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惟錄 (四部叢刊本)/帝紀卷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帝紀卷八 罪惟錄 帝紀卷九
明 查繼佐 撰 吳興劉氏嘉業堂藏手稿本
帝紀卷十

罪惟録帝紀卷 --卷(⿵龹⿱一龴)之九

  憲宗純皇帝

憲宗継天凝道誠明仁敬崇文粛武宏徳至孝純皇帝名

見𣸧母周貴妃生時紅光灼臥廣額豊頥威容如神初以

皇太子侍皇太后坤寕見廢復辟後仍冊東宮時以二月

乙亥即皇帝位必尊毋錢氏為慈懿皇太后生母周氏為

皇太后上大行皇帝尊謚以明年為成化元年釋原任𠫵

政羅綺於獄逮錦衣都指揮門達戍南丹死謫所𡊮彬復

原職傳陞匠役姚旺為文思院副使復前御史楊瑄張鵬

脩撰岳正等官兵部侍𭅺韓雍以他罪連及㘴降放免

宮人三月𥙷廷試甘粛總兵宣城矦衞經廵撫僉都御史

呉琛討西畨破之復定㐮伯郭登爵鎮甘粛尋提督團營

侍讀周洪謨上言人主守器之道三一聖學一內治一外

攘禁賜寺額廣賊䧟陸川平安等縣戶部照磨黎獻奏兩

廣失事臣冝急正罪上從之四川賊趙鐸流刼銅陵及內

江漢川徳陽等縣刑部司務朱貴奏陳賊勢上令給事中

章軒徃視決䇿用兵

夏四月欽天監奏日食隂雲不見下天文生賈信於獄分

命內臣十二人㘴管監鎗戶部尚書年冨䘚以軒輗為南

京左都御史尋䘚禁匿名帖子五月葬大行皇帝於𥙿陵

脩張元禎上三事勤學聴政用賢以郭明為南僉都御

史庚午上始御奉天門視朝哈宻國王卒無嗣癿加思蘭

欲襲㩀之勅西番安定王選兄弟一人代主國事六月致

仕禮部左侍𭅺兼翰林學士薛瑄卒贈吏部尚書謚文清

秋七月立皇后呉氏南禮部侍郎章綸奏以明年行不聼

八月開經筵詔脩英宗寔録調兵部尚書馬昻於戶部召

宣府廵撫李秉為左都御史陞廵撫陳泰為副都御史督

SKchar葉盛為左僉都御史巡撫宣府脩屯易馬不數月脩

堡七百餘所吏部尚書王翺請致仕不許廢皇后呉氏謫

太監牛玉呉熹於南京後父俊戍登州連京營總兵懐寕

矦孫鏜間住撫寕矦朱永代之九月免運軍應輸耗糧四

萬六千有竒增京畿府州縣生員廩米

冬十月復冊王氏為皇后皇太后夀莭禮部尚書姚䕫率

大臣建醮行香給事中張寕建言非例上曰以後不許十

一月勅四川廵撫王浩討賊議大征廣冦天城𫟪警南給

事中王徽等列太監牛玉罪多所株連㘴調判官都督僉

事何洪討川賊𢧐死免宴賜莭錢十二月上嫌奪門功紛

訴不己李賢請復于謙等官而太平矦以下俱令奪爵上

從之訴者始息以故逆監吉祥所沒安樂里為宮中荘田

皇荘之設始此傳陞道士為真人並給誥命始定朋合折

買馬匹法行天下湔除文武犯賍以外罪名正統十四年

後立功者俱不准襲是年鹵阿羅岀結癿加思蘭孛羅岀

結毛里該數冦宣大延寕延綏𠫵將房能請捜河套下部

議擢束鹿知縣盛顒為邵武知府

成化元年乙酉春正月釋戍𫟪陳循江淵俞士悅等及王

文子宗𢑱于謙子冕謙婿朱𩦸還家復謙故秩子冕世襲

千戶冕後改文䘖至應天府尹孛來貢使至二千一百餘

人孛羅赤貢使至六百六十餘人泗城州𡈽官岑豹攻殺

上林長官岑志威奪印有其地以都督同知趙輔為征𢑱

將軍僉都御史韓雍征両廣蠻冦川廣三司俱充為亊官

立功贖罪二月上行籍田禮拂提衛都督進海青卻之三

月以陳文為禮部尚書擢布政使王恕為副都御史撫治

荊㐮流民內外鎮撫等官置買荘田店舖僣役軍士飬馬

湖廣廵撫王儉言之不問上行釋奠先師禮宴衍聖公及

三氏子孫於禮部

夏四月減孔氏子孫田租三分之二㐮鄧流民劉通數十

萬人作SKchar僣號於南漳初錦衣千戶楊英奉使請行賑恤

以觧散之至是益熾詔撫寕伯朱永尚書白圭討之命㐮

城伯李瑾廣義伯呉琮益兵征蜀贈両廣死事副使毛吉

知縣王麒等官時以餉餘經紀吉䘮吉附僕婦言須夏憲

長至以銀還官毋汚我地下出岳正興化知府張寕汀州

知府初給事中王徽等劾內閣李賢不職㘴謫寕倡論申

救又有忌正者偽為正彈賢文㑹尚書王竑薦寕與正李

賢啣之二人竟外轉竑病歸五月添設戶部主事六員斬

妖人趙春張仲威等四川賊趙鐸伏誅六月革太平矦張

瑾為錦衣指揮使興濟伯楊宗為指揮同知定光祿寺每

年買辦牲口不許過十萬菓品不許粘砌

秋七月總鎮胡貴李震𫉬賊首苗蟲蝦廣賊流入江西界

監生廖世傑率土兵敗之賑水災八月傳陞文思院副史

李景華為中書舎人九月寕波太守李瓉列市舶內官福

住罪狀勅戒之禁陝西南取

冬十月定學正教諭用副榜舉人留廖荘為刑部左侍𭅺

韓雍趙輔等大破大藤峽蠻冦十二月詔每年𠩄旌莭孝

不以額

成化二年丙戌春正月復三大營舊制二月重修闕里孔

廟成是時鹵屢犯河套延綏及慶陽環縣陜西大同保徳

州花馬池等䖏冊萬氏為貴妃栢氏為賢妃大學士李賢

外艱詔奪情辦事鎮守荊㐮王信擊走劉賊石和尚龍等

陞都指揮同知己賊復起焚刼䕫州通判王禎陣死論両

廣蠻冦功趙輔封武靖伯丗襲韓雍進左副都御史提督

両廣軍務䕃一子置武靖州江淮旱人相食南尚書李賓

請開納粟入監之例以偹賑濟禮部尚書姚䕫稱天下以

貨爲賢他日何以資治上是之閠三月復順徳知縣錢溥

爲侍讀學士銅鼔等笛作亂勅總鎮李震討之𥙊故少保

兵部尚書于謙有雲先帝己知其枉朕心實憐其忠等語

聞者感嘆

夏四月湖廣苗合廣西猺獞焚刼漵浦等䖏延綏紀功𭅺

中楊璩奏延綏慶陽二境東接偏頭関西接寕夏花馬池

相去二千餘里冝依故副縂兵黃鑑所議偏頭東勝沿河

西岸地名一顆𣗳等䖏至寕夏黒山嘴馬營等䖏共立十

二城營七十三礅臺東西不過七百餘里較二千餘里近

三之二但隔一黃河耳如是可免套鹵𫟪患一勞而永𨓜

下部議不果行五月脩撰羅倫奏大學士賢奪情之非降

倫福建副提舉毛里該屯聚河套以彰武伯楊信為𠥾

將軍出延綏討鹵陝西廵撫都御史項忠督其軍六月免

今年屯田子粒十分之三反賊劉通伏誅論功撫寕伯朱

永進矦李震封興寕伯加尚書白圭太子少保

秋七月鹵入寕夏都指揮焦政等𢧐沒入固原再入延綏

𠫵將湯㣧績陣死指揮同知秦傑𢧐卻之陞都指揮使湖

廣兵破靖州苗八月進士周鑑以避選王府官黜為民斬

妖書惑衆者趙覧九月陞𡊮彬都指揮同知免太原大同

秋糧改李秉提督遼東

冬十月科道交劾武靖伯趙輔欺玩諸罪不聼十一月朔

有露凝𣗳孝之災賊石和尚龍劉長子即馮伏誅時傳陞

光祿太僕尚寳等官益衆刑部員外彭韶以言事下獄平

鹵將軍信獻俘十二月瓦刺入貢少保吏部尚書大學士

李賢䘚贈太師謚文逹刑部左侍𭅺廖荘卒贈尚書謚恭

敏太常少卿兼侍讀學士劉定之直閣辦事太監𮧯朗失

機開原召還不問

成化三年丁亥春正月切責建州毛憐等衞不許冒貢鹵

犯遼東復𣸧入大同詔撫寕侯朱永掛平胡將軍印縂京

營勦鹵二月毛里該三上書求貢遣通事奨諭吏部奏起

王竑原任內批致仕以大同廵撫王越縂理軍務擒鹵酋

長十二人套鹵移犯寕夏廣賊䧟北琉縣韓雍遣兵破之

銅皷苗平三月復啇輅兵部左侍𭅺蕪學士召入內閣復

羅綸脩撰調南京疾歸貴州都掌蠻作亂破四川合江縣

詔㐮城伯李瑾兵部尚書程信討之准在京三品以上官

功績𩔰著者䕃一子入監讀書有志科舉者聴封周太后

弟夀慶雲伯彧長寕伯尋加世襲壽進矦其諸子皆錦衣

指揮頃両家受奸民投獻奏討莊田共七十餘頃敘西征

功封左都督毛忠伏𦍑伯

夏四月以故脫歡帖木兒外孫把搭木兒為左都督權攝

哈宻國事重立十二營改白圭兵部尚書王復工部尚書

四川前後地震凢三百七十五次十三道御史合奏以風

霾地震災異屢見請側身脩省日御講筵莭無益之事惜

無名之賞帝頗事逰宴故及之達𢑱董山入貢勅送之還

令諭降部落五月大同禦鹵卻之荊門訓導髙瑤請復郕

王位𭈹庻子黎淳䟽駁之上曰景泰中事朕不介意然卒

不果行

秋七月內批御史章瑤以僉都代項忠廵撫陜西尋改太

僕少卿追封董仲舒胡安國蔡沉真徳秀皆伯爵吏部尚

書王翺致仕卒贈太保謚忠肅八月以周洪謨為南國子

𥙊酒項忠署都察院事廣西賊入化州殺知縣黃智董山

留廣寕殘武靖伯趙輔提督都御史李秉等討破建𢑱擄

山等二百餘人山伏誅進秉吏部尚書加太子少保輔進

矦鹵破開城殺知縣於達教徙縣治固原

冬十二月令詞臣預作鰲山燈火詩編脩章𢡟黃仲昭撿

討荘㫤䟽諌杖謫外縣給事中毛弘等力救改𢡟仲昭南

評事㫤南行人司副時𨗇官太速或數月即一遷或一𡻕

數𨗇其起自謫籍者尤甚始立十二團營擢山東布政使

彭𧨏為工部右侍𭅺尋改右副都御史廵撫山東

成化四年戊子春正月朝鮮㑹討建𢑱獻俘厚賞之免髙

郵州三年秋糧馬草令有司採辦江浦紅土免差內官韓

雍破廣西賊奏㨗二月土逹滿俊反㨿石城廷議恐與鹵

合令官軍急討之失利伏羗伯毛忠𢧐死李希安以楽舞

生歴官加禮部尚書預經筵尋免大破都掌蠻平之加程

信大理寺卿襄城伯瑾進矦都督羅秉忠封順義伯太監

錢能鎮守雲南三月增雲南布按官各一員𬋩銀塲禁外

戚乞田著為令

夏四月天旱罷修西山塔院封西僧為大寳法王及國師

二人賜誥命儀衛踰等齋醮無度大學士陳文卒禮部主

事陸淵御史謝文祥劾文不當與謚削其官尋復之五月

仍復學較附學生六月免江西秋糧遼東廵撫張岐為軍

士所訐㘴除名初彭韶嘗論岐倖進至是御史謝文祥等

並論尚書姚䕫舉用之失詔下文祥獄降南陵縣丞慈懿

皇太后錢氏崩帝嫌於生母周太后詔別卜陵𥨊(「爿」換為「丬」)大學士

彭時以為必合葬祔廟如禮禮部尚書姚䕫䓁賛之帝意

未決時率百官痛哭文華門伏地不起聲聞內庭帝感動

母后亦恪淂許同葬𥙿陵謚𡥉荘皇后

秋七月命副都御史項忠都督同知劉玉出捕滿俊尋起

馬文升廵撫陝西以撫寕矦朱永代玉俊就擒餘黨悉平

上恤刑親覧獄囚多所平反九月彗星見時萬貴妃擅𠖥

兄弟皆𩔰官侍𭅺萬安劉吉附之頗震耀群臣執災異以

諌不聼於是彭時諸大臣引咎乞休不𠃔止令馬昻致仕

時上書請修省且曰宮中宜正名分均㤙愛以廣継嗣追

囬西天竺僧所求田地言官林誠董旻胡湥等十人再劾

啇輅姚䕫程信不職兼追論景㤗中易儲事下誠等獄枤

之輅力為誠請上復其官加輅兵部尚書劉定之禮部左

侍𭅺楊𪔂戶部尚書刑部𭅺中彭韶陳四事首論正家之

法馭䆠之術不報給事中魏元條奏時事力言內寵冝莭

外教冝屏上是之

冬十一月南科道會劾侍𭅺章綸王恕范理府尹畢亨少

卿金紳等以察事不清命侍𭅺葉盛給事毛弘徃按之十

二月贈朝鮮國王李璪謚荘惠定簡贈SKchar事通判王禎王

麒為同知知縣李珏為通判敗冦延綏定簡除保舉官員

成化五年己丑春正月論平滿俊功擢劉玉左都督項忠

右都御史太監劉祥加𡻕俸罪失杋寕逺伯任壽廣義伯

呉琮都御史陳介俱謫戍都指揮使劉清及守偹馮傑棄

市考察給事中䔥彥荘等劾吏部尚書李秉十三罪落秉

太子少保致仕秉剛介不阿前𥙊酒陳鑑作詩送之有雲

古道自無三黜慍棄臣又見一畨歸之句彥荘等下獄二月

生員劣等免充吏𤼵為民衍聖公𪪺緒有罪逮問道免桎

梏㘴削爵賜田州圡知府岑鏞誥命𡈽官誥命自此始閠

二月致仕南京左都史石璞䘚興化知府岳正致仕三月

鹵入河套

夏四月以葉盛為吏部侍𭅺復前戶部尚書䔥鎡官械真

人張元𠮷下獄磔之贈故𥙊酒李時勉禮部左侍𭅺謚忠

文賜故左僉都御史楊信民謚㳟惠故刑部尚書耿九疇

謚清惠祠元臣賽典赤於雲南禮部左侍𭅺萬安附萬貴

妃稱一家晉學士直內閣六月改姚䕫吏部尚書

秋七月定畨僧三年一貢八月侍𭅺大學士劉定之䘚帝

復經筵視午朝九月下刑部𭅺中彭韶於獄先是長寕伯

彧與民爭田命御史黎福按之不淂己沒民田七十四𤱔

稱為餘地彧少之命韶覆視韶徃一至田所輙報田皆民

有並無閒田奏民安則國安忤㫖付錦衣言官交章釋之

冬十一月復縂督両廣於梧州以右都御史韓雍填之鹵

冦延綏及榆林諸𫟪定納粟世授軍職者止襲子孫二世

成化六年庚寅春正月鹵駐河套謀南侵縂兵楊信SKchar

討破之郊甘露降於天壇松栢給事中郭鏜乞禁天下上

書獻瑞上曰朕未嘗以此怠政置不問湖廣地震遣官𥙊

封內山川大同廵撫王越敗鹵延綏侍讀尹直等請録諸

司職掌名曰大明彚典二月朝鮮國王李晄卒封其從子

為王賜晄謚襄悼洮岷畨冦作亂千戶李盤𢧐沒遣侍

𭅺曽翬等六人徃浙江河南江西福建四川大名等處考

察官吏訪求軍民利病其己設廵撫者一體行事祈雨南

郊大風沙昏黯竟日三月以水旱免租湖廣山東蘓松四府鹵屢犯

延綏撫寕矦朱永掛平鹵將軍印與廵撫王越擊敗之致

仕右通政使羅通䘚編脩陳音上正學闢佛䟽不報

夏四月詔右都御史項忠廵視順天河間永平災荒所活

二十七萬八千餘人減各𢑱入貢之數以孔𪪺泰襲封衍

聖公仍國學讀書三年鹵屢犯宣大遼東等䖏㐮陵王沖

秌請率宗人禦鹵止之停造西山佛閣

秋七月己夘皇三子生是為孝宗皇帝時萬貴妃寵而妬

帝行內藏一幸紀妃有娠貴妃譛上謫居安樂室及誕貴

妃與帝皆不知惟呉廢后常哺飬之八月定科目出身歴

任三年者不限內外通選御史御史楊守陳言六事首請

改郕戾王謚套鹵阿羅赤求貢鹵酋孛羅渡河與之合

冬十月免租河南山東賑饑右都御史項忠縂督楚豫軍務討

襄陽賊李鬍子復大學士陳循官賜𥙊禦套鹵功撫寕矦

朱永世襲王越右都御史尋又破鹵鹵退致仕工部左侍

𭅺霍瑄卒瑄常守大同精幹理惜不盡其用

成化七年辛夘春正月𤼵太倉粟減糴利民許在京五品

以上𬋩事官科道掌印官各舉所知一人不為例南御史

沈源請核南守備軍士虗額忤成國公朱儀屬太監安寕

械訊調外陞布政餘子俊副都御史廵撫延綏懷寕矦孫

鏜卒定長運法二月復九江蘓杭三府鈔關添設三主事

抽分竹木三月封劉聚寕晉伯乙酉復御絰筵午朝封琉

球世子尚圓為中山王

夏四月以陝西延綏両廵撫馬文升餘子俊請築𫟪

𫟪營起至鉄鞭川自清水營起至花馬池磔極酷嘉善知縣林𪪺於市五月中

書舎人呂㦂乞應順天郷試從之陜西妖人李𫯠先伏誅

寕化王羙壤宮人髙氏崔氏自縊殉王追封夫人

秋八月賑水災浙江山東存問尚書魏𩦸閲月卒年九十有八

謚文靖追謚故學士宋濓曰文憲獄囚請寛者聼改調別

問九月浙海溢遣侍𭅺李顒致祭脩堤岸置榆林衛常州

府増設靖江縣

冬十月奸人丘弘敏通畨詐稱朝使伏誅十一月立皇子

祐極為皇太子母栢賢妃荊襄賊李鬍子伏誅己邜上以

彗星見入紫薇歴犯帝星北斗正畫猶見避殿撤樂群臣

各䟽政事缺失請上時召大臣面議政務上乃一御文華

輔臣彭時等為內監所紿止言天變及減京官皂𨽾一二

事欲俟再召盡言之萬安竟叩頭呼萬𡻕出自是不復召

見彭時上脩徳安民七事上嘉納之諭徳謝一䕫上弭災

五事正宮闈以端治夲親大臣以詢治道開言路以決壅塞慎刑罰以廣好生謹妄費以足財用上怒

斥之鹵數入河套為西北患廷議捜逐或議築堵命𭅺中

葉盛親視之奏駐牧耕種皆非便止冝増兵守險以為遠

圖上從之

成化八年壬辰春正月以星變免朝賀郊免慶成宴廣西

猺賊黃公剛等掠賔州等䖏皇太子薨謚悼恭

夏四月増築大同沿𫟪諸堡定㐮伯郭登卒五月武靖矦

趙輔縂兵與右都御史王越討套鹵癿加思蘭縂督韓雍

攻忻城八寨破之封占城囯五槃羅陀全

秋七月山吼地震海漂死三萬八千餘人鹵湥入環鹿固

原等處廵撫馬文升敗鹵臨洮逐北擒其平章鐵烮孫命

兼莭制三𫟪九月勅安南勿侵佔城脩𨺚善寺內㫖工匠

三十人為文思院副使冩碑官為尚寳司少卿工科都給

事中王詔等極諫請追𥨊(「爿」換為「丬」)前命以慎名器以正國體不𠃔

鹵復冦韋州𣸧入文升設伏湯羊嶺誘敗之勒石得勝坡

紀功

冬十月武靖輔有疾詔寕晉伯劉聚代之減光祿寺供應

十二月破鹵寕夏

成化九年癸己春二月免租武昌太原大同平陽澤潞淮徐吏部尚書姚

䕫卒贈太保謚文敏寕晉伯劉聚廵撫王越屢破套鹵加

聚世襲越陞副都三月減雲南銀課十之五塞外野燒逼

山陵𤼵官軍萬人遏之反風延岀西北

夏四月帝頗躭外國玩好下部索宣徳中王三保西洋水

程急車駕司𭅺中劉大夏入庫匿之不可得事卒己𡈽鹵

畨速檀阿力侵哈宻㩀其城擄王母金印詔都督同知李

(⿱艹石)通政使劉文徃規復哈宻三衛結女直屢犯遼東擊

破之上御西苑召諸將𮪍射中三矢者止四人至有不能

開弓執矢墮地者切責縂營朱永

秋七月免秋糧彰徳衛輝山東復設江南勸農官副都御史

王越襲破套鹵於紅塩池鹵始出套復破鹵於𮧯州給事

中韓文王詔梁璟等劾王越邀功啓釁語陟宮禁逮訊淂釋

冬十月鹵自花馬池復入陜西十一月再閲射西苑諭內

閣倣朱熹凡例纂宋元續綱目通鑑免糧脩南京靈

谷寺勅𫟪軍衆寡懸雖失利不罪反走者㘴失機

成化十年甲午春正月左都御史王越駐固原縂督諸路

兵馬總督三𫟪始此重給朶顔衛印敗鹵遼東旌岷府安

昌王膺鋪𡥉行旌王府例始此三月起致仕右副都御史

林聦掌南京都察院時廷臣率尚緘嘿以悅権倖聦令諸

御史得盡言或以故事尤之聦曰己不能言而又必使人

不言哉吏部左侍𭅺葉盛卒謚文荘免租南直三州八縣鳯陽七衛一所

子粒湖廣七府武昌等十一衛子粒太原平陽西安等五府賑飢

夏四月太監張敏死其侄苗太常丞盡上敏家産求陞侍

𭅺上曰苗承差岀身豈冝預執政其與南通政使五月追

贈寕晉伯劉聚為侯伯贈矦始此六月武靖矦趙輔世襲

伯爵旌韓府㐮陵王範址孝行免租湖州南昌䓁府閠六月延綏

廵撫餘子俊奏𫟪墻成延亙㡬二千里晉右都榆林遂與

寕夏甘粛稱三重鎮而延綏徙鎮榆林

秋七月刑部尚書王概卒概初按察河南案無留牘獄無

𡨚詞勅𥘉襲職公侯伯兼駙馬俱送國子監讀書止遼府

毋殉葬八月癿加思蘭SKchar𫟪都督同知趙勝督兵禦之鹵

人宣府薊州亦入遼東大同九月免租蘓松䓁四府河南開封䓁府

冬十一月復郕王帝號謚恭仁康定景皇帝改左都御史

項忠為刑部尚書尋改兵部太寕縣迯民張蓬頭殺署縣

事驛丞曺彥荘為亂總督両廣右都御史韓雍致仕雍在

鎮十年威震百蠻時有誣以不法事勘虗雍遂引疾十二

月罷寳慶府及遼東黑山淘金時金塲二十有一失不償

得夫役之傷於虎狼䧟於沉溺者無𮅕詔以有司賍罰𥙷

額閉金塲録妖書名目榜示天下使民不惑鹵冦榆林

成化十一年乙未春正月大計吏浙江𠫵議寗珍南昌知

府王詔內批留任部院再䟽黜之勅陜西廵撫馬文升總

制各路兵馬二月南京兵部尚書程信疾歸閉銀峒河南冝陽

䓁衛及𨗇安縣鹵入大同拒卻之三月少保兵部尙書文淵閣大

學士彭時卒謚文憲

夏四月侍𭅺劉珝劉𠮷俱兼學士入直內閣五月清理營

軍虗額自立圑營冐餉至七萬五千有竒召皇子於西宮即孝宗皇帝生

母紀氏初畏萬貴妃匿西宮年六𡻕矣帝不知也門監張

敏間露之上喜親定名祐樘令文武大臣謁見文華門敏

復厚結昭徳主宮叚英聞於萬貴妃貴妃恨佯具服進賀

厚賜紀氏擇𠮷詔皇子就昭徳宮撫視徙紀氏於永壽宮

立為妃敏懼中變使人諭內閣亟請冊為皇太子尚未得

命啇輅獨䟽請紀氏就近居住皇子無徃昭徳宮遂母子

之至情愜朝野之公論上乃以祐樘名書於玉牒六月皇

子生母紀貴妃𭧂薨帝不能問贈恭恪荘僖淑妃殮葬如

宋宸妃故事皇子哀慕𣸧自歛晦奨㐮陵王沖秌女清澗

縣主並孫輔國將軍徵鍨婦王氏孝行免租武昌䓁府及江北

秋七月朶顔三衛援舊例請開市不許八月鹵滿都魯癿

加思蘭入貢閉秦州銀鑛九月定擬銅錢折俸例降㐮垣

王仕㙺等為庻人

冬十月定國子監生科貢及納一月

癸丑立皇子祐樘為皇太子大

成化十二年丙申春正月都御史原傑請湖廣置鄖陽府

轄瑚廣及陜西河南三省設撫治都御史於鄖陽統治之

並設行都司衛所詔可兵部尚書白圭卒謚恭敏二月給

獄囚藥餌減內府供用物料鹵酋滿都魯自稱可汗癿加

思蘭自稱太師三月申荊㐮流民入山之禁

夏四月京師旱五月傳陞工部侍𭅺萬祺為本部尚書設

大同四衛儒學六月通惠河成趙王見灂有罪削官帯給

祿米三之二

秋七月癸夘皇第二子生是為興獻王宸妃邵氏岀京師

黑眚見滿城夜喧帝御𫯠天門視朝忽侍衛驚SKchar両班大

喧不知何以帝起太監懷恩按之有頃定帝以災異製祝

文即禁中𥙊告天地八月承運庫歴事監生𡊮慶祥極言

買辦寳石之𡚁杖五十遣還監中後舉進士歴官僉事撤北宮玉皇

祠𡈽魯畨速檀阿力後求入貢願𫯠歸金印九月妖人李

子龍伏誅子龍以術誑惑愚民將起真定為太監黃賜所

𤼵設西厰命太監汪直詗亊事無大小即方言諺語無不

以聞靖州苗平封縂兵李震興寕伯副都御史劉敷而下

各陞賞有差以周洪謨議増文廟籩豆佾舞之數如天子

冬十月傅陞監生儒士等官十餘人冊貴妃萬氏爲皇貴

妃邵氏為宸妃南京禮部左侍𭅺章綸致仕十一月宻諭

吏部傅陞官勿復𥙷奏鑄哈宻衛印給都督慎罕十二月

傳㫖陞倪謙南禮部尚書錢漙南吏部左侍𭅺仍任國子

𥙊酒從馬文升議造遼東浮橋聮舟鐵纜橫魚水上以便

東西應援

成化十三年丁酉春正月免租浙江山東河南日夲入貢二月寕

王奠培樂安王奠壘有罪革祿米半旌代府靈丘長子仕

墁孝行間二月禁傳報㫖意

夏四月災變頻仍京師旱時為西厰所誣㘴累者最夥禮

部𭅺中樂章行人張廷綱使安南還咸㘴貿易革為民太

醫院判蔣宗武浙江左布政使劉福起復並贖還職福建

東楊孫都指揮楊畢直誣指不𮜿窮索畢匿親中書堇嶼

連嶼復連嶼叔兵部主事仕偉備極五毒卒無實畢與其

父泰並死獄籍其家仕偉嶼調外通判連仕偉之從弟仕

儆亦調外御史黃夲𫯠使還捜得象笏等物革為民刑部

𭅺中武清勘事廣西還𬒳SKchar訊無所得不以聞五月大

學士商輅兵部尚書項忠偕九卿極論西厰之害並直訐

衣百戶𮧯瑛等過𢙣帝立罷西厰直還夲監瑛𤼵

還衞差操瑛復以誣緝事棄市以河決免𬒳災州縣稅糧

並免鳯陽等衛子粒內㫖直黨呉緩爲鎮撫司理刑兵部

尚書項忠乞歸許之尋誣㘴忠他事逮鞫黜爲民子錦衣

千戶綬調九溪衛差操六月以御史戴緒王億之奏復設

西厰大學士啇輅乞歸加少保致仕

秋七月賑京師山東南直免租南建長沙雲南鎮守太監錢能𥝠通

安南廵撫都御史王恕䟽劾之即勘改恕南京掌院給事

中趙侃劾戶部尚書薛逺兵部侍郎滕昭鴻臚卿揚宣南

工部侍𭅺程萬里四人皆致仕此爲拾遺之始南吏部尚

書崔恭致仕召陜西廵撫餘子俊為兵部尚書南右都御

史林聦為刑部尚書𠫵政秦紘為僉都御史廵撫山西掌

通政使工部尚書張文質為西厰所執上聞特釋之八月

遂黜罷官吏之居京師者九月京師地震南禮部尚書倪

謙自陳致仕重災地方取囬清軍御史

冬十月命四川廵撫張瓉討松潘叛蠻両淮饑暫免徴偹

用馬十二月王越自陳紅塩池功加銜兵部尚書南刑部

尚書周瑄滿四考致仕太原奸民桒沖以婦人裝術誘良

家事敗黨七人咸伏誅暹羅國來貢兵部𭅺中陸容出印

馬亷訪其弊時新樂縣民所受牝馬𡻕不受孕名飄沙九

年累賠六駒矣容請改給不果

成化十四年戊戌春正月宥錢能通安南罪免租鳯陽壽州等衛

河南杭州等府二月鹵犯遼東皇太子岀閣就學典璽局內監覃

吉匡導功多罷朝天宮工役加萬安吏部尚書謹身殿大

學士劉翊劉吉皆太子少保文淵閣大學士吏戶禮尚書

尹旻楊𪔂鄒幹俱太子少保遼東廵撫陳越總兵歐信襲

殺建州𢑱二百餘人三月簡儒臣充東宮官改南右都御

史王恕為兵部尚書賛機務妖人陳廣平伏誅閉烏撒衞

銀峒復開遼東廣寕馬市致仕翰林脩撰羅倫䘚後謚文

毅起僉都御史髙明廵撫福建未㡬致仕免浙江𭣣買花

夏四月免租山東遼東揚州淮安廬州南直五月內㫖尚寳司少卿戴縉

為僉都御史恊院事六月勅馬文陳鉞招撫遼𫟪

奏破鹵太監汪直出遼東䖏置邊務英國公張𢡟請止圓

通寺脩造不𠃔

秋七月江西奸人楊福貌太監汪直自兼湖歴浙閩恣威福

事敗伏誅復趙王見灂爵賑北直山東免租湖廣北直赦私鑄人死

罪八月戊申蚤朝東班有甲兵聲衛士皆警露刄推問莫

能得應天廵撫牟俸侍讀學士江朝宗忤廵撫陳越為汪

直所搆詔獄鹵數入宣府𫟪九月陞御史戴珊為陜西副

使督學擢嘉興知府楊継宗為浙江按察使例遣御史三

人岀良郷固安通州捕賊

冬十月追降韓府漢隂王㣲鍉為庻人㘴謀取他人子受

封妃父周恂磔於市法王國師死聴自⿱苑土免官給縂督都

御史朱英與縂兵平郷伯陳政爭坐廢縂督旣而復之

傳陞鴻臚卿施純禮部侍𭅺仍置鴻臚寺

成化十五年己亥春正月手敕尹旻進太子太保河患𨗇

榮澤縣治外戚都督知錢雄卒特贈㑹昌伯二月免

湖廣山東廬鳯淮揚河南山西成都四府江西令南工部葺開國功臣墳墓各

省盡設鎮守太監

夏四傳陞聼選官李孜常寺丞改上左監副

右都史韓雍卒整𩛙遼東兵部左侍郎馬文升下錦衣獄

文升每莭制廵撫陳龯龯譛直禁鐵器釁邊謫戍重慶衛

特加工部尚書萬祺太子少保祺𧺫吏胥所勤柴炭之役

驟居保傅廷臣無有諌者鹵癿加思蘭為所部亦思馬因

所殺代為太師陞御史屠滽為僉都御史王濬為南僉都

御史加僉都御史戴縉為左副貴州雲南叛蠻皆平以縱

放軍士下京衛等經歴二百四十九人於獄卻鹵大同

秋七月太監直行𫟪三衛以鹵酋己死乞入貢開市不許

鹵犯遼東九月致仕南京兵部尚書兼大理卿程信䘚謚

㐮毅貴州苗叛

冬十月戶部尚書楊𪔂工部尚書王復兵部尚書薛逺南

吏部侍𭅺錢溥咸為科道官所公訐𪔂溥等致仕勅朝鮮

國王李夾擊建𢑱徙延綏安𫟪營於中山坡傳陞僧継

暁左覺義廵撫陳龯等襲建州女直時鉞等附直虗張𫟪

警直請岀撫寕矦朱永兵而鉞參賛軍務以貢使頭目六

十人為窺伺殺之妄殺老弱掘枯髏報㨗積儲一空加永

保國公陞龯右都御史右監丞藍榮等陞賞有差閠十月革

華陽王申鍷兄弟爵㑹昌侯孫継宗卒贈郯國公致仕南吏

部尚崔㳟卒召陳龯為戶部尚書

成化六年庚子春正月太監汪直尚書王越保國公朱永

督兵延綏襲威寕海子鹵無備斬𫉬無算令所在下

馬先師廟門鹵入寕夏𨚫之封王越威寕伯世襲掌院督

團營如故

夏四月擒田州叛苗黃 蔣江寨就平𥨊(「爿」換為「丬」)侍𭅺周洪謨

所纂疑辯録免租湖廣河南福建申存孤老之令鹵犯薊州六

月遼東廵按御史強珍奏陳龯啓釁𫟪𢑱奪龯俸一年都

給事中呉源御史許進等遂交章龯得SKchar㫖龯疑掌院王

越所使逮珍拷主使不承戍𫟪坐源進等奪俸平江知縣

宋鑑典史張捕賊見殺贈鑑并州通判澄本縣主簿

購買寳石免租遼東湖廣陜西河南太原畿內浙江鳯陽濟南蘓州武昌二月陞報㨗

人汪鈺都督僉事鈺直之從子也命汪直縂鎮宣大專鎮

大同鹵入開原廵撫山西何喬新敗鹵於灰 -- 灰 溝三月復罷

西厰言官頗以既設東厰則西厰冝可以己閣臣萬安拉

同官劉珝言之珝不從安乃獨奏得𠃔逮妖人王成下獄

臣𥘉以奸盜受刑折脛復一術與太監王敬𫯠命採藥

所至縱𭧂撗索無度兵部尚書王恕𤼵之敬充凈軍棄臣

於市傳首江南

夏四月兵部尚書陳鉞免都督馬儀劾鉞貪妄弄𫞐誣䧟

御史強珍侍𭅺馬文升以並䧟御史王崇全謀報復並

及其子錦衣千戶㴻冒濫之罪上免龯勘問令致仕而㘴

儀閒住㴻調永平衛帯俸差操罕慎合兵破牙木蘭復歸

哈宻賜勅奨諭旌貴州𡈽官妻適由貞莭令考察毋及內

官岀守者連敗鹵遼東延綏宣大等處

秋七月許珠池太監韋𦔳捕盜杖脩練人李文昌𤼵還泰

州九月遣𭅺中四人出賑濟災傷地方禁中都守備內臣

擅斷民亊倉副使應時用陳六事內雲饒州燒造冝歸有

司馬快船擅絶𥝠貨冝區處以妄言下獄閠八月刑部尚

書杯聦卒謚荘敏

冬十月取太倉銀四十萬入內庫十一月傳𫯠太常卿禮

部左侍𭅺劉㞧為夲部尚書通政李孜省分獻郊祀十二

月降慶成王竒澗為庻人仍戒諭晉王

成化十九年癸夘春正月詹事彭華左中𠃔周經進講東

宮皇太子毎起立拱聴內閣萬安謂講官冝跪請㘴聴茟

經持禮不從安議起項忠兵部尚書致仕三月南京禮部

侍𭅺章綸卒大同副總兵周璽力禦鹵亦思馬因於懷仁

進都督僉事平大掌𭐏叛番擢職方𭅺中劉大夏為福建

右𠫵議

夏四月謫陜西廵撫鄭時為貴州右𠫵議時在秦中多惠

政時太監梁芳導入滛巧致傳奉官數十人李孜省継曉

皆其所薦時遂上保國安民五事詞多切直大率指斥監

芳等既謪陜人哭送境上如失父母封朝鮮丗子李㦕五

月鹵入大同汪直請舊逹官頭目禦鹵不果六月調鎮守

大同太監汪直於南京御馬監直挾𫞐驕肆上乆亦厭之

㑹與總兵許寕不恊廵撫郭鏜奏聞帝⿺辶䖏逺之

秋七月丹藥道士髙宗諒等革職遣歸鹵犯大同𢧐失利

旋入渾源州等䖏及紫荊鴈門𨵿廵撫秦紘𫟪鏞縂兵周

玉𠫵將支玉互擊之退去八月復降南京御馬監太監汪

直為𫯠御時御史徐鏞等劾直結黨挾𫞐羅織中外誣𢦤

貢𢑱致開𫟪釁妄報功次傾貲賞賚與陳龯王越等虗張

鹵𫝑潛岀刼捜因而冐陞官爵者至數百人鹵懐報復連

SKchar害軍民橫罹鋒刄糧草所在缺乏罪不容誅詔三法

司㑹訊降奉御南京共黨威寕伯王越革職追誥劵編𬋩

安陸州錦衣指揮使吳綬謫戍兵部尚書陳龯南工部尚

書戴縉並除名爲民太監尚銘初因直以進継傾直卒以

罪充淨軍馬文升項忠強珍並復職文升廵撫遼東卻鹵

宣大及代州工部右侍郎張頥致仕九月傳陞上林院録

事卲義爲蘓州府通判右覺義繼曉請旌母朱氏孝行許

之免勘母係娼家女傳陞右通政李孜省爲左通政右都

御史李𥙿及副都屠滽追劾太監汪直㘴奪俸

冬十月科臣王瑞等道臣張稷等極言傳率之𡚁有曰末

流賤技多至公卿屠狗販繒亦居清要有不識一丁而濫

叨文職有不挾一矢而冐任武官報聞降李孜省於寳凌

中等官劉均等九人黜囬原籍尋復留之傳陞僧録司継

暁為左善丗惠昇右善丗十一月東安王見𣹟狎家奴呉

安童欲賊正妃詔切責王令戴民巾讀書安童棄市十二

月旱無雪詔出傳𫯠官十餘人翌曰大雪時帝頗以梁芳

不恊公論言官因禱雪不應交章論芳上諭吏部今後內

㫖除官不論有無勅書俱覆奏明白後行即日召吏部降

四人黜九人下六人於獄皆迯自軍囚者徴廣東郷薦陳

獻章為翰林院撿討旋乞終飬許之

成化二十年甲辰春正月御史徐鑛何珫以地震𫟪京最

逺請罷慶成宴帝以為故事鑛等𡚶言獄訊調外縣大察

黜三千五百餘人免租大同延綏淮南慶陽太原䓁府山東河南二月餘子俊

以兵部尚書縂督宣大督𫟪墩尋莭制山西鎮撫三月處

士胡居仁卒

夏四月卻鹵山西擢浙江按察使楊継宗為副都御史整

𩛙永平山海及順天等處重建象山書院祠陸九淵兄弟

五月致仕尚書周瑄卒起馬文升左副都御史廵撫遼東

召両廣縂督朱英還掌院事尋加太子少保以太監陳凖

代尚銘提督東厰凖令其下曰大逆告我非此有司事也

勿預乆之有非其罪而𬒳籍沒者下凖凖不忍逡廵累曰

整衣冠自經

秋八月工部司務髙鳯以星命得傳陞夲部員外𭅺九月

鹵復入河套尋復入宣府

冬十月建大鎮國永昌寺下刑部員外林俊及後軍都督

府經歴張黻於獄奸人継暁既以媚道得倖穢亂宮中賜

女賚金寳無算至是欲剏寺西華門科道官莫敢言俊獨

抗䟽陳継曉及梁芳諸𢙣上怒收俊黻𣸪上書訟俊並詔

獄帝意頗不測太監懐恩力諍帝以為古未有殺諌官而

天下治者上怒甚手御硯擲之懐恩哭地不𧺫扶岀上心

動傳諭鎮撫司俊死(⿱艹石)軰不獨生於是俊淂不死各杖謫

俊雲南姚州判官黻降師宗州知州罷雲南銀坑封皇后

弟王源瑞安伯傳加吏部尚書尹旻太子太傅及七尚書

一都御史皆太子少保十一月鹵入宣大賑山西陜西度僧道

七萬人初以方術進者張善𠮷𣸪為兵科都給事中令考滿

官員納粟偹賑免其赴部給由以品差亦令生員納粟入

監偹賑令天下覈寔預備倉不足秿之左善丗継暁乞歸

飬與SKchar度牒五百道諭毋終復來供職萬全衛百戶韋瑛

伏誅瑛𥘉以直黨外調至是自撰妖言誣㘴劉中興䓁十

餘人上曰初罪已不赦矣

成化二十一年乙己春正月甲申朔有星變火光上騰聲

如雷勅群臣修省工部主事張𠮷中書舎人丁璣進士敖

毓元合詞以天變並歸罪孜省継曉所致留中尋以他事

㘴吉等皆謫外戶部主事周軫兵部郎中崔陞蘓章復䟽

星變以為冝急誅元𢙣不冝閒處王恕南京䟽中頗及宮

闈秘宻不報御史姜昻益䟽論孜省奸惡帝怒杖之因通

書言者名六十人於屏行次弟議處己而帝悟詔復林俊

張黻原官傳陞官二千餘人着察𡧗定奪赦天下郊免慶

成宴遣官賑山陝河南時御馬太監王敏䄂草謁太監懐

恩欲令馬房傳𫯠不復動恩怒曰天之示變專為我軰今

甫欲正法(⿱艹石)復亂之乎敏恐不敢復入言㑹章瑾以寳石

幸乞鎮撫仍命恩傳㫖恩不𫯠詔上怒曰㤙乃違我㤙曰

非敢違命違祖宗法萬死上別命覃懐傳之恩諷尚書余

子俊具奏而己從中持之子俊不敢恩嘆曰安得王恕不

南尚書己而恕䟽果至請復林俊等以安天下罷建寺以

理兵荒是時閣臣萬安劉𠮷等畧無匡救京師有𥿄糊泥

塑之謡謡曰𥿄糊三閣老泥塑六尚書二月卻鹵延綏丁夘月當食不食治

欽天監官罪三月地震風霾晝晦風雹殺千人諸災異不勝

數河南大飢時椒𥨊(「爿」換為「丬」)漸繁帝頗有易儲意欽天監奏㤗山

震動應在東宮得喜乃觧帝驚意遂己

夏四月申溺女之禁免租山東陝西四川蘓常二府江北河南山西設法賑濟

抽分杭州荊州蕪湖竹木五月停買獅子給京師流民米

六月定武臣納粟許子孫襲職例贈死事贑州府同知王

廷桂為𠫵議

秋七月縂督餘子俊築宣大偏頭諸墩右都御史朱英卒

陞都督御史屠鏞代之八月以韓府群牧所千戶朱政家

丗夀致羊酒九月大學士劉珝致仕珝初論直𠕂論孜省

為同官萬安劉吉𠩄傾致假俳SKchar以中傷之

冬十月傳𫯠官降黜者復進加陶魯湖廣按察使仍廣東

兵備十一月廣東布政使陳選奏太監韋眷有通畨之罪

奸民葉玘專𤼵骷髏頂骨為椀及素珠誅之詔詹事彭華

為吏部左侍𭅺兼學士入閣辦事華以黨萬安得進僉都

御史髙明卒

成化二十二年丙午春正月免租江南湖廣應天陝西畿內廣東江西二月

㘴縂督大同尚書餘子俊修𫟪濫費落太子太保致仕以

李孜省薦手𠡠南侍𭅺尹直為吏部右侍𭅺兼學士入閣

辦事三月平陽蝗

夏五月鹵冦大同入宣府亦入涼州𠕂犯遼東罷吏部尚

書尹旻其子翰林侍講龍為民以工部尚書耿𥙿代旻先

是李孜省託言神降有江西赤心報國字様因旻父子不

檢恊擠之而進𥙿𥙿籍江右於是起劉㤗為右都御史謝

一䕫為工部尚書劉宣為吏部侍𭅺黃景為禮部侍𭅺皆

江西人唯旴江何喬新不與黨六月陝西旱䑕食禾稼凢

九十五州縣武靖矦趙輔卒

秋七月致仕少保吏部尚書大學士商輅卒謚文毅廣西

猺叛殺二千戶侍講焦芳以尹龍連及降桂陽州同知八

月李孜省構降江西廵撫閔珪為廣西按察使復搆洗馬

羅璟為南禮部員外傳㫖陜西廵撫鄭時降外𠫵政九月

以梁芳請復建大永昌寺𠃔南兵部侍𭅺馬𩔰致仕即𩔰

䟽批王恕奪太子少保致仕恕以傳𫯠復進請上信詔令

忤㫖工部主事王純爭恕逮獄外謫廣東左布政使陳選

道卒選忤市舶太監韋㤗被誣入訊士民數萬人號哭扳

留不得病卒南昌之石亭寺並連番禺知縣髙瑤謫戍傳

㫖改右都御史屠滽於南京起致仕都御史劉敷代之

冬十一月僧道仍考試入選占城國王罕古來為安南所

逼奔崖州詔撫恤之傳陞左通政孜省為通政使破鹵陝

西十二月追論橫州知州敖毓元傳㫖改𫟪方縣丞復召

餘子俊為兵部尚書還其太子少保

成化二十三年丁未春正月大察增不及一例汰三千九

百餘人國子生虎臣疏諌萬𡻕山非登眺所勿架棕棚祭

酒費誾慮得罪輒伏鑕臣以待俄有溫㫖與臣官臣聲滿

天下萬貴妃卒上震悼輟朝七日罷慶成宴妃擅寵威福

窮買採興方術以致啓兵搆禍逆天召災㡬致大亂李孜

省搆𨗇應天府丞楊守陳為南寕知府復搆轉編脩楊守

阯為南侍讀二月冊張氏為皇太子妃免租陝西鳯陽徐州湖廣溫台

西以郷試卷 --卷(⿵龹⿱一龴)文理乖謬追奪考官訓導黃奎等聘禮加通

政使孜省禮部左侍𭅺仍𬋩司事鹵冦遼東閩賊流入江

西殺廣昌知縣莊英武城生員髙謹為母訟𡨚得直𥘉謹

母𡨚死父及問官鹹得賄漏殺母者謹自刎不殊聞於朝

抵罪人

夏四月上皇太后徽號曰聖慈仁壽左府都督同知𡊮彬

致仕六月朶顔三衛為角所逐遁入塞給芻糧賜勅青田

童子葉珠四𡻕能書又瑞安張天保七𡻕俱入翰林院習

秋七月冊皇子祐杭為興王與岐益徐淮並日封贈章綸

尚書謚恭毅𥙷鍾同謚恭愍八月壬辰金星犯亢宿上不

䂊皇太子文華門視事大漸召皇太子諭以敬天法祖勤

政愛民太子頓首受命戊子帝崩壽四十有一

 論曰災異之警無有酷於此二十三年者也宮中位一

 女戎而群小相縁益進惑暱導誘顛例黜陟以致傳陞

 無己監督四出閣輔阿循厰衛搜射而帝又旋悟旋迷

 嘉言㒺入𫟪釁苗殘㡬無寕𡻕天乃至仁歴以所警貫

 耳而呼而其如溺柔聼者褎不聞也祗幸蠲賑免租無

 少稽吝猶不致啓中原之怒且內外寡大故無所藉以

 起幸稱小康嗟乎哲婦傾城危矣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