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超山梅花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记超山梅花
作者:林纾

夏容伯同声,嗜古士也,隐于栖溪。余与陈吉士、高啸桐买舟访之。约寻梅于超山。

由溪上易小舟,循浅濑至超山之北。沿岸已见梅花,里许,遵陆至香海楼,观宋梅。梅身半枯,侧立水次。古干诘屈,苔蟠其身,齿齿作鳞甲。年久,苔色幻为铜青。旁列十馀树,容伯言皆明产也。景物凄黯无可纪。余索然将返。容伯导余过唐玉潜祠下。花乃大盛。纵横交纠,玉雪一色。步武高下,沿梅得径。远馥林麓,近偃陂陀。丛芬积缟,弥满山谷。几四里始出梅窝。阴松列队,下闻溪声。余来船已停濑上矣。余以步,船人以水。沿溪行,路尽适相值也。是晚仍归栖溪。

迟明,复以小舟绕出山南。花益多于山北。野水古木,渺皛滞翳,小径歧出为八九道,抵梅而尽。至乾元观,观所谓水洞者。潭水清洌,怪石怒起水上,水附壁而止。石状豁间,阴绿惨淡。石脉直接旱洞。旱洞居观右偏。三十馀级,及洞口,深窈沉黑中,有风水荡击之声。同游陈寄湖、涤寮兄弟爇管入,不竟洞而出。谭之右偏,镌海云洞三大字。宋赵清献笔也。寻丁酉轩父子石像,已剥落。诗碣犹隐隐可读。容伯饭我观中。余举觞叹息,以生平所见梅花,咸不如此之多且盛也。容伯言:冬雪霁后,花益奇丽,过于西溪。然西溪余两至,均失梅候。

今但作《超山梅花记》,一寄容伯,一寄余友陈寿慈于福州。寿慈亦嗜梅者也。林纾 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