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议会设置请愿理由补充书─《台湾统治之现状》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台湾议会设置请愿理由补充书─《台湾统治之现状》
作者:不可考 1922年2月15日


台湾统治之现状,制度上行政、立法、司法三权,皆属于台湾总督一人,其为独裁政治已如上述。(指前篇《台湾议会设置理由书》──编者)虽有总督所任命之评议员(高级官吏九人,民间日本人及台湾人各九人)所组织之台湾总督府评议会,但彼等官选评议员,根本不能代表公正之民意。且因系咨询机关,无法匡正官权之滥,尤其咨询事项出自总督任意指定,殆失评议会存在之意义,如此有名无实之评议机关,吾人敢断言其企图缓和总督之非立宪独裁政治毫无效果。又台湾岛民若受行政官厅之违法处分而毁损其权利,亦全无行政裁判之救济方法。且台湾不许台人设立言论机关,虽有苦情亦不得以言论申诉于忧世仁人之自由,结果对于任何苛政,唯有官权是从,不得不呻吟于非法治制度之下。大正九年(民国九年)实施台湾州、市、街庄制,虽已略具地方团体之外形,然地方自治体所不可缺之民意机关,即州市街庄协议会仍属由官选协议员所成之咨询机关,并无任何之议决权,此乃只使地方住民负纳税义务而不赋予地方自治权之畸形制度也。且不但不撤废从来之警察补助机关──保甲制度──徒以加重台湾岛民之公课负担,并设有极不文明之连坐法,困扰一般岛民,如此不得不谓为与时势相背驰之恶制度。其他如能解日本语言者,仅占台湾总人数百分之二点九(依据大正九年十月一日国势课查),而在普通教育令,竟规定日本语为教授用语,如此不但妨害儿童之个性自由及智育发达。且因一向限制教育之结果,未能容所有希望入学之学童,以致时至今日就学比率,本年(民国十三年、日本大正十三年)度仅为百分之三二而已,徒事抑制台人之向学心而使优秀逸材庸愚化。又如在现代文明国已无其例之峻酷至极之匪徒刑罚令,将刑法上该当骚扰罪之犯罪而科以内乱罪以上之重刑。或如日本内地取缔流氓,只用警察犯处罚令所定之罚,而在台湾则以地方官之行政处分得无限期拘束人民之身体自由。另有为图每年六百万圆之鸦片专卖收入,竟不恤以国际所禁止之鸦片害毒消耗台人之心身,漠视国际之道义。或干涉多数种米农民,迫令改种甘蔗,而对其收获甘蔗则法令制定砂糖原料采取区域制度,不得搬出指定区域外,或供应制造砂糖以外之原料,必须由指定之制糖公司收购,而其价格则片面的受官方认可而已,并无与该等农民作何等协定,故蔗作农民所蒙受损失之大,可想而知。又如从日本内地航渡中华民国,不必申请旅行护照,由台湾往中国则非领得护照不准出境,致使台湾人之对岸交通贸易增加困难且成为日华亲善之一大障碍。诸如,莫非蹂躏人权不顾道义,与时代潮流相悖之例证也。

在日本本国,本年度国费岁出入预算为十四亿八千万圆,日本本土人口五千七百万,每一人平均为二十六圆馀,而同年度,台湾总督府岁出入预算为一亿六百万圆,全岛人口三百七十万,人每平均为二十八圆馀。如将日本本国国家预算中,扣去皇室费及陆海军费,则行政费及国债费为八亿二千万圆,即每一人仅十四圆馀,台湾人之行政及国债费负担恰为日本本土之倍额。如此台湾政治之进程,不达日本本土之半,而其政费却为日本本土之倍,由斯观之可知台湾行政费之如何膨胀,同时亦可察台湾人负担之如何过重矣。虽然此等岁入之过半仰赖于间接税及官业收入,但其究竟渐次吸收岛内财源,使岛民之资力枯竭乃不争之事实也。又大正九年兴工贯通南北之公路,长约三百哩宽十八尺,使用地坪约十一万平方公尺,工程达三年之久,藉收购之名,行征用之实,且依据保甲规约,课以劳役。或在不景气当头之当时,于台南州下,计上经费五千万元,以六个年之工程计划,开凿嘉南大圳,使得地方民力更加穷困。尚有去年夏天,由于神经过敏之警察,捏造无根之彰化事件,拷打多数良民,使全岛人心陷于不安等,均属人道正义上,不容忽视之重大问题也。

于此,吾人不得不认为现在之台湾当局,一面标榜内地延长主义,一面禁止日本人不得移籍于台湾,又台湾人亦不得移本籍于日本本土,而日本人则超然于保甲制度之外,不受烦琐之保甲规约拘束,且日本人官吏给予特别加俸,官舍优待等,皆非使台湾为日本帝国延长之方针,只供为日本移民之经济榨取地而已,以此不自然之统治政策,欲期台湾统治之终局成功,无异缘木求鱼。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别名发表,确实作者身份不明(包括仅以法人名义发表),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匿名别名作品发表起99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加拿大、韩国、新西兰、两岸四地、马来西亚)属于公有领域
PD-icon.svg 这部作品以匿名或别名发表,确实作者身份不明,或者以法人、非法人单位名义但非作者个人名义发表,1996年1月1日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匿名、别名、法人、非法人单位作品发表起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