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牧師傳略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薛牧師傳略
作者:黃乃裳
1896年3月

刊於《萬國公報》光緒二十二年二月,即一八九六年三月第八十六卷。

薛牧師傳略 黃九美來稿

薛牧師。諱承恩。美國名進士也。同治元年。挈眷來華。傳教於福州。時年三十歲。學操閩音。一如土著。旣通方言。以福州城市喧囂。難與人親近而傳以眞理。遂移居距城三十里之牛坑小禮拜堂。朝夕與耕山種田者伍。而謝君錫恩適設舘於附近。聞先生緒論。久而感悟。受洗於先生。成道誼交。又視先生終日勞勞焉以救我華人歸主爲事。我固基督徒也。我固華人也。而日事於無關性命之丹鉛。其何以謝先生。因棄科舉業。與先生偕出傳道。先生每出宣講。人喜接之。以其視人無論貧賤富貴。皆如其父母兄弟之親而先生亦安受欵納。食其食而飲其飲。人愈敬而愛之。且先生出。夫人輙隨。以傳道於閨閫。蓋體先生愛人救人之意。而亦不憚艱辛也。時方踰舞勺之年。居距省百七十里之閩清縣。見先生與李君有美謝君錫恩到鄉傳教。畧聞贖罪救靈之理。初以爲此作惡之人之事也。吾何所需之。然心輙慕其爲人之藹然可親。肅然可敬。與塾師之教人者逈別。知其必有大不得已於心之故。而乃爲是之懃懃懇懇。亹亹津津。如慈父之詔其子。賢兄之勉其弟也者。然於贖罪救靈之妙蘊。終莫之悟也。自是。先生間一二月。一至宣道。至則必往聆其言論。經二三十度晤談辨難。並玩索所贈救世教書籍。如新舊約眞道衡平等書。始恍然悟。毅然從。雖遭千百艱難。而有先生之誘掖慰藉。自覺勝之裕如。閱數月。先生乃爲施洗。時同治五年十一月初十日也。維時。救世教在閩中甚暗。雖有聞先生言而感化者。亦不敢顯承於人前。先生曰。旣納嘉種。穫必有時。吾但遵救主命。宣揚福音而已矣。其他。則天也。俟之。可也。由是福州府屬各縣。及延平興化諸府。足跡不知幾經矣。其在興化。則操興化土音。十餘年間。由先生而悔罪改過者殊多。其栽培成傳道職者。如李君有美謝君錫恩等。約二三十人。而救世教於是乎昭昭然廣矣。先生以男女長公子須回國讀書。乃暫挈眷歸美。閩中教會。依依莫舍。製爲彩旂緞繖銀杖以送行。時爲同治十三年。光緒元年。挈眷重來。非特教中人喜其來也。卽未信道而嘗覿先生面者。亦莫不欣欣然曰。薛先生來矣。其來也。固無與於彼也。而不啻有極關係於彼者。此則先生之視人。無論貧賤富富。皆如其父母兄弟之親之所致也。先生此次來閩。爲司佈道長。總理教會。兼理福音書院。培元義塾。並書院中聖經教讀。事加繁矣。而自朝至夕。皆有任事時刻之定格。至所定宣道時。遇雨。輙著草履到村莊。而晴霽可知矣。沐雨櫛風。八閩中幾乎歷遍。唇焦舌破。十架外未肯言他。其任職之勤。有如此者。及觀其衣與食也。補綴堪需。具皮帶駝毛之度。粗疏可御。有蝗蟲野蜜之風。某年。美國佈道會議增在華教士薪水。先生不但不受所增。且請減常給之數。謂吾衣食與用度。謹爲撙節。庶免多耗衆教友辛苦之捐輸。而卽以其數充入佈道欵。或可用以多救數人之靈魂歸主。及見有建禮拜堂者。輙重捐以助之。數年前。英華格致書院建學舍。爲欵所限。議如錢起蓋。先生覽圖。嫌其狹小。盡出素積之二千餘金。爲廓而廣之。其持己之儉。用財之義。有如此者。至其見教會中有貧苦不能自活者。則酌量以佽助之。見疾病無依倚者。則濟以藥物。或躬爲侍其疾。見癮洋煙者。有悔改之誠。而無力爲戒。則出資以勸之。見有志讀書。而限於例。不得入學者。則給其膏火以成之。見所遭不順。或守道不堅。與所行有悖於道者。則邀至其家。或造其人之室。爲之撫慰勸勉。以至於流涕祈禱。常曰。待可見之兄弟不善。則事不可見之主可知。其愛人之仁。有如此者。若夫犯而不校。卽所謂敵饑則食。敵渴則飲也。休其有容。卽所謂作世之光。作地之塩也。憶先生於光緒七年。往延平府傳教。遍其數邑。復至郡城。郡民圍之。毆以長柄木尖叉。刺厥目。深入數分。昏暈倒地。踰時。始醒。幸未傷及瞳人。地方官知之。爲派差役。僱船送省。醫治逾月。始愈。旁觀及領事府皆謂。此風不可長。宜請官重懲。以儆其後。先生曰。是蓋未知吾傳救世教。爲救彼之苦。而爲是悖戾也。宜憐之。何校爲。以故領事府亦順其意。但文移請戒後來而已。福清海壇因修教堂鬧事。地方官辦理不善。致聚十二甲之人。拋毀堂屋。制憲札飭廳縣嚴辦。先生慮後生嫌隙。而傳教較難也。遂自詣其地。與新廳主再四商議。讓堂前餘地爲公衢。官因給修價了案。十二甲紳耆。感先生寬厚。爲制楣彩。金字大書中外一家四字。左署大美國薛老教士大人德鑒。右則闔潭十二甲紳耆拜手也。並具蠟炬鞭爆鼓吹。紳與耆濟濟衣冠。到堂謝罪。闔潭百姓同呼曰。先生眞愛人矣哉。舉此二事。以槪其餘。此光緒十九年事類敘於此其待人之恕。有如此者。先生於光緒九年。第二次回國。次年。又來如前。理教會事四載。至十四年。年會議公舉先生與謝君錫恩赴美國。爲總會議使者。是第三次回國也。踰年。又重來。總閩清與海壇教會事。方接辦時。閩清教友僅六十餘人。得先生精勤振作。鼓舞人心。五年之間。增至六百餘人。其間。所派公欵不敷。輙出己所節儉餘貲。以爲墊補。以故閩清之傳道教友。尤欽服敬禮於先生。而先生亦樂與閩清人盤桓。在省之日常少。而在閩清之日常多。去冬。臘鼓喧闐之際。猶在閩清傳教。至晦前一日。歸省。元月二日。又往。初九日。染病。十二日。抵省就醫。日重一日。言語多不自主。獨皇皇然道閩清全縣。宜如何設堂傳教。或恍惚如與閩清傳道人言傳教事。則一字不錯。而全無片語及身後事。至十六日下午五點鐘。溘然長逝而歸天矣。享壽六十有四歲。翼日。英美法俄德各國領事署。均下半旂以誌哀。其見重各國也如此。是日。華人具白衣帶赴喪次者。男女約三百人。西人亦數十輩。無不涕淚交下。下午。美領事及福州中西教士醫士。舁先生之柩入天安堂。爲追述其在世之善行畢。復由天安堂舁至美國墓園安葬。主喪禮者。爲美國進士華雅各牧師也。葬畢而散。但聞道旁欷歔嘆息之聲。而中西三百餘人詣哭泣之所。較諸赴筵宴者。雖勺水不飲。而飽飫尤覺濃摯矣。其閩清傳道教友。聞訃來奔。已踰翌日。不獲親先生之殮與葬。則尤哀慟莫勝。乃各具白衣及白冠帶。集墳園而哭焉。已。又啓先生寓室。爲流連泣禱而莫能止。且言閩清乞丐聞先生歿。哭甚哀。而省中及外府縣。無論教中教外。凡識先生者。莫不咨嗟太息。共言其賢。西人之寓福州而逝世者。從未有如此之哀也。嗟乎。此非先生之視人。無論貧賤富貴。皆如其父母兄弟之親。故人之視先生。無論貧賤富貴。亦如其父母兄弟之親耶。此所知先生之大槪也。至其在福清古田及興化府等處傳教。與未來華以前詳細事。先生有西字日記在。可綜厥生平焉。先生有男女公子五人。長女公子十八歲。夭歿於美國。長公子掌教紐約大書院。次女公子。五年前隨先生來華。主福州閩清婦學並上女學。次公子。三女公子。前年。夫人攜回本國讀書。尚未卒業雲。


PD-icon.svg 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4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