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补/第十五回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十四回
唐相公应诏出兵
翠绳娘池边碎玉
西游补
第十五回
三更月玄奘点将  五色旗大圣神摇
作者:董说
第十六回
虚空尊者呼猿梦
大圣归来日半山


  天已入暮,行者在山凹里,见师父果然做了将军,取经一事,置之高阁;心中大乱。无可奈何,只得变做军士的模样,混入队中,乱滚滚过了一夜。

  次早平明,唐僧登坐帐中,教军士把招军买马旗儿扯起。军士依令。到得午时,新投将士便有二百万名。又乱滚滚过了一日。唐摇便起一个白旗小将,叫做亲身小将,当夜传令:“造成金锁将台,编成将士名册。明夜登台,逐名点将。”

  次夜三更,明月如昼,唐僧登台,教吩咐众将:“我今夜点将,不比往常:听得一声钟响,军士造饭;两声钟响,披挂;三声钟响,定性发愤;四声钟响,台下听点。”白旗小将得旨,教众将听令:“将军吩咐:今夜点将,不比往常,听得一声钟响,造饭;两声钟响,披挂;三声钟响,定性发愤;四声钟响,听点。不得迟怠!”合营将士道:“哑!将军有令,那敢不从!”唐僧又叫白旗吩咐:“一应军士不许叫我‘将军’,要叫我‘长老将军’!”白旗小将又逐营吩咐一遍。

  台上撞起钟声一响,军士听得,慌忙造饭。唐僧又叫白旗小将吩咐众将:“当面点过,要把平生得力一齐献出。不许浑帐答应,胡行乱走!”

  台上撞起两声钟响,军士慌忙披挂。唐僧叫白旗把点将旗扯起,吩咐营中:“水道山堑,俱要详密;一应异言异服、说客游生,放进营中者,取首级!”白旗依令吩咐了一遍。唐僧又叫白旗:“你吩咐营中将士:临点不到者,取首级;往来辕门,取首级;推病托疾,取首级;左顾右盼者,取首级;自荐者,取首级;越次者,取首级;跳叫者,取首级;匿长者,取首级;顶名替身者,取首级;交头互耳,取首级;挟带女子,取首级;游思妄想者,取首级;心志不猛者,取首级;争斗尚气者,取首级!”

  传罢,台上三声钟响,营中各各定性发愤。唐僧也闭着两眼,嘿坐高台皓月之下。半个时辰光景,台上钟声四响,合营将士齐到台前听点。但见:

    旌旗律律,剑戟森森。旌旗律律,配着二十八星,斗羽左,牛羽右,宿宿分明;剑戟森森,合著六十四卦,干斧奇,坤斧偶,爻爻布列。宝剑初吼,万山猛虎无声;犀甲如鳞,五海金龙减色。一个个凶星恶曜,一声声霹雳雷霆。

  唐僧便依著册子逐名点过,高叫:“将士!我在军中发不得慈悲心了!各人用心,自避斧钺!”登时飞旗下令,一连唱过六千六百五名。

  将士忽然叫着:“大将猪悟能!”唐僧见了名姓,便已晓得是八戒,只是军中体肃,不便相认,便叫:“那员将士,你形容丑恶,莫非是妖精哄我!”叫白旗推出斩首。八戒一味磕头,连叫,“长老将军息怒!容小人一言而死!”八戒道:

    本姓猪,排行八,跟了唐僧上西土,半途写得离书恶。忙投妻父庄中去,庄中妻子归枯壑。归枯壑,依旧回头走上西,不期撞著将军阁。伏望将军救小人,收在营中烧火罢!”

  唐僧面上微笑,叫白旗放了绑。八戒又一连磕了一百个头,拜谢唐僧。又叫:“女将花夔!”一员女将,飞马挟刀,营中跳出。

  正是:

    二八佳人体似酥,呼吸精华天地枯;

    腰间插把飞蛟剑,单斩青青美丈夫。

  叫:“大将孙悟空!”唐僧变色,一眼看着台下。

  却说行者在乱军中过了三日,早已变做六耳猕猴模样的一个军士;听得叫着“孙悟空”三字,飞身跳出,俯伏于地,道:“小将孙悟空运粮不到,是他兄弟孙悟幻情愿替身抵阵,敢犯长老将军之律令。”唐僧道:“孙悟幻,你是什么出身?快供状来,饶你性命。”行者便跳跳舞舞,说出几句。他道:

    昔日是妖精,假冒行者名。自从大圣别唐僧,便结婚姻亲上亲。不须频问姓和名,六耳猕猴孙悟幻大将军。

  唐僧道:“六耳猕猴是悟空的仇敌,如今念新恩而忘旧怨,也是个好人。”叫:“白旗小将,把一领先锋铁甲赐与孙悟幻,教他做个破垒先锋将!”

  将士点毕,唐僧连传号令:“教军士摆个‘美女寻夫阵’,趁此明月,杀入西戎!”

  兵入西戎境界,唐僧叫:“军士!把一色小黄旗为号,毋得混淆!”军士听令,摆定旗面,一往又走。转过山弯,劈头撞著一簇青旗人马。行者是个先锋将士,登时跳出。那一簇人马中间有一个紫金冠将军,举刀迎敌。行者问:“来者何人!”那将军道:“我乃波罗蜜王便是。你是何人?敢来挑战!”行者道:“我乃大唐杀青挂印大将军部下先锋孙悟幻。”那将军道:“我是大蜜王,正要夺你大糖王!”抡刀便斫。行者道:“可怜你这样无名小将,也要污染老孙的铁棒!”举棒相迎。战了数合,不分胜负。那将军道:“住了!我若不通出家谱,不表出名姓,便杀了你,你做鬼的时节还要认我做无名小将!等我话个明白罢:我波罗蜜王不是别人,我是大闹天宫齐天大圣孙行者嫡嫡亲亲的儿子!”

  行者听得,暗想道:“奇怪!难道前日搬了真戏文哩?如今赃真现在还有何处著假?但不知我还有四个儿子在哪里?又不知我的夫人死也未曾?倘或未死,如今不知做什么勾当?又不知此是最小儿子呢,还是最大儿子呢?我欲待问他详细,只是师父将令森严,不敢触犯。且探他一探看。”便喝道:“孙行者是我义兄,他不曾说有儿子,为何突然有起儿子来?”

  那将军道:“你还不晓其中之故:我蜜王与我家父行者,原是不相识的父子。家父行者,初然在水帘洞里妖精出身,结义一个牛魔王家伯。家伯有一个不同床之元配罗刹女住在芭蕉洞里者,此即家母也。只因东南有一唐僧,要到西天会会佛祖,请家父行者权为徒弟;西方路上,受尽千辛万苦。忽然一日撞著了火焰危山,师徒几众,愁苦无边。家父当时有些见识,他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暂灭弟兄之义,且报师父之恩。’迳到芭蕉洞里,初时变作牛魔王家伯,骗我家母;后来又变作小虫儿钻入家母腹中,住了半日,无限搅炒。当时家母认痛不过,只得将芭蕉扇递与家父行者。家父行者得了芭蕉扇,扇凉了火焰山,竟自去了。到明年五月,家母忽然产下我蜜王。我一日长大一日,智慧越高。想将起来,家伯与家母从来不合,惟家父行者曾走到家母腹中一番,便生了我,其为家父行者之嫡系正派,不言而可知也。”话得孙行者哭不得,笑不得。

  正忙乱间,只见西北角上小月王领一支兵,紫衣为号,来助唐僧。西南角上又有一支玄旗鬼兵,来助蜜王。蜜王军势猛烈,直头奔入唐僧阵里,杀了小月王,回身又斩了唐僧首级。

  一时纷乱,四军大杀。

  孙行者无主无张,也只得随班作揖。只见玄旗跌入紫旗队里,紫旗横在青旗上面。青旗一首飞入紫旗队里,紫旗走入黄旗队。黄旗斜入玄旗队里,有一面大玄旗半空中落在黄旗队,打杀黄旗人。黄旗人奔入青旗队,夺得几面青旗来,被紫旗人一并抢去。紫旗人自杀了紫旗人几百馀首,紫旗跌入血中,染成荔枝红色,被黄旗人抢入队里。青旗人走人玄旗队,杀了玄旗人。小玄旗数首飞在空中,落在一支松树之上,黄旗队一百万人落入陷坑。一百面黄小令旗飞入青小令旗中,杂成鸭头绿色。紫小令旗十六七面跌入青旗队里,青旗队送起,又在半空中飞落玄旗队里,倏然不见。行者大愤大怒,一时难忍。


  (五旗色乱,是心猿出魔根本;乃《西游补》一部大关目处。描写入神,真乃化工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