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政府公报 (民国元年1月29日)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临时政府公报
中华民国元年元月二十九日 第一号
中华民国南京临时政府
中华民国元年(1912年)1月29日
临时政府公报 (民国元年1月30日)
  1. 临时大总统誓词 页3
  2. 临时大总统宣言书 页3-6
  3. 告海陆军士文 页6-8
  4. 劝告北军将士宣言书 页8-10
  5. 祝参议院开院文 页10-11
  6. 修正“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组织大纲” 页11-13
  7. 卫戍总督呈报委任分区司令官(附南京卫戍分区司令官条例) 页13-16
  8. 南京去电9则 页16-19
  9. 武昌来电 页20
  10. 河东来电 页20-21
  11. 临时政府公报暂定则例 页23

ROC1912-01-29临时政府公报01.pdf

令示[编辑]

临时大总统誓词[编辑]

颠覆满清专制政府,巩固中华民国,图谋民生幸福,此国民之公意,文实遵之,以忠于国,为众服务。至专制政府既倒,国内无变乱,民国卓立于世界,为列邦公认,斯时文当解临时大总统之职,谨以此誓于国民。

临时大总统宣言书[编辑]

中华民国缔造之始,而文以不德,膺临时大总统之任,夙夜戒惧,虑无以副国民之望。夫中国专制政治之毒,至二百馀年来而滋甚,一旦以国民之力踣而去之,起事不过数旬,光复已十馀行省,自有历史以来,成功未有如是之速也。国民以为于内无统一之机关,于外无对待之主体,建设之事更不容缓,于是以组织政府之责相属。自推功让能之观念以言,文所不敢任也;自服务尽责之观念以言,则文所[1]不敢辞也。是用黾勉从国民之后,能尽扫专制之流毒,确定共和,以达革命宗旨,完国民之志愿,端在今日。敢披沥肝胆,为国民告:国家之本,在于人民。合汉、满、蒙、回、藏诸地为一国,即合汉、满、蒙、回、藏诸族为一人,是曰民族之统一。武汉首义,十数行省先后独立。所谓独立,对于清廷为脱离,对于各省为联合。蒙古、西藏,意亦同此。行动既一,决无歧趋,枢机成于中央,斯経纬周于四至,是曰领土之统一。血钟一鸣,义旗四起,拥甲带戈之士遍于十馀行省。虽编制或不一,号令或不齐,而目的所在则无不同。由共同之目的,以为共同之行动,整齐划一,夫岂其难,是曰军政之统一。国家幅员辽阔,各省自有其风气所宜。前此清廷强以中央集权之法行之,以遂其伪立宪之术;今者各省聫合,互谋自治,此后行政,期于中央政府与各省之闗系调剂得宜。大纲既挈,条目自举,是曰内治之统一。满清时代,藉立宪之名,行敛财之实,杂捐苛细,民不聊生。此后国家経费,取给于民,必期合于理财学理,而尤在改良社会経济组织,使人民知有生之乐,是曰财政之统一。以上数者,为政务之方针,持此进行,庶无大过。若夫革命主义,为吾侪所昌言,万国所同喻,前此虽屡起屡踬,外人无不鉴其用心。弥月以来,义旗飙发,诸友邦对之抱和平之望,持中立之态,而报纸及舆论尤每表其同情。邻谊之笃,良足深谢。临时政府成立以后,当𥁞文明国应𥁞之义务,以期享文明国应享之权利。满清时代辱国之举措与排外之心理,务一洗而去之。持和平主义,与我友邦益增睦谊,将使中国见重于国际社会,且将使世界渐趋于大同。循序以进,不为幸获。对外方针,实在于是。夫民国新建,外交内政百绪繁生,文自顾何人,而克胜此?然而临时之政府,革命时代之政府也。十馀年来从事于革命者,皆以诚挚纯洁之精神𢧐胜其所遇之艰难。即使后此之艰难远逾于前日,而吾人惟保此革命之精神,一往而莫之能阻,必使中华民国之基础确定于大地,然后临时政府之职务始尽,而吾人始可告无罪于国民也。今以与我国民初相见之日,披布腹心,惟我四万万同胞共鉴之。

告海陆军士文[编辑]

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孙文敬告我全国海陆军将士:盖闻捍族卫民者,军人之天职;朝乾夕惕者,君子之用心。自逆胡猾夏,盗据神州,奴使吾民,驱天下俊杰勇健之士而入卒伍,以固其专制自恣之谋。我军人之俯首戢耳以听其鞭策者,亦既二百六十有馀年。岂诚甘心为异族效命哉。势劫于淫威,则本心之良能无由发见也。乃者义师起于武汉,旬月之间,天下响应。虽北寇崛强,困兽有犹斗之念;遗孽负固,瘈犬存反啮之心。赖诸将士之𤫊,力征経营,卒复旧都,保据天堑,民国新基于是始奠。此不独历风霜冒弹雨致命疆场之士,其毅魄为可矜,即凡以一成[2]一旅脱𩀌满清之羁绁,以趋光复之旗下者,其有造于汉族,皆吾国四万万人所不能忘也。旷观世界历史,其能成改革大业者,皆必有甲胄之士反戈内向,若土若葡,其前例矣。吾国军人伏处异族专制之下最久,慷慨激烈之气蓄之也深,则其发之也速。同一军也,为汉𢧐则奋,为满𢧐则溃;同一舰也,为汉用则勇,为满用则怯。凡此攻城克敌之丰功,皆吾将士有勇知方之表证。内外觇国者,徒致叹于吾国成功之迅速为从来所未有;文独有以知吾海陆军将士皆深明乎民族民种之大义,故能一致进行,知死不避,以成此烈也。文奔走海外垂二十年,心怀万端,百未偿一。赖国人之力得返故土,重睹汉仪。诸君子以北虏未灭,志切同仇,不以文为无似,责以临时大总统之任。文内顾菲材,惧无以当。顾观于吾陆海军将士之同心戮力,功成不居,而有以知共和民国之必将有成也。用敢勉策驽钝,以从吾人之后。愿吾海陆将士,上下军人,共励初心,守之勿失。弗婴心小忿而酿阋墙之讥,弗借口共和而昧服从之义,弗怠弛以遗远寇,弗骄矜以误事机。拥树民国,立于泰山磐石之安,则不独克𥁞军人之天职,而吾黄汉民族之精神且发扬流行于无极。文之望也,敢布腹心,唯共鉴之。

劝告北军将士宣言书[编辑]

民国光复,十有七省,义旗虽举,政体未立。凡对内对外诸问题,举非有统一之机关,无以达革新之目的。此临时政府所以不得不亟为组织者也。文以薄德,谬承公选,效忠服务,义不容辞,用是不揣绵薄,暂就临时之任,藉以维秩序而图进行。一俟民国会议举行之后,政体解决,大局略定,敬当逊位,以待贤明。区区此心,天日共鉴,凡我同胞,备闻此言。惟是和平虽有可望,战局尚未终结。凡我籍隶北军诸同胞,同为汉族,同是军人,举足重軽,动闗大局。窃以为有不可不注意者数事,敢就鄙吝,为我诸同胞正告之:此次战事迁延,亦既数月,涂炭之惨,延亘各地。以满人窃位之私心,开汉族仇杀之惨祸,操戈同室,贻笑外人。我诸同胞不可不注意者此其一。古语云:民之所欲,天必从之。是知民心之所趋,即国体之所由定也。今禹域三分,光复逾二,虽有孙吴之智,贲育之勇,亦讵能为满廷挽此既倒之狂澜乎。我诸同胞不可不注意者此其二。民国新成,时方多事,执干戈以卫社稷,正有志者建功树业之时。我诸同胞如不明烛几先,即时反正,他日若大功既定,效用无门,岂不可惜。我诸同胞不可不注意者此其三。要之,义师之起,应天顺人,扫专制之馀威,登国民于衽席,此功此责,乃文与诸同胞共之者也。如其洞观大势,消释嫌疑,同举义旗,言归于好,行见南北无冲突之忧,国民蒙共和之福。国基一定,选贤任能,一秉至公。南北军人同为民国干城,决无歧视。我诸同胞当审斯义,早定方针,无再观望,以贻后日之悔。敢布腹心,唯图利之。

祝参议院开院文[编辑]

中华民国既建,越二十有八日,参议机闗乃得正式成立;文诚忻喜庆慰,谨掬中怀之希望,告诸参议诸君子之前而为之辞曰:人有恒言:革命之事,破坏难,建设尤难。夫破怀云者,仁人志士,任侠勇夫,苦心焦虑于隐奥之中,而丧元断脰于危难之际,此其艰难困苦之状,诚有人所不及知者。及一旦事机成熟,倏然而发,若洪波之决危堤,一㵼千里,虽欲御之而不可得,然后知其事似难而实易也。若夫建设之事则不然。建一议,赞助者居其前,则反对者居其后矣;立一法,今日见为利,则明日见为毙矣。又况所议者,国家无穷之基;所创者,亘古未有之制。其得也,五族之人受其福;其失也,五族之人受其祸。呜呼,破坏之难,各省志士先之矣;建设之难,则自今日以往,诸君子与文所黾勉仔肩,而弗敢推谢者也。矧为北虏未灭,战云方急,立法事业,在在与戎机相待为用,破坏建设之二难,毕萃于兹。诸君子勉哉!各𥁞乃智,竭乃力,以固民国之始基,以扬我族之大烈,则不徒文一人之颂祷,其四万万人实嘉赖之。

法制[编辑]

修正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组织大纲[编辑]

第一章 临时大总统、副总统[编辑]

第一条[编辑]

临时大总统、副总统由各省代表选举之,以得票满投票总数三分之二以上者为当选代表,投票权每省以票为限。

第二条[编辑]

临时大总统有统治全国之权。

第三条[编辑]

临时大总统有统帅海陆军之权。

第四条[编辑]

临时大总统得参议院之同意,有宣战、媾和、缔结条约之权。

第五条[编辑]

临时大总统得制定官制官规,兼任免文武职员,但制定官制暨任免国务各员及外交专使须参议院之同意。

第六条[编辑]

临时大总统得参议院之同意有设立临时中央审判所之权。

第七条[编辑]

临时副总统于大总统因故去职时得升任之,但于大总统有故障不能视事时,得受大总统之委任代行其职权。

第二章 参议院[编辑]

第八条[编辑]

参议院以各省都督府所派之参议员组织之。

第九条[编辑]

参议员每省以三人为限,其派遣方法由各省都督府自定之。

第十条[编辑]

参议开会议时,各参议员有一表决权。

第十一条[编辑]

参议院之职权如左[3]

  • 一 议第四条及第六条事件
  • 二 承诺第五条事件
  • 三 议决临时政府之预算
  • 四 检查临时政府之出纳
  • 五 议决全国统一之税法币制及发行公债事件
  • 六 议决暂行法律
  • 七 议决临时大总统交议事件
  • 八 答复临时大总统咨询事件
第十二条[编辑]

参议院会议时,以到会参议员过半数之所决为准。但关于第四条事条,非有到会议员三分之二之同意,不得决议。(未完)

卫戍总督呈报委任分区司令官[编辑]

南京卫戍总督为呈报事:窃照南京卫戍,地面旷润,应分区设立卫戍司令官,以保卫治安,维持秩序。昨経面陈大总统钧听在案,兹查有胡令宣堪以派充西南区卫戍司令官,陈煦亮堪以派充东区卫戍司令官,何元山堪以派充北区卫戍司令官,业由总督分别委任。惟查城厢内外,地段亘绵,现闻抢劫频仍,亟应先就原有军队分区布置,以资弹压。胡令宣原带练军两营,何元山原带先锋队一营,陈煦亮原有守城协练兵约三百馀名,暂令各带原队分段巡逻。一面另行编制颁发遵守,并先由总督拟定条例,饬令互相联络,认真担任。嗣后遇有地方抢劫之案,即责成各该司令官捕拿惩办,不得推诿。至该员等曾任专阃,此次委任分区卫戍司令官,拟请以原有官阶比照新官制等级,酌给薪俸,以示优异。理合将拟定条例先行具文呈报,仰乞垂鉴。须至呈者。附条例。

南京卫戍分区司令官条例[编辑]

第一条[编辑]

南京卫戍地面旷阔,应分区设立卫戍司令官,维持地方之治安及秩序。其分区如左:

  • 一:自汉西门经中正街,东至通济门,南至南门及各门外,为卫戍西南区
  • 二:自汉西门经中正街,至卢妃巷口,北转至土街口,经新街口至丰润门,达下关江外及各门外,为卫戍北区
  • 三:自通济门经中正街,至卢妃巷口,沿北区界至丰润门,又东至朝阳门及各门外,为卫戍东区

第二条[编辑]

卫戍司令官直隶卫戍总督,担任所管区内任务。该管区内如有事故,均归该卫戍司令官专责。

第三条[编辑]

卫戍司令官因实行其任务,除直接总统带警备队外(警备队编制另定颁布),遇必要时,得直接招集附近之警察及宪兵协助。

第四条[编辑]

卫戍司令官凡该管区内之城门稽守,归其专责;遇交界处所,各应互相办理。

第五条[编辑]

卫戍司令官对于地方有骚扰时,得直接以兵力从事,同时报告总督府;遇有大帮匪徒,得直接请援于附近军队司令官协助。

第六条[编辑]

卫戍司令官于其区内之暴徒罪犯等,得有迳行捕拏之权;如遇时机紧迫,不及送总督府核办时,亦得就地按法处置。

第七条[编辑]

卫戍司令官所施行一切勤务,除遵照卫戍规则所定之外,得临时自行酌定办理,一面报告总督府。

第八条[编辑]

本条例为暂行章则,遇有未尽事宜,随时增补;至戒严时,照戒严令行之。

电报[编辑]

南京去电[编辑]

  • 广东陈都督及各省都督鉴:近闻各省时有仇杀保皇党人事。彼党以康梁为魁首,弃明趋暗,众所周知。然皆系受康、梁三数人之蛊惑,故附和入会者,尚不能解保皇党名义。犹之赤子陷阱,自有推堕之人;受人欺者,自在可矜之列。今兹南纪肃清,天下旷荡,旧染污俗,咸与维新,法令所加,祗问其现在有无违犯,不得执既往之名称以为罪罚。至于挟私复怨,藉是为名,擅行仇杀者,本法之所不恕,亟宜申明禁令,庶几海隅苍生,咸得安堵。特此电告。总统孙文。勘。南京去电。
  • 广东陈竞存都督及中国同盟会公鉴:近闻在岭东之同盟会、光复会不能调和,日生轧轹。按同盟、光复二会,在昔同为革命党之团体。光复会初设,实在上海,无过四五十人。其后同盟会兴于东京,光复会亦渐涣散。二党宗肯,初无大异,特民主主义之说稍殊耳。最后同盟会行及岭外,外暨南阳;光复会亦继续前迹,以南部为根基,推东京为主干。当其初兴,入会者本无争竞,不意推行岭表,渐有差池,概不图其实际,惟以名号为争端,则二会之公咎也。同盟会实行革命之历史,粤人知之较详,不待论述。光复会则有徐锡麟之杀恩铭,熊成基之袭安庆,近者攻上海、复浙江、下金陵,则光复会新旧部人皆与有力,其功表见于天下。两会欣戴宗国,同仇建虏,非祗良友,有如弟昆。从前兹一二首领政见稍殊,初无闗[4]于全体;今兹民国新立,建虏未平,正宜协力同心,以达共同之目的,岂有猜贰而生阋墙?为此驰电传之。应随时由贵都督解释调处。同盟、光复二会会员尤宜共知此义。虽或有少数人之冲突,亦不可不慎其微渐,以免党见横生,而负一般社会之期许。切切。总统孙文。勘。南京去电。
  • 四川都督府转资州分府:报载刘光汉在贵处被拘。刘君虽随端方入蜀,非其本意。大总统已电贵府释放,由贵部护送刘君来部,以崇硕学。教育部。宥。南京去电。
  • 四川资州军政府署鉴:刘光汉被拘,希派人护送来甯,勿苛待。总统府。宥。南京去电。
  • 上海陈都督其美鉴:赵珊林为吾党旧同志,去岁新军反正之役,颇为出力。今闻因事繁狱,请念前功,即予省释。孙文。宥。南京去电。
  • 烟台代理都督杜并转各界鉴:电悉。即令胡都督先行来烟。总统文。宥。南京去电。
  • 烟台电局即送闗外都督蓝天蔚鉴:迭接山东来电,促胡都督瑛赴烟,已令其即行。尊处所属海陆军,希届时飭令恊同筹应一切,是要。总统文。宥。南京去电。
  • 江苏庄都督鉴:顷接江北总参谋孙岳电称:“选派参议员,系事前曾派商贵都督如何分额,迄未接覆。维时已迫,故就该处选派三员前来。今経参议院均予取销,将来江北痛苦,无可代达。恳予拨额”等因。查江北地方广要,酌参议员额一名,以便其闗切陈议,亦是宝情。合行电商贵都督,取销一名,即由江北选充,俾得均平,而裨政要为荷。总统孙文。敬。南京去电。
  • 津浦路站电局速送广东北伐军司令姚雨平、协统林震鉴:闻我军昨夜得胜,追敌数十里,足见士卒用命。深堪嘉许。总统孙文。勘。南京去电。

武昌来电[编辑]

南京孙大总统、上海伍外交总长鉴:停战期限将满,和议尚未告成。闻满清已简放张勋为南京总督,揆此情形,显系满清不愿意共和,徒废时期,以疲我军士。此停战期满,彼方若不决定退位,共同组织共和民国,再议展期,绝不承认。曲实在彼,即前次所提待遇从优之条件,一律取销。鄂中全体军士均已预备作战,誓不愿与满清共和,再不可听其狡展,致遏我军义勇之气。请大总统、外交总长将种种情形通告各国是幸。元洪。廿六号。

河东来电[编辑]

孙大总统、黄内阁陆军部长、黎副总统暨各省都督、各军政分府均[5]鉴:敝省自九月八日起义后,即聫[6]合吴禄贞攻取北京。奈兵单械少,吴又被害;袁贼远交近攻之策,阳与省议和,暗调第三镇全部及第六镇混成协于十月十八日晚猛攻娘子闗,连攻四日夜,终以兵单弹完败归太原,清军乘势进迫省城,大事杀伤。阎都督因顾全民命,分路退出。阎率兵四千余,北占大同,与巡防义军协攻归化城,以作根据。彭福龄带兵二千余,南攻河东地,已克复潞城,与秦军聫合,不日进攻河南,此太原失守后之情形也。清军有意违约,袁贼居心奸险。望早日聫师北伐,除彼妖孽。再,晋省枪少弹完,即乞顾全大局,伏赐接济,寄由陕西转遁河东为盼。晋军军务部长温士全叩。真。

本报暂定则例[编辑]

一 本报为临时政府刊行,故定名为临时政府公报

二 本报以宣布法令、发表中央及各地政事为主旨

三 本报暂定门类六,曰令示、曰法制、曰纪事、曰电报、曰抄译外报、曰杂报,其子目见前

四 本报日出一册,如遇国家纪念日,政府停止办公时,本报亦休刊一日

五 政府对于各地所发告示或宣布法律,凡载登本报者公文未到,以本报到后为有效

六 凡各官署皆有阅购本报之义务。唯具印文请领者,定价五折征纳,馀另详前价日表


PD-icon.svg 本作品来自中华民国元年(1912年)1月29日至4月5日的《临时政府公报》(南京临时政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条以及中华民国《著作权法》第九条,不适用著作权保护,不得为著作权之标的 Flag of China (1912–1928).svg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5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Exclam ico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后来方便今人阅读,而加入标点符号的版权状况可能是:
  1. 若由维基文库用户自己的方式加入标点符号,依据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及GNU自由文档许可证(GFDL)的条款释出。
  2. 1999年7月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关于古籍标点等著作权问题的答复《权司1999第45号》,认为仅加标点不足以有创作性,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的公平和等价有偿原则,利用他人的智力劳动,至少应当支付相应的对价。此处民法通则的公平和等价有偿原则与著作权是分别的话题。
  3. 中华民国94年(2005年)4月15日,中华民国经济部智慧财产局智慧财产局解释令函存档)也认为仅对古文加标点不足以取得新著作权。

另请参见:章忠信《著作权笔记·句读的著作权保护

  1. 本文档中“所”字异体字不在字库中,故皆以“所”字代
  2. 同“城”。
  3. 原件中方向。受格式所限,列于下方。
  4. 古同“关”。
  5. 通“钧”
  6. 古同“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