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斋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七十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一 诚斋集 卷第七十二
宋 杨万里 撰 景江阴缪氏艺风堂藏景宋钞本
卷第七十三

诚斋集巻第七十二

       庐陵杨 万里  廷秀

 记

   石泉寺经蔵记

下泳萧民望甚贤而喜士尤嗜蓄书发粟散廪而

饔飧六经捐金抵璧而珠玉百氏每鬻书者持一

书至必倍其估以取之不可则三之又不可则五

之必取乃己蓄之多而不餍老而不衰也以故其

子弟皆好学不惟其子弟其乡人皆好学士之自

安福而南者走百里必曰我将见民望自永新而

北者走百里亦曰我将见民望予少之时尝从先

君至其家每念之则前清溪后平林脩竹在左右

松在右尚了了予目中也今年友人彭仲庄来民

望𭔃声于予且曰我旧嗜蓄儒书今颇嗜蓄佛书

新作一经蔵于石泉寺以贮之将与学佛者共之

子其为我记焉予不知佛书且不解福田利益事

也所知者儒书尔夫道性之而圣声之而书书乎

读圣乎悟则书为我我为书矣不然𢇮之而置散

焉书则书矣我何与哉今民望之蓄佛书以待释

子释子曰我之轮一周则我之诵一周矣果有是

事者异也无之而言焉者𥧾也诵不以口而以轮

者惰也蓄不以心而以蔵者弃也民望其为我问

之年月日杨某记

   长庆寺十八罗汉记

大㧰长庆寺在庐陵郡城之北四十里而遥右背

碧岑前左绀溪水木幽茂望之蔚然也旧有十八

罗汉像葢拙工为之仪观俗下神气昏顿类道旁

丛祠中捧土掲木之为者岂有世外岩下之姿遗

物出尘之意哉里中之士有罗长吉者顾曕不怡

捐重币聘良工改作之经估者四人渊黙者四人

衲纫者一人杖植者二人或挥麈欲谈或长眉曳

地或佛齿在手或清水挈瓶玩炉香者其意逺扰

龙虎者其色暇所谓世外岩下之姿遗物出尘之

意其庶几不逺吾闻是十八人者西方之悍人也

其未见佛也若吾子路之未见夫子也由今视之

所就乃尔然则人果可以无学乎由之瑟固非彼

所操也然为彼而不为此者所见者异人也使之

彼乎出此乎入庸知其不由欤以寂废动以躬废

物视其貎肖其学也施之于世则濩落矣然是十

八人者漠然无牵超然无丽世味不能诱其𠂻人

忧不能寇其崖而况车服可得而维刀锯可得而

加也哉长吉名惠迪其二弟蚤世而诸孤不孤者

有长吉之贤字而焘之也乐善而喜士里中莫吾

长吉之似者

   怡斋记

乾道丙戌之冬予自庐陵抵长沙渴乐斋先生侍

讲张公公馆予于其居之南轩是时积雨未霁一

夕湖风动地吹北雪逾洞庭被长沙城中予生长

南方未尝十月雪之为见见十月雪自长沙始也

予既羇旅倦且寒甚岂不欲一见亲旧然僵卧南

轩之东窗足未出门而心己入门矣既而呉伯承

闻予至夜与邢鲁仲来见诘朝侯彦周又与予里

之十刘炳先兄弟来见自是人事始扰扰矣炳先

一日约予与彦周过其家予嘉炳先兄弟之好学

而又雍睦怡怡如也索笔为书其楣间曰怡斋炳

先求予记之予以行不间辞未能也后九年炳先

试南宫过庐陵炳先不知予在予亦不知炳先过

矣又三年友人周直夫㱕自长沙炳先遗予书曰

顷失一见甚恨且促迫怡斋记予得书喜甚问讯

长沙故人则彦周鲁仲伯承皆死乆矣当时南轩

之集惟侍讲与予与炳先兄弟四人在尔今侍讲

官八桂予居庐陵炳先兄弟在长沙交游之存亡

离合其使予悲也予老矣侍讲亦年过四十炳先

兄弟其尚少也乎其亦似予之老乎炳先名光祖

弟継先名述祖吾州安福人也徙长沙今再世云

淳熙三年月日记

   无尽蔵记

永新县东郭外不十里曰横江张司理徳坚居之

近无邑喧逺不林荒乃筑山园以郛万家刳壤为

沚实以芙蕖布砾为迳夹以海棠为亭为轩以憩

以临园成与吾友刘景明逰焉徳坚若不满意者

顾曰是非不佳然人为非天造也乃与景明竹枝

芒屦循海棠迳北行百许歩至禾江之濵徳坚却

立曰止吾得佳处矣盖江水西来渺然若从天流

出至是分为两中跃出一洲如横绿琴咮昻凥庳

美竹异树不蓺而蔚水流乎洲之南北崖若裂碧

玉钗股势若竞骛声若相应若将胥命而㑹于洲

之下覧观未竟云起禾山意欲急雨有风东来吹

而散之不见肤寸义山之背忽白光烛天若有推

挽一玉盘疾驰而上山之颠者盖月己出矣景明

贺曰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

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

之无尽蔵也东坡尝为造物守是蔵矣自坡仙去

夜半有力者窃蔵以逃尝试与子追亡收逋而贮

储于斯乎徳坚乃作堂于其处而题曰无尽蔵云

年月日杨某记

   宜州新豫章先生祠堂记

予去年十月致书桂林伯侍讲张公今乃得报且

诿予曰宜州太守韩侯璧直谅士也初抵官下他

皆未遑首新山谷先生祠堂盖山谷之贬宜州崇

宁甲申也馆于城之戍楼曰小南门者明年卒焉

后人哀之即其地庙祀之子湖张安国大书豫章

先生四字以揭之然居句湫隘屋庐壊𬯎爼不成

列拜靡厝躬今侯戾止顾矉爰出其𬮱距城不遐

得地洵盱湖光前陈旷野洞开诸峰崛奇骏奔来

庭立屋六楹以妥神居刻木肖𧰼是似是似是享

俯湖为阁于登于临湖山清空云烟髙寒神则降

集人士奋豫既成来求阁名若记拭既以清风名

阁矣子学诗山谷者微子莫宜记之予执书叹曰

予闻山谷之始至冝州也有甿某氏馆之太守抵

之罪有浮屠某氏馆之又抵之罪有逆旅某氏馆

之又抵之罪馆于戍楼盖圄之也卒于所馆盖饥

之寒之也先生之贬得罪于时宰也亦得罪于太

守乎鹿之肉人之食君子之残小人之资也孰使

先生之所挟足以授小人之资也哉夫岂不得罪

于太守也先生得罪于太守则太守不得罪于时

宰矣岂惟不得罪也又将取栄焉由今视之其取

栄于当时者几何而先生饥寒穷死之地今乃为

骚人文士伫瞻钻仰之场来者思去者懐而所谓

太守者犹有臭焉则君子之于小人患不得罪尔

得罪奚患哉今韩侯之贤乃能社先生而稷之惜

也先生之前乎韩侯也先生之没侯犹敬之如此

使其生也遇侯而燠休之则主賔之贤牵聨俱传

也惜也韩侯之后乎先生也然士或同室而睽或

异世而逢茍逢矣前后足校哉先生之祠要自韩

侯始则侯之传决也而又得侍讲张公名其阁其

传益决也因书其说寄侍讲以遗韩侯云淳熙五

年三月二十四日庐陵杨某记

   兴崇院经蔵记

安福县南出为十里者七地曰邬村有寺岿然者

兴崇院也作于治平丙午宣和甲辰而火释守

通者再作之至建炎庚戌又火释延贽与惠崇者

又作之殿堂有严庖湢毕葺至今其徒得以安安

而居継継而不绝者二释力也释海璇今居之璇

良于医得钱无所可用独用之于其师之教所宜

为者宫庐之欹倾佛像之漫漶既苴既考既祓既

藻则与其徒蕴贤蕴淮计曰有寺百年而无经一

巻非不耒而农不书而士乎蔬其腹衲其躯焉而

己矣吾徒藉弟令自窳自懵靡腼靡忸其若后之

敏慧秀辩求心问性者何于是倾槖之赢劝里之

侠得钱如干蕴贤乃杖竹屦草风饪露寐走二千

里至福唐市经于开元寺以㱕为巻者五千四十

有八为匦者数十百承以耦轮帱以崇殿金碧炜

烨丹漆可鉴龙光神威森然欲动鼓舞甿罔不尊

礼教所应有彪列明备璇因人士刘宗芝及吾外

弟周世通来求予文以纪其成予曰彼于其师之

经所谓五千四十八巻者匦之矣能如士之于书

皆诵之否能诵之矣抑能如士之于书皆通之否

世通曰释之不如士固也抑不宁唯是释能以无

经为怍固不如士之以书而入官以官而捐书释

能倾赀以市经固不如士之以身而殉货以货而

殉色释能辛勤千里而求经固不如士之重研以

附炎奔命以死权予无以诘因并书其语盖殿成

于淳熙戊戌之冬轮蔵成于己亥之春赀出于璇

力出于贤与淮云是岁十月三日某记

   爱教堂记

富川邹虞卿丰其室而歉其心曷歉其心也欲淑

其子而未有造也其子盖亦竞爽其长如嘉木焉

既条既叶蔚如其茂也其幼如稚苖焉既露既雨

靴如其秀也虞卿作一堂丛书于间岁聘良师以

淑其子问名于艮斋先生谢昌国昌国命以爱教

虞卿又介予弟廷徽谒予文以记其堂以范其子

则谂之曰有子而教之非爱夫抑今之教子者非

古之教子者也学云学云古也仕云仕云古乎哉

今之教子而舍曰仕云仕云者稀矣曰子乎仕亲

乎光也人固有卿士其位者问其位则是问其人

则非斯谓之光其亲矣乎人固有不卿士其位者

问其位则非问其人则是斯不谓之光其亲矣乎

禇有璜者其室辉家有良者其庭𤍞夫果俟于外

乎哉今使二三子充其学以淑其躬纳其躬于圣

贤君子之域而出其躬于公卿大夫之涂其为虞

卿光者犹在也纳其躬于公卿大夫之涂而出其

躬于圣贤君子之域其亦光乎否也然则为二三

子者学云学云乎尔仕云仕云也欤哉虞卿名时

举年月日某记

   王氏庆衍堂记

淳熙三祀惟光尧太皇天寿于万有开七秩是将

咸羲黄登姚姒天齐日升复无无极自商三宗周

文武而下藐乎无以颂为也圣天子穆然谓兹盛

徳事旷不前闻用张闳休赫厥诞章奉觞介寿峻

极鸿号对越太紫昭天同符亲亲老老流貤厥庆

⿰氵専将有截以表章不匮之孝臣孚有母某氏厥龄

若干佥曰应书论封如章紫诰鸾回玉轴山辉华

镆揄狄命服斯皇邑里趋讙来贺塞门于是宣溪

之人始知王氏有子矣臣孚迺作新堂以侈君赐

以怡亲颜以诏孙子取丝纶之辞榜以庆衍既落

之属某记之𥨸惟孚安逺主簿季安之仲子也未

更事而孤其母夫人蓍簪葛制雪啮冰饮夙宵涟

如忧子无立孚念父所付感母己忧我将何修以

怿母怀则致身书林菑畒典坟膳服礼言将撷其

根不宁其葩淑其心不宁其喙凡当世巨人长徳

是惟不闻必轻千里师之茹之居无几何厥闻播

敷谈者许可至是天泽滂流用光厥亲是不特书

罔克用劝则攡张厥初刻石堂上淳熙七年正月

日具位某记

   韶州州学两公祠堂记

人物粤产古不多见见必奇杰也故张文献公一

出而曲江名天下至本朝余襄公継之两公相望

掲日月引星辰粤产亦盛矣哉盖自唐武徳放于

今五百有馀岁粤产二人而止尔则亦希矣然二

代各一人而二人同一州又何富也世谓以文取

人抑末也两公俱以文学进以名节显以文取人

不可也以文废人可乎两公立朝忠言大节多矣

而谏用牛仙客安太子瑛诛安禄山留范希文排

张尧佐此尤治乱之所元者也三言不用而二言

用天宝之斁庆历之隆岂适然哉虽然文献相唐

而襄公未及大用或以是为襄公憾吾独不然圣

贤君子之于斯世顾道之行与否尔相与否奚顾

哉两公者道行则宋隆道不行则唐斁然则两公

之于斯世孰遇孰不遇乎后之有为之主有志之

志能知两公遇不遇之说诹诸往度诸来必有超

然寤慨然叹者矣郡博士廖君徳明庀职数月谓

两公庙祀而不于庠序非所以风励学者也谒于

太守徐侯琏守丞李君文伯而作堂祠焉既成属

某记之则招诸生而谂之曰二三子庐于斯饔于

斯业于斯进而拜先圣先师曰莫予云范退而瞻

两公曰莫予云磋跂而望曲江之山川曰莫予云

殖可乎不可也不可而莫予云续何也二三子盍

思之淳熙八年九月九日诚斋野客庐陵杨某记

   吉水县近民堂记

大江之西督府外为州者十吉为大吉之为县者

八吉水为大都鄙之袤室庐之伙名数之籍粟米

茧丝之征视七邑兼之矣其宰必秩髙必才裕不

然不惟上之人不以畀其人亦不敢自畀也而新

书之制 其髙弟不为御史为六院其不轻而重

昭昭也邑之大选之艰用之峻而士大夫顾曰毋

为吉水吉水不可为其信然耶清江某人江西彦

士也文行之懿名实之孚皂如也谒吏部得吉水

或惎之曰毋庸往某人笑不答既佩印绶欣然曰

上至于吾夫子亦屑于为邑邑不足行道于何行

道则勤己以佚民癯己以腴民朝之食午乃暇夕

之寐丙乃即简爰书缓棰令属年不登恻怛劝分

大家悦随若己之饥细民如㱕忘岁之俭邑之地

庳且濒大江三日之霖民忧为鱼辛丑五月雨下

如澍昼夜无止某人颦以黙祷是夕小霁民异其

诚邑之士名能文辞如陈果卿者如徐彻者如王

子俊者皆作为诗章以咏歌之既期年政洽民怿

某人亦安其官县署之西偏有堂曰五柳易之曰

近民以自朂其志移书谒予请其说予喟然曰君

之志则矣君之许其不左乎哉今之为邑有声者

棘则集事而君则否一左也健则称能而君则否

二左也赢则速化而君则否三左也虽然无以左

乎彼无以善乎此也年月日某记

   沙溪六一先生祠堂记

予门人永丰罗椿移书抵予曰吾邑之沙溪六一

先生之故乡也有先生祠堂旧矣其左老子之宫

曰西阳者也其前崇公之墓也屋圯于老里之士

陈懋简撤而新之其经为尺六十纬称之为楹三

十有六监丞周公必正为大书六字以掲之而未

有记之者愿分椿以请谒焉某曰是不记不可也

盖自韩退之没斯文绝而不续至先生复作而兴

之天下之于先生不此之知者否也若夫自唐末

五代以来为臣者皆以容悦而事君能以容悦而

事君岂不能以容悦而事仇乎忠言直节举明主

于五三以否变容悦之俗至于庆历元祐之隆近

古未有天下国家至今赖之亦有知夫作而兴之

者先生乎自古是非予夺虽圣贤不能齐也及其

齐也虽圣贤不能易如三百年之唐而所师尊者

惟退之一人本朝二百年矣而所师尊者惟先生

一人何其齐哉举一世而皆然或者以一夫而不

然然者众不然者寡未害其为齐也后此百千年

其皆如今日乎未可知也至于然者众而不然者

寡则可知也先生可以无忧大抵贤人君子没而

见祠者或生而不遇者也先生其道行于时其学

行于天下后世虽不祠之天下独不知有先生乎

生而无不遇没而见祠此贤人君子之盛也独先

生之幸也乎古者乡先生没则祭于社非尊夫乡

先生也尊乡先生所以仪后之人也若先生者天

下后世之师也岂宁惟庐陵之乡先生乎天下师

之而庐陵不祠之可乎今吾州自郡庠乡校皆有

先生祠堂矣沙溪实先生所居之里而不祠之可

乎予见今世之士其有所举废也或者有为为之

也自眉山之苏豫章之黄相継沦谢先生之徒党

皆无在者而陈生懋简𡚒然新斯堂而尸祝之其

谁为也生而有为其不以此而易彼乎年月日具

位杨某记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长孺 编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门人罗 良茂 校正






诚斋集巻第七十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