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牧师传略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薛牧师传略
作者:黄乃裳
1896年3月

刊于《万国公报》光绪二十二年二月,即一八九六年三月第八十六卷。

薛牧师传略 黄九美来稿

薛牧师。讳承恩。美国名进士也。同治元年。挈眷来华。传教于福州。时年三十岁。学操闽音。一如土著。既通方言。以福州城市喧嚣。难与人亲近而传以真理。遂移居距城三十里之牛坑小礼拜堂。朝夕与耕山种田者伍。而谢君锡恩适设馆于附近。闻先生绪论。久而感悟。受洗于先生。成道谊交。又视先生终日劳劳焉以救我华人归主为事。我固基督徒也。我固华人也。而日事于无关性命之丹铅。其何以谢先生。因弃科举业。与先生偕出传道。先生每出宣讲。人喜接之。以其视人无论贫贱富贵。皆如其父母兄弟之亲而先生亦安受款纳。食其食而饮其饮。人愈敬而爱之。且先生出。夫人辄随。以传道于闺阃。盖体先生爱人救人之意。而亦不惮艰辛也。时方逾舞勺之年。居距省百七十里之闽清县。见先生与李君有美谢君锡恩到乡传教。略闻赎罪救灵之理。初以为此作恶之人之事也。吾何所需之。然心辄慕其为人之蔼然可亲。肃然可敬。与塾师之教人者迥别。知其必有大不得已于心之故。而乃为是之勤勤恳恳。亹亹津津。如慈父之诏其子。贤兄之勉其弟也者。然于赎罪救灵之妙蕴。终莫之悟也。自是。先生间一二月。一至宣道。至则必往聆其言论。经二三十度晤谈辨难。并玩索所赠救世教书籍。如新旧约真道衡平等书。始恍然悟。毅然从。虽遭千百艰难。而有先生之诱掖慰藉。自觉胜之裕如。阅数月。先生乃为施洗。时同治五年十一月初十日也。维时。救世教在闽中甚暗。虽有闻先生言而感化者。亦不敢显承于人前。先生曰。既纳嘉种。获必有时。吾但遵救主命。宣扬福音而已矣。其他。则天也。俟之。可也。由是福州府属各县。及延平兴化诸府。足迹不知几经矣。其在兴化。则操兴化土音。十馀年间。由先生而悔罪改过者殊多。其栽培成传道职者。如李君有美谢君锡恩等。约二三十人。而救世教于是乎昭昭然广矣。先生以男女长公子须回国读书。乃暂挈眷归美。闽中教会。依依莫舍。制为彩旗缎伞银杖以送行。时为同治十三年。光绪元年。挈眷重来。非特教中人喜其来也。即未信道而尝觌先生面者。亦莫不欣欣然曰。薛先生来矣。其来也。固无与于彼也。而不啻有极关系于彼者。此则先生之视人。无论贫贱富富。皆如其父母兄弟之亲之所致也。先生此次来闽。为司布道长。总理教会。兼理福音书院。培元义塾。并书院中圣经教读。事加繁矣。而自朝至夕。皆有任事时刻之定格。至所定宣道时。遇雨。辄著草履到村庄。而晴霁可知矣。沐雨栉风。八闽中几乎历遍。唇焦舌破。十架外未肯言他。其任职之勤。有如此者。及观其衣与食也。补缀堪需。具皮带驼毛之度。粗疏可御。有蝗虫野蜜之风。某年。美国布道会议增在华教士薪水。先生不但不受所增。且请减常给之数。谓吾衣食与用度。谨为撙节。庶免多耗众教友辛苦之捐输。而即以其数充入布道款。或可用以多救数人之灵魂归主。及见有建礼拜堂者。辄重捐以助之。数年前。英华格致书院建学舍。为款所限。议如钱起盖。先生览图。嫌其狭小。尽出素积之二千馀金。为廓而广之。其持己之俭。用财之义。有如此者。至其见教会中有贫苦不能自活者。则酌量以佽助之。见疾病无依倚者。则济以药物。或躬为侍其疾。见瘾洋烟者。有悔改之诚。而无力为戒。则出资以劝之。见有志读书。而限于例。不得入学者。则给其膏火以成之。见所遭不顺。或守道不坚。与所行有悖于道者。则邀至其家。或造其人之室。为之抚慰劝勉。以至于流涕祈祷。常曰。待可见之兄弟不善。则事不可见之主可知。其爱人之仁。有如此者。若夫犯而不校。即所谓敌饥则食。敌渴则饮也。休其有容。即所谓作世之光。作地之塩也。忆先生于光绪七年。往延平府传教。遍其数邑。复至郡城。郡民围之。殴以长柄木尖叉。刺厥目。深入数分。昏晕倒地。逾时。始醒。幸未伤及瞳人。地方官知之。为派差役。雇船送省。医治逾月。始愈。旁观及领事府皆谓。此风不可长。宜请官重惩。以儆其后。先生曰。是盖未知吾传救世教。为救彼之苦。而为是悖戾也。宜怜之。何校为。以故领事府亦顺其意。但文移请戒后来而已。福清海坛因修教堂闹事。地方官办理不善。致聚十二甲之人。抛毁堂屋。制宪札饬厅县严办。先生虑后生嫌隙。而传教较难也。遂自诣其地。与新厅主再四商议。让堂前馀地为公衢。官因给修价了案。十二甲绅耆。感先生宽厚。为制楣彩。金字大书中外一家四字。左署大美国薛老教士大人德鉴。右则阖潭十二甲绅耆拜手也。并具蜡炬鞭爆鼓吹。绅与耆济济衣冠。到堂谢罪。阖潭百姓同呼曰。先生真爱人矣哉。举此二事。以概其馀。此光绪十九年事类叙于此其待人之恕。有如此者。先生于光绪九年。第二次回国。次年。又来如前。理教会事四载。至十四年。年会议公举先生与谢君锡恩赴美国。为总会议使者。是第三次回国也。逾年。又重来。总闽清与海坛教会事。方接办时。闽清教友仅六十馀人。得先生精勤振作。鼓舞人心。五年之间。增至六百馀人。其间。所派公款不敷。辄出己所节俭馀赀。以为垫补。以故闽清之传道教友。尤钦服敬礼于先生。而先生亦乐与闽清人盘桓。在省之日常少。而在闽清之日常多。去冬。腊鼓喧阗之际。犹在闽清传教。至晦前一日。归省。元月二日。又往。初九日。染病。十二日。抵省就医。日重一日。言语多不自主。独皇皇然道闽清全县。宜如何设堂传教。或恍惚如与闽清传道人言传教事。则一字不错。而全无片语及身后事。至十六日下午五点钟。溘然长逝而归天矣。享寿六十有四岁。翼日。英美法俄德各国领事署。均下半旗以志哀。其见重各国也如此。是日。华人具白衣带赴丧次者。男女约三百人。西人亦数十辈。无不涕泪交下。下午。美领事及福州中西教士医士。舁先生之柩入天安堂。为追述其在世之善行毕。复由天安堂舁至美国墓园安葬。主丧礼者。为美国进士华雅各牧师也。葬毕而散。但闻道旁欷歔叹息之声。而中西三百馀人诣哭泣之所。较诸赴筵宴者。虽勺水不饮。而饱饫尤觉浓挚矣。其闽清传道教友。闻讣来奔。已逾翌日。不获亲先生之殓与葬。则尤哀恸莫胜。乃各具白衣及白冠带。集坟园而哭焉。已。又启先生寓室。为流连泣祷而莫能止。且言闽清乞丐闻先生殁。哭甚哀。而省中及外府县。无论教中教外。凡识先生者。莫不咨嗟太息。共言其贤。西人之寓福州而逝世者。从未有如此之哀也。嗟乎。此非先生之视人。无论贫贱富贵。皆如其父母兄弟之亲。故人之视先生。无论贫贱富贵。亦如其父母兄弟之亲耶。此所知先生之大概也。至其在福清古田及兴化府等处传教。与未来华以前详细事。先生有西字日记在。可综厥生平焉。先生有男女公子五人。长女公子十八岁。夭殁于美国。长公子掌教纽约大书院。次女公子。五年前随先生来华。主福州闽清妇学并上女学。次公子。三女公子。前年。夫人携回本国读书。尚未卒业云。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4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