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纪/0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首 西夏纪
卷一
作者:戴锡章 民国
卷二

卷一[编辑]

太祖神武应运法天神智仁圣至道广德孝光皇帝李继迁,继捧族弟也。高祖思忠,尝从兄思恭讨黄巢,拒贼于渭桥,表有铁鹤,射之没羽,贼骇之,遂先士卒。战没,僖宗赠宥州刺史,祠于渭阳。曾祖仁濒,仕唐银州防御使。祖彝景,嗣于晋。父光俨,嗣于周。建隆四年,继迁生于银州无定河(按无定河有李继迁寨,见《米脂县志》),生而有齿。开宝七年,授定难军管内都知蕃落使。(《宋史·夏国传》)

宋太宗太平兴国七年(辽景宗乾亨四年)[编辑]

夏五月己酉,夏州留后李继捧献其银、夏、绥、宥四州(按《东都事略》作以夏、银、绥、宥、静五州之地来归。《长编》作献其所管四州八县)。六月乙亥,遣使发继捧缌麻已上亲赴阙。其弟继迁奔地斤泽。

继捧之先,累四世未尝入觐。继捧至,宋帝甚嘉之,赐白金千两、帛千匹、钱百万。祖母独孤氏亦献玉盘一、金盘三,皆厚赉之。继捧陈其诸父昆弟多相怨怼,愿留京师,乃遣使夏州,护缌麻已上亲赴阙。独继迁居银州,不乐内徙。继迁时年二十(按《长编》作年十七),勇悍,有智谋,与弟继冲(《东都事略》作继忠)、亲信张浦等谋曰: “吾祖宗服食兹土逾三百年,父兄子弟列居州郡,雄视一方。今诏宗族尽入京师,死生束缚之,李氏将不血食矣,奈何?”继冲曰:“虎不可离于山,鱼不可脱于渊。请乘夏州不备,杀诏使,据绥、银,可以得志。”浦曰:“不然。夏州难起家庭,蕃部观望,克文兼知州事;尹宪以重兵屯境上,卒闻事起,朝发夕至;银州羌素不习战,何以御之?吾闻小屈则大伸,不若走避漠北,安立室家,联络豪右,卷甲重来,未为晚也。”继迁善之。伪称乳母死,出葬郊外,以兵甲置棺中,与其党数十人,奔入蕃族地斤泽。泽距夏州东北三百里。(《宋史·太宗本纪》、《夏国传》,《长编》卷二十三、二十五及《西夏书事》。按《夏国传》:太宗尝宴群臣苑中,谓继捧曰:“汝在夏州,用何道以制诸部?”对曰:“羌人鸷悍,但羁縻而已,非能制也。”)

十月,夏州奏:“击李继迁,破之。”(司马光《稽古录》。按《长编》第言,夏州言戎人拒命,发州兵击败之。)

十一月己酉,以李继捧为彰德军节度使,并官其昆弟夏州蕃落指挥使克信等十二人有差。

权知夏州克文,亦以唐僖宗所赐其祖思恭铁券及朱书御札上于朝,改博州防御使、绥州刺史。克宪初偃蹇,不奉诏。宋帝遣袁继忠往谕,克宪谓继忠曰:“李氏何负于朝廷?不能以一州相假乎?”继忠曰:“天子以夏州归顺,锡以车旗,予以银币,将擢其诸父、昆弟并居方面,宠荣极矣。绥、银僻在羌夷,民贫地瘠,朝廷召公等入京,共享富贵。今克文诣阙,绥州孤立无援,若犹怀顾望,一旦兵临,羌人嗜利忘义,势涣心离,悔何及耶!”克宪迟疑久之,乃随继忠入朝。(《宋史·夏国传》、《袁继忠传》及《西夏书事》)

十二月,宋诏:赦银、夏等州常赦所不原者。(《宋史·太宗本纪》)

太平兴国八年(辽圣宗统和元年,是年,辽复称契丹)[编辑]

春三月,继迁入贡。内侍秦翰赍敕招之,不听。

继迁闻继捧等俱受恩命,遣所部诣麟州贡马及橐驼等物,奉表言:“世泽长存,祖功未泯,人心思旧,蕃部乐推,不望通显皇朝,但假馀生戎落,克遂肯构肯堂之志,常为不侵不叛之臣”云云。宋帝使秦翰赍敕谕曰:“朕恭迓天庥,懋昭皇极。山陬海澨,尽一车书;日照月临,罔非臣庶。尔河西李氏,世分旄钺,久任边疆,忠节著于前朝,丰功彰于昭代。属兹家庭多难,几化参商;幸逢恩诏曲全,无亏棣萼。业经同族共列王朝,何忍一夫远居荒俗!况夷落之内,或有跳梁;亲近之间,岂无煽动?敢行旅拒,难逃天诛,不特宗祀忽焉,抑且身名两败。细为善后,合念归诚。宠秩有加,不失当躬富贵;恩荣勿替,永贻奕世箕裘。祸福分途,从违早计。”继迁留翰宿帐中,出入无疑间。翰思手刃之,不得,乃还。(《宋史·秦翰传》及《西夏书事》)

夏五月,战于葭芦川,不克。

继迁数寇河西,银、夏诸州无宁日。宋帝令银、夏、绥、宥都巡检使田钦祚与西上阁门副使袁继忠率兵巡护。继迁从槅柞岭引众拒之,战于葭芦川,不胜,弃铠甲走。(《宋史·袁继忠传》)

秋九月,犯三岔口,又败。

继迁闻田钦祚、袁继忠屯兵三岔,控扼夏州要害,潜率众攻之,不胜,退入狐貉谷。钦祚等出万井口逐之。继迁请战,麾众围雄武军千人于后。继忠命龙卫指挥荆嗣往援,列阵格斗。继迁始却,失人马七百馀。已,钦祚军还,依山为营,继迁亦寨其下。钦祚与嗣募劲卒五十人,乘夜纵火击之。继迁不及备,营栅悉毁,军士死者千馀人。(《宋史·荆嗣传》)

西人攻宥州,巡检使李询击走之。

初,宋帝诏绥、银、夏等州官吏,招引没界外民归业。继迁见部下携贰,谓张浦曰:“我宗社久墟,蕃众饥敝。今中国以财粟招抚流民,亲离众散,殆不可支。”浦曰:“宋兵遍驻银、夏,势难与争。宥州富庶,恃横山为界,若诱诸部并力图之,厄险观变,亦克复之策也。”继迁乃诱西戎众,合二万人攻宥州。巡检使李询率所部蕃汉卒击走之。(《宋史·太宗本纪》及《西夏书事》)

宋太宗雍熙元年(辽统和二年)[编辑]

冬十月,知夏州尹宪侦知继迁所在,与巡检使曹光实掩击之,获其母、妻,俘斩甚众。继迁走。

继捧之入朝也,以光实为银、夏、绥、麟、府、丰、宥州都巡检使。继迁逃入蕃落,为边患。光实与知夏州尹宪侦知继迁复至地斤泽,选精骑,夜发兵掩袭。再宿而至,斩首五百,烧四百馀帐,获继迁母、妻及羊、马器械万计。继迁仅以身免。(《宋史·夏国传》及《曹光实传》。按《东都事略》获继迁母、妻,不详年月。《宋史·夏国传》系此事于太平兴国八年,《太宗纪》则在雍熙元年,传纪不合。又《长编》系于是年九月,与《宋史》系于十月又不合,《宋史》盖据奉到之日耳。又按《本纪》所俘千四百馀帐,与《尹宪传》、《夏国传》、《长编》作焚四百馀帐不同。)

十二月,聚兵黄羊平。

平在夏州北。招来蕃众,兵势复振。于是,羌豪野利等族,皆以女妻之。(《西夏书事》。按《宋史·夏国传》景德元年,继迁卒,子德明立,年二十三,母曰顺成懿孝皇后野利氏。考《帝纪》,太宗雍熙元年至真宗景德元年,共年二十,是德明生母非此野利氏可知。史臣曰:“番俗诸母众多,不能备详,职此故也。”亦见《西夏书事》。)

雍熙二年(辽统和三年)[编辑]

春二月,李继迁诱杀宋汝州团练使曹光实,遂袭银州据之。

继迁连娶豪族,转迁无常,渐以强大。而西人以李氏世著恩德,往往多归之。出其祖彝兴像,以示戎人,戎人皆拜泣,因语其豪右曰:“李氏世有西土,今一旦绝之。尔等不忘李氏,能从我兴复乎?”众曰:“诺。”初,继迁弃银州,番部拓跋遇入诉本州赋役苛虐,乞移居内地,宋帝不许,遂作乱,夏州巡检梁迥率兵讨破之。遇等散居山谷,遣人说继迁曰:“银州地居四塞,西接夏、绥,东邻麟、胜,公家先泽未远,若潜师以来,遇以番众济之,城可得也。”继迁问计于众,从弟延信曰:“地斤之役,乃备御之疏,非战斗之罪。漠北不足以立室家,今遇众来归,天假之便,失此不图,后悔何及?”张浦曰:“时不再来,机不可失!但曹光实老将知兵,若不诱之离城,攻其无备,我军大创之馀,鹤唳风声,难保必胜也。”于是,遂与弟继冲、破丑重遇贵、张浦、李大信等起夏州,乃诈降,使人绐光实曰:“我数奔北,势窘不能自存矣,公许我降乎?”因致情款,陈讲甥舅之礼,期某日降于葭芦川。光实信之,且欲专其功,不与人谋。及期,继迁先设伏兵,令十数人近城迎光实。光实从数百骑往赴之,继迁前导北行,将至其地,举手麾鞭而伏兵应之,光实遂遇害。光实从子克明,时护辎重在后,闻光实死,惧军乱,秘不发丧。阳令人西来传光实令,还军银州,而潜与仆张贵入敌中获光实尸以还。继迁遂袭银州据之。(《宋史·太宗本纪》、《夏国传》、《曹光实传》及《西夏书事》)

继迁自称定难军留后,以张浦、刘仁谦为都押牙,预署诸州刺史等官。

继迁既杀光实,假其旗帜,袭破银州,获军资器械无算,于是番族附者日众。李大信等议推继迁为定难节度、西平王,号令蕃众。张浦曰:“自夏州入觐,无复尺疆,今甫得一州,遽尔自尊,恐乖众志。宜先设官授职,以定尊卑,予署酋豪,各领州郡,使人自为战,则中国疲于备御,我得尽力于西土矣。”继迁曰:“是我心也。”遂称都知蕃落使、权知定难军留后。以浦、仁谦为左右都押牙,李大信、破丑重遇贵为蕃部指挥使,李光祜、李光允等为团练使;复署蕃酋折八军为并州刺史,折罗遇为代州刺史,嵬悉咩为麟州刺史,折御乜为丰州刺史,弟延信为行军司马,其馀除授有差。(《西夏书事》)

三月,破会州,焚毁城郭而去。(《宋史·夏国传》)宋遣知秦州田仁朗等将兵讨继迁。

继迁围宋河西,三族寨将折遇乜杀监军使者,与继迁合。仁朗次绥州,奏请益兵,留月馀俟报。会继迁攻抚宁寨,仁朗喜谓诸将曰:“敌人逐水草散保岩险,常乌合为寇,胜则进,败则走,无以穷其巢穴。今继迁啸聚羌、戎数万,尽锐以攻孤垒,抚宁小而固,兵少而精,未可以浃旬破。当留信宿,俟其困,以大兵临之,分强弩三百,邀其归路,必成擒矣。”仁朗部署已定,欲示闲暇,日纵酒扌雩蒱,不恤军事。帝知之,遣使召仁朗赴阙,下御史按问仁朗请益兵及陷三族状。仁朗对曰:“所召银、绥、夏兵,其州皆留防城,不遣。所部有千馀人,皆曹光实旧卒,器甲不完,故请益兵。况转输刍粟未备,三族寨与绥相去道远,非元诏所救。昨臣已定擒继迁策,会诏代臣,其谋不果。”因言:“继迁得部落情,愿降优诏怀宋之,或以厚利啖诸酋长密图之;不尔,恐他日难制,大为边患。”宋帝特贷死,流商州。(《宋史·田仁朗传》)

夏四月,李继隆等击继迁,破悉利诸族。

王侁等出银州北,破悉利诸族,追奔数十里,斩三千馀级,俘蕃、汉老幼千馀,枭代州刺史折罗遇及其弟埋乞首,牛马铠仗所获尤多。又出开光谷西杏子坪,破保寺、保香族,斩其副首领埋乜已下五十七人,降银三族首领折八军等三千馀众,复破没邵浪、悉讹诸族及浊轮川东、兔头川西诸族。麟州诸蕃请纳马赎罪,愿改图自效,助讨继迁。王侁等遂与所部兵入浊轮川,斩首五千级。继迁及折遇乜遁去。是岁,又破咩嵬及岌伽罗腻十四族,吴移、越移等四族亦降。由是麟、夏、银三州复背继迁,归宋者百二十五族,户万六千馀。(《宋史·李继隆传》、《党项传》。按岌伽罗腻,《宋史·郭守文传》作岌罗腻。又《石守信传》守信子保兴,至道二年与范庭召等五路讨贼,有岌伽罗腻数族率众来拒。保兴选敢死士数百人,衔枚夜击,歼之。自是,吴移、越移诸族归降。据此,则又似在至道二年五路出师时。)

继迁攻宋夏州。

权麟州韩崇训领兵赴援,大败之,徙监夏州军。(《宋史·韩崇训传》)继迁与宋都巡检使石保兴战于黑水河,败绩。

继迁入抄。徙银、夏、绥、府都巡检使。尝巡按罨子寨并黑水河,趋谷中,夏人知之,以数千骑据险,渡河求战。保兴所部不满二千人,乃分短兵伏于河浒,俟其半渡,急击之,斩首百馀级,追北数十里。(《宋史·石保兴传》)

雍熙三年(辽统和四年)[编辑]

春二月癸卯,继迁遣使降于契丹。

契丹西境直对夏州,党项东山诸部臣事者多。李氏自思恭赐姓,未尝外附。继迁见诸部溃散,谋于众曰:“吾不能克复旧业,致兹丧败,兵单力弱,势不得安。北方耶律氏方强,吾将假其援助,以为后图。”乃遣张浦持重币至契丹请附。契丹主隆绪意未决,西南招讨使韩德威言:“河西为中国右臂,向年府州折氏与银、夏共衡刘汉,致大兵援应无功;今李氏来归,国之利也,宜从其请。”契丹主纳之。(《辽史·圣宗本纪》及《西夏书事》)

夏四月,契丹授继迁定难军节度使、都督夏州诸军事。

契丹主以继迁效顺,遣侍中肖里得持诏,授继迁定难军节度、银夏绥宥等州观察处置等使、特进检校太师、都督夏州诸军事,继冲为副使。(《辽史·圣宗本纪》。按《辽史·百官志》,统和四年置夏州管内蕃落使,授李继迁。置四番都军所,授李继冲。与《圣宗纪》异。)

冬十月,贡于契丹。(《辽史·西夏外纪》)十一月,党项咩兀等族谋杀继迁,不果。

继迁凶忍,虐用其属,宥州党项咩兀等族首领、都指挥遇乜布九人谋诛继迁。时继迁克期攻银州,会诸族于无定河侧。遇乜布等以暗箭射之,中其鼻,创久不愈,师期乃缓。遇乜布以闻,宋帝赐敕书安抚之。(《宋史·党项传》及《西夏书事》。按《长编》三十五,王禹偁述翟守素言,继迁曾被左右暗箭射之,横贯于鼻,偶然不死,今面上疮痕尚存。似指此事,惟不言遇乜布姓名耳。)

十二月,请婚契丹。

继迁引兵五百骑款塞,愿婚大国,永作藩辅。契丹主诏以王子帐节度使耶律襄之女汀,封义成公主下嫁,赐马三千匹。(《辽史·圣宗本纪》)

雍熙四年(辽统和五年)[编辑]

继迁复攻夏州。

知夏州安守中以三万众战于王亭镇,败绩。继迁追至城门而返。(《宋史·夏国传》)

宋以继捧为崇信节度使,克宪为道州防御使,克文遣归博州,并选常参官为通判,以专郡政。

继迁数为边患,有言继迁悉知朝廷事,盖继捧泄之,故出之。(《宋史·夏国传》)

宋太宗端拱元年(辽统和六年)[编辑]

春三月,贡于契丹。(《辽史·圣宗本纪》)

夏五月,宋以继捧为定难军节度使,赐姓名“赵保忠”,遣归镇。

初,改感德军节度使,屡发兵讨继迁,不克。又数以敕书招谕继迁及同恶蕃部,继迁亦尝遣孔目官张浦,诣知环州程德元,自陈归顺之意。然继迁终不肯降,益侵盗边境。宰相赵普建议,欲复委李继捧以夏台故地,令图之。因召赴阙,赐姓赵氏,更名“保忠”,宋帝亲书五色金花笺以赐之,授夏州刺史,充定难军节度使、夏银绥宥静等州观察处置押蕃落等使,赐金器千两,银器万两,并赐五州钱帛、刍粟、田园。保忠辞日,宴于长春殿,赐袭衣、玉带、银鞍马,锦彩三千匹、银器三千两,又赐锦袍、银带五百副、马百匹,命右卫第二军都虞候王呆领兵千人护送之。及还,保忠以土物为赆,杲拒而不纳。(《宋史·夏国传》及《长编》二十九。按继捧授定难节度使,徐氏干学《通鉴后编》于雍熙元年及是年两书其事,赐姓名则书在雍熙元年。毕沅《续通鉴》同,并两书赐姓名。)

冬十二月,宋以继迁为银州刺史、充洛苑使。

保忠本以不能钳制部落请入朝。及归,继迁视之,蔑如也。保忠期笼络继迁,至镇数月,上言继迁悔过归款,乃授继迁官,然实无降心也。(《宋史·夏国传》及《东都事略》)

端拱二年(辽统和七年)[编辑]

春正月壬辰,李继迁与兄继捧有怨,乞与通好。契丹主知其非诚,不许。(《辽史·圣宗本纪》)

三月戊戌,契丹以义成公主归李继迁。(《辽史·圣宗本纪》。按《圣宗本纪》于统和四年十二月书,以王子帐耶律襄之女封义成公主,下嫁继迁。辽统和四年乃宋雍熙三年,与《宋史》正合。而《纪》于七年三月又书,以义成公主下嫁继迁,或系许婚在四年,下嫁则在七年也。见《续通志·西夏记》载注。)

贡于契丹。(《辽史·西夏外纪》)

冬十月,宋以定难军节度使赵保忠同平章事。(《宋史·太宗本纪》)十二月,掠西蕃贡使于橐驼口。

先是,诸蕃每贡马京师,为继迁邀击,周仁美领骑士为援,敌不敢犯。(《宋史·周仁美传》)

宋太宗淳化元年(辽统和八年)[编辑]

春正月,遣使如契丹谢婚。(《辽史·西夏外纪》)

三月,贡于契丹。

初,继迁流离沙碛,虽臣事契丹,贡不成礼。及契丹妻以公主,羌部慑服,输牲畜者日众。继迁遣使如契丹,献良马二十匹、粗马二百匹、驼一百头、锦绮三百匹,织成锦被褥五合,苁蓉、甘石、井盐一千斤,沙狐皮一千张,兔鹘五只,犬子十只。自后,每岁八节贡献。(《辽史·圣宗本纪》及《契丹国志》)

夏四月,保忠袭破宥州御泥布、啰树二族。

保忠奉宋帝诏市马,已获三百匹。二族附继迁,不肯卖马。保忠领兵掩杀二百馀人,擒百馀人,遂降其族。(《宋史·党项传》)

秋八月,赵保忠破继迁于安庆泽,继迁中流矢遁。(《宋史·夏国传》及《稽古录》)九月,遣使如契丹献宋俘。(《辽史·西夏外纪》)冬十月,攻夏州,赵保忠乞济师。

继迁谋取夏州,遣破丑重遇贵等至州诈降,谓继迁创甚,不能军。保忠信之,不设备。继迁阴合诸族渠帅,突攻州城。继捧出兵拒战,重遇贵等从中起,保忠仅以身免,遣使上表乞援。(《西夏书事》)

是月,复遣使如契丹,以败宋军告。(《辽史·西夏外纪》)

十二月,继迁下宋麟、鄜等州,遣使告于契丹。(《辽史·西夏外纪》。按是时继迁未得银、夏,焉能越取麟、鄜?《宋史》纪、传并不载。)

契丹遣使,封继迁为夏国王。(《辽史·西夏外纪》:张齐贤曰:“契丹与中国为难,虑继迁感中国之恩,断右臂之势,署王爵以縻之,遣戎使以镇之。王爵至,则刺史之命轻矣;戎使至,则动静皆伺之,向背之心异矣。夫夏国王之称,虚名也。而在契丹命之,于彼国无损,于中国为敌,其谋不甚深哉!”按《宋史·夏国传》作雍熙三年,契丹册继迁为夏国王,与此异。)

淳化二年(辽统和九年)[编辑]

春正月,继迁攻夏州。宋遣商州团练使翟守素,帅兵援赵保忠。

保忠与继迁战,不胜,乞师于朝。宋帝遣翟守素率兵援之,赐保忠茶百斤、上酝十石。(《宋史·太宗本纪》及《夏国传》)二月,遣使如契丹,告伐宋捷。(《辽史·西夏外纪》)

夏四月,遣李知白如契丹,谢封册。(《辽史·西夏外纪》。按《圣宗本纪》作杜白。)

七月,以下宋银、绥二州,遣使告于契丹。(《辽史·西夏外纪》)

继迁与宋并代、夏绥、麟府三镇部署孔守正战于大横冈,败绩。复战于白池,又败。守正至行庄,焚掠而去。(《宋史·孔守正传》)继迁奉表如宋请降。宋以为银州观察使,赐姓名。

继迁走漠北几十年,阻兵嗜杀,蕃部被役属者胥怨。夏州之战,虽败保忠兵,部下指挥朗吉等潜相携贰。闻翟守素将兵来讨,恐惧,奉表归顺。丙午,授继迁银州观察使,赐以国姓,名曰“赵保吉”。保吉又荐其亲弟继冲。帝亦赐姓,改名“保宁”,授绥州团练使。并授子德明管内蕃落使。行军司马王禹偁草制词,继迁送马五十匹为润笔,不受。(《宋史·太宗本纪》及《长编》三十二、三十七并《西夏书事》。按《西夏纪事本末》有敕封诏书,诏曰:“王者推赤心以待天,鉴丹书而念旧。疆场之事,虽守在于四夷;勋烈之家,固赏延于十世。银、夏等州蕃落使李继迁,驰声沙漠,袭庆旌旗。顷者因献提封,偶怀疑惧,流寓边塞,绵历岁时。式微之咏既深,在宥之恩宜及。赐之国姓,俾预于宗盟;授以廉车,用绥于夷落。尔其体匿暇之旨,坚效顺之诚,使兄弟以如初,保公侯之必复。钦若明命,勉思令图。可特投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太傅兼御史大夫、银州管内观察使,封天水郡侯,食邑一千五百户,赐姓‘赵’,名‘保吉’,仍放朝谢,许便之官。”)

八月,保忠袭继迁,克之。

继迁虽降宋,劫掠如故。时居王亭镇,保忠往袭之,继迁奔铁斤泽,貌奴、猥才二族复夺其牛畜二万馀。(《宋史·党项传》)兀泥族首领泥中佶移,复背继迁归宋。

先是,佶移内附于宋,授慎州节度使。俄复归继迁。至是,其长子突厥罗与其首领黄罗,以千馀骑降府州。(《宋史·党项传》)

冬十月,保忠降于契丹,契丹封为西平王,复姓名曰“李继捧。”(《辽史·圣宗本纪》。按继捧降契丹事,《宋史》及诸书俱不载,惟陈桱《通鉴续编》载之。《辽史考证》谓继捧未尝附于契丹,盖继迁之误。)

赵保忠复破宥州御泥布、罗树二族。以朋附继迁也。(《宋史·党项传》)继迁攻会州熟仓族。

熟仓大族,东西蕃部五千馀帐,皆保聚岩谷,为环庆藩篱。继迁不得熟仓,不能入环庆。遣使诱之曰:“身已归朝,赐国姓,今后请勿相拒,共禀朝命。”诸酋勿应。继迁由铁斤泽引兵攻之,咩悉复率来离诸族拒战,继迁始退。(《宋史·党项传》及《西夏书事》)

十二月,契丹以继迁附宋,遣韩德威持诏谕之。(《辽史·圣宗本纪》)

淳化三年(辽统和十年)[编辑]

春二月,韩德威掠灵州,继迁遣使诉于契丹。

初,继迁之附契丹也,德威请纳之。既得继迁,诸夷皆从,玺书褒奖。未几,继迁受赂,潜怀二心。奉诏率兵往谕,继迁托以西征不出。德威忿怒,至灵州俘掠而还。继迁遣使诉状。赐诏安慰。(《辽史·圣宗本纪》及《韩德威传》。按灵州,当作银州。是时,灵州尚属中国,继迁所据乃银州,《辽史》误。)

夏四月,请通陕西互市。

继迁自婚契丹,岁时贡献悉取资于蕃族,财用渐乏。时陕西尚严边禁,碛外商旅不通。继迁上言:“王者无外,戎夷莫非赤子。乞通互市,以济资用。”宋帝诏从之。(《西夏书事》)

冬十月,贡于契丹。(《辽史·圣宗本纪》)十一月,保忠贡鹘于宋。

号“海东青”。宋帝曰:“朕不事畋游也。”还之。(《宋史·太宗本纪》及《东都事略》)

淳化四年(辽统和十一年)[编辑]

宋禁青白盐,困继迁,旋除其禁。

先是,诸羌部落树艺殊少,但用池盐与边民交易谷麦,会馈挽趋灵州,为继迁所抄。转运副使郑文宝议以为“银夏之北,千里不毛,但以贩青白盐为命尔,请禁之。许商人贩安邑、解县两池盐于陕西,以济民食。官获其利,而戎益困,继迁可不战而屈。”乃诏:“自陕以西,有敢私市者,皆抵死;募告者,差定其罪。”行之数月,犯者益众。戎人乏食,相率寇边,屠小康堡。内属万馀帐亦叛。商人贩两池盐少利,多取他径出唐、邓、襄、汝间邀善价,吏不能禁。关、陇民无盐以食,境上骚然。帝知其事,遣知制诰钱若水驰传视之,悉除其禁,召诸族抚谕之,乃定。(《宋史·夏国传》及《郑文宝传》)

夏四月,继迁攻庆州。

继迁虽复绥、银,犹以未得宥、夏等州,遣使入请,宋帝不许。继迁怒曰:“五州故地,先业留遗,拓土展疆,是诚在我。”乃令于众曰:“身虽薄德,承累世之泽,抚诸族之豪,安能迷运守常,没身沙漠?诸君其努力图之。”遂以李大信为蕃部都指挥使,率众犯庆州。州北直接沙漠,地形漫衍,无险可恃。时以继迁纳款,战守无备,兵至人情骇惧。知州刘文质以私钱二百万给赏,于是士皆奋斗,大信不能胜。(《西夏书事》。按《宋史·刘文质传》太略。)

秋八月,入原州。

陕西岁比不登,加以馈饷劳扰,民不堪命。继迁侦知虚实,率兵入原州,围牛栏寨,与团练使石普相持数日,乃还。(《宋史·许均传》)

 目录 ↑返回顶部 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