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門讀書記 (四庫全書本)/卷4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四十三 義門讀書記 卷四十四 卷四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義門讀書記卷四十四
  翰林院侍讀學士何焯撰
  元豐類稿
  大悲謝雨文立致霶霈之澤 霶霈作滂沛
  謝晴文今蠶麥將成 將作甫
  諸廟祈雨文注伸布䖍誠 伸作仰
  洪州謁謝廟文 謝作諸
  敢修禱謁 禱作禮
  洪州謁夫子廟文尚其聖德 聖德作降𠂻
  洪州諸寺觀祈晴文蓋茲疲癃之民 癃作瘵
  窪下之田 窪作窪
  已傷稼穡 稼穡作流潦
  實某慧䕃 某作繄
  感慰輿情 感作俯
  諸寺觀廟謝晴文即俾時暘 俾作畀
  祭西山玉隆觀許真君文𥾝惟真馭之升 𥾝作𬗟人承餘烈 承作思
  俾往陳於薄具 陳作羞
  諸寺觀祈雪文盪除隂氣 隂作沴
  使閭巷消癘瘥之菑 癘作薦
  諸寺觀謝雪文致祈寒之協序 祈作祁
  祭順濟王文章雲見象 雲作示
  福州謁諸廟文攸賚斯民 攸作終
  福州鱔溪禱雨文晀㫰出沒 晀㫰作跳踉
  或就纒徽 纒作□
  今寕宇矣 寕宇作宇寕
  如京如坻 京作陵
  式於末世 末作永
  謝雨文岡不馳告 岡作罔
  敢飭豆邊 邊作籩
  題禱雨文後更呪𧋍蜴 𧋍作蜥下同
  還所迎像 像作佛
  及水蜥蜴 水字下増送字
  眀州修城祭土神文肅工始事 肅作嘯
  諸廟祈雨文麥有立苖之艱 立苖未詳
  祭勾芒神文敢奉嵗詞 詞作祠
  慈聖光獻皇后百日轉經疏功崇而不載 載作宰伏願克配坤元 願作願
  諸廟祈雨文神之食於此生 生作土
  太清眀道宮祈雨文允茲東睠 東作柬
  蘇眀允哀詞表見於當時 當字衍
  眀允所為文集有二十卷 集有作有集
  所集太常因革禮有一百卷 有字衍
  則其人之所存可知也 存作有
  過人氣和而色溫 過作遇
  其年以眀允之䘮歸葬於蜀地 其作某地作也而詞將刻之於冡上也 於字衍
  決大河兮嚙扶桑 扶作浮齧桑邑名浮是為水所浮漂此恐趁韻作扶桑未詳 作扶桑是決江河而注之海也
  衆伏玩兮雕肺腸 雕作彫
  吳太初哀詞勤事死州瘴沴地 州字下有外字勢弭以偏兮 弭作阻
  卒與子逢 子作此
  我知子初兮 子作太
  為其子孤兮 為其二字衍此行中有脫誤
  父母之歎兮 歎作歡
  剖劂又工 剖疑作剞
  吾詞傳子兮 公之自信如此
  王君俞哀詞 擬歐陽詹生哀詞
  君俞在京兆門外 作君俞在京師居北門外
  慶歴元年予入太學 公於二十二嵗入太學
  蓄妻子不驕 蓄作畜
  拔君俞以託其後 拔作扳
  而不享於貴且夀 享作卒
  君禔而秀兮 禔作提
  其博而殽 其作甚
  雖裕於心兮 心作實
  不耀其華 華作華
  維友則信兮 友作文
  莫敢責辭 敢作致
  恨與天終 末句不類
  虞部𭅺中戚公墓誌銘大父諱同文 戚同文事其略見於呂氏童𫎇訓宋史不為立傳失之 有傳附見於子傳者東都事略也
  學士以論天書出 出作絀
  而𭅺中亦舉賢良不就 中字下有蓋字
  蓋自父子兄弟之出處如此 自作其
  能師其家 師作帥
  何其盛哉 哉作也
  世世茍德者 德作得
  而民之養其父者得以其義貰死 今家無次丁者得減死留養法似始此
  濮民相驚且亂 且作㡬
  年五十有七 七作五
  自長豐之戚材 材作村
  荒諼悖冐 荒字上増雖字
  夫赴時趍務 趍作趣
  豈可輕也哉 豈可上増是字
  傳𭅺家梁自祖琮 傳作侍
  詆符繩公事魁崛 詆符謂論天書
  恂恂南安得家䂓 䂓作規
  戚元魯墓誌銘百有六十餘年矣 矣字衍
  元魯初以父任於建州 於作為
  為亳州永成縣主簿 成作城
  年三十有五 三作二
  以其配陳氏王氏祔⿰葬 ⿰作將
  而於元魯未見其止也 其作所
  尚書都官員外𭅺陳君墓誌然猶為所記所試者小也所記二字衍
  徙簽書 簽作僉
  以疾請致任 任作仕
  然不得卒至中夀 作然卒不得至中夀
  詩以銘之 銘作名
  故翰林侍讀學士我公墓誌銘 我作錢
  左侍禁閣門祇𠉀 閣作閤
  其見於文詞 其作具
  以慈恕簡重為禮 重作靜
  而為屬者後卒亦心服也 為字下有公字
  公於衆不矯矯為異 此處似儗權文公墓碑
  其後至照化 照作昭
  刑部𭅺中致仕王公墓誌銘祖考名犯濮王諱 犯濮王諱四字當側注
  取君主萬年薄 薄作簿
  轉運使李綺 綺作紘
  諮任公具材治宮室 材字下有用字
  遷秘書著作佐𭅺 書字下有省字
  王駿知益州 駿作騣
  或謂君禍自此始也 作或謂君禍始此矣
  知處州 處作䖍
  改湖北路轉運使 改字下有荊字
  君要論之曰 論作諭
  於人何負㢤 人作吾
  知光州逾日 日作月
  遷尚書兵部員外𭅺徐州知州 作遷尚書兵部員外𭅺知徐州
  是時富丞相 相下有弼字
  加直龍圖閤 閤作閣
  濬渠水利 作濬渠為水利
  知西京留守御史臺 守作司
  司封𭅺中孔君墓誌銘杜祀之使南方 祀作𣏌君䇿書居多 書作畫
  程督與稅等 與字下有租字
  湏負重三千人 重字下有者字
  悉使官屬並拏繫獄 使作收拏作孥並字下有其字軍事推官呂潛以痩死 痩作瘐下同
  罷鼎州六塞 塞作寨
  君奏以為不可乃止之 之字衍
  而俸錢嘗以聚書 三孔文詞聚書之效也
  讀書未嘗日廢也 嘗下有一字
  四十七世孫 七作六
  羲仲太廟齋𭅺餘早卒 餘字宋本作官官字疑當在太廟上
  孫男女八人 書孫男女但舉其數
  都官員外𭅺曽君墓誌銘君曽氏諱誼 誼是太宗嫌名當時乃不避耶
  博聞強記 記作志
  自請罷去 自字上有則字
  楚饑以下 敘致甚佳
  又取民之食其伎者 伎作技
  市井騷然 井作里
  朝廷命他吏覆視 命作遣
  既死楚之人迎哭其䘮甚慟 死字下有而字之字衍不奪其守如此 不字下有可字
  景融景初 融作獻
  尚告厥志 志作忘
  王容季墓誌銘曽大父諱廷金 金作銘
  為逺安軍使 逺安作安逺
  大父諱居正 正作政
  主蔡州之新蔡縣簿 縣字衍
  年三十有二 二作一
  旌義鄉衆義營 下義字作乂
  尤能刻意學問 能字衍
  其磨礱涵養而不止者 涵作灌
  又不可得之一鄉一國也 可字下有以字
  未有同時並出於一家 未有同時並出為一句出於一家為一句於字上疊一出字
  而命之至於如此何也 折一筆便杳然無際
  容季𦵏有曰 容字上有而字曰作日
  都官員外𭅺胥君墓誌銘 胥偃之子
  簽書河南府 簽作僉
  初娶李氏 初字上有君字
  曰茂諶太廟至長 至作室
  又謹畏亷潔 亷潔作潔亷
  建康郡太君田氏年七十 田作刁
  以篤其義 義作乂
  考已無遺 遺作違
  我材之亢 亢作尤
  劉伯聲墓誌銘 無事蹟
  從予與 與作逰
  余故不得而辭也 故作固
  妻賈氏 賈作費
  子四人 人下有曰字
  有既畀之 既作孰
  尚書比部員外郎李君墓誌銘自山陽祗京師 祗作抵
  海州朐山人 海字上有君字
  用君主宿州糴 糴作糶下同
  去為䖍州司法參軍 □作處
  優致如主糴 優上有君字
  君考校程度 程度作度程
  有不能決者多屬君君所決者三十有八事 上君字衍有不能決者多屬君所為一句 下決字上疊一所字為一句
  蓋復太平州囚官夀活之 復作覆官作管
  遷秘書著作佐𭅺 書字下有省字
  課嬴十有七萬 嬴作贏
  久不能決 能字衍
  以母者出通判杭州 者作老
  𦵏安樂之揚興里 樂下有鄉字
  辨且裕也 辨作辦且作其
  尚佑爾裔 佑作祐
  司封員外𭅺蔡公墓誌銘任事無纎芥之失 任事二字衍芥作介
  自㣲起隆用兢兢 起作訖
  贈職方員外𭅺蘇君墓誌銘曽大父欽 欽作釿爭欲執事學中 爭上有士字
  軾殿中丞直史館二句 書孫以二蘇有名位故詳之而並見於銘詩
  庫部員外𭅺知臨江軍范君墓誌銘萬家山前𦵏其孤屬君之故人 前字下有一將字
  使告於鞏曰 使字衍
  元配某 某作鄭氏
  次適都昌主簿周詠 昌作曷
  孫男六人 書孫不著其為某所塵
  張久中墓誌銘 陳惇張持之交可為張陳洗隙末之穢
  一時所與之逰者甚衆 所字衍
  力能以君之柩歸 柩作䘮
  歸君之𦵏地 𦵏字上有䘮字
  孔孟已然 已作以 銘詞未免過夸曽王皆然秘書丞知成都府雙流縣事周君墓誌銘歴南劍之將樂 劍下有州字
  曰某曰某下 増曰某二字
  𦵏君於某縣某鄉某所之原 作𦵏君於某州某縣某里之原
  居常分月俸 居作君
  或止食館劵而已 館劵未詳疑即浙東俗所謂關約也
  殿中丞致仕王君墓誌銘孫女二人 並書孫女為有所自出也
  贈大理寺丞致仕杜君墓誌銘 簡淨可法
  胡君墓誌銘 亦是學韓
  生於天禧之戊午 此文書生於某年
  與人逰 與上有其字
  弟某 兼書弟某
  琢斯珉 琢作瑑
  光祿寺丞通判太平州吳君墓誌銘幸得名信後世名作銘
  殿中丞監揚州稅徐君墓誌銘 筆力馳驟何必韓歐徐君更無事蹟自合但感慨盛衰
  姓李氏名昪一段 南唐僭國故不稱其謚號而名之初東南之地一段 妙在敘議相夾
  永州軍事推官孫君墓誌銘諱杭以文學見於世 杭作抗
  君不有子 無子於銘中補見
  尚書都官員外𭅺王公墓誌銘 精悍
  知韶州 知上増還字
  謂俗止如此 止疑作正
  夫所謂因其俗 俗下有者字
  子男七人 七子知名者三皆長夀縣君吳氏所出位不滿其志 志作意
  使者以安石之述與書 介甫請銘於子固而不之歐陽氏或疑此時未與歐陽公相知則仁夀縣太君之𦵏介甫已為知制誥亦子固誌其墓也
  其尤可哀者也 也作曰
  衛尉寺丞致仕金君墓誌銘顧朝士大夫皆褒崇其親顧作願
  生於淳化之庚寅 書生年
  傳至孫則亡 傳字上疊⿰侯二字
  太子右司禦率府副率致仕沈君墓誌銘沈氏自齊太子家令約家於吳興 何以不稱梁侍中而稱齊家令且吳興之有沈氏自東漢始始為㑹稽烏程縣之餘不鄉也大抵曽王於史牒皆疎
  君以宗室宻州觀察使宗旦恩蓋君之姪也 補敘得法 宗子縁同姓之故其祖父既貴極人臣遇覃恩則得推之外家亦可為後世法 太濫不可為法雖假之官稱而不蒞任然名器固當慎惜也
  曽孫三人 並書曽孫
  寳月大師塔銘 終無一語及其法
  噫是非可銘也歟 但銘其一節
  金華縣君曽氏墓誌銘蓋其子五人 五子知名者三以魯公恩賜冠帔 推恩於大臣之女兄弟
  泌汾汶沂潢 潢作澺
  為妻若母 作若為妻母
  自荊祖粵 祖作徂
  象服貂冠 象作卷
  尚寵爾從 從作後
  夀安縣君錢氏墓誌銘祖考內閣使 閣作園
  其難其豫 難作艱
  天長縣君黃氏墓誌銘有曽孫十有二人 並書曽孫然獨與他文不同以收處觀之乃得其用意所在以進士中其拜 拜作科
  附屯田府君之兆 附作祔
  仁夀縣太君吳氏墓誌銘曰雱旉旁瓬𣃚防斿旂放旂斿與雱旉同列是不識㫃字介甫深於小學何以有此
  孫女九人以下 並書孫女之所歸
  夀昌縣太君許氏墓誌銘 沈存中之母
  蘇州吳縣人 縣字衍
  昔先王之治一段 夫人非有殊絶之行此論與此誌不稱
  夫人周氏墓誌銘行其素所學 所字衍
  永安縣君謝氏墓誌銘其𦵏於撫州金谿縣 縣下有之字
  余觀詩人之歌其后妃一段 篇篇如此卻是一套永安縣君李氏墓誌銘卒於其家之正寢 女亦得稱正寢
  初刑部之兄昌齡一段 有波瀾
  試秘書省校書𭅺李君墓誌銘 李君無復事蹟只敘其數千年世次成文歸熈甫趙汝淵墓誌似出於此此文可敵荊公許氏世譜歐公疑世譜為公所作不徒然也 維李氏逺出於皋陶一段 所敘大抵用唐書宰相世系表自楚邱以後則其家之九世譜也 雖出其家譜牒其人與官皆茫昧無徵何不但近取可知者使班孟堅為之必不肯如是
  曇子牧事趙 作曇子璣璣子牧事趙
  曰輯晃芬勁⿰ ⿰作叡
  德裕相文宗武宗 並及文饒與後昌齡對
  試秘書省校書𭅺李君妻太原王氏墓誌銘 既銘校書而夫人復自為銘以其異於尋常之婦也此變例岡不採獲 岡作罔
  池州貴池縣主簿沈君夫人墓誌銘夫人年三十餘一段 使今人為此鋪陳數千言不盡其實則記乎其所不必記也
  元出於危 危疑作魏
  雙君夫人邢氏墓誌銘有過人之行 似刲股之事於是人知夫人之善三句 敘婦之賢而仍歸美於姑語得體而於法亦謹嚴矣
  旌徳縣太君薛氏墓誌銘祥符初為東頭供奉常將屯宮門 供奉下有官供奉三字
  祔其夫人柩 人作之
  福昌縣君傅氏墓誌銘景芬 芬作棻下同
  夀安縣太君張氏墓誌銘受養被封 被作收
  亡兄墓誌銘字叔茂 作茂叔
  能辨說 辨作辯下同
  又思事未至當何如 何如作如何
  故髙郵主簿朱君墓誌銘 銘外翁無溢詞
  君嘗試於秘書省校書𭅺 於作為
  其子象之東之 東作柬
  其年歸於曽氏 年作季
  鄆州平隂縣主簿關君妻曽氏墓表余校史館書籍余字下有被命二字
  故太常博士吳君墓碣開封縣縣丞 下縣字衍謂君一強可以取其贏 強字下有出字
  不與⿰者校 ⿰作犯
  知處州青田縣朱君夫人戴氏墓誌銘某年某月 上某字作其
  曰某曰某曰某 下曰某二字衍宋本同疑上四人當作五人
  亡姪韶州軍事判官墓誌銘髙皇考諱致堯 髙字衍皇作王致堯作易占
  曽皇考諱易占 皇作王易占作致堯
  志氣不獲 氣作棄
  光祿少卿晁君墓誌銘 銘婦翁亦無夸詞
  其家先濟州之鉅野 家先作先家
  公諱宗格 格作恪
  合𦵏於杭州 杭作揚
  安州政待公而決 安字衍
  大有文元 有作自
  先於外服 先作光
  夫人曽氏墓誌銘皇考諱某 皇作王
  天長朱君墓誌銘識美幽堂 幽作山
  秘書省著作佐𭅺致仕曽君墓誌銘字眀升 升作叔列幽隧 幽作山
  亡弟湘潭縣主簿子翊墓誌銘 曽氏兄弟皆篤學雖欲不名世得乎
  聲音訓話 話作詁
  未嘗易意 易意上有一日二字
  二女墓誌銘吾繼室李氏出也 李氏乃是後妻公深於經學而繼室二字亦誤
  仙源縣君曽氏墓誌銘 淑眀許嫁而夭遂以妹婦之太子賔客致仕陳公神道碑銘迺論具公胄出位序行治之實 論具作具論
  曰知公曽祖考也 知下原注下一字同濮王諱宜興本闕三字是知某州非其名也
  盜卒不得死 不得作得不
  岳州滕宗亮 亮作諒
  及退而自休日 日下有脫今得宋本補足雲 使家人誦書常數千言危坐聽之未嘗有倦色江於東南為水陸之衝賔客日湊公廣於招納與之釃酒髙㑹彈琴賦詩曰是足以佚吾老也及間而言天下之事於其是非得失之際慨然奮勵少者有所不能及聞其言者莫不壯其意少客京師有欲教公以化黃金者公辭不受敎公以寡慾乃受而行之蓋出事天子四十有八年退老於家又十有五年年八十餘飲食倍人儀狀甚偉聲音滿堂進拜公於前者不知其已老也前終十餘年自為冡於南康軍星子縣白鹿原距尚書之兆千有八百歩棺槨衣衾皆豫自製屬疾至終容止如常遺言裡中親疎各盡其意享年八十有五歿於熈寕九年五月壬申塟於是年八月壬寅累階至朝散大夫勲至上柱國封至潁川郡開國侯食邑至一千二百戶娶張氏尚書屯田員外𭅺詡之女封清河縣君再娶王氏尚書都官員外𭅺告之女封同安郡君子男二人曰耆太廟室長有易疾次𭅺聃也守江州瑞昌縣主簿女五人嫁太常博士文勸進士呉⿱光祿寺丞曽軫進士陶舜儀吉州廬陵縣主簿薛縫孫男一人曰瓌女三人聃承德襲敎能世其家者也銘曰允穆陳公學繇自力收科於少其髦維特於陪於貳懿其壯畫於附於顓焯其偉績驅之磔之於其蝥賊膏之嫗之於其黍稷彼疾而馳我徐不亟寕無爾諧不渝我則於𭅺於卿進皆以序疾集於㣲迺謝而去迺長書省云云
  世狠而爭 狠作很
  曽不頻呻 頻作嚬
  有歸墓隧 歸作巋
  秘書少監贈吏部尚書陳公神道碑銘媯滿之封國滿作汭
  曽大父㫤 㫤作昶
  遂始學書 作遂使書學
  盜以故不可廹 可作敢
  自宋興小吏勢 勢下別本有弱字宋本無疑有脫文盜起往往轉掠數百千里二句 讀此可見削弱方鎮州縣無偹自宋初即受其弊而歐公為丁元珍墓表亦非以相知曲加寛解也政要策所謂張雍守梓州者即此事
  蓋亦以無為有 以作易
  歴河南府新安縣 歴下有知字
  公因築武陵澧州三寨 陵作口州作川
  刑部𭅺中張府君神道碑 此篇敘事頗為生色㧞府君自贊 㧞作扳
  趣作誣狀 趣作趨
  幸授已甲捕兩營 授作受
  頴又莫敢相曲直 又作人
  府君身省䕶作者 省作自者作省屬下句讀
  官至庫員外𭅺 庫下有部字
  府君甚愛考城劉侍制 侍作待
  端重不惰 惰作忲
  民趙昌以畫名未嘗致一器一物 畫猶不收則其居州之亷靜益見矣自知漢州而治由已出官止於兩浙轉運故舉二事以概見其始終即下文所謂自守及使也
  雖小者如此立稱 立字疑誤
  故朝散大夫孫公行狀吏遂得弛負錢數十萬而已句未詳
  北方益土兵二十萬 兵下有亦字
  又何益之耶 何作可
  豈可謂知先後㢤 知下有所字
  於是極論古養兵 古下有今字
  謀立永洛城 永作水下同
  而赦滬之輙遂從公議 輙遂似謂專擅今且以輙為讀 宋本同
  又言後事 後字下有宮字
  又言宰相其罪當罷 其字衍
  不飭玩好 飭作飾
  二三大臣又與同心共事 與下有公字
  所著唐史記五十七篇 五作七七作五
  徐復傳五行術數之說 術數作數術
  皆盡㳟謹 遇人恭謹真有德而隱者也
  復所以為上言者 以字衍
  太一主客位成歴 位作立
  州牧每至 牧作將
  洪渥傳 公篤於友愛而久宦不大顯傳渥蓋亦有感雲
  初進於有司連三黜 連三黜作輙連黜
  里中人聞渥死 里字上有渥字
  渥得官而兄已老 而作時
  則必安焉 必作心
  如渥所存 渥下有之字
  蓋人人所易到 下人字作之 徐復洪渥二傳為一卷疑其不完 宋本同
  本朝政要䇿 讀此卷乃知南豐史才
  考課滕正中 正中作中正
  沔既奏其法 既下有條字
  然親書課最之意 書字下有考字 親書如陽城自書考是也
  訓兵至周世宗髙平之退自此始也 故代周者不在藩鎮而在內之大臣東京時王德用狄青皆被口語宋興益精其法 精作脩
  而羣臣莫能本其意 本作奉
  添兵 慶歴以後益兵愈多國用愈絀以下蓋尤寓意於簡汰也
  始置神武䇿為禁兵 神武䇿當作龍武神䇿
  太原青杜 杜作社
  邠寕寕武 作邠寕武寕
  養之既廢 廢作費
  纔五六千而已 纔作才下同
  至太宗伐劉繼元 伐作代
  取環慶諸州之兵 之作役
  然羣臣莫能承上意 意下有焉字
  兵器弓矢之取睽 取下有諸字
  國公署有南北作坊 公作工
  嵗造甲鎧具裝鎗劍刀鋸器械 具作貝
  努撞床子努 努並作弩下同撞作橦
  甲袋征鼓 征作鉦
  炒鍋鉶行橧 鉶作䥷橧作槽
  城壘太宗既平太原以下 太宗以晉陽自髙歡以來嘗因以起既平劉氏乃隳其城可復遷其民以實京輔則謬算也河東力既單弱豈復能東向以與遼人爭幽州雲中故地哉
  宗廟但立髙曽禰 曽下有祖字
  傎探 傎作偵
  趙瑢 瑢作鎔
  京人皆寃之 京下有師字
  貢舉下詔賜其第殿試自此始也 賜進士第與殿試之名皆始於此而眀之殿試天子親䇿問之則又仿宋時賢科之意與覆試異焉今釋褐亦始於此 元好問中州集第八卷載擢第者廷試時務䇿自髙有鄰發之此殿試試䇿之始開寳殿試進士內出未眀求衣賦設爵待士詩仍不異禮部攷試之法也 按柳開集與鄭景宗書雲開寳六年進士徐士亷伏闕下求見請太祖廷試曰方今中外兵百萬提強黜弱決自上前惟取儒為吏常以授於人而不自決為國止文與武二柄取士無為下鬻恩也太祖即命禮部試所中不中貢舉人列於殿庭試之得百有二十七人賜登第
  使解褐焉 此今日釋褐之始
  受詔即赴貢院 亦始於此
  至殿試又為糊名之制 按此似宋時糊名但用之於廷試然歐公得眉山而疑為公殆皆用糊名也
  軍賞罰惟傾土疆耳 傾字衍
  莊宗好畋賞賚無節也 五代史但言莊宗以吝賞失軍士心不知此事尤當垂監於後蓋無功僣賞與不加優䘏其失惟均爾吝賞詳見劉後傳
  二十年夾河爭取天下 河下有戰字
  雅樂又定十一曲名 一作二
  乃太祖之聖意 太祖取王朴樂下一律用之
  史官季冬終則送於史官 冬字疑衍
  姚夀以為帝王謨訓 夀作璹
  入閣日 閣作閤
  正量衡動必數嵗計爭 計字疑誤
  一忽為𢇁 一作十
  自分釐毫𢇁忽 釐作𣯛毫作豪下同
  任將兵未嘗少衂 少作小
  汴水裴䧺卿言江南租船 䧺作耀
  太宗嘗命張洎論著其興鑿 蘇子瞻注浮於淮泗似未見洎所論著故援據不能若此之詳宻
  刑法太祖即位 祖作宗
  管𣙜 管作筦
  實鹽價於海濵 濵作瀕
  兵簿既衆 簿作籍
  自此山海之入四句 宋之弊政皆始於太宗
  錢幣而安易之辯不可出 出作屈
  宦者相慙而退 相作洎
  名教蜀人有事於中州 事當作仕
  䄍祭宋興推應天行 天作火
  祠太一兆太一於城南 兆下疑有闕
  郊配 南豐亦主太祖配天之議蓋郊配自當論功德也
  南蠻安南之蠻是也 蠻作變
  契丹尊擇用將帥 尊作專
  委任專而聼斷眀 任作付
  當世以為黠 黠作諺
  劉廷讓敗於君子館又敗 上敗字衍
  虜輙掠垌野 垌作坰
  始科河內之民以戍邊 科疑作料
  則取後兵為振武之軍以自助 後作役
  楊延以為乗其敝 延下有釗字
  賊盜天子常薄吏罪 漢髙紀陳豨反周昌奏常山亡二十城請誅守尉上曰守尉反乎對曰否上曰是力不足亡罪聖主之恕非文墨吏所知也 讀此篇乃知歐王丁寳臣墓表與誌不為失出
  文館而衰於唐室之瓌 瓌作壊
  而法變卑矣 變作度
  而縉紳之學彬彬文 文作矣
  屯田議者以為豈晏然不知兵農兼務哉 議者以下疑尚有脫誤
  東出宿毫 毫作亳
  水利李沐以區區之蜀 沐作𣲙
  文翁穿前溲 前作煎
  至晉杜預疏荊兗之水 兗宋本兗宜興本作袞固非是然杜元凱未嘗為兗州則兗字亦非也恐當為㐮字黃河 此條但據漢書溝洫志立論然晁補之亦不能似此
  使水得自行者 水得自行四字尚未盡得本意張戒之說是也 戒作戎
  王延平當之說是也 王延下有世字
  故務壅塞居水者 數語簡括
  故言河宜散裂 言散裂而不言游盪只得其半邊防𤅀莫以通 𤅀作瀛
  茶又設三說之法 三說之法見沈存中筆談 以上諸策皆真得其要而其文無不出入漢之西京此固五朝國史諸志之椎輪也世人競耳剽隆平集而莫知愛玩此一卷何哉
  金石録䟦尾九成宮醴泉銘秘書省檢校侍中 省作監
  可以見魏之志也 只一語自有味
  魏侍中王粲石井欄記貞元十七年 貞作正
  掌書記胡證書 證作証
  一記 作記一
  襄州徧學寺禪院碑惟嗜書 惟疑作性
  襄州興國寺碑特見其模本於太學官楊𮕵家 𮕵作褒
  十八官號姓名 八疑作人
  其字猶可喜 猶作尤
  韓公井記兼山東道 山下有南字
  行人雖渇困 渇作暍
  桂陽周府君碑並碑隂圖經但云周府君 府作使按武水源出彬州 彬作郴
  南流三百里入桂陽水 入下有桂陽而三字
  其俗謂湍浚為瀧溪 謂下有水字浚字衍
  蓋當時已有此語 有作為
  惟十有亖月 二二並寫作亖原注古二字
  古字如亦作⿱ ⿱作⿱
  人作⿱之類 ⿱作□
  如此者甚衆 如此者下宜興本闕二字宋本作如此者甚衆
  唐安鄉開化寺臥禪師淨土堂碑銘 化作元
  住河南開元寺 南作州
  則能令其信慕者二句 善據名論
  江西石幢記潁川郡鍾某為始 五代史記鍾傳封南平王潁川乃其郡望也
  漢武都太守漢陽阿陽李翕西狹頌乃與功曹吏 吏作史
  鐉□大石 □作燒
  其頌有二 頌作文
  馬瑊中玉 瑊作城
  然後漢畫始見於人 人作今
  成州則武都之上流也 流作祿
  集外續附行狀母吳氏文城郡太君 母吳氏上不似世俗加前字
  公嘉祐二年進士及第 嘉祐丁酉距公卒之年元豐癸亥凡二十年公之及第已三十八嵗矣
  年十有二試六論 二下有日字
  婦人孺子皆道公姓字 皆下有能字
  學者憊精思莫能到也 精下脫一覃字宋本亦然前期喻屬縣富人 縣下宋本闕一字今以名臣言行録補一召字
  粟賈平 賈下有為字
  故盜發輙得有葛友諒者 宋本無諒字謬加可笑下同
  縣毋遣人至甲里 甲作田言行録作縣毋遣人呼其門
  遂以為脩撰 以下有公字
  墓誌數對便殿發其所言 宋本無發字
  訃聞計亟 作計聞訃亟
  神道碑鼓腹而嬉擢齊州 鼓作果擢下有知字哀詞 秦少游作也見本集第四十卷秦觀二字誤入行中耳
  協秦觀而四塞兮 秦觀二字乃氣鬰二字之訛辰來遲而去速兮 遲下闕一兮字
  典貢絶而復作兮 貢作章
  早獲進於門牆 少游秋懐詩云昔者曽中書門戶實難瞰筆勢如長淮初源可觴濫經營終入海欲語焉能暫斯人今則亡悲歌風慘澹其於曽氏未後蘇門也張文潛有祭公文今不傳
  輓詞功名取次休 功名陳後山集作功言指立功立言為是
  始作後程仇 作疑怍 程元仇璋文中子之徒 後山有妾薄命二篇自注云為曽南豐作 蘇子由曽子固舍人輓詞雲少年漂泊馬光祿末路騫騰朱㑹稽儒術逺追齊稷下文詞近比漢京西平生碑版無容繼此日銘詩誰為題試數廬陵門下士十年零落曉星低宜補載於陳作之前
  己卯冬於保定行臺閱 內府所賜大臣古文淵鍳有在集外者六篇則書魏鄭公傳邪正辨說用讀賈誼傳上田正言書上歐蔡書也書魏鄭公傳既為公傑出之文其五篇則皆公之少作亦唯上歐蔡書差善而詞雖激昻氣實輕淺其謂所見聞士大夫不少人人唯一以茍且畏慎隂拱黙處為故未嘗有一人見當世事僅若毛𩬊而肯以身任之不為迴避計惜者則慶歴間士風亦豈至是度先生年長後以其言為過而藏弆是稿如居士集不録與髙司諌之意前輩録公文者偶未之察近日學士專以得集外人所不常見者為竒故録此等耳他日討論續稿者倘精思吾言或芻蕘之一得也 後知立齋相公有建本聖宋文選數冊其中載南豐文二卷嘉善柯崇樸借鈔遂傳於外此六篇者皆在焉蓋以世不經見過而録之不略慎擇也
  何椒邱雲南豐續稿外集南渡後散軼無傳開禧間建昌郡守趙汝礪始得其書於先生族孫濰缺誤頗多乃與郡丞陳東合續稿外集較定而刪其偽者因舊題定為四十卷繕寫以傳元季又亡於兵火國初惟類稿藏於秘閣士大夫鮮得見之永樂初李文𣪣公為庶吉士讀書秘閣日記數篇休沐日輙録之今書坊所刻南豐文粹十卷是也正統中昆夷二字疑作毘陵趙司業琬始得類稿全書以畀宜興令鄒旦刻之然字多譌舛讀者病焉成化中南豐令楊參又取宜興本重刻於其縣踵譌承謬無能是正太學生趙璽訪得舊本悉力讐校而未能盡善予取文粹文鑑諸書參校乃稍可讀文鑑載雜識二首並書魏鄭公傳後類稿無之意必續稿所載也故附録於類稿之末眀初曽得之嘗著南豐類稿辨誤則此集自南渡以後善本難得久矣得之書惜乎不傳吾將安所取正哉 南豐有懐友一篇寄介卿見能改齋漫録第十四卷中又有厄臺記見莊綽雞肋編中但似非全文厄臺記亦見聖宋文選中 髙似孫緯略有南豐
  謝實録院賜硯紙筆墨表疑亦續稿 施武子蘇詩注中尚載有雜識



  義門讀書記卷四十四
<子部,雜家類,雜考之屬,義門讀書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