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超山梅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記超山梅花
作者:林紓

夏容伯同聲,嗜古士也,隱於棲溪。余與陳吉士、高嘯桐買舟訪之。約尋梅於超山。

由溪上易小舟,循淺瀨至超山之北。沿岸已見梅花,里許,遵陸至香海樓,觀宋梅。梅身半枯,側立水次。古干詰屈,苔蟠其身,齒齒作鱗甲。年久,苔色幻為銅青。旁列十餘樹,容伯言皆明產也。景物淒黯無可紀。余索然將返。容伯導余過唐玉潛祠下。花乃大盛。縱橫交糾,玉雪一色。步武高下,沿梅得徑。遠馥林麓,近偃陂陀。叢芬積縞,彌滿山谷。幾四里始出梅窩。陰松列隊,下聞溪聲。余來船已停瀨上矣。余以步,船人以水。沿溪行,路盡適相值也。是晚仍歸棲溪。

遲明,復以小舟繞出山南。花益多於山北。野水古木,渺皛滯翳,小徑歧出為八九道,抵梅而盡。至乾元觀,觀所謂水洞者。潭水清洌,怪石怒起水上,水附壁而止。石狀豁間,陰綠慘淡。石脈直接旱洞。旱洞居觀右偏。三十餘級,及洞口,深窈沉黑中,有風水蕩擊之聲。同游陳寄湖、滌寮兄弟爇管入,不竟洞而出。譚之右偏,鐫海雲洞三大字。宋趙清獻筆也。尋丁酉軒父子石像,已剝落。詩碣猶隱隱可讀。容伯飯我觀中。余舉觴歎息,以生平所見梅花,鹹不如此之多且盛也。容伯言:冬雪霽後,花益奇麗,過於西溪。然西溪余兩至,均失梅候。

今但作《超山梅花記》,一寄容伯,一寄余友陳壽慈於福州。壽慈亦嗜梅者也。林紓 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