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郭令公书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与郭令公书
作者:于邵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426

汾阳王令公阁下:伏惟戡乱定祸,勋载王府,致君行已,德冠当时。讲信修睦,敦叙旧好,悉为古今第一。则小子在数科之一,而不能上达,以自布露,九泉之下,何以塞责?顷年令公先府君刺史于渭,家世出牧于岷,二境相接,数年修好,睦为弟兄,契以金石,则令公之所闻见也久矣。初以专经逊业,常假藉于渭之渚。于时使君双特以礼送,问以时务,许以大名,为之下榻,教之改业。复归以报命先人,从而诲焉。天宝中,忝以进士及第,其年判入超绝科,受校书。此则使君负人伦高鉴,施及小子,不其神乎!永怀报德,何日敢忘?庆流后嗣,日以昌大。及兹匡救,莫之与京,谬从庶官之列,黜于众人之下。爰自起居郎署省闼,未为令公所顾,以职在下位,不敢干进也。殊不知江海纳细以为大山岳积壤以为高,斯道日显,人皆是效,以不待扫门,愿陪下拜。有若公之令弟少府监知为人,工部赵侍郎赏之为文,户部李郎中列之为友,皆朝廷俊选,而不相鄙弃,庸可诬乎?夫有开必先,先兆所感。如小子者,使先文字之已足于此,令弟爱之贵眷终眷之及于此,而不能再登龙门,礼叙世旧,未之有也。谨奉尺书,尘黩执事,转于内屏以待命。死罪死罪!某再拜。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