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众议院咨请增修约法案文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致众议院咨请增修约法案文
大总统袁世凯
1913年10月16日

为咨行事:

查临时约法,原为临时政府而设,自公布施行以来,于兹已二十阅月矣。其于国家之根本组织,固系因约法施行之结果而粗具规模;然于国家之政治刷新,要亦因约法施行之结果而横生障碍。综计临时期内,政府左支右绌于上,国民疾首蹙额于下,而关于内治外交诸大问题,利害卒以相悬,得失仅以相等,驯至国势日削,政务日隳,而我四万万同胞之憔悴于水深火热之中者且日甚。凡此种种,无一非缘约法之束缚驰骤而来。

昨今两年,各省行政长官之所慷慨建议,各政团之所反复研求,各报纸所朝夕鼓吹,大率主张以修改约法一端为国家救亡之上策。其时本大总统衡量事变,默察现情,非不知舆论集矢约法,几于异口同声,顾迟迟未敢附和此议者,诚以民国肇造,大局未宁,设竟猝以增修约法为请,在热心改良政治者,固能谅提案之苦衷,而蓄意倾覆国家者,或将以提案为借口。是以百方隐忍,无论任用国务员之如何困难,任用外交公使之如何困难,制定官制官规之如何困难,缔结条约之如何困难,以及发布保持公安、防御灾患各命令,暨有紧急之需用而欲为临时财政处分之如何困难,本大总统俱不惜以一身当困难事实之冲,所有竭蹶情形,谅为国民所共见。

夫以吾国幅员之广漠,人户之众多,交通之隔绝,革命而还,元气凋丧,欲持急起直追之策,以谋闾阎一日之安,纵遇事假以便宜,犹恐有所未逮;何况临时约法限制过苛,因而前参议员干涉太甚,即无内忧外患之交追,必且穷年累月莫为功,此稍知吾国内情者,亦能悉其病根之所以发生,而亟思有以挽救之者也。本年四月,国会成立,方冀宪法之制定,不久可以告成,约法之施行,为期当属无几,本大总统年来棘地荆天之痛苦,或可于临时政府之将终,随我国民洪水猛兽之奇灾以俱澹。乃国会常会期满,宪法猝难议行,而先举总统、后定宪法之议一倡,不旬日间遂有国民选举会之出现。本大总统衰朽无能,又承国民推重,谬膺中华民国第一次正式大总统之寄,继续而为公仆,揆诸救民之素志,固亦不敢告劳。惟查宪法会议议定大总统之职权,在宪法未制定以前,暂依临时约法关于临时大总统之规定等语,推立法者特设此项附则之意,不过以为大总统之职权在国法上须有一定,目前宪法尚未产出,暂依约法规定,本大总统亦认为必要,而不敢非难。然而临时约法之良否,究为政治良否之所关,本大总统证以二十阅月之经验,凡从约法上所生障碍,均有种种事实可凭。

窃谓正式政府之所以别于临时政府者,非第有一正式之大总统,遂可为中华民国国际上之美观而已也;必其政治刷新,确有以餍足吾民之望,而后可以收拾乱极思治之人心。顾政洽之能刷新与否,必自增修约法始。盖约法上行政首长之职任不完,则事实上总揽政务之统一无望。故本大总统之愚,以为临时约法第四章关于大总统职权各规定,适用于临时大总统已觉有种种困难,若再适用于正式大总统,则其困难将益甚。苟此种种之困难,其痛苦若仅及于本大总统之一人一身,又何难以补且弥缝之俯,认与周旋,无如我国民喁喁望治之殷,且各挟其身命财产之重,以求保障于藐躬,本大总统一人一身之受束缚于约法,直不啻胥吾四万万同胞之身命财产之重,同受束缚于约法!本大总统无状,尸位以至今日,万万不敢再博维持约法之虚名,致我国民之哀哀无告者,且身受施行约法之实祸。

查临时约法第五十五条所定,大总统有提议增修约注之权,兹特于受任伊始,将约法内应行增加修正之虚,汇提一增修案,并逐条附具理由,俾资讨论。除约法公布在前,按照后颁法律须即酌加修正者,如各条内之“临时”字样应请删除,“参议院”字样应请改为“国会”字样,暨其馀事实业已变更,应行删除冉条各项,由国会并案议决外,相应将提出增修约法案,另缮清单,咨行贵院查照。事关紧急,并希从速议决见覆可也。

此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