𨵿巡抚秦纮𫟪镛总兵周

玉𠫵将支玉互击之退去八月复降南京御马监太监汪

直为𫯠御时御史徐镛等劾直结党挟𫞐罗织中外诬𢦤

贡𢑱致开𫟪衅妄报功次倾赀赏赉与陈𨱆王越等虗张

卤𫝑潜岀劫捜因而冒升官爵者至数百人卤懐报复连

SKchar害军民横罹锋刄粮草所在缺乏罪不容诛诏三法

司㑹讯降奉御南京共党威宁伯王越革职追诰劵编𬋩

安陆州锦衣指挥使吴绶谪戍兵部尚书陈𨱆南工部尚

书戴缙并除名为民太监尚铭初因直以进継倾直卒以

罪充净军马文升项忠强珍并复职文升巡抚辽东却卤

宣大及代州工部右侍郎张頥致仕九月传陞上林院录

事卲义为苏州府通判右觉义继晓请旌母朱氏孝行许

之免勘母系娼家女传陞右通政李孜省为左通政右都

御史李𥙿及副都屠滽追劾太监汪直㘴夺俸

冬十月科臣王瑞等道臣张稷等极言传率之弊有曰末

流贱技多至公卿屠狗贩缯亦居清要有不识一丁而滥

叨文职有不挟一矢而冒任武官报闻降李孜省于宝凌

中等官刘均等九人黜回原籍寻复留之传陞僧录司継

暁为左善丗惠升右善丗十一月东安王见𣹟狎家奴呉

安童欲贼正妃诏切责王令戴民巾读书安童弃市十二

月旱无雪诏出传𫯠官十馀人翌曰大雪时帝颇以梁芳

不恊公论言官因祷雪不应交章论芳上谕吏部今后内

㫖除官不论有无敕书俱覆奏明白后行即日召吏部降

四人黜九人下六人于狱皆逃自军囚者徴广东郷荐陈

献章为翰林院捡讨旋乞终飬许之

成化二十年甲辰春正月御史徐矿何珫以地震𫟪京最

逺请罢庆成宴帝以为故事矿等𡚶言狱讯调外县大察

黜三千五百馀人免租大同延绥淮南庆阳太原䓁府山东河南二月余子俊

以兵部尚书总督宣大督𫟪墩寻莭制山西镇抚三月处

士胡居仁卒

夏四月却卤山西擢浙江按察使杨継宗为副都御史整

𩛙永平山海及顺天等处重建象山书院祠陆九渊兄弟

五月致仕尚书周瑄卒起马文升左副都御史巡抚辽东

召两广总督朱英还掌院事寻加太子少保以太监陈凖

代尚铭提督东厂凖令其下曰大逆告我非此有司事也

勿预乆之有非其罪而𬒳籍没者下凖凖不忍逡巡累曰

整衣冠自经

秋八月工部司务髙鳯以星命得传陞夲部员外𭅺九月

卤复入河套寻复入宣府

冬十月建大镇国永昌寺下刑部员外林俊及后军都督

府经历张黻于狱奸人継暁既以媚道得幸秽乱宫中赐

女赉金宝无算至是欲创寺西华门科道官莫敢言俊独

抗䟽陈継晓及梁芳诸𢙣上怒收俊黻𣸪上书讼俊并诏

狱帝意颇不测太监懐恩力诤帝以为古未有杀諌官而

天下治者上怒甚手御砚掷之懐恩哭地不𧺫扶岀上心

动传谕镇抚司俊死(⿱艹石)軰不独生于是俊淂不死各杖谪

俊云南姚州判官黻降师宗州知州罢云南银坑封皇后

弟王源瑞安伯传加吏部尚书尹旻太子太傅及七尚书

一都御史皆太子少保十一月卤入宣大赈山西陕西度僧道

七万人初以方术进者张善𠮷𣸪为兵科都给事中令考满

官员纳粟偹赈免其赴部给由以品差亦令生员纳粟入

监偹赈令天下核寔预备仓不足秿之左善丗継暁乞归

飬与SKchar度牒五百道谕毋终复来供职万全卫百户韦瑛

伏诛瑛𥘉以直党外调至是自撰妖言诬㘴刘中兴䓁十

馀人上曰初罪已不赦矣

成化二十一年乙己春正月甲申朔有星变火光上腾声

如雷敕群臣修省工部主事张𠮷中书舎人丁玑进士敖

毓元合词以天变并归罪孜省継晓所致留中寻以他事

㘴吉等皆谪外户部主事周轸兵部郎中崔陞苏章复䟽

星变以为冝急诛元𢙣不冝闲处王恕南京䟽中颇及宫

闱秘宻不报御史姜昻益䟽论孜省奸恶帝怒杖之因通

书言者名六十人于屏行次弟议处己而帝悟诏复林俊

张黻原官传升官二千馀人着察𡧗定夺赦天下郊免庆

成宴遣官赈山陕河南时御马太监王敏䄂草谒太监懐

恩欲令马房传𫯠不复动恩怒曰天之示变专为我軰今

甫欲正法(⿱艹石)复乱之乎敏恐不敢复入言㑹章瑾以宝石

幸乞镇抚仍命恩传㫖恩不𫯠诏上怒曰恩乃违我恩曰

非敢违命违祖宗法万死上别命覃懐传之恩讽尚书余

子俊具奏而己从中持之子俊不敢恩叹曰安得王恕不

南尚书己而恕䟽果至请复林俊等以安天下罢建寺以

理兵荒是时阁臣万安刘𠮷等略无匡救京师有𥿄糊泥

塑之谣谣曰𥿄糊三阁老泥塑六尚书二月却卤延绥丁卯月当食不食治

钦天监官罪三月地震风霾昼晦风雹杀千人诸灾异不胜

数河南大饥时椒𥨊(“爿”换为“丬”)渐繁帝颇有易储意钦天监奏㤗山

震动应在东宫得喜乃解帝惊意遂己

夏四月申溺女之禁免租山东陕西四川苏常二府江北河南山西设法赈济

抽分杭州荆州芜湖竹木五月停买狮子给京师流民米

六月定武臣纳粟许子孙袭职例赠死事贛州府同知王

廷桂为𠫵议

秋七月总督余子俊筑宣大偏头诸墩右都御史朱英卒

陞都督御史屠镛代之八月以韩府群牧所千户朱政家

丗寿致羊酒九月大学士刘珝致仕珝初论直再论孜省

为同官万安刘吉𠩄倾致假俳SKchar以中伤之

冬十月传𫯠官降黜者复进加陶鲁湖广按察使仍广东

兵备十一月广东布政使陈选奏太监韦眷有通畨之罪

奸民叶玘专𤼵骷髅顶骨为碗及素珠诛之诏詹事彭华

为吏部左侍𭅺兼学士入阁办事华以党万安得进佥都

御史髙明卒

成化二十二年丙午春正月免租江南湖广应天陕西畿内广东江西二月

㘴总督大同尚书余子俊修𫟪滥费落太子太保致仕以

李孜省荐手𠡠南侍𭅺尹直为吏部右侍𭅺兼学士入阁

办事三月平阳蝗

夏五月卤冦大同入宣府亦入凉州再犯辽东罢吏部尚

书尹旻其子翰林侍讲龙为民以工部尚书耿𥙿代旻先

是李孜省托言神降有江西赤心报国字様因旻父子不

检恊挤之而进𥙿𥙿籍江右于是起刘㤗为右都御史谢

一䕫为工部尚书刘宣为吏部侍𭅺黄景为礼部侍𭅺皆

江西人唯旴江何乔新不与党六月陕西旱䑕食禾稼凡

九十五州县武靖矦赵辅卒

秋七月致仕少保吏部尚书大学士商辂卒谥文毅广西

猺叛杀二千户侍讲焦芳以尹龙连及降桂阳州同知八

月李孜省构降江西巡抚闵圭为广西按察使复构洗马

罗璟为南礼部员外传㫖陕西巡抚郑时降外𠫵政九月

以梁芳请复建大永昌寺𠃔南兵部侍𭅺马𩔰致仕即𩔰

䟽批王恕夺太子少保致仕恕以传𫯠复进请上信诏令

忤㫖工部主事王纯争恕逮狱外谪广东左布政使陈选

道卒选忤市舶太监韦㤗被诬入讯士民数万人号哭扳

留不得病卒南昌之石亭寺并连番禺知县髙瑶谪戍传

㫖改右都御史屠滽于南京起致仕都御史刘敷代之

冬十一月僧道仍考试入选占城国王罕古来为安南所

逼奔崖州诏抚恤之传陞左通政孜省为通政使破卤陕

西十二月追论横州知州敖毓元传㫖改𫟪方县丞复召

余子俊为兵部尚书还其太子少保

成化二十三年丁未春正月大察增不及一例汰三千九

百馀人国子生虎臣疏諌万岁山非登眺所勿架棕棚祭

酒费訚虑得罪辄伏锧臣以待俄有温㫖与臣官臣声满

天下万贵妃卒上震悼辍朝七日罢庆成宴妃擅宠威福

穷买采兴方术以致启兵构祸逆天召灾㡬致大乱李孜

省构𨗇应天府丞杨守陈为南宁知府复构转编脩杨守

址为南侍读二月册张氏为皇太子妃免租陕西鳯阳徐州湖广温台

西以郷试卷 --卷(⿵龹⿱一龴)文理乖谬追夺考官训导黄奎等聘礼加通

政使孜省礼部左侍𭅺仍𬋩司事卤冦辽东闽贼流入江

西杀广昌知县庄英武城生员髙谨为母讼𡨚得直𥘉谨

母𡨚死父及问官咸得贿漏杀母者谨自刎不殊闻于朝

抵罪人

夏四月上皇太后徽号曰圣慈仁寿左府都督同知𡊮彬

致仕六月朵颜三卫为角所逐遁入塞给刍粮赐敕青田

童子叶珠四岁能书又瑞安张天保七岁俱入翰林院习

秋七月册皇子祐杭为兴王与岐益徐淮并日封赠章纶

尚书谥恭毅𥙷锺同谥恭愍八月壬辰金星犯亢宿上不

䂊皇太子文华门视事大渐召皇太子谕以敬天法祖勤

政爱民太子顿首受命戊子帝崩寿四十有一

 论曰灾异之警无有酷于此二十三年者也宫中位一

 女戎而群小相縁益进惑昵导诱颠例黜陟以致传陞

 无己监督四出阁辅阿循厂卫搜射而帝又旋悟旋迷

 嘉言罔入𫟪衅苗残㡬无宁岁天乃至仁历以所警贯

 耳而呼而其如溺柔听者褎不闻也祗幸蠲赈免租无

 少稽吝犹不致启中原之怒且内外寡大故无所藉以

 起幸称小康嗟乎哲妇倾城危矣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