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阳国志 (四部丛刊本)/卷第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 华阳国志 卷第九
晋 常璩 撰 景乌程刘氏嘉业堂藏明钱叔宝写本
卷第十上

华阳国志卷苐九

     李特雄寿势志

李特字𤣥休略阳临渭人也祖世本巴西宕渠賨民

种党劲勇俗好鬼巫汉末张鲁居汉中以鬼道教百

姓賨人敬信値天下大乱自巴西之宕渠移入汉中

魏武定汉中曽祖父虎与杜朴胡约杨车李黒等移

于略阳北土复号曰巴人 特父慕为东羌猎将特

兄弟五人长兄辅字玄政次特特弟庠字玄序庠弟

流字玄通流弟骧字玄龙皆锐骁有武干特长子荡

字仲平好学有容观少子雄字仲俊初特妻罗氏梦

双虹自门升天一虹中断罗曰吾二儿若有先亡者

必大贵雄少时辛冉相当贵有刘化者道术士也言

闗陇民皆当南移李氏子中惟仲俊天姿奇异终为

人主鄊里人多善之与𠦑父庠并以烈气闻人多归

之既克成都众皆饥饿骧乃将民入郪王城食谷芋

雄遣信奉迎范贤欲推戴之贤不许更劝雄自立

永兴元年冬十月杨褒杨共劝雄称王雄遂称成都

王追尊曽祖庸曰巴郡公祖父慕陇西王父特景王

母曰太后追谥世父辅齐烈王仲父庠梁武王仲父

流秦文王兄荡广汉壮文公以𠦑父骧为太傅庶兄

始为太保外兄李国为太宰国弟离为太尉従弟云为

司徒璜为司空阎式为尚书令褒为仆射𤼵为侍中

圭为尚书洪为益州剌史徐舆镇南王达军师具置

百官下赦建元太武迎范贤为丞相従弟置流子也

以不陪列诛之贤既至尊为天地太师封西山侯复

其部曲军征不预租税皆入贤家贤名长生一名延

久又名九重一曰支字元涪陵丹兴人也 光熙元

年雄称皇帝改元晏平 永嘉三年罗羕訇琦等杀

李离扵梓潼时阎式去雄依离并见杀骧攻不克时

李云李璜皆战SKchar 明年文硕杀李国以巴西梓潼

为晋平冦将军李凤在晋寿 梁州先已为雄所破

不守而谯登在涪平西参军向奋屯汉安之宐福张

罗屯平无逼雄雄将张宝弟全在訇𤦺中雄遣宝反

为奸许以代离宝素凶勇先杀人而后奔梓潼宻结

心腹㑹罗尚遣使慰劳琦琦等出送其使宝従后闭

城门琦等奔巴西雄得梓潼拜宝为太尉雄自攻奋

奋走遣骧攻登登初将骧子寿欲以诱骧被攻急救

援不至还骧寿 五年春骧获登遣李始SKchar李凤攻

巴西杀文硕是岁雄姨弟任小受张罗募手刅雄头

雄㡬SKchar改元玉衡是后扶风邓芝杨虎等各率流民

前后数千家入蜀以凤为征北梁州任回镇南南夷

宁州李恭征东南蛮荆州皆大将军校尉剌史雄骧

勤恤百姓扵内凤回恭招流民扵外称有功氐苻成

隗文既降复叛手伤雄母及其来也咸释其罪厚加

待纳皆以为将天水陈安举陇右来降武都氐王杨

茂𢯱奉贡称臣杜弢自湘州使使求援晋凉州剌史

张骏遣信交好汉嘉夷王冲遣子入质顷之朱提审

照率民归降建宁爨量䝉崄委诚其馀附者日月而至

雄乃虚已爱人寛和政伇逺至迩安年丰谷登乃兴

文教立学官其赋民男丁一岁谷三斛女丁一斛五

𦫵疾病半之户调绢不过数文绵不过数两事少役

稀民多冨实至乃闾门不闭路无拾遗狱无滞囚刑

不滥及但为国则无威仪官无秩禄职署委积班序

无别君子小人服章不殊货贿公行惩劝不眀行军

无号令用兵无部伍其战胜不相让败不相救攻城

破邑动以虏获为先故纲纪莫称 李凤在北数有

战降之功时荡子稚屯晋寿害其功 大兴元年

以巴西叛骧讨之久住梓潼不敢进雄自至涪骧遂

斩凤以寿代凤以知州征事 二年骧伐越嶲又分

伐朱提 三年获太守西夷校尉李钊 夏进伐宁

州大败扵螳螂还 初氐王杨茂𢯱子难敌坚头为

刘曜所破奔晋寿晋寿守将李稚荡苐二子也受其

赂遗不送成都曜既引还稚遣难敌兄弟还武都遂

即判稚稚悔失计连白雄求伐氐雄许之群臣多谏

雄不从遣稚兄琀以侍中中领军统稚攻难敌由白

水道寿遣与稚弟玝由阴平入二道讨氐难敌等先

拒寿玝玝寿不进而琀稚径至下辨以深入无继大

为氐所破稚琀皆SKcharSKchar者千馀人雄深自咎责以谢

百姓琀荡之元子有名望志尚雄欲传以后嗣甚痛

惜之 雄妻任无子养琀弟班为子雄自有庶子十

五人群臣上立嗣雄曰孙仲谋割有江东伯符基兆

子止侯爵国志耻之宣公舎子立弟君子以为知人

吾将弥缝国志之耻以继宣公之美骧与司徒王达

谏以为不可雄不従 永昌元年冬立班为太子骧

泣曰乱始于是矣 泰宁元年越嶲斯叟反攻围任

回及太守李谦遣其征南费黒救之 咸和元年

斯叟破 二年谦移郡民扵蜀 三年冬骧SKchar追赠

相国谥曰汉献王寿以䘮还拜玝征北梁州代寿以

班行抚军将军脩晋寿军屯 五年拜寿都SKchar中外

诸军大将军中护军西夷校尉录尚书摠统如骧

冬寿率征南费黒征东任邵伐巴东至建平监军毋

丘奥退保宐都 六年春寿还遣任邵屯巴雄以子越为

车骑住广汉 秋寿伐阴平 冬城涪县 七年秋

寿南征宁州以费黒为司马与邵攀等为前军由南

广入又别遣任回子调由越嶲 冬十月寿黒至朱

提朱提太守董炳固城宁州剌史尹奉遣建宁太守

霍彪大姓爨深等助炳时寿已围城欲逆拒之黒曰

料城中食少霍彪等虽至赍粮不多宐令人入城共

消其谷犹嫌其少何縁拒之彪等皆入城城久不下

寿欲急攻之黒谏曰南道险俗好反乱宐必待其诈

勇已困但当日月制之全军取胜以求有馀溷牢之物

何足汲汲也寿必欲战果不利乃率以军事任黒

八年春正月炳彪等出降威震十三郡 三月剌史尹

奉举州委质迁奉扵蜀寿领宁州南夷初平威禁甚

肃后转凌掠民 秋建宁州民毛衍罗屯等反杀太

守邵攀䍧柯太守谢恕举郡为晋寿破之 九年春

分宁州置交州以霍炳为宁州建宁爨深为交州剌

史 封寿建宁王张骏使参军傅颖治中张淳遗雄

书劝去尊号称藩扵晋雄引见谓曰吾过为士大夫

所推然本无心扵帝王也贵州将令行河沙常所希

冀进思共为晋室元功之臣退兾共为守籓之将扫

除氛埃以康帝宇而晋室陵迟徳声不振引领东望

有年月矣㑹获来贶情钧暗至有何已已颖淳以为

然使聘相继 巴郡尝告急云有东君雄曰吾常虑

石勒跋扈侵逼琅琊以为耿耿不圗乃能举军使人

欣然雄之雅谈多如此𩔖 三月寿还 夏六月癸

亥雄疾病卒时年六十一伪谥曰武帝庙称太宗凡

自立三十年 冬十二月丙寅葬成都墓号安都陵也

班字世文荡苐四子也少见养扵雄年十六立为太

子好学爱士毎观书传谓其师友天水文夔陇西董

融等曰吾见周景王太子晋魏太子丕吴太子孙登

文章鉴识超然卓绝未尝不有惭色何古人之难及

乎进止周旋动扵咨问但性轻躁失在田猎 甲子

袭位玝来奔䘮劝遣雄子越还江阳而欲令期代已

知北事班以未葬不许遣玝还涪 冬十月癸亥期

越杀班扵临次并杀班仲兄领军都弟玝奔晋期伪

谥班曰戾太子寿追谥曰哀皇帝子幽颙为期所杀

班兄弟五人皆兵SKchar四人无后玝在晋历巴郡襄阳

宐都太守龙骧将军永和三年従征西扵山阳战SKchar

也期字世运雄苐四子也母冉贱雄妻任养为子少

攻学问有客观雄时令诸子各募合部曲多者才淂

数百人而期独得千馀人为安东将军雄亡越自江

阳来赴䘮兄弟怏怏既以班非雄所生又虑玝不利

已与兄越宻谋圗班太史令韩约上言宫室有阴谋

兵气戒在亲戚班不悟遂因夜哭越杀班期自立以

越为相国与寿并录尚书事进寿大都SKchar徙封汉王

使讨玝扵涪封越建宁王以仲兄霸为中领军镇南

弟保镇西西夷校尉汶山太守従兄始征东代越皆

大将军 玝走即拜寿梁州知北事 咸熙元年

正月立妻阎氏为后下赦改元玊恒 秋以司隶景

骞为尚书令征南费黒为司隶班舅罗演为仆射

舅罗演与汉王相天水上官澹谋袭期立班子幽谋

泄杀澹并诛班母罗琀子礹稚妻昝 二年忌从子载

多才艺托他事诛之而霸保皆暴病SKchar扵是大臣自

疑骨不相亲而期志益广忽SKchar父时公卿政刑失错

四年夏四月寿自涪还袭期假以诛越骞为言越请

散财募士格战期谓寿不自薄不许既诛越骞初废

期为邛都县公 五月乃杀期及诛李始等杀兄弟

十馀期SKchar时年二十四谥曰幽王 五年徙其妻人子扵

越嶲势又使人就越嶲诛其子 寿字武考有干局

爱尚学义志度少殊扵诸子雄奇之自代父为将志

在功名故东征南伐毎有效事雄疾病侍疾左右左

右侍臣造雄顾命寄托扵寿 期之杀班也李始初

欲附寿圗共讨期寿不敢始怒说期取寿惮李玝在

北欲藉寿讨之故许寿既受汉封北伐玝告以去就

利害假道故玝得由巴顺水东下吴寿虽伐玝镇涪

岁终当入朝觐常自危嫌辄造汉中守将张才急书

告方外寇警 咸康二年冬北入汉中破走司马勲

寿见期越兄弟十馀人年方壮大而手下有强兵惧

不自全数聘命髙士巴西龚壮壮虽不应恐见害不

得已数见寿时岷山崩江水竭寿縁刘向之言而恶

之毎谋壮以自安之术壮之父及𠦑皆为特所杀欲

假手报仇未有其由因说立事何如舎小従大以危

易安开国裂土长为诸侯名髙桓文勲流百代矣寿

従之阴与长史略阳罗恒巴西解思眀共谋据成都

为晋称藩㑹养弟攸従成都病还SKchar道中乃佯言越

药杀之又诈造妹婿任调书言期越当废寿以惑群

下群下信之乃誓文武许赏城中资财得数千人南

攻成都子势为开门内应遂获期越诛其宗族十馀

人兵入虏掠民家奸淫雄公主及李氏诸妇多所残

害数日乃定恒与思眀及李奕王利等劝寿称镇西

将军益州牧成都王以壮为长史告下又劝令送期

扵晋任调与司马蔡兴侍中李艶及张烈等劝寿自

立寿亦生心遂背思眀所陈之计称汉皇帝尊父骧

曰献帝母昝氏曰太后下赦改元汉兴以恒为尚书

思朙为广汉太守任调镇北梁州知东羌校尉李奕

镇西西夷校尉更代诸郡及卿佐皆用宿人及已参

佐省交州以从子权为镇南南夷宁州扵是成都诸

李子弟无复秉兵马形势者雄时旧臣及六郡人皆

斥废也 秋七月李奕从兄干与大臣合谋欲废寿

寿惧使子广与大臣盟要为兄弟进李闳为征东荆

州移镇巴郡 八月天连阴雨禾稼伤损百姓饥疫

草莾臣龚壮上封事曰臣闻阴徳必有阳报故于公

理狱髙门待封伏惟献皇帝寛仁厚恵宥罪甚众灵

徳洪洽诞锺陛下陛下天性忠笃受遗建节志齐周

霍诚贯神眀而志绪违理颠覆頋命管蔡既兴谗䛕

𦽦大义灭亲拨乱济危上指星辰昭告天地㰱血

朙众举国称籓天应人恱白鱼登舟霆震助威烈风

顺义神诚允畅日月光朙而论者未喻权时定制淫

雨汜𣸣垂向百日禾稼损伤加之饥疫百姓愁望或

者天以监示陛下又前日之举止以救𥚽陛下至心

本无大圗而今久不变天下之人谁复分朙知陛下

本心者哉且玄宫之䜟难知而盟誓頋违一旦疆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

有急内外骚动不可不深思长久之䇿永为子孙之

计也愚谓宐遵前盟誓结援呉㑹以亲天子彼必崇

重封国历世虽降阶一等永为灵徳宗庙相承福祉

无穷君臣铭勲扵上生民宁息扵下通天下之髙理

弘信慎之美义垂拱南面SKchar诗兴礼上与彭韦争美

下与齐晋抗徳岂不休哉论者或言二州人附晋必

荣六郡人事之不便昔豫州入蜀荆楚人贵公孙述

时流民康济及汉征蜀残民大半锺邓之役放兵大

掠谁复别楚蜀者乎论者或不达安固之基惜其名

位在昔诸侯自有卿相司徒司空宋鲁皆然及汉藩

王亦有丞相今义归彼但当崇重岂当减削昔刘氏

郡守令长方仕州郡者国亡主易故也今日义举主

荣臣赖宁可同日而论也论者又谓臣当为法正陛

下覆臣如天养臣如地恣臣所安至扵名荣汉晋不

处臣复何为当侔法正论者或言晋家必责质任及

徴兵伐胡何以应之案晋不烦尺兵一国来附威卷

四海广地万里何任之责胡之在北亦此之忧今平

居有东北之虞縦令徴兵但援汉川犹差二门耳臣

托附深重忘疲病之秽实感殊遇兾以微言少补朙

时常惧殒殁不写愚心辜负恩顾谨进悾悾伏愿罪

戮寿不恱然拘前言秘藏之 九月仆射任颜雄妻

弟也谋反诛并杀雄子约等 五年春二月晋将伐

巴郡获李闳闳恭子也初寿许自牛鞞以东土断与

闳执政者以为不可乃止复不益兵故覆没闳弟艳

以是怨故与朝右有隙是时寿疾病恒思明等复议

奉晋计寻郡破寿以为附晋晋当以兵威故不能自

断遂辍计 三月拜李奕镇东代闳 夏建宁太守

孟彦率州人䌸宁州剌史霍彪扵晋举建宁为晋遣

右将军李位都讨之时权在越嶲 秋又遣尚书广

汉李摅为御史入南中摅祖毅晋故宁州剌史以向

与南人有旧故遣之摅从兄演自越嶲上书劝寿归

正返本释帝称王寿怒杀之车骑将军王韬为参军

右车骑将军王韬为参军九字前后文不相属不知记何事也今仍旧本存此九字扵后以待考晋康帝建

元元年寿卒势立改元太和太史令韩皓上言荧惑

守心乃宗庙不修之谴势乃更命祀成始祖太宗皆

谓之汉势之弟大将军广以势无子求为太弟势不

许马当解思朙固请许之势疑与广有谋收当思明

斩之广自杀思朙被收叹曰国之不亡以我数人在

也今其殆矣思朙有智略敢谏诤焉当素得人心及

SKchar士民无不哀之 冬李奕自晋寿举兵反单骑突

门门者射杀众溃势大境内改年嘉宁势骄淫不恤

国事中外离心蜀土无獠鲁皓切西南夷别族至是始従山出自

巴至犍为梓潼布满山谷大为民患加以饥馑境内

萧条 三年春二月桓温伐蜀军至青衣势大发兵

遣昝坚等将之昝子感切姓也自山阳趣合水诸将欲设伏江

南以待晋兵昝坚不従引兵自江北鸳鸯埼渡向犍

埼渠霸切曲岸曰埼温自将步卒直指成都昝坚至犍为乃知

与温异道还自沙头津济北至温已军扵成都之十

里陌坚众自溃势率众出战于笮桥笮音中书监王

嘏散骑常侍常璩劝势降势乃夜开东门走至葭⿱⺾眀

使散骑常侍王幼送降文扵温势至建康封归义侯

李氏自起事至亡六世四十七年正僭号四十三年

蜀中亦有怪异期时有狗豕交木冬荣势时涪陵民

乐氏妇头上生𧢲长三寸凡三截之又有民马氏妇

妊身儿胁下生其母无恙儿亦长育有马生驹一头

二身相着六耳一牡一牝又有天雨血扵江南数亩

许李汉家舂米自臼中跳出遽敛扵箕中又跳出写

扵簟中又跳出有猿居鸟巢至城下地仍震又连生

毛其天谴不能详也

撰曰特流乘衅险害雄能推亡固存遭皇极不建遇

其时与期倡为𥚽阶而寿势终之诗所谓乱离瘼矣

奚其适归者也长老传谯周䜟曰广汉北有大贼曰

流曰特攻难得岁在玄宫自相贼终如其记先识预

睹何异古人乎历观前世伪僭之徒縦毒䖍刘未有

如兹毎惟殷人丘墟之叹贾生过秦之论亡国破家

其监不逺矣

 按常璩华阳国志目录苐九卷及序志皆云述李

 特雄期寿势志则势固有志也今诸本皆无之意

 者传写脱漏因循不录遂失之尔今本诸通鉴所

 述参以载记所书续成势志用补其阙以俟后之

 博洽君子云又史载散骑常侍常璩实劝李势降

 桓温璩必作志者因续记此云









华阳国志卷苐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