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裴諫議虯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與裴諫議虯書
作者:于邵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26

閣下:昨日愚子皋謨起居回,蒙以《放膺》、《度隴》二賦及《宗儒銘》、《自發東甌至安南》諸作見示。隋掌明珠,忽蒙分惠;秦台重璧,不閑旁臨。是何衰暮?偶此殊觀。幸甚!幸甚!自微言中絕,大義復乖,曆戰國縱橫之後,遭亡秦煨燼之末,四始不作,斯文無紀。漢興總輯馳騖,稍復《詩》、《騷》之體,訖建安之閑,皆可垂訓。風流更代,紛然殽雜,迨有高下,不可勝論。劉梁陳隋,乃至流遁矣。國家受命,煥乎文明。開元天寶,於斯為盛,格高體正者,君臣之義,天人之際,畢備於斯矣。先覺後進,其誰閑焉?屬三十年來,兵戈不息,所務者急,所貴者異;過之則進,不過則墜。考之文章,東不流於海,南不集於江,萬方行紀,安可得哉?某性乏天假,學非專門,徒以菲薄少有,謬膺清切;特用潤色鴻業,頗承渥私。孤奉明恩,競速官謗,謫居之地,猶佐大藩。承府公蔭庥,忝下榻清宴,風亭月觀,美景良辰,未嘗不接高興,陪嘯詠。雖唱高和寡,未能宏道;雲從風感,時賴起予。如此之眷者,如此之樂者,歲不我與。星回四周,而不知老之將至,累之在已,餘生之幸,斯亦厚矣。閣下心無所負,神保其真,冒南氣之炎鑠,泛重溟之湍悍。清光可鑒,素履惟精,雲且意長,復此與合,有足歡也。今綱罹俊義,渴日為勞,明詔屢下,旁求四達,未有天生楝梁,而不構大廈,時遭霸王而不先受器者也。在姑務修德而已,前宵之命,情實未盡,燭不見跋,露不稱晞。區區主人,有所慚遜。信宿而未獲拜賜者,實以沉瘵之故,旦暮為劇。況南面蒼梧北背瀟湘,歲聿雲幕,於焉遷客,心折骨驚,復何言哉!所得四卷,繕寫已畢,致之篋笥為藏馳,遺皋謨送本。不復一一。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