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裴谏议虬书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与裴谏议虬书
作者:于邵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426

阁下:昨日愚子皋谟起居回,蒙以《放膺》、《度陇》二赋及《宗儒铭》、《自发东瓯至安南》诸作见示。隋掌明珠,忽蒙分惠;秦台重璧,不闲旁临。是何衰暮?偶此殊观。幸甚!幸甚!自微言中绝,大义复乖,历战国纵横之后,遭亡秦煨烬之末,四始不作,斯文无纪。汉兴总辑驰骛,稍复《诗》、《骚》之体,讫建安之闲,皆可垂训。风流更代,纷然殽杂,迨有高下,不可胜论。刘梁陈隋,乃至流遁矣。国家受命,焕乎文明。开元天宝,于斯为盛,格高体正者,君臣之义,天人之际,毕备于斯矣。先觉后进,其谁闲焉?属三十年来,兵戈不息,所务者急,所贵者异;过之则进,不过则坠。考之文章,东不流于海,南不集于江,万方行纪,安可得哉?某性乏天假,学非专门,徒以菲薄少有,谬膺清切;特用润色鸿业,颇承渥私。孤奉明恩,竞速官谤,谪居之地,犹佐大藩。承府公荫庥,忝下榻清宴,风亭月观,美景良辰,未尝不接高兴,陪啸咏。虽唱高和寡,未能宏道;云从风感,时赖起予。如此之眷者,如此之乐者,岁不我与。星回四周,而不知老之将至,累之在已,馀生之幸,斯亦厚矣。阁下心无所负,神保其真,冒南气之炎铄,泛重溟之湍悍。清光可鉴,素履惟精,云且意长,复此与合,有足欢也。今纲罹俊义,渴日为劳,明诏屡下,旁求四达,未有天生楝梁,而不构大厦,时遭霸王而不先受器者也。在姑务修德而已,前宵之命,情实未尽,烛不见跋,露不称晞。区区主人,有所惭逊。信宿而未获拜赐者,实以沉瘵之故,旦暮为剧。况南面苍梧北背潇湘,岁聿云幕,于焉迁客,心折骨惊,复何言哉!所得四卷,缮写已毕,致之箧笥为藏驰,遗皋谟送本。不复一一。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