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京杂记/卷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西京杂记
◀上一卷 卷四 下一卷▶


八九、真算知死[编辑]

安定嵩真、玄菟曹元理,并明算术,皆成帝时人。真尝自算其年寿七十三,绥和元年正月二十五日晡时死,书其壁以记之。至二十四日晡时死。其妻曰:“见真算时,长下一算,欲以告之,虑脱有旨,故不敢言,今果校一日。”真又曰:“北邙青陇上孤槚之西四丈所,凿之入七尺,吾欲葬此地。”及真死,依言往掘,得古时空椁,即以葬焉。

九十、曹算穷物[编辑]

元理尝从其友人陈广汉,广汉曰:“吾有二囷米,忘其石数,子为计之。”元理以食箸十馀转,曰:“东囷七百四十九石二升七合。”又十馀转,曰:“西囷六百九十七石八斗。”遂大署囷门。后出米,西囷六百九十七石七斗九升,中有一鼠,大堪一升;东囷不差圭合。元理后岁复过广汉,广汉以米数告之,元理以手击床曰:“遂不知鼠之殊米,不如剥面皮矣!”广汉为之取酒,鹿脯数片,元理复算,曰:“薯蔗二十五区,应收一千五百三十六枚。蹲鸱三十七亩,应收六百七十三石。千牛产二百犊,万鸡将五万雏。”羊豕鹅鸭,皆道其数,果蓏肴蔌,悉知其所,乃曰:“此资业之广,何供馈之偏邪?”广汉惭,曰:“有仓卒客,无仓卒主人。”元理曰:“俎上蒸㹠一头,厨中荔枝一柈,皆可为设。”广汉再拜谢罪,自入取之,尽日为欢。其术后传南季,南季传项瑫,瑫传子陆,皆得其分数,而失玄妙焉。

九一、因献命名[编辑]

卫将军青生子,或有献䯄马者,乃命其子曰䯄,字叔马。其后改为登,字叔升。

九二、董贤宠遇过盛[编辑]

哀帝为董贤起大第于北阙下,重五殿,洞六门,柱壁皆画云气华花,山灵水怪,或衣以绨锦,或饰以金玉。南门三重,署曰南中门、南上门、南便门。东西各三门,随方面题署亦如之。楼阁台榭,转相连注,山池玩好,穷尽雕丽。

九三、三馆待宾[编辑]

平津侯自以布衣为宰相,乃开东阁,营客馆,以招天下之士。其一曰钦贤馆,以待大贤;次曰翘材馆,以待大才;次曰接士馆,以待国士。其有德任毗赞、佐理阴阳者,处钦贤之馆。其有才堪九列、将军二千石者,居翘材之馆。其有一介之善、 一方之艺,居接士之馆。而躬自菲薄,所得俸禄,以奉待之。

九四、闽越鹇蜜[编辑]

闽越王献高帝石蜜五斛、蜜烛二百枚、白鹇、黑鹇各一双。高帝大悦,厚报遣其使。

九五、滕公葬地[编辑]

滕公驾至东都门,马鸣,跼不肯前,以足跑地久之。滕公使士卒掘马所跑地,入三尺所,得石椁。滕公以烛照之,有铭焉。乃以水洗其文,文字皆古异,左右莫能知。以问叔孙通,通曰:“科斗书也。以今文写之,曰:‘佳城郁郁,三千年见白日。吁嗟滕公居此室。’”滕公曰:“嗟乎,天也!吾死其即安此乎?”死遂葬焉。

九六、韩嫣金弹[编辑]

韩嫣好弹,常以金为丸,所失者日有十馀。长安为之语曰:“苦饥寒,逐金丸。”京师儿童每闻嫣出弹,辄随之,望丸之所落,辄拾焉。

九七、司马良史[编辑]

司马迁发愤作《史记》百三十篇,先达称为良史之才。其以伯夷居列传之首,以为善而无报也;为《项羽本纪》,以踞高位者非关有德也。及其序屈原、贾谊,辞旨抑扬,悲而不伤,亦近代之伟才。

九八、梁孝王忘忧馆时豪七赋[编辑]

梁孝王游于忘忧之馆,集诸游士,各使为赋。

枚乘为《柳赋》,其辞曰:“忘忧之馆,垂条之木。枝逶迟而含紫,叶萋萋而吐绿。出入风云,去来羽族。既上下而好音,亦黄衣而绛足。蜩螗厉响,蜘蛛吐丝。阶草漠漠,白日迟迟。于嗟细柳,流乱轻丝。君王渊穆其度,御群英而玩之。小臣瞽聩,与此陈词。于嗟乐兮!于是樽盈缥玉之酒,爵献金浆之醪。梁人作薯蔗酒,名金浆。庶羞千族,盈满六庖。弱丝清管,与风霜而共雕。枪锽啾唧,萧条寂寥。俊乂英旄,列襟联袍。小臣莫效于鸿毛,空衔鲜而嗽醪。虽复河清海竭,终无增景于边撩。”

路乔如为《鹤赋》,其词曰:“白鸟朱冠,鼓翼池干。举修距而跃跃,奋皓翅之䎒䎒。宛修颈而顾步,啄沙碛而相欢。岂忘赤霄之上,忽池籞而盘桓。饮清流而不举,食稻粱而未安。故知野禽野性,未脱笼樊。赖吾王之广爱,虽禽鸟兮抱恩。方腾骧而鸣舞,凭朱槛而为欢。”

公孙诡为《文鹿赋》,其词曰:“麀鹿濯濯,来我槐庭。食我槐叶,怀我德声。质如缃缛,文如素綦。呦呦相召,《小雅》之诗。叹丘山之比岁,逢梁王于一时。”

邹阳为《酒赋》,其词曰:“清者为酒,浊者为醴;清者圣明,浊者顽𫘤。皆麹湒丘之麦,酿野田之米。仓风莫预,方金未启。嗟同物而异味,叹殊才而共侍。流光醳醳,甘滋泥泥。醪酿既成,绿瓷既启。且筐且漉,载𥭛载齐。庶民以为欢,君子以为礼。其品类,则沙洛渌酃,程乡若下,高公之清。关中白薄,青渚萦停。凝醳醇酎,千日一醒。哲王临国,绰矣多暇。召皤皤之臣,聚肃肃之宾。安广坐,列雕屏,绡绮为席,犀璩为镇。曳长裾,飞广袖,奋长缨。英伟之士,莞尔而即之。君王凭玉几,倚玉屏。举手一劳,四座之士,皆若哺粱肉焉。乃纵酒作倡,倾碗覆觞。右曰宫申,旁亦征扬。乐只之深,不吴不狂。于是锡名饵,袪夕醉,遣朝酲。吾君寿亿万岁,常与日月争光。”

公孙乘为《月赋》,其辞曰:“月出皦兮,君子之光。鹍鸡舞于兰渚,蟋蟀鸣于西堂。君有礼乐,我有衣裳。猗嗟明月,当心而出。隐员岩而似钩,蔽修堞而分镜。既少进以增辉,遂临庭而高映。炎日匪明,皓璧非净。躔度运行,阴阳以正。文林辩囿,小臣不佞。”

羊胜为《屏风赋》,其辞曰:“屏风鞈匝,蔽我君王。重葩累绣,沓璧连璋。饰以文锦,映以流黄。画以古列,颙颙昂昂。藩后宜之,寿考无疆。”

韩安国作《几赋》不成,邹阳代作,其辞曰:“高树凌云,蟠䊸烦冤,旁生附枝。王尔公输之徒,荷斧斤,援葛蘽,攀乔枝。上不测之绝顶,伐之以归。眇者督直,聋者磨砻。齐贡金斧,楚入名工,乃成斯几。离奇仿佛,似龙盘马回,凤去鸾归。君王凭之,圣德日跻。”邹阳、安国罚酒三升,赐枚乘、路乔如绢,人五匹。

九九、五侯进王[编辑]

梁孝王入朝,与上为家人之宴。乃问王诸子,王顿首谢曰:“有五男。”即拜为列侯,赐与衣裳器服。王薨,又分梁国为五,进五侯皆为王。

一百、河间王客馆[编辑]

河间王德筑日华宫,置客馆二十馀区,以待学士。自奉养不逾宾客。

一百零一、年少未可冠婚[编辑]

梁孝王子贾从朝,年幼,窦太后欲强冠婚之。上谓王曰:“儿堪冠矣。”王顿首谢曰:“臣闻《礼》二十而冠,冠而字,字以表德。自非显才高行,安可强冠之哉?”帝曰:“儿堪冠矣。”馀日,帝又曰:“儿堪室矣。”王顿首谢曰:“臣闻《礼》三十壮有室。儿年蒙悼,未有人父之端,安可强室之哉?”帝曰:“儿堪室矣。”馀日,贾朝至阃而遗其舄,帝曰:“儿真幼矣。”白太后未可冠婚之。

一百零二、劲超高屏[编辑]

江都王劲捷,能超七尺屏风。

一百零三、元后燕石文兆[编辑]

元后在家,尝有白燕衔白石,大如指,坠后绩筐中。后取之,石自剖为二,其中有文曰:“母天地”。后乃合之,遂复还合,乃宝录焉。后为皇后,常并置玺笥中,谓为天玺也。

一百零四、玉虎子[编辑]

汉朝以玉为虎子,以为便器,使侍中执之,行幸以从。

一百零五、紫泥[编辑]

中书以武都紫泥为玺室,加绿绨其上。

一百零六、日射百雉[编辑]

茂陵文固阳,本琅琊人,善驯野雉为媒,用以射雉。每以三春之月,为茅障以自翳,用觟矢以射之,日连百数。茂陵轻薄者化之,皆以杂宝错厕翳障,以青州芦苇为弩矢,轻骑妖服,追随于道路,以为欢娱也。阳死,其子亦善其事。董司马好之,以为上客。

一百零七、鹰犬起石[编辑]

茂陵少年李亨,好驰骏狗,逐狡兽,或以鹰鹞逐雉兔,皆为之佳名。狗则有脩毫、釐睫、白望、青曹之名,鹰则有青翅、黄眸、青冥、金距之属,鹞则有从风鹞、孤飞鹞。杨万年有猛犬,名青驳,买之百金。

一百零八、长鸣鸡[编辑]

成帝时,交趾、越嶲献长鸣鸡,伺鸡晨,即下漏验之,晷刻无差,鸡长鸣则一食顷不绝,长距善鬬。

一百零九、陆博术[编辑]

许博昌,安陵人也,善陆博。窦婴好之,常与居处。其术曰:“方畔揭道张,张畔揭道方,张究屈玄高,高玄屈究张。”又曰:“张道揭畔方,方畔揭道张,张究屈玄高,高玄屈究张。”三辅儿童皆诵之。法用六箸,或谓之究,以竹为之,长六分。或用二箸。博昌又作《大博经》一篇,今世传之。

一百一十、战假将军名[编辑]

高祖与项羽战于垓下,孔将军居左,费将军居右,皆假为名。

一百一十一、东方生[编辑]

东方生善啸,每曼声长啸,辄尘落帽。

一百一十二、古生杂术[编辑]

京兆有古生者,学纵横、揣摩、弄矢、摇丸、樗蒲之术。为都掾史四十馀年,善𫍙谩。二千石随以谐谑,皆握其权要,而得其欢心。赵广汉为京兆尹,下车而黜之,终于家。京师至今俳戏皆称古掾曹。

一百一十三、娄敬不易旃衣[编辑]

娄敬始因虞将军请见高祖,衣旃衣,披羊裘。虞将军脱其身上衣服以衣之,敬曰:“敬本衣帛,则衣帛见。敬本衣旃,则衣旃见。今舍旃褐,假鲜华,是矫常也。”不敢脱羊裘,而衣旃衣以见高祖。

 上一卷 ↑返回顶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