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门读书记 (四库全书本)/卷4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三 义门读书记 卷四十四 卷四十五

  钦定四库全书
  义门读书记卷四十四
  翰林院侍读学士何焯撰
  元丰类稿
  大悲谢雨文立致霶霈之泽 霶霈作滂沛
  谢晴文今蚕麦将成 将作甫
  诸庙祈雨文注伸布䖍诚 伸作仰
  洪州谒谢庙文 谢作诸
  敢修祷谒 祷作礼
  洪州谒夫子庙文尚其圣德 圣德作降𠂻
  洪州诸寺观祈晴文盖兹疲癃之民 癃作瘵
  洼下之田 洼作洼
  已伤稼穑 稼穑作流潦
  实某慧䕃 某作繄
  感慰舆情 感作俯
  诸寺观庙谢晴文即俾时旸 俾作畀
  祭西山玉隆观许真君文𥾝惟真驭之升 𥾝作𬗟人承馀烈 承作思
  俾往陈于薄具 陈作羞
  诸寺观祈雪文荡除阴气 阴作沴
  使闾巷消疠瘥之菑 疠作荐
  诸寺观谢雪文致祈寒之协序 祈作祁
  祭顺济王文章云见象 云作示
  福州谒诸庙文攸赉斯民 攸作终
  福州鳝溪祷雨文晀㫰出没 晀㫰作跳踉
  或就纒徽 纒作□
  今宁宇矣 宁宇作宇宁
  如京如坻 京作陵
  式于末世 末作永
  谢雨文冈不驰告 冈作罔
  敢饬豆边 边作笾
  题祷雨文后更咒𧋍蜴 𧋍作蜥下同
  还所迎像 像作佛
  及水蜥蜴 水字下増送字
  眀州修城祭土神文肃工始事 肃作啸
  诸庙祈雨文麦有立苖之艰 立苖未详
  祭勾芒神文敢奉岁词 词作祠
  慈圣光献皇后百日转经疏功崇而不载 载作宰伏愿克配坤元 愿作愿
  诸庙祈雨文神之食于此生 生作土
  太清眀道宫祈雨文允兹东眷 东作柬
  苏眀允哀词表见于当时 当字衍
  眀允所为文集有二十卷 集有作有集
  所集太常因革礼有一百卷 有字衍
  则其人之所存可知也 存作有
  过人气和而色温 过作遇
  其年以眀允之䘮归葬于蜀地 其作某地作也而词将刻之于冡上也 于字衍
  决大河兮啮扶桑 扶作浮啮桑邑名浮是为水所浮漂此恐趁韵作扶桑未详 作扶桑是决江河而注之海也
  众伏玩兮雕肺肠 雕作雕
  吴太初哀词勤事死州瘴沴地 州字下有外字势弭以偏兮 弭作阻
  卒与子逢 子作此
  我知子初兮 子作太
  为其子孤兮 为其二字衍此行中有脱误
  父母之叹兮 叹作欢
  剖劂又工 剖疑作剞
  吾词传子兮 公之自信如此
  王君俞哀词 拟欧阳詹生哀词
  君俞在京兆门外 作君俞在京师居北门外
  庆历元年予入太学 公于二十二岁入太学
  蓄妻子不骄 蓄作畜
  拔君俞以托其后 拔作扳
  而不享于贵且寿 享作卒
  君禔而秀兮 禔作提
  其博而殽 其作甚
  虽裕于心兮 心作实
  不耀其华 华作华
  维友则信兮 友作文
  莫敢责辞 敢作致
  恨与天终 末句不类
  虞部𭅺中戚公墓志铭大父讳同文 戚同文事其略见于吕氏童𫎇训宋史不为立传失之 有传附见于子传者东都事略也
  学士以论天书出 出作绌
  而𭅺中亦举贤良不就 中字下有盖字
  盖自父子兄弟之出处如此 自作其
  能师其家 师作帅
  何其盛哉 哉作也
  世世茍德者 德作得
  而民之养其父者得以其义贳死 今家无次丁者得减死留养法似始此
  濮民相惊且乱 且作㡬
  年五十有七 七作五
  自长丰之戚材 材作村
  荒谖悖冒 荒字上増虽字
  夫赴时趍务 趍作趣
  岂可轻也哉 岂可上増是字
  传𭅺家梁自祖琮 传作侍
  诋符绳公事魁崛 诋符谓论天书
  恂恂南安得家䂓 䂓作规
  戚元鲁墓志铭百有六十馀年矣 矣字衍
  元鲁初以父任于建州 于作为
  为亳州永成县主簿 成作城
  年三十有五 三作二
  以其配陈氏王氏祔⿰葬 ⿰作将
  而于元鲁未见其止也 其作所
  尚书都官员外𭅺陈君墓志然犹为所记所试者小也所记二字衍
  徙签书 签作佥
  以疾请致任 任作仕
  然不得卒至中寿 作然卒不得至中寿
  诗以铭之 铭作名
  故翰林侍读学士我公墓志铭 我作钱
  左侍禁阁门祇𠉀 阁作阁
  其见于文词 其作具
  以慈恕简重为礼 重作静
  而为属者后卒亦心服也 为字下有公字
  公于众不矫矫为异 此处似儗权文公墓碑
  其后至照化 照作昭
  刑部𭅺中致仕王公墓志铭祖考名犯濮王讳 犯濮王讳四字当侧注
  取君主万年薄 薄作簿
  转运使李绮 绮作纮
  咨任公具材治宫室 材字下有用字
  迁秘书著作佐𭅺 书字下有省字
  王骏知益州 骏作鬃
  或谓君祸自此始也 作或谓君祸始此矣
  知处州 处作䖍
  改湖北路转运使 改字下有荆字
  君要论之曰 论作谕
  于人何负㢤 人作吾
  知光州逾日 日作月
  迁尚书兵部员外𭅺徐州知州 作迁尚书兵部员外𭅺知徐州
  是时富丞相 相下有弼字
  加直龙图阁 阁作阁
  浚渠水利 作浚渠为水利
  知西京留守御史台 守作司
  司封𭅺中孔君墓志铭杜祀之使南方 祀作𣏌君䇿书居多 书作画
  程督与税等 与字下有租字
  湏负重三千人 重字下有者字
  悉使官属并拏系狱 使作收拏作孥并字下有其字军事推官吕潜以痩死 痩作瘐下同
  罢鼎州六塞 塞作寨
  君奏以为不可乃止之 之字衍
  而俸钱尝以聚书 三孔文词聚书之效也
  读书未尝日废也 尝下有一字
  四十七世孙 七作六
  羲仲太庙斋𭅺馀早卒 馀字宋本作官官字疑当在太庙上
  孙男女八人 书孙男女但举其数
  都官员外𭅺曽君墓志铭君曽氏讳谊 谊是太宗嫌名当时乃不避耶
  博闻强记 记作志
  自请罢去 自字上有则字
  楚饥以下 叙致甚佳
  又取民之食其伎者 伎作技
  市井骚然 井作里
  朝廷命他吏覆视 命作遣
  既死楚之人迎哭其䘮甚恸 死字下有而字之字衍不夺其守如此 不字下有可字
  景融景初 融作献
  尚告厥志 志作忘
  王容季墓志铭曽大父讳廷金 金作铭
  为逺安军使 逺安作安逺
  大父讳居正 正作政
  主蔡州之新蔡县簿 县字衍
  年三十有二 二作一
  旌义乡众义营 下义字作乂
  尤能刻意学问 能字衍
  其磨砻涵养而不止者 涵作灌
  又不可得之一乡一国也 可字下有以字
  未有同时并出于一家 未有同时并出为一句出于一家为一句于字上叠一出字
  而命之至于如此何也 折一笔便杳然无际
  容季葬有曰 容字上有而字曰作日
  都官员外𭅺胥君墓志铭 胥偃之子
  签书河南府 签作佥
  初娶李氏 初字上有君字
  曰茂谌太庙至长 至作室
  又谨畏廉洁 廉洁作洁廉
  建康郡太君田氏年七十 田作刁
  以笃其义 义作乂
  考已无遗 遗作违
  我材之亢 亢作尤
  刘伯声墓志铭 无事迹
  从予与 与作逰
  余故不得而辞也 故作固
  妻贾氏 贾作费
  子四人 人下有曰字
  有既畀之 既作孰
  尚书比部员外郎李君墓志铭自山阳祗京师 祗作抵
  海州朐山人 海字上有君字
  用君主宿州籴 籴作粜下同
  去为䖍州司法参军 □作处
  优致如主籴 优上有君字
  君考校程度 程度作度程
  有不能决者多属君君所决者三十有八事 上君字衍有不能决者多属君所为一句 下决字上叠一所字为一句
  盖复太平州囚官寿活之 复作覆官作管
  迁秘书著作佐𭅺 书字下有省字
  课嬴十有七万 嬴作赢
  久不能决 能字衍
  以母者出通判杭州 者作老
  葬安乐之扬兴里 乐下有乡字
  辨且裕也 辨作办且作其
  尚佑尔裔 佑作祐
  司封员外𭅺蔡公墓志铭任事无纎芥之失 任事二字衍芥作介
  自㣲起隆用兢兢 起作讫
  赠职方员外𭅺苏君墓志铭曽大父钦 钦作𬬱争欲执事学中 争上有士字
  轼殿中丞直史馆二句 书孙以二苏有名位故详之而并见于铭诗
  库部员外𭅺知临江军范君墓志铭万家山前葬其孤属君之故人 前字下有一将字
  使告于巩曰 使字衍
  元配某 某作郑氏
  次适都昌主簿周咏 昌作曷
  孙男六人 书孙不著其为某所尘
  张久中墓志铭 陈惇张持之交可为张陈洗隙末之秽
  一时所与之逰者甚众 所字衍
  力能以君之柩归 柩作䘮
  归君之葬地 葬字上有䘮字
  孔孟已然 已作以 铭词未免过夸曽王皆然秘书丞知成都府双流县事周君墓志铭历南剑之将乐 剑下有州字
  曰某曰某下 増曰某二字
  葬君于某县某乡某所之原 作葬君于某州某县某里之原
  居常分月俸 居作君
  或止食馆劵而已 馆劵未详疑即浙东俗所谓关约也
  殿中丞致仕王君墓志铭孙女二人 并书孙女为有所自出也
  赠大理寺丞致仕杜君墓志铭 简净可法
  胡君墓志铭 亦是学韩
  生于天禧之戊午 此文书生于某年
  与人逰 与上有其字
  弟某 兼书弟某
  琢斯珉 琢作瑑
  光禄寺丞通判太平州吴君墓志铭幸得名信后世名作铭
  殿中丞监扬州税徐君墓志铭 笔力驰骤何必韩欧徐君更无事迹自合但感慨盛衰
  姓李氏名昪一段 南唐僭国故不称其谥号而名之初东南之地一段 妙在叙议相夹
  永州军事推官孙君墓志铭讳杭以文学见于世 杭作抗
  君不有子 无子于铭中补见
  尚书都官员外𭅺王公墓志铭 精悍
  知韶州 知上増还字
  谓俗止如此 止疑作正
  夫所谓因其俗 俗下有者字
  子男七人 七子知名者三皆长寿县君吴氏所出位不满其志 志作意
  使者以安石之述与书 介甫请铭于子固而不之欧阳氏或疑此时未与欧阳公相知则仁寿县太君之葬介甫已为知制诰亦子固志其墓也
  其尤可哀者也 也作曰
  卫尉寺丞致仕金君墓志铭顾朝士大夫皆褒崇其亲顾作愿
  生于淳化之庚寅 书生年
  传至孙则亡 传字上叠⿰侯二字
  太子右司御率府副率致仕沈君墓志铭沈氏自齐太子家令约家于吴兴 何以不称梁侍中而称齐家令且吴兴之有沈氏自东汉始始为㑹稽乌程县之馀不乡也大抵曽王于史牒皆疏
  君以宗室宻州观察使宗旦恩盖君之侄也 补叙得法 宗子縁同姓之故其祖父既贵极人臣遇覃恩则得推之外家亦可为后世法 太滥不可为法虽假之官称而不莅任然名器固当慎惜也
  曽孙三人 并书曽孙
  宝月大师塔铭 终无一语及其法
  噫是非可铭也欤 但铭其一节
  金华县君曽氏墓志铭盖其子五人 五子知名者三以鲁公恩赐冠帔 推恩于大臣之女兄弟
  泌汾汶沂潢 潢作澺
  为妻若母 作若为妻母
  自荆祖粤 祖作徂
  象服貂冠 象作卷
  尚宠尔从 从作后
  寿安县君钱氏墓志铭祖考内阁使 阁作园
  其难其豫 难作艰
  天长县君黄氏墓志铭有曽孙十有二人 并书曽孙然独与他文不同以收处观之乃得其用意所在以进士中其拜 拜作科
  附屯田府君之兆 附作祔
  仁寿县太君吴氏墓志铭曰雱旉旁瓬𣃚防斿旗放旗斿与雱旉同列是不识㫃字介甫深于小学何以有此
  孙女九人以下 并书孙女之所归
  寿昌县太君许氏墓志铭 沈存中之母
  苏州吴县人 县字衍
  昔先王之治一段 夫人非有殊绝之行此论与此志不称
  夫人周氏墓志铭行其素所学 所字衍
  永安县君谢氏墓志铭其葬于抚州金谿县 县下有之字
  余观诗人之歌其后妃一段 篇篇如此却是一套永安县君李氏墓志铭卒于其家之正寝 女亦得称正寝
  初刑部之兄昌龄一段 有波澜
  试秘书省校书𭅺李君墓志铭 李君无复事迹只叙其数千年世次成文归熙甫赵汝渊墓志似出于此此文可敌荆公许氏世谱欧公疑世谱为公所作不徒然也 维李氏逺出于皋陶一段 所叙大抵用唐书宰相世系表自楚邱以后则其家之九世谱也 虽出其家谱牒其人与官皆茫昧无征何不但近取可知者使班孟坚为之必不肯如是
  昙子牧事赵 作昙子玑玑子牧事赵
  曰辑晃芬劲⿰ ⿰作睿
  德裕相文宗武宗 并及文饶与后昌龄对
  试秘书省校书𭅺李君妻太原王氏墓志铭 既铭校书而夫人复自为铭以其异于寻常之妇也此变例冈不采获 冈作罔
  池州贵池县主簿沈君夫人墓志铭夫人年三十馀一段 使今人为此铺陈数千言不尽其实则记乎其所不必记也
  元出于危 危疑作魏
  双君夫人邢氏墓志铭有过人之行 似刲股之事于是人知夫人之善三句 叙妇之贤而仍归美于姑语得体而于法亦谨严矣
  旌徳县太君薛氏墓志铭祥符初为东头供奉常将屯宫门 供奉下有官供奉三字
  祔其夫人柩 人作之
  福昌县君傅氏墓志铭景芬 芬作棻下同
  寿安县太君张氏墓志铭受养被封 被作收
  亡兄墓志铭字叔茂 作茂叔
  能辨说 辨作辩下同
  又思事未至当何如 何如作如何
  故髙邮主簿朱君墓志铭 铭外翁无溢词
  君尝试于秘书省校书𭅺 于作为
  其子象之东之 东作柬
  其年归于曽氏 年作季
  郓州平阴县主簿关君妻曽氏墓表余校史馆书籍余字下有被命二字
  故太常博士吴君墓碣开封县县丞 下县字衍谓君一强可以取其赢 强字下有出字
  不与⿰者校 ⿰作犯
  知处州青田县朱君夫人戴氏墓志铭某年某月 上某字作其
  曰某曰某曰某 下曰某二字衍宋本同疑上四人当作五人
  亡侄韶州军事判官墓志铭髙皇考讳致尧 髙字衍皇作王致尧作易占
  曽皇考讳易占 皇作王易占作致尧
  志气不获 气作弃
  光禄少卿晁君墓志铭 铭妇翁亦无夸词
  其家先济州之巨野 家先作先家
  公讳宗格 格作恪
  合葬于杭州 杭作扬
  安州政待公而决 安字衍
  大有文元 有作自
  先于外服 先作光
  夫人曽氏墓志铭皇考讳某 皇作王
  天长朱君墓志铭识美幽堂 幽作山
  秘书省著作佐𭅺致仕曽君墓志铭字眀升 升作叔列幽隧 幽作山
  亡弟湘潭县主簿子翊墓志铭 曽氏兄弟皆笃学虽欲不名世得乎
  声音训话 话作诂
  未尝易意 易意上有一日二字
  二女墓志铭吾继室李氏出也 李氏乃是后妻公深于经学而继室二字亦误
  仙源县君曽氏墓志铭 淑眀许嫁而夭遂以妹妇之太子賔客致仕陈公神道碑铭迺论具公胄出位序行治之实 论具作具论
  曰知公曽祖考也 知下原注下一字同濮王讳宜兴本阙三字是知某州非其名也
  盗卒不得死 不得作得不
  岳州滕宗亮 亮作谅
  及退而自休日 日下有脱今得宋本补足云 使家人诵书常数千言危坐听之未尝有倦色江于东南为水陆之冲賔客日凑公广于招纳与之酾酒髙㑹弹琴赋诗曰是足以佚吾老也及间而言天下之事于其是非得失之际慨然奋励少者有所不能及闻其言者莫不壮其意少客京师有欲教公以化黄金者公辞不受教公以寡欲乃受而行之盖出事天子四十有八年退老于家又十有五年年八十馀饮食倍人仪状甚伟声音满堂进拜公于前者不知其已老也前终十馀年自为冡于南康军星子县白鹿原距尚书之兆千有八百歩棺椁衣衾皆豫自制属疾至终容止如常遗言里中亲疏各尽其意享年八十有五殁于熙宁九年五月壬申葬于是年八月壬寅累阶至朝散大夫勲至上柱国封至颍川郡开国侯食邑至一千二百户娶张氏尚书屯田员外𭅺诩之女封清河县君再娶王氏尚书都官员外𭅺告之女封同安郡君子男二人曰耆太庙室长有易疾次𭅺聃也守江州瑞昌县主簿女五人嫁太常博士文劝进士呉⿱光禄寺丞曽轸进士陶舜仪吉州庐陵县主簿薛缝孙男一人曰瑰女三人聃承德袭教能世其家者也铭曰允穆陈公学繇自力收科于少其髦维特于陪于贰懿其壮画于附于颛焯其伟绩驱之磔之于其蝥贼膏之妪之于其黍稷彼疾而驰我徐不亟宁无尔谐不渝我则于𭅺于卿进皆以序疾集于㣲迺谢而去迺长书省云云
  世狠而争 狠作很
  曽不频呻 频作嚬
  有归墓隧 归作岿
  秘书少监赠吏部尚书陈公神道碑铭妫满之封国满作汭
  曽大父㫤 㫤作昶
  遂始学书 作遂使书学
  盗以故不可迫 可作敢
  自宋兴小吏势 势下别本有弱字宋本无疑有脱文盗起往往转掠数百千里二句 读此可见削弱方镇州县无偹自宋初即受其弊而欧公为丁元珍墓表亦非以相知曲加寛解也政要策所谓张雍守梓州者即此事
  盖亦以无为有 以作易
  历河南府新安县 历下有知字
  公因筑武陵澧州三寨 陵作口州作川
  刑部𭅺中张府君神道碑 此篇叙事颇为生色㧞府君自赞 㧞作扳
  趣作诬状 趣作趋
  幸授已甲捕两营 授作受
  颖又莫敢相曲直 又作人
  府君身省䕶作者 省作自者作省属下句读
  官至库员外𭅺 库下有部字
  府君甚爱考城刘侍制 侍作待
  端重不惰 惰作忲
  民赵昌以画名未尝致一器一物 画犹不收则其居州之廉静益见矣自知汉州而治由已出官止于两浙转运故举二事以概见其始终即下文所谓自守及使也
  虽小者如此立称 立字疑误
  故朝散大夫孙公行状吏遂得弛负钱数十万而已句未详
  北方益土兵二十万 兵下有亦字
  又何益之耶 何作可
  岂可谓知先后㢤 知下有所字
  于是极论古养兵 古下有今字
  谋立永洛城 永作水下同
  而赦沪之辄遂从公议 辄遂似谓专擅今且以辄为读 宋本同
  又言后事 后字下有宫字
  又言宰相其罪当罢 其字衍
  不饬玩好 饬作饰
  二三大臣又与同心共事 与下有公字
  所著唐史记五十七篇 五作七七作五
  徐复传五行术数之说 术数作数术
  皆尽㳟谨 遇人恭谨真有德而隐者也
  复所以为上言者 以字衍
  太一主客位成历 位作立
  州牧每至 牧作将
  洪渥传 公笃于友爱而久宦不大显传渥盖亦有感云
  初进于有司连三黜 连三黜作辄连黜
  里中人闻渥死 里字上有渥字
  渥得官而兄已老 而作时
  则必安焉 必作心
  如渥所存 渥下有之字
  盖人人所易到 下人字作之 徐复洪渥二传为一卷疑其不完 宋本同
  本朝政要䇿 读此卷乃知南丰史才
  考课滕正中 正中作中正
  沔既奏其法 既下有条字
  然亲书课最之意 书字下有考字 亲书如阳城自书考是也
  训兵至周世宗髙平之退自此始也 故代周者不在藩镇而在内之大臣东京时王德用狄青皆被口语宋兴益精其法 精作脩
  而群臣莫能本其意 本作奉
  添兵 庆历以后益兵愈多国用愈绌以下盖尤寓意于简汰也
  始置神武䇿为禁兵 神武䇿当作龙武神䇿
  太原青杜 杜作社
  邠宁宁武 作邠宁武宁
  养之既废 废作费
  才五六千而已 才作才下同
  至太宗伐刘继元 伐作代
  取环庆诸州之兵 之作役
  然群臣莫能承上意 意下有焉字
  兵器弓矢之取睽 取下有诸字
  国公署有南北作坊 公作工
  岁造甲铠具装枪剑刀锯器械 具作贝
  努撞床子努 努并作弩下同撞作橦
  甲袋征鼓 征作钲
  炒锅铏行橧 铏作䥷橧作槽
  城垒太宗既平太原以下 太宗以晋阳自髙欢以来尝因以起既平刘氏乃隳其城可复迁其民以实京辅则谬算也河东力既单弱岂复能东向以与辽人争幽州云中故地哉
  宗庙但立髙曽祢 曽下有祖字
  傎探 傎作侦
  赵瑢 瑢作镕
  京人皆冤之 京下有师字
  贡举下诏赐其第殿试自此始也 赐进士第与殿试之名皆始于此而眀之殿试天子亲䇿问之则又仿宋时贤科之意与覆试异焉今释褐亦始于此 元好问中州集第八卷载擢第者廷试时务䇿自髙有邻发之此殿试试䇿之始开宝殿试进士内出未眀求衣赋设爵待士诗仍不异礼部考试之法也 按柳开集与郑景宗书云开宝六年进士徐士廉伏阙下求见请太祖廷试曰方今中外兵百万提强黜弱决自上前惟取儒为吏常以授于人而不自决为国止文与武二柄取士无为下鬻恩也太祖即命礼部试所中不中贡举人列于殿庭试之得百有二十七人赐登第
  使解褐焉 此今日释褐之始
  受诏即赴贡院 亦始于此
  至殿试又为糊名之制 按此似宋时糊名但用之于廷试然欧公得眉山而疑为公殆皆用糊名也
  军赏罚惟倾土疆耳 倾字衍
  庄宗好畋赏赉无节也 五代史但言庄宗以吝赏失军士心不知此事尤当垂监于后盖无功僣赏与不加优恤其失惟均尔吝赏详见刘后传
  二十年夹河争取天下 河下有战字
  雅乐又定十一曲名 一作二
  乃太祖之圣意 太祖取王朴乐下一律用之
  史官季冬终则送于史官 冬字疑衍
  姚寿以为帝王谟训 寿作璹
  入阁日 阁作阁
  正量衡动必数岁计争 计字疑误
  一忽为𢇁 一作十
  自分厘毫𢇁忽 釐作𣯛毫作豪下同
  任将兵未尝少衄 少作小
  汴水裴䧺卿言江南租船 䧺作耀
  太宗尝命张洎论著其兴凿 苏子瞻注浮于淮泗似未见洎所论著故援据不能若此之详宻
  刑法太祖即位 祖作宗
  管榷 管作筦
  实盐价于海濵 濵作濒
  兵簿既众 簿作籍
  自此山海之入四句 宋之弊政皆始于太宗
  钱币而安易之辩不可出 出作屈
  宦者相惭而退 相作洎
  名教蜀人有事于中州 事当作仕
  䄍祭宋兴推应天行 天作火
  祠太一兆太一于城南 兆下疑有阙
  郊配 南丰亦主太祖配天之议盖郊配自当论功德也
  南蛮安南之蛮是也 蛮作变
  契丹尊择用将帅 尊作专
  委任专而听断眀 任作付
  当世以为黠 黠作谚
  刘廷让败于君子馆又败 上败字衍
  虏辄掠垌野 垌作坰
  始科河内之民以戍边 科疑作料
  则取后兵为振武之军以自助 后作役
  杨延以为乘其敝 延下有钊字
  贼盗天子常薄吏罪 汉髙纪陈豨反周昌奏常山亡二十城请诛守尉上曰守尉反乎对曰否上曰是力不足亡罪圣主之恕非文墨吏所知也 读此篇乃知欧王丁宝臣墓表与志不为失出
  文馆而衰于唐室之瑰 瑰作壊
  而法变卑矣 变作度
  而缙绅之学彬彬文 文作矣
  屯田议者以为岂晏然不知兵农兼务哉 议者以下疑尚有脱误
  东出宿毫 毫作亳
  水利李沐以区区之蜀 沐作𣲙
  文翁穿前溲 前作煎
  至晋杜预疏荆兖之水 兖宋本兖宜兴本作衮固非是然杜元凯未尝为兖州则兖字亦非也恐当为㐮字黄河 此条但据汉书沟洫志立论然晁补之亦不能似此
  使水得自行者 水得自行四字尚未尽得本意张戒之说是也 戒作戎
  王延平当之说是也 王延下有世字
  故务壅塞居水者 数语简括
  故言河宜散裂 言散裂而不言游荡只得其半边防𤅀莫以通 𤅀作瀛
  茶又设三说之法 三说之法见沈存中笔谈 以上诸策皆真得其要而其文无不出入汉之西京此固五朝国史诸志之椎轮也世人竞耳剽隆平集而莫知爱玩此一卷何哉
  金石录䟦尾九成宫醴泉铭秘书省检校侍中 省作监
  可以见魏之志也 只一语自有味
  魏侍中王粲石井栏记贞元十七年 贞作正
  掌书记胡证书 证作证
  一记 作记一
  襄州遍学寺禅院碑惟嗜书 惟疑作性
  襄州兴国寺碑特见其模本于太学官杨𮕵家 𮕵作褒
  十八官号姓名 八疑作人
  其字犹可喜 犹作尤
  韩公井记兼山东道 山下有南字
  行人虽渇困 渇作暍
  桂阳周府君碑并碑阴图经但云周府君 府作使按武水源出彬州 彬作郴
  南流三百里入桂阳水 入下有桂阳而三字
  其俗谓湍浚为泷溪 谓下有水字浚字衍
  盖当时已有此语 有作为
  惟十有亖月 二二并写作亖原注古二字
  古字如亦作⿱ ⿱作⿱
  人作⿱之类 ⿱作□
  如此者甚众 如此者下宜兴本阙二字宋本作如此者甚众
  唐安乡开化寺卧禅师净土堂碑铭 化作元
  住河南开元寺 南作州
  则能令其信慕者二句 善据名论
  江西石幢记颍川郡锺某为始 五代史记锺传封南平王颍川乃其郡望也
  汉武都太守汉阳阿阳李翕西狭颂乃与功曹吏 吏作史
  鐉□大石 □作烧
  其颂有二 颂作文
  马瑊中玉 瑊作城
  然后汉画始见于人 人作今
  成州则武都之上流也 流作禄
  集外续附行状母吴氏文城郡太君 母吴氏上不似世俗加前字
  公嘉祐二年进士及第 嘉祐丁酉距公卒之年元丰癸亥凡二十年公之及第已三十八岁矣
  年十有二试六论 二下有日字
  妇人孺子皆道公姓字 皆下有能字
  学者惫精思莫能到也 精下脱一覃字宋本亦然前期喻属县富人 县下宋本阙一字今以名臣言行录补一召字
  粟贾平 贾下有为字
  故盗发辄得有葛友谅者 宋本无谅字谬加可笑下同
  县毋遣人至甲里 甲作田言行录作县毋遣人呼其门
  遂以为脩撰 以下有公字
  墓志数对便殿发其所言 宋本无发字
  讣闻计亟 作计闻讣亟
  神道碑鼓腹而嬉擢齐州 鼓作果擢下有知字哀词 秦少游作也见本集第四十卷秦观二字误入行中耳
  协秦观而四塞兮 秦观二字乃气郁二字之讹辰来迟而去速兮 迟下阙一兮字
  典贡绝而复作兮 贡作章
  早获进于门墙 少游秋懐诗云昔者曽中书门户实难瞰笔势如长淮初源可觞滥经营终入海欲语焉能暂斯人今则亡悲歌风惨澹其于曽氏未后苏门也张文潜有祭公文今不传
  挽词功名取次休 功名陈后山集作功言指立功立言为是
  始作后程仇 作疑怍 程元仇璋文中子之徒 后山有妾薄命二篇自注云为曽南丰作 苏子由曽子固舍人挽词云少年漂泊马光禄末路骞腾朱㑹稽儒术逺追齐稷下文词近比汉京西平生碑版无容继此日铭诗谁为题试数庐陵门下士十年零落晓星低宜补载于陈作之前
  己卯冬于保定行台阅 内府所赐大臣古文渊鉴有在集外者六篇则书魏郑公传邪正辨说用读贾谊传上田正言书上欧蔡书也书魏郑公传既为公杰出之文其五篇则皆公之少作亦唯上欧蔡书差善而词虽激昻气实轻浅其谓所见闻士大夫不少人人唯一以茍且畏慎阴拱黙处为故未尝有一人见当世事仅若毛𩬊而肯以身任之不为回避计惜者则庆历间士风亦岂至是度先生年长后以其言为过而藏弆是稿如居士集不录与髙司諌之意前辈录公文者偶未之察近日学士专以得集外人所不常见者为奇故录此等耳他日讨论续稿者倘精思吾言或刍荛之一得也 后知立斋相公有建本圣宋文选数册其中载南丰文二卷嘉善柯崇朴借钞遂传于外此六篇者皆在焉盖以世不经见过而录之不略慎择也
  何椒邱云南丰续稿外集南渡后散轶无传开禧间建昌郡守赵汝砺始得其书于先生族孙潍缺误颇多乃与郡丞陈东合续稿外集较定而删其伪者因旧题定为四十卷缮写以传元季又亡于兵火国初惟类稿藏于秘阁士大夫鲜得见之永乐初李文𣪣公为庶吉士读书秘阁日记数篇休沐日辄录之今书坊所刻南丰文粹十卷是也正统中昆夷二字疑作毗陵赵司业琬始得类稿全书以畀宜兴令邹旦刻之然字多讹舛读者病焉成化中南丰令杨参又取宜兴本重刻于其县踵讹承谬无能是正太学生赵玺访得旧本悉力雠校而未能尽善予取文粹文鉴诸书参校乃稍可读文鉴载杂识二首并书魏郑公传后类稿无之意必续稿所载也故附录于类稿之末眀初曽得之尝著南丰类稿辨误则此集自南渡以后善本难得久矣得之书惜乎不传吾将安所取正哉 南丰有懐友一篇寄介卿见能改斋漫录第十四卷中又有厄台记见庄绰鸡肋编中但似非全文厄台记亦见圣宋文选中 髙似孙纬略有南丰
  谢实录院赐砚纸笔墨表疑亦续稿 施武子苏诗注中尚载有杂识



  义门读书记卷四十四
<子部,杂家类,杂考之属,义门读书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