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书治要 (四部丛刊本)/卷第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 群书治要 卷第六
唐 魏徵 等奉敕编 景上海涵芬楼藏日本尾张刊本
卷第七

《群书治要》卷第六

    秘书监巨鹿男臣魏徵等奉 敕撰

  春秋左氏传

昭公

元年,楚公子围会于虢,虢,郑邑也。寻宋之盟也。宋盟在襄

二十七年。祁午赵文子曰:“宋之盟,楚人得志于

晋。得志,谓先㰱也。午,祁奚子也。今令尹之不信,诸侯之所闻

也。子弗戒,惧又如宋。恐楚复得志也。楚重得志于晋,晋

之耻也。吾子其不可以不戒。”文子曰:“然宋之盟

也,子木有祸人之心,武有仁人之心,是楚所以驾

于晋也。驾犹陵也。今武犹是心也,楚又行僭,僭不信。

所害也。武将信以为本,循而行之,譬如农夫,是

穮是蓘,穮,耘也。壅苗为蓘。虽有饥馑,必有丰年。言耕锄不以水

旱息,必获丰年之收。且吾闻之,能信不为人下,吾未能也。

自恐未能信也。》曰:‘不僭不贼,鲜不为则。’信也。僭,不信。贼,害人。

能为人则者,不为人下矣。吾不能是难,楚不为

患也。”

三年齐侯使晏婴于晋。叔向从之宴,相与语,叔

向曰:“齐其何如?”问兴衰也。晏子曰:“此季世也,齐其为

陈氏矣。公弃其民,而归于陈氏。弃民,不恤之也。公聚朽

蠹,而三老冻馁。三老,谓上寿、中寿、下寿,皆八十以上。国之诸市,屦

贱踊贵。踊,则足者屦也。言刖多也。民人痛疾,而或燠休之,休,

痛念之声。谓陈氏也。其爱之如父母,而归之如流水。欲无

𫉬民,将焉避之?”叔向曰:“然。虽吾公室,今亦季世

也。庶人罢弊而宫室滋侈。滋,益也。道殣相望,饿死为殣。

女富溢尤。女,嬖宠之家也。民闻公命,如逃冦仇。政在家

门,大夫专政。民无所依。公室之卑,其何日之有?言今至也。

《谗鼎之铭》䜛,鼎名。曰:‘昧旦㔻显,后世犹怠。’昧旦,早起。㔻,大

也。言夙兴以务大显,后世犹懈怠。况日不悛,悛,改也。其能久乎?晋

之公族尽矣。闻之,公室将卑,其宗族枝叶先

落,则公从之。”初,景公欲更晏子之宅,曰:“子之宅

近市,湫隘嚻尘,不可以居。湫,下。隘,小也。嚻,声。尘,土也。请更诸

爽垲者。”爽,明也。垲,燥也。辞曰:“君之先臣容焉,先臣,晏子之先人也。

臣不足以嗣之,于臣侈矣。侈,奢也。且小人近市,朝

夕得所求,小人之利也。”公笑曰:“子近市,识贵贱

乎?”对曰:“既利之,敢不识乎?”公曰:“何贵?何贱?”于是

景公繁于刑,有鬻踊者,故对曰:“踊贵屦贱。”景公

为是省于刑。君子曰:“仁人之言,其利博哉!晏子

一言。而齐侯省刑。”

四年楚子使椒举如晋求诸侯,晋侯欲勿许,司

马侯曰:“不可。楚王方侈,天或者欲逞其心以厚

其毒,而降之罚,未可知也。其使能终,亦未可知

也。唯天所相,相,助也。不可与争。君其许之,而修德

以待其归,若归于德,吾犹将事之,况诸侯乎?若

适淫虐,楚将弃之,弃,不以为君也。吾又谁与争?”公曰:“晋

有三不殆,其何敌之有?殆,危也。国险而多马,齐、楚

多难,多篡弑之难也。有是三者,何向而不济?”对曰:“恃险

与马,虞邻国之难,是三殆也。四岳、岱、华衡、常。三涂、阳

城、太室、荆山、中南,九州之险也,是不一姓。虽是天下

至险,无德则灭亡。冀之北土,㷼代也。马之所生,无兴国焉。

恃险与马,不可以为固也,从古以然。是以先王

务修德音以亨神人,亨,通也。不闻其务险与马也。

邻国之难,不可虞也。或多难以固其国,启其疆

土,或无难以丧其国,失其守宇,于国则四埀为宇。若何

虞难,齐有仲孙之难,而𫉬桓公,至今赖之。仲孙,公孙

知。晋有里、㔻之难,而𫉬文公,是以为盟主。卫、邢

无难,敌亦丧之。闵二年,狄灭卫。僖二十五年,卫灭邢。故人之难,不

可虞也。恃此三者,而不修政德,亡于不暇,又何

能济?君其许之。作淫虐,文王惠和,殷是以殒,

周是以兴,夫岂争诸侯?”乃许。楚子合诸侯于申,

椒举言于楚子曰:“臣闻‘诸侯无归,礼以为归’。今

君始得诸侯,其愼礼矣。霸之济否,在此会也。夏

有钧台之享,启,禹子。河南阳翟县南有钧台陂。商汤有景亳

之命,亳,即偃师。周武有孟津之誓,成有岐阳之蒐,康

有酆宫之朝,穆有涂山之会,齐桓有召陵之师,

在僖四年。晋文有践土之盟。在僖二十八年。皆所以示诸侯

礼也,诸侯所由用命也。夏桀为仍之会,有缗叛

之;仍、缗,皆国名。商纣为黎之蒐,东夷叛之;黎,东夷国名。

幽为大室之盟,戎狄叛之。大室,中岳也。皆所以示诸

侯汰也,诸侯所由弃命也。今君以汰,无乃不济

乎?”王弗听。子产见左师曰:“吾不患楚矣,汰而愎

谏,不过十年。”左师曰:“然。不十年侈,其恶不远,远

恶而后弃。恶及远方,则人弃之。善亦如之,德远而后兴。”

年,楚弑其君。

五年如晋,自郊劳至于赠贿,往有郊劳,去有赠贿。无失

礼。揖让之礼。晋侯谓汝叔齐曰:“鲁侯不亦善于礼乎?”

对曰:“鲁侯焉知礼?”公曰:“何为?自郊劳及赠贿,礼

无违者,何故不知?”对曰:“是仪也,不可谓礼。礼所

以守其国家,行其政令,无失其民者也。今政令

在家,在大夫。不能取也。有子家羁,不能用也。羁,庄公玄

孙。奸大国之盟,凌虐小国。谓伐莒取郓。利人之难,

年莒乱而取鄫。不知其私。不自知有私难。公室四分,民食于他。

他,谓三家。思莫在公,不图其终。无为公谋终始也。为国君,难

将及身,不恤其所。礼之本末,将于此乎在,而屑

屑焉,习仪以亟。言以习仪为急。言善于礼,不亦远乎?”君

子谓:“叔侯于是乎知礼。”晋侯亦失政,叔齐以此讽谏。

韩宣子如楚送女,叔向为介。及楚,楚子朝其

大夫曰:“晋,吾仇敌也。苟得志焉,无恤其他。今其

来者,上卿上大夫也。若吾以韩起为阍,刖足使守门也。

羊舌肸为司空,加宫刑也。足以辱晋,吾亦得志矣。

可乎?”大夫莫对,薳启疆曰:“可。苟有其备,何故不

可?耻匹夫,不可以无备,况耻国乎?是以圣王务

行礼,不求耻人。城濮之役在僖二十八年。,晋无楚备,以

败于邲。在宣十二年。邲之役,楚无晋备,以败于鄢。

十六年。以来,晋不失备,而加之以礼,重之以

睦。君臣和也。是以楚弗能报,而求亲焉。既𫉬姻亲,又

欲耻之以召冦仇。备之若何?言何以为备。谁其重此?

言怨重也。若有其人,耻之可也。谓有贤人以敌晋,则可耻之。若其

未有,君亦图之。晋之事君,臣曰可矣。求诸侯而

麇至,䴢,群也。求㛰而荐女,荐,进。君亲送之,上卿及上

大夫致之,犹欲耻之,君其亦有备矣,不然奈何?

君将以亲易怨,失㛰姻之亲。实无礼以速冦,而未有

其备,使群臣往遗之禽,以逞君心,何不可之有?”

王曰:“不穀之过也,大夫无辱。”谢薳启疆。厚为韩子礼。

六年,郑人铸刑书。铸刑书于鼎,以为国之常法。叔向使诒

书曰:“昔先王议事以制,不为刑辟,惧民之有

争心也。临事制刑,不豫设法。法豫设,则民知争端。犹不可禁御,是故

闲之以义,闲,防也。糺之以政,行之以礼,守之以信,

奉之以仁,奉,养也。制为禄位,以劝其从,劝从,教也。严断

刑罚,以威其淫。淫,放也。惧其未也,故诲之以忠,耸

之以行,耸,惧也。教之以务,时所急也。使之以和,悦以使民。

之以敬,莅之以强,施之于事为莅。断之以刚,义断恩也。犹求

圣哲之上明察之官,上,公王也。官,卿大夫也。忠信之长,慈

惠之师,民于是乎可任使也,而不生祸乱。民知

有辟,则不忌于上,权移于法,故民不畏上也。并有争心,以征

于书,而徼幸以成之,因危文以生争,缘徼幸以成其巧伪也。弗可

为矣。为,治也。夏有乱政,而作禹刑;商有乱政,而作

汤刑;夏商之乱,著禹汤之法。言不能议事以制。周有乱政,而作九刑。

周之衰,亦为刑书,谓之九刑也。三辟之兴,皆叔世也。言刑书不起于始盛

世。今吾子相郑国,制参辟,铸刑书,制参辟,谓用三代之末法。

将以靖民,不亦难乎?《诗》曰:‘仪式刑文王之德,日

靖四方。’言文王以德为仪式,故能日有安靖四方之功,刑法也。又曰:‘仪刑

文王,万邦作孚。’言文王作仪法,为天下所信也。如是,何辟之有?

言诗唯以德与信,不以刑。民知争端矣,将弃礼而征于书。

书为征。锥刀之末,将尽争之。锥刀末,喩小事。乱狱滋丰,贿

赂并行。终子之世,郑其败乎?肸闻之‘国将亡,必

多制。’数改法也。其此之谓乎?”复书曰:“若吾子之言。复,

也。侨不才,不能及子孙,吾以救世也。”

韩宣子之适楚,楚人弗逆,公子弃疾及晋境,

晋侯将亦弗逆。叔向曰:“楚僻我衷,僻,邪。衷,正。若何效

僻?《书》曰:‘圣作则,则,法也。无宁以善人为则,无宁,宁也。

则人之僻乎?匹夫为善,民犹则之,况国君乎?’”

悦,乃逆。

七年楚子之为令尹也,为王旌以田。王旌,游至于轸。

尹无宇断之曰:“一国两君,其谁堪之?”及即位,为

章华之宫,纳亡人以实之。无宇之阍入焉。有罪亡入

章华宫。无宇执之,有司弗与,曰:“执人于王宫,其罪

大矣。”执而谒诸王。执无宇也。无宇辞曰:“天子经略,

天下,略有四海。诸侯正封,封疆有定分。古之制也。封略之内,

何非君土?食土之毛,谁非君臣?毛,草也。天有十日,

甲至癸。人有十等,王至台。下所以事上,上所以供神

也。今有司曰:‘汝胡执人于王宫?将焉执之?’周文

之法曰:‘有亡,荒阅。’荒,大也。阅,蒐也。有亡人,当大蒐其众也。所以

得天下也。吾先君文王楚文王也。作仆区之法,仆区,刑书

名。曰:‘盗所隐器,隐盗所得器。与盗同罪。’所以封汝也。

行善法,故能启疆北至汝水也。若从有司,是无所执逃臣也。逃

而舍之,王事无乃阙乎?昔武王之罪,以告

诸侯曰:‘纣为天下逋逃主,萃渊薮’,萃,集也。天下逋逃,悉以纣

为渊薮,集而归之。故夫𦤺死焉。人欲𦤺死讨纣也。君王始求诸

侯而则纣,无乃不可乎?若以二文之法取之,盗

有所在矣。”言王亦为盗。王曰:“取而臣以往,往去盗有

宠,未可得也。”盗有宠,王自谓也。遂舍之。赦无宇也。

八年,石言于晋魏楡。魏楡,晋地。晋侯问于师旷曰:“石

何故言?”对曰:“石不能言,或慿焉。谓有精神慿依石而言也。

然,民听滥。滥,失也。抑臣又闻之,抑,疑辞也。曰:‘作事不时,

怨讟动于民,则有非言之物而言。’今宫室崇侈,

民力雕尽,雕,伤也。怨讟并作,莫保其性。性,命也。民不敢自保

其性命也。石言不亦宜乎?”于是晋侯方筑虒祁之宫。

虒祁,地名。叔向曰:“子野之言,君子哉!子野,师旷字也。君子之

言,信而有征,故怨远于其身。怨咎远其身也。小人之言,

僭而无征,故怨咎及之。是宫也成,诸侯必叛,君

必有咎,夫子知之矣。”叔弓如晋,贺虒祁也。贺宫成。

游吉郑伯以如晋,亦贺虒祁也。史赵见子大

曰:“甚哉,其相𫎇!𫎇,欺也。可吊也,而亦贺之?”大叔

曰:“若何吊也?其非唯我贺,将天下实贺。”言诸侯畏晋,非

郑。

九年,周甘人与晋阎嘉争阎田。甘人,甘大夫。阎嘉,阎县大夫。

晋梁丙、张趯率阴戎伐颍。阴戎,陆浑之戎。颍,周邑。王使詹

桓伯辞于晋,辞,责让之也。桓伯,周大夫。曰:“文、武、成、康之建母

弟,以藩屏周,亦其废坠是为。为后世废坠,兄弟之国,当救济之也。

先王居梼杌于四裔,以御螭魅,言梼杌,略举四凶之一也。

允姓之奸,居于𤓰州,允姓,阴戎之祖,与三苗俱放于三危也。𤓰州,今敦煌

也。伯父惠公归自秦,而诱以来,僖公十五年,晋惠公自秦归。二

十二年,秦晋迁陆浑之戎于伊川。使逼我诸姬,入我郊甸,戎有

中国,谁之咎也?咎在晋。后稷封殖天下,今戎制之,

不亦难乎?后稷修封疆,殖五谷。今戎得之,唯畜牧也。伯父图之,我在

伯父,犹衣服之有冠冕,木水之有本源,民人之

有谋主也。民人谋主,宗族之师长。伯父若裂冠毁冕,拔本

塞源,专弃谋主,虽戎狄,其何有余一人。”伯父犹然,则虽

戎狄,无所可责。叔向宣子曰:“文之伯也,岂能改物?

公虽霸,未能改正朔易服色。翼戴天子,而加之以恭。翼,佐也。

文以来,世有衰德,而暴蔑宗周,宗周,天子。以宣示其

侈,诸侯之贰,不亦宜乎?且王辞直,子其图之。”宣

子悦,使赵成如周,𦤺阎田反颍俘。

筑郞囿。季平子欲其速成,叔孙昭子曰:“《诗》云:‘经

始勿亟,庶人子来。’言文王始经营灵台,非急疾之,众民自以子义来,劝乐为

之。焉用速成?其以剿民也。剿,劳也。无囿犹可,无民

其可乎?”

十二年楚子次于干谿。在谯国城父县南。仆析父从。

夫。右尹子革夕,子革,郑丹也。夕,暮见也。王见语曰:“今吾使

人于周,求鼎,其与我乎?”对曰:“与君王哉!今周服

事君王,将唯命是从,岂其爱鼎?”王曰:“昔我皇祖

伯父昆吾,旧许是宅。陆终氏生六子,长曰昆吾,少曰季连。季连,楚之祖,故

谓昆吾为伯父也。昆吾尝居许,故曰旧许是宅也。今郑人贪赖其田,而

不我与。我若求之,其与我乎?”对曰:“与君王哉!周

不爱鼎,郑何敢爱田?”王曰:“昔诸侯远我而畏晋,

今我大城陈、蔡不羹,赋皆千乘,诸侯其畏我乎?”

对曰:“畏君王哉!是四国者,专足畏也,四国,陈、蔡二不羹也。

又加之以楚,敢不畏君王乎!”王入,析父谓子革

曰:“吾子楚国之望也!今与王言如响,国其若之

何?”讥其顺王心如响应声。子革曰:“摩厉以须王出,吾刃将

斩之矣。”喩锋刃,欲自摩厉以断王之淫慝。王出复语。左史倚

相趍过,倚相,楚史名也。王曰:“是良史也。能读《三坟》、《五典》、

《八索》、《九丘》。”皆古书名。对曰:“臣尝问焉。昔穆王欲肆其

心,周穆王。肆,极也。周行天下,将皆必有车辙马迹焉。祭

公谋父作《祈招》之诗,以止王心,谋父,周卿士也。祈父,司马掌甲

兵之职,招其名。王是以𫉬没于祗宫。𫉬没,不SKchar弑。臣问其诗

而不知也。若问远焉,其焉能知之?”王曰:“子能乎?”

对曰:“能。其诗曰:‘祈招之愔愔,式昭德音。愔愔,安和貌也。

式,用也。昭,明也。思我王度,式如玉,式如金。金、玉,取其坚重。形民

之力,而无醉饱之心。’”言国之用民,当随其力任,如金冶之器,随器而制形。

故言形民之力,去其醉饱过盈之心。王揖而入,馈不食寝不寐数

日。深感子革之言。不能自克,以及于难。克,胜也。仲尼曰:“古

也有志:‘克复礼,仁也。’信善哉!楚灵王若能如

此,岂其辱于干谿?”

十三年季平子立,而不礼于南蒯。南蒯,季氏费邑宰也。

蒯以费叛,叔弓围费,弗克败焉。为费人所败。平子怒,

令见费人,执之以为囚俘。冶区夫曰:“非也。区夫,鲁大

夫。若见费人,寒者衣之,饥者食之,为之令主,而

共其乏困。费来如归,南氏亡矣,民将叛之,谁与

居邑?若惮之以威,惧之以怒,民疾而叛,为之聚

也。若诸侯皆然,费人无归,不亲南氏,将焉入乎?”

平子从之,费人叛南氏。

十五年,晋荀吴帅师伐鲜虞围鼓。鼓,白狄之别。鼓人

请以城叛,穆子弗许,左右曰:“师徒不勤,而可以

𫉬城,何故不为?”穆子曰:“吾闻之叔向曰:‘好恶不

愆,民知所适,事无不济。’愆,过也。适,归也。或以吾城叛,吾

所甚恶也。人以城来,吾独何好焉?赏所甚恶,若

所好何?无以复加所好。若其弗赏,是吾失信也,何以庇

民?力能则进,否则速退,量力而行,吾不可以欲

城而迩奸,所丧滋多。”使鼓人杀叛人,而缮守备。

围鼓三月,鼓人或请降,使其民见曰:“犹有食色,

姑修而城。”军吏曰:“𫉬城而弗取,勤民而顿兵,何

以事君也?”穆子曰:“吾以事君也。𫉬一邑而教民

怠,将焉用邑?邑以贾怠,不如完旧,完犹保守。贾怠无

卒,卒,终也。弃旧不祥。鼓人能事其君,我亦能事吾

君。率义不爽,好恶不愆,城可𫉬,而民知义所,

在。有死命而无二心,不亦可乎!”鼓人告食竭力

尽,而后取之,克鼓而反,不戮一人。

十八年,火始昏见。火,心星也。梓愼曰:“七日其火作乎!

宋、、陈、郑也。”数日皆来告火。禆灶曰:“不用吾言,

郑又将火。”前年裨竃欲用瓘斝禳火,子产不听。郑人请用之,子产

不可,子大叔曰:“宝以保民也,若有火,国几亡。可

以救亡,子何爱焉?”子产曰:“天道远,人道迩,非所

及也,何以知之,灶焉知天道?是亦多言矣,岂不

或信。”多言者,或时有中也。遂不与,亦不复火。

十九年楚子之在蔡也,生太子建。及即位,使

为之师,费无极为少师,无宠焉,欲谮诸王,曰:

“建可室矣。”王为之聘于秦。无极与逆,劝王取之。

楚子为舟师以伐濮。濮,南夷也。无极言于楚子曰:“晋

之伯也,迩于诸夏,而楚僻陋,故弗能与争。若大

城城父而寘太子,城父,今襄城城父县。以通北方,王收南

方,是得天下。”王说从之,故太子建居于城父。

郑大水,龙斗于时门之外洧渊。时门,郑城门也。国人请

为禜焉,子产弗许,曰:“我斗,龙不我觌,觌,见也。龙斗,

我何觌焉?禳之则彼其室也,渊,龙之室。吾无求于龙,

龙亦无求我。”乃止也。言子产之智。

二十年费无极言于楚子曰:“建与伍奢将以方

城之外叛,齐、晋又交辅之,将以害楚。其事集矣。”

王信之,问伍奢,奢对曰:“君一过多矣,一过,纳建妻。

信于谗?”王执伍奢,忿奢切言。使城父司马奋扬杀太

子,未至,而使遣之。知太子冤,故遣令去。太子建走宋。王召

奋扬,奋扬使城父人执已以至,王曰:“言出于余

口,入于尔耳,谁告建也?”对曰:“臣告之。君王命臣

曰:‘事建如事余。’臣不佞,佞,才也。不能苟贰。奉初以

还,奉初命以周旋。不忍后命,故遣之。既而悔之,亦无及

已。”王曰:“而敢来何也?”对曰:“使而失命,召而不来,

是再奸也。奸,犯也。逃无所入。”王曰:“归。”从政如他日。

善其言,舍使还。无极曰:“奢之子才,若在吴,必忧楚国,盍

以免其父召之。彼仁必来,不然将为患。”王使召

之,曰:“来,吾免而父。”棠君尚谓其弟伍子胥棠君,奢之长子。曰:

“尔适吴,我将归死。吾智不逮,自以智不及员。我能死,尔

能报。闻免父之命,不可以莫之奔也;亲戚为戮,

不可以莫之报也。父不可弃,俱去为弃父也。名不可废,

俱死为废名。尔其勉之。”伍尚归,奢闻员不来曰:“楚君

大夫其旰食乎!”将有吴患,不得早食。楚人皆杀之。员如吴,

言伐楚之利于州于州于,吴子僚也。

齐侯疥,遂痁,痁,疟疾也。期而不瘳,诸侯之賔问疾者

多在。多在齐。梁丘据与裔𣢾,二子齐嬖大夫。言于公曰:“吾

事鬼神也丰,于先君有加矣。今君疾病,为诸侯

忧,是祝、史之罪。诸侯不知,其谓我不敬。君盍诛

于祝固、史嚚以辞賔。”欲杀嚚、固以辞谢来问疾之賔。公悦,告晏

子,晏子对曰:“日宋之盟,屈建范会之德于

,武曰:‘夫子之家事治,言于晋国,竭情无私。其

祝、史祭祀,陈信不愧,其家事无猜,其祝史不祈。’

家无猜疑之事,故祝史无于鬼神。建以语康王,楚王也。康王曰:‘神

人无怨,宜夫子之光辅五君,以为诸侯主也。’”君,

文、襄、灵、成、景也。公曰:“据与𣢾,谓寡人能事鬼神,故欲诛

于祝、史,子称是语也,何故?”对曰:“若有德之君,外

内不废,无废事也。上下无怨,动无违事,祝、史荐信,无

愧心矣。君有功德,祝、史陈说之,无所愧。是以鬼神用飨,国受其

福,祝、史与焉。与受国福也。其所以蕃祉老寿者,为信

君使也。其适遇淫君,外内颇邪,上下怨疾,动作

辟违,斩刈民力,暴虐淫纵,肆行非度,不思谤讟,

不惮鬼神,神怒民痛,无悛于心。其祝、史荐信,是

言罪也。以实白神,是为言君之罪。其盖失数美,是矫诬也。盖,

也。进退无辞,则虚以求媚,作虚辞以求媚于神。是以鬼神

不飨,其国以祸之,祝、史与焉。所以夭昏孤疾者,

为暴君使也。”公曰:“然则若之何?”对曰:“不可为也。

言非诛祝史所能治。山林之木,衡鹿守之;泽之萑蒲,舟鲛

守之;薮之薪蒸,虞候守之;海之盐蜃,祈望守之。

衡鹿、舟鲛、虞候、祈望,皆官名也。言公专守山泽之利,不与民共。布常无艺,艺,法制也。

言布政无法制。征敛无度;宫室日更,淫乐不违。违,去也。

宠之妾,肆𡙸于市;肆,放也。外宠之臣,僭令于鄙。

教令于边鄙也。民人苦病,夫妇皆诅。祝有益也,诅亦有

损。聊、摄以东,聊、摄,齐西界也。姑、尤以西,姑、尤,齐东界也。其为人

也多矣。虽其善祝,岂能胜亿兆人之诅耶?君若

欲诛于祝、史,修德而后可。”公悦,使有司宽政,毁

关,去禁,薄敛,已责。齐侯至自田,晏子侍于遄台,

子犹驰而造焉。子犹,梁丘据。公曰:“唯据与我和夫!”晏

子对曰:“据亦同也,焉得为和?”公曰:“和与同异乎?”

对曰:“异。和如羹焉,水火醯醢盐梅,以烹鱼肉。宰

夫和之,齐之以味,济其不及,以泄其过。济,益也。泄,减也。

君子食之,以平其心。君臣亦然。亦如羹。君所谓可

而有否焉,臣献其否以成其可。献君之否,以成君可。君所

谓否而有可焉,臣献其可以去其否。是以政平

而不姧,民无争心。今据不然。君所谓可,据亦曰

可;君所谓否,据亦曰否。若以水济水,谁能食之?

若琴瑟之专壹,谁能听之?同之不可也如是。”

二十五年,会于黄父。郑子太叔赵简子,简子

问揖让周旋之礼焉。对曰:“是仪也,非礼也。”简子

曰:“敢问何谓礼?”对曰:“吉也闻诸先大夫子产曰:

‘夫礼,天之经,经者,道之常也。地之义,义者,利之宜也。民之行。’者,

人所履行。天地之经,而民实则之。则天之明,日月星辰,天之

也。因地之性,高、下、刚、柔,地之性也。生其六气,阴、阳、风、雨、晦、明。用其

五行,金、木、水、火、土也。气为五味,酸、醎、辛、苦、甘。发为五色,靑、黄、赤、白、

黑。发,见也。章为五声,宫、商、角、征、羽。淫则昏乱,民失其性。

声色,过则伤性也。是故为礼以奉之。制礼以奉其性。民有好、恶、

喜、怒、哀、乐,生于六气,此六者皆禀阴、阳、风、雨、晦、明之气。是故审

则宜类,以制六志。为礼以制好、恶、喜、怒、哀、乐六志,使不过节。哀有哭

泣,乐有歌舞,喜有施舍,怒有战斗。哀乐不失,乃

能协于天地之性,是以长久。”协,和也。简子曰:“甚哉

礼之大也!”对曰:“礼,上下之纪,天地之经纬也,经、

错居以相成也。民之所以生也,是以先王尚之。故人之

能自曲直以赴礼者,谓之成人,大不亦宜乎?”直

以弼其性。简子曰:“也请终身守此言也。”

二十六年,齐有彗星,出齐之分野。齐侯使禳之。禳,除。

子曰:“无益也,祗取诬焉。诬,欺也。天道不謟,謟,疑也。

贰其命,若之何禳之?且天之有彗,以除秽也。君

无秽德,又何禳焉?若德之秽,禳之何损?《》曰:‘惟

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怀多福。厥德不

回,以受方国。’翼翼,恭也。聿,惟也。回,违也。言文王德不违天人,故四方之国归往之。

君无违德,方国将至,何患于彗?《诗》曰:‘我无所监,

夏后及商。用乱之故,民卒流亡。’若德回乱,民将

流亡。祝、史之为,无能补也。”公悦乃止。

晏子坐于路寝,公叹曰:“美哉室!其谁有

此乎?”景公自知德不能久有国,故叹也。晏子曰:“敢问何谓也?”公

曰:“吾以为在德。”对曰:“如君之言,其陈氏乎!陈氏

虽无大德,而有施于民。公厚敛焉,陈氏厚施焉,

民归之矣。《》曰:‘虽无德与汝,式歌且舞。’义取虽无大德,

要有喜悦之心。式,用也。陈氏之施,民歌舞之矣。后世若少

惰,陈氏而不亡,则国其国也已。”公曰:“善哉!是可

若何?”对曰:“唯礼可以已之。在礼,家施不及国,大

夫不收公利。”不作福也。公曰:“善哉!我不能矣。吾今而

后知礼之可以为国也。”对曰:“礼之可以为国也,

久矣。与天地并。君令臣恭,父慈子孝,兄爱弟敬,

夫和妻柔,姑慈妇听,礼也。君令而不违,臣恭而

不贰,父慈而教,子孝而箴,箴,谏也。兄爱而友,弟敬

而顺,夫和而义,妻柔而正,姑慈而从,从,不自专也。

听而婉,婉,顺也。礼之善物也。”公曰:“善哉!”

二十七年,楚左尹却宛直而和,国人悦之。直事君,

以和接𩔖。鄢将师为右领,右领,官名。与费无极比而恶之。

子常曰:“子恶欲飮子酒。”子恶,却宛。又谓子恶:“令尹

欲飮酒于子氏。”子恶曰:“令尹将必来辱,为惠

甚。吾无以酬之,若何?”酬,报献。无极曰:“令尹好甲兵,

子出之,吾择焉。”取五甲五兵,曰:“寘诸门,令尹至

必观之,而从以酬之。”及飨日,帷诸门左。张帷陈兵甲其

中。无极谓令尹曰:“吾几祸子。子恶将为子不利,

甲在门矣,子无往。”令尹使视郤氏,则有甲焉。不

往,召鄢将师而告之。将师退,遂令攻却氏且爇

之,爇,烧也。子恶闻之自杀。国人弗爇,令尹炮之,炮,

也。尽灭却氏之族党,杀阳令终与晋陈及其子

弟。皆却氏党。国言未,进胙者莫不谤令尹。进胙,国中祭祀

也。谤,诅也。沈尹戌言于子常曰:“夫左尹与中厩尹,莫

知其罪,而子杀之,以兴谤讟,至于今不左尹,郤宛

也。中厩尹,阳令终。戌也惑之。仁者杀人以掩谤,犹弗为

也。今吾子杀人以兴谤,而弗图,不亦异乎?夫无

极,楚之谗人也,民莫不知。去朝吴,在十五年。出蔡侯

朱,在二十一年。丧太子建,杀连尹奢在二十年。屏王之耳

目,使不聪明。不然,平王之温惠恭俭,有过成、庄,

所以不𫉬诸侯,迩无极也。迩,近也。今又杀三不辜,

以兴大谤,三不辜,却氏、阳氏、晋陈氏。几及子矣。子而不图,将

焉用之?夫鄢将师矫子之命,以灭三族,三族国

之良也。吴新有君,,新立。疆埸日骇。楚国若有大

事,子其危哉。智者除谗以自安,今子爱谗以自

危,甚矣其惑也!”子常曰:“是瓦之罪,敢不良图。”子

常杀费无极与鄢将师,尽灭其族,以说于国。谤

言乃止。

二十八年,晋魏献子为政,魏舒也。以司马弥牟为

邬大夫,贾辛为祁大夫,司马乌为平陵大夫,

为梗阳大夫。戊,魏舒庶子。谓贾辛、司马乌,为有力

于王室,二十二年,辛、乌帅师纳敬王。故举之。魏子谓成鱄:鱄,

夫。“吾与戊也县,人其以我为党乎?”对曰:“何也?戊

之为人也,远不忘君,远,疏远也。近不逼同,不逼同位。居利

思义,不苟得。在约思纯。无滥心。虽与之县,不亦可乎?

武王克商,光有天下,其兄弟之国者,十有五

人;姬姓之国者,四十人。皆举亲也。夫举无他,唯

善所在,亲疏一也。”贾辛将适其县,见于魏子。魏

子曰:“辛来!今汝有力于王室,吾是以举汝,行乎!

敬之哉!母堕乃力!”堕,损也。仲尼闻魏子之举也,以

为义,曰:“近不失亲,谓举魏戊。远不失举,以贤举。可谓义

矣。”又闻其命贾辛,也以为忠,先赏王室之功,故为忠也。曰:“魏

子之举也义,其命也忠,其长有后于晋国乎!”梗

阳人有狱,魏戊不能断,以狱上。上魏子。其大宗赂

以女乐,讼者之大宗。魏子将受之。魏戊谓阎没、女宽

二人,魏子属大夫。曰:“主以不贿闻于诸侯,若受梗阳人,

贿莫甚焉。吾子必谏。”皆许诺。退朝待于庭,魏子之庭。

馈入召之。召二大夫食。比置三叹,魏子曰:“吾闻诸伯

叔,谚曰:‘唯食忘忧。’吾子置食之间三叹,何也?’同

辞而对曰:“或赐二小人酒不夕食,言饥甚。馈之始

至,恐其不足,是以叹;中置,自咎曰:‘岂将军食之

而有不足?’是以再叹;及馈之毕,愿以小人腹为

君子心,属厌而。”属,足也。言小人之腹饱,犹知厌足,君子心亦宜然。

子辞梗阳人。言魏氏所以兴。

定公

四年,郑子大叔卒。晋赵简子为之临,甚哀,曰:“黄

父之会,在昭二十五年。夫子语我九言曰:‘无始乱,无怙

富,无恃宠,无违同,无敖礼,无骄能,以能骄人。无复怒,

复,重也。无谋非德,非所谋。无犯非义。’”言简子能用善言,所以遂兴也。

吴子伐楚。陈于柏举,败之。五战及郢,楚子济江,

入于云中。入云梦泽中。王寝,盗攻之以戈击王,王孙

由于以背受之,中肩。王奔郧,郧公辛之弟怀,将

弑王,曰:“平王杀吾父,我杀其子,不亦可乎?”辛,成然

之子鬬辛也。昭十四年,楚平王杀成然也。辛曰:“君讨臣,谁敢仇之。君

命天也,若死天命,将谁仇。《》曰:‘柔亦不茹,刚亦

不吐。不侮鳏寡,不畏强御。’唯仁者能之。言仲山甫不避

强凌弱也。违强凌弱,非勇也;乘人之约,非仁也;灭宗

废祀,非孝也;杀君,罪应灭宗。动无令名,非智也。必犯是,

余将杀汝。”斗辛与其弟,以王奔随。申包胥

秦乞师曰:“吴为封豕、长蛇,以荐食上国。荐,数也。言吴贪

害如蛇豕。寡君失守社稷,越在草莽,使下臣告急。”

伯使辞焉,曰:“寡人闻命矣。子姑就馆,将图而告。”

对曰:“寡君越在草莽,未𫉬所伏。伏,犹处也。下臣何敢

即安?”立依庭墙而哭,日夜不绝声,勺飮不入口

七日。秦师乃出。

五年申包胥以秦师至,吴师大败,吴子乃归。

入于郢。初,楚王之奔随也,将渉于成臼,江夏竟陵

县西有臼水。蓝尹舋渉其帑,舋,楚大夫。不与王舟。及宁,王

欲杀之,宁,安定也。子西曰:“子常唯思旧怨以败,君何

效焉?”王曰:“善。使复其所,吾以志前恶。”恶,过。王赏

、王孙由于、申包胥斗怀皆从王有大功。子西曰:“请舍

怀也。”以初谋杀王故。王曰:“大德灭小怨,道也。”终从其兄,免王大难,

是大德也。申包胥曰:“吾为君也,非为身也。君既定矣,

又何求?且吾尤子旗,其又为诸。”子旗,蔓成然也,以有德于平王,

求无厌,平王杀之。遂逃赏。

九年,郑驷歂邓析而用其《竹刑》。邓析,郑大夫,欲改郑所铸

之旧制,不受君命,而私造刑法,书之于竹简,故言《竹刑》也。君子谓子然:“于是

不忠,苟有可以加于国家者,弃其邪可也。加犹益。弃,

不责其邪恶也。故用其道,不弃其人。《诗》云:‘蔽䒥甘棠,勿

剪勿伐,召伯所苃。’召伯决讼于甘棠之下,诗人思之,不伐其树。苃,草舍也。

思其人,犹爱其树。况用其道而不恤其人乎?子

然无以劝能矣。”

哀公

元年,吴王夫差败越于夫椒,遂入越。越子以甲

楯五千,保于会稽。上会稽山。使大夫种因吴太宰嚭

以行成,吴子将许之,伍员曰:“不可。臣闻之,树德

莫如滋,去疾莫如尽。勾践能亲而务施,施不失

人,所加惠赐,皆得其人。亲不弃劳。推亲爱之诚,则不遗小劳。与我同壤

而世为仇雠,于是乎克而弗取,将又存之,违天

长冦仇,后虽悔之,不可食。”食,消也。,止也。弗听,退而

告人曰:“二十年之外,吴其为沼乎!”谓吴宫室废坏,当为汗池。

二十二年越入吴。越及吴平。吴之入楚,在定四年。使召陈怀

,怀公朝国人而问焉曰:“欲与楚者右,欲与吴

者左。陈人从田,无田从党。”无田者,从党而立。逢猾当公

而进,不左不右。曰:“臣闻国之兴也以福,其亡也以祸。

今吴未有福,楚未有祸。楚未可弃,吴未可从也。”

公曰:“国胜君亡,非祸而何?”楚为吴所胜也。对曰:“国之有

是多矣,何必不复。小国犹复,况大国乎?臣闻,国

之兴也,视民如伤,是其福也。如伤,恐惊动。其亡也,以

民为土芥,是其祸也。芥,草也。楚虽无德,亦不艾杀

其民。吴日敝于兵,暴骨如莽,而未见德焉。祸之

适吴,其何日之有?”言今至也。陈侯从之。及夫差克越,

乃脩旧怨。言吴不脩德而脩怨,所以亡。吴师在陈,楚大夫皆

惧,曰:“阖庐惟能用其民,以败我于柏举。今闻其

嗣又甚焉,将若之何?”子西曰:“二三子恤不相睦,

无患吴矣。昔阖庐食不二味,居不重席,室不崇

坛,平地作室,不起坛。器不彤镂,彤,丹也。镂,刻也。宫室不观,观,台榭也。

舟车不饰,衣服财用,择不取费。选取坚厚,不尚细靡。在国,

天有灾疠,亲巡孤寡而供其乏困。在军,熟食者

分而后敢食,分,犹遍。其所尝者,卒乘与焉。所尝,甘珍非常

食。勤恤其民而与之劳逸,是以民不疲劳,死知

不旷。知身死不见旷弃。吾先大夫子常易之,所以败我。

易,犹反。今闻夫差次有台榭陂池焉,宿有妃嫱嫔

御焉。妃嫱,贵者;嫔御,贱者。皆内官也。一日之行,所欲必成,玩好

必从,珍异是聚,观乐是务,视民如仇,而用之日

新。夫先自败也,安能败我。”

六年,楚有云如众赤鸟,夹日而飞三日。楚子使

问诸周太史,周太史曰:“其当王身乎!日为人君,妖气守之,

故为当王身。若禜之,可移于令尹司马。”禜,禳祭。王曰:“除

腹心之疾,而寘诸股肱何益?不穀不有大过,天

其夭诸,有罪受罚,又焉移之?”遂不禜。孔子曰:“楚

昭王知大道矣!其不失国也宜哉!”

十一年吴子将伐齐,越子率其众以朝焉,王及

列士,皆有馈赂。吴人皆喜,唯子胥惧曰:“是豢吴

也夫!”豢,养也。若人养犠牲,非爱之,将杀之。谏曰:“越在我心腹之疾

也。壤地同,而有欲于我。欲,得吴也。得志于齐,犹𫉬

田也,无所用之。石田不可耕。越不为沼,吴其泯矣。使

医除病,而曰‘必遗类焉’者,未之有也。”弗听,使于

齐,属其子于鲍氏,为王孙氏。欲以避吴祸。反伇,王闻

之,使赐之属镂以死。属镂,剑名。将死曰:“树吾墓槚,槚

可材也。吴其亡乎!三年,其始弱矣。盈必毁,天之

道也。”越人朝之,伐齐胜之,盈之极。

季孙欲以田赋,丘赋之法,因其田财,通出马一匹、牛三头,今欲别其田及家财,

各为一赋,故言田赋。使冉有访诸仲尼,仲尼不对。不公答。

私于冉有曰:“君子之行也,行,政事。度于礼,施取其

厚,事举其中,敛从其薄。如是则丘亦足矣。丘十六井。

若不度于礼,而贪冒无厌,则虽以田赋,将又不

足。且子季孙若欲行而法,则周公之典在。若欲

苟而行之,又何访焉?”

十四年,小邾射以句绎来奔,曰:“使季路要我,吾

矣。”子路信诚,故欲得与相要誓而不须也。使子路,子路辞。

康子使冉有谓之曰:“千乘之国,不信其,而信

子之言,子何辱焉?”对曰:“鲁有事于小邾,不敢问

故,死其城下可也。彼不臣而济其言,是义之也。

由弗能。”济,成也。

二十四年公子荆之母嬖,荆,哀公庶子。将以为夫人,

使宗人舋夏献其礼,宗人,礼官。对曰:“无之。”公怒曰:“汝

为宗司,立夫人,国之大礼也,何故无之?”对曰:“周

公及武公娶于薛,武公,敖也。娶于商,孝公称惠公弗皇也。

商,宋。以下娶于齐,桓公始文姜此礼也,则有。若以

妾为夫人,则固无其礼也。”公卒立之,而以荆为

太子。国人始恶之。恶公也。









《群书治要》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