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斋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七十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四 诚斋集 卷第七十五
宋 杨万里 撰 景江阴缪氏艺风堂藏景宋钞本
卷第七十六

诚斋集卷第七十五

       庐陵杨 万里  廷秀

 记

  五美堂记

安城欧阳巨卿无它嗜好顾独以为善最乐择地

而趋择仁而里见一善思与之齐闻一善喜而不

寐有二子长曰成务次曰成文皆㓜而警敏长而

俊茂旁招儒先授以经学励以文行深念父子责

善则不可不迪以善大不可一日扫溉其所居之

堂之前家人子莫测其何为则手种𩀱桂于其地

二子相顾唶曰昔晋人自喻以桂林一枝今家君

两之其指不欲才我伯霜仲雪与晋人争长而竞

秀耶艮斋先生谢公闻而嘉之为记其事且举似

王氏种槐之意以攡张其说以假欧阳氏光以策

砺二子考徳请业以显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乃父巨卿焘后诒址之

逺谋予得艮斋之文读之因署其纸尾曰王之槐

欧之桂巨卿之积善二子之继善艮斋之乐善一

记而具五美成务兄弟欣然相贺曰右偏一堂未

名今扁以五美其可则复介予门人刘俨来请曰

成务与弟成文蒙被先人彝训夙夜繄遗墯是惧

先生不以兄弟为不可教教以五美先人不尚有

知也不宁惟兄弟受其福先人实并受焉愿更乞

言以终其惠予答之曰五美之说昔者尝闻之子

产复闻之仲尼子产之五美诸侯㑹盟事也非学

者事也学者之事可不尊仲尼之五美乎能尊仲

尼之五美斯兼予之五美矣俨曰先生之惠欧阳

氏不既大矣乎问一五闻三五闻三五得一五成

务字几先成文字昭先几先尝以文字与计偕昭

先郡尝举堪应童子科其学皆进而未止者也绍

熙五年十月 日诚斋野客杨万里记

   邵州重复旧学记

庠于党序于遂至一家犹有塾所从来古矣邵诸

侯国也繄学独无庆暦间天子有诏乃克有造自

某侯始也然草创之初相宅不谛诞寘嚣湫狱左

𢈔右用迁于公门之外南东其地乃惟亢爽自濓

溪先生周侯始也后百馀年兴坏靡常阴阳者流

实汨陈之易置他所既易而复自胡侯华公始也

地则复矣而庋阁塞门峻级塞涂非其旧也磢峻

而夷彻蔽而通绳迂而直大成之殿御书之阁讲

席之堂或造或因SKchar门直庐从祀之庑肆业之斋

庖湢垣墉皆一新之于是尽复濂溪之旧自今黄

侯沃始也经始于去年冬十有二月一日竣事于

今年春二月十日是日侯与治中陈君𡵨郡博

留君祺率诸生释菜于先圣先师退走书来请记

其役万里复于侯曰侯之再复学官以还濂溪先

生之旧将止于复其宇以还其所迁之旧地乎将

不止于斯而已乎如其止于复其宇迁其地而巳

也记之可也不记亦可也如不止于斯而已也其

为万里谂邵之学者曰盍以其所以迁迁于善以

其所以复复其性上也安其迁毋易其地省其复

毋隳其宇次也儒家者流之不戒阴阳家者流之

不禁无次也是役也规之者留君董之者法曹掾

张球佐其费者保义郎新郴州巡辖萧楹进士萧

文蔚云庆元丙辰四月四日具位杨万里记并书

   廖氏龙潭书院记

湖之南大家巨室冨于赀者不少也其所少者冨

于书者欤其不冨者非以其不耆欤于所少之中

而仅有之者其惟攸川廖仲髙文伯兄弟欤予闻

其人嗜书如坑孚之于屐如陆羽之于茶如子猷

之于竹如渊明之于菊也如枵斯饕愈啖而愈不

厌如疢斯痼愈疗而愈不除也东若闽浙西若卭

蜀有善本有精纸有大字之书必叩囊底倒橐中

罄所有走徤歩以致之又聘良工伐山木作一书

院以庋之凡数万卷不翅也中敞之以文㑹之堂

后附之以怡然之𨊱临池有亭名以爱莲玩芳有

榭名以春风掖以两斋庭列四桂奇崖峭峰逺岫

遥岑连者芝秀孤者玉立圜者盂覆锐者笋迸静

者麟卧躁者猊怒左右后先皆环以山下有回水

汇而为潭绀㓗泠冽寒入人骨相传有龙过者神

耸俯者胆掉故緫而命之以龙潭书院云岁招眀

师日集良友与其子弟讲举肄业于间士之自逺

而至者常数十百人诵弦之锵灯火之光简编之

香达于邻曲其子弟服食仁义沉酣经训往往多

为才且良者往岁之冬尝介予犹子寿森来谒予

记之予曰诺哉以臂痛未能也今复来趣予闻渊

有龙者颔有珠圣门其犹龙渊乎泳其涯必航其

源攀其鳞必探其颔故得其夜光明月者为颜为

曾为伋为轲得其玑琲者为琴张为牧皮得其瑟

瑟者为漆雕哆为公良孺廖氏子弟可不楙哉异

时廖氏子弟有孝友忠信文行名实辉然照映于

湖之南者予将贺其得珠也仲髙名仰之文伯名

天经艮斋先生谢公评其伯仲为材进士其父讳

彦修字敏道尝为阳朔主簿庆元元年十月 日

杨万里记

   罗氏万卷楼记

罗氏皆豫章别也其在于晋君章以文鸣降及五

季则有江东公今庐陵之罗其后也出凝㱕门北

东四十里而近为完塘之罗自武冈公以泓澄演

迤之学崭刻卓诡之词第建炎进士其族遂鼎盛

由完塘西北五十里而遥为印冈之罗自乡先生

天文以诗一经为三舍八邑之师其子若孙若曾

孙以经术文词第进士者七人其荐于乡者何数

至今遂为士乡家章甫人诵弦也由印冈西南三

十里而近为东西塘之罗自长者长吉始聘师友

辟斋房训子弟今垂五十年矣而独未有闻焉长

吉之族徳元有孙敬夫予闻其避俗入山筑楼丛

书扁以万卷旁招儒先以范以模敬夫㓜失所怙

毎月之吉定省其母夫人外即往山斋晨晷宵膏

忘寝食记览简策目诵万言追琢词章月秃千毫

以书来请曰宗礼刻意愿学而未得所以学敢问

圣涯奚而可航圣门奚而可阶予复之曰服食仁

义菑畬经训学也诵数训故摛艳文词亦学也薄

陋藏修游谈空虗亦学也子也择于斯三者在楙

之而已大抵族姓之盛衰或以为数其然岂其然

乎譬之田焉水旱数也勤墯数乎当武冈公天文

先生之未作完塘之罗犹印冈之罗印冈之罗犹

东西塘之罗也今二氏之罗独殊于东西塘之罗

夫岂数乎哉夫岂不以人乎哉使敬夫而为印冈

完塘之罗是亦印冈完塘之罗而已岂唯印冈完

塘之罗而已果能楙焉后出益可畏晚发愈可仰

岂惟印冈完塘之罗而已敬夫与予叔父弟侄皆

亲也予以随牒倦游四方晚乃识之楼之下有堂

曰醉经有𨊱曰逺俗曰黙曰南曰北云庆元二年

重阳前一日具位杨万里记并书

   隆兴府重新府学记

庆元二年夏五月癸未隆兴府府学教授陈君朴

与在学诸生合辞移书于余曰豫章学官景祐肈

造治平迁焉火于建炎而复于绍兴谁其复者丞

相赵公也于是兵荒之丛残释菜有庙养士有学

然堇堇草创时则葺而未周后人承承岁增年培

于是面以棂星申以㦸门大成有殿御书有阁横

经之堂入直之庐靡不具体时则周而未贲岁在

乙丑侍郎李公迺新殿宇岁在庚子侍郎张公迺

立都门既屋老而圮讲堂最乆则最先圮新斯堂

者枢使王公之为也斋房乆则又圮新斯斋者枢

宻黄公之为也殿宇乆则又圯重门乆则又圮新

斯殿斯门者今帅蔡公之为也公以天朝法从之

贵一代正人之望辍自天邑来帅吾邦未及下车

首谒先圣顾瞻踟躇则见殿宇将压两序僒步棂

星㦸门相距有咫于是喟曰曾谓夫子宗庙之美

百官之富迺诞寘之隘巷乎于是市地斥堧召匠

属役殿宇腐矣迺撤迺新棂星褊矣迺拓迺旷㦸

门陋矣迺易迺崇翼以二门㡬其入出广厥二序

增之四楹端委庋左牺象庋右费不于官于学之

𢈔工不于甿于市之庸执扑不于吏于学之职厥

布之缗二千四百有奇厥工之夫八千五百有奇

以章计二千五百有奇者厥木也以只计七万三

千有奇者厥瓴也昔岁之季夏经之而落之以今

岁之暮春髙明爽垲美奂孔硕可百年不骞不啻

也是可不记是非先生谁冝记余复之曰公所以

新斯学之政二三子智及之矣二三子抑知公所

以新斯学之指乎二三子入自棂星若至阙里趾

于㦸门若觌孔墙瞻彼睟容若侍燕居咏彼春风

若聆喟叹去圣人之门若此其不逺也近圣人之

训若此其甚也盍退而日三省吾之所以心得而

身充者家蹈而国达者孝欤忠欤仁欤义欤得诸

心矣充于而身者反否焉而谓得于心也可乎不

可也充诸身矣蹈于而家达于国者反戾焉而谓

充于身也可乎不可也去其所不可以就其所可

二三子何负于公不然公何负于二三子公名戡

字定夫莆阳忠惠家也诗不云乎维其有之是以

似之公有焉具位杨万里记

   唤春园记

新喻县南五十里而近有乡曰临川其山深秀其

水绀㓗东西行者未至十里所则望见一峰孤耸

如有人自天投笔于太空至天半翔舞翻倒而下

至地跃而起卓尔而立其跗豊而安其颖锐而端

又如有人卧地仰空醉持翠笔而书青霄也故里

之人名之曰卓笔峰云士之居于临川者皆争此

峰而面之面之者众而莫有正焉者面之而正焉

者惟人士周仲祥之居为然馀皆不然不然者皆

仲祥之为嫉嫉仲祥而仲祥不惧又加贪焉又筑

一山园于居之旁其求多于此峰未已也一日介

吾亡友之子刘庭杞绘画其所居与园与此峰以

来求予名其园且记之予历指以问曰彼园之山

椒有亭翩然其上如张盖风中势欲飞去有掣而

止之者何曰此静庵也彼山之趾有大屋碧瓦朱

甍风屏月𣠄阁其上而斋其下学子往来操琴枕

书口吻鸣声者何曰此用徳之堂右以进修之斋

左以醉隐之𨊱而冠以翻经之阁也彼园之植髙

者云倚卑者地覆纎者茸如茂者幄如丹者素者

碧者畦者沚者又纷然如时女之出𬮱阇酣迟日

而拾瑶草者何曰水者蒲莲陆者卉木也予叹曰

又多乎哉仲祥掇此峰于怀袖多矣而园亭卉木

之幽茂盛丽复如此其取诸造物不曰又求其宝

剣乎予恐造物者亦将仲祥之为嫉嫉之者不宁

惟临川之士而已园之景名其一遗其百则兼緫

而命之曰唤春葢取诸刘梦得之聨句云仲祥名

瑀喜教子好賔客艮斋先生谢公为记其堂亟称

其贤其一子某未冠已秀警诵书如水倒流下笔

翩翩有可爱者其笔峰秀气锺美于是乎韩宣子

曰周礼尽在鲁矣庆元二年十一月初五日具位

杨万里记

   委怀堂记

宣溪王价卿淳熙癸卯访予东山之西南溪之北

与之语如江吐月如山出泉如珠走盘也葢其家

自察判公旁招眀师多取端友储书三万卷无日

不讨子若孙立于庭而训之于承家之不易𣗳身

之孔棘我有方策汝其耨之我有师友沙其范之

故吾州世家言子弟之秀且良有文而劬于学必

曰宣溪之王如价卿者岂非所谓王氏之秀且良

有文而劬于学者耶使予不敬之不爱之不可得

也父兄之教其端使然哉它日遗予书曰维籓于

人间世之所好者未尝不望望然去之至于欣欣

乐之者皆人间世之所不好者也偶读渊明诗至

委怀琴书之句作而曰此维藩之心而出于渊明

之口者也敬以名其肄业之堂愿徼福于先生乞

一言以记其说且作三大字以扁其上予为扁之

未暇记也今日皮仲文㱕自宣溪首跽而请曰价

卿委懐之记先生忘之否肯为作否予笑曰东坡

先生不云乎诗债隔年而后还予逋价卿之责今


十年矣其可不庚乎哉其可忘乎哉其可使催租


人徒手复命乎哉年月 月杨万里记


   赵氏三桂堂记

国朝皇族之英自拔于绮𥜗金貂之林而争衡于


秀孝文儒之囿者岂少也而六世业儒三世中文

科者亦往往如麟之角兼此而趾美者其惟少师


惠国良公之一门乎试冠延和颂献圣武

仁宗皇帝是以有务学秀出之诏宗学方新经术


首选 英宗皇帝是以有文义异等之擢学洞诗

礼传释孝经 神宗皇帝是以有究厥微言之褒

至南阳侯传惠国之业以训其子正议公毎曰五

十二子可教惟汝汝可不懋正议公感父之训念祖

之业耕猎种绩溢为伟辞儒先推表厥闻允焯

遂中绍兴戊午之科正议公又传南阳侯之业以

训其子徽州公且曰吾以武阶易为文臣汝今未

官可不吾续徽州公于是钻砺覃思纉戎先烈遂

绍兴戊辰之科徽州公又传正议公之业以训

其子亮夫亮夫以训其子时侃时俊二子皆以文

词荐名而时侃遂中庆元丙辰之科是岁六月时

俊来为吉州戸曹掾携徽州公书遗予曰彦恂愚

不肖不能大先公之门惟是世业一卷之书六叶

授受不敢污莱尝励诸孙曰汝党世科当为汝作

三桂之堂今不践言罔克用劝先公之故人惟子

在盍为我记其说用光光前文人以起起吾又子

又孙子独得辞余报之曰自晋人以桂林一枝自

况相传至唐乃以策第礼闱谓之擢桂歌于杜氏

之诗今君家擢桂三世可不谓衣冠之盛事矣哉

抑君其懋诸子诸孙以君家一卷之书且一卷之

书未易言也顾所用何如耳收科发身一卷之书

也惟忠惟孝以维城王室盘石国祚伻 宋万嗣

复无无极则君家子孙乆大闳逺亦与  宋罔

极亦一卷之书也顾所用何如耳惠国讳某南阳

侯讳某正议公讳公称字子显正议公累治剧郡

绍兴间其治最天下晩守京口独当辛巳虏冠之

锋其㓛不细未报而没至今屈之云年月日杨万

里记

   贛县学记

贛县治之西南祀孔子故有庙学则未闻也后庙

亦废其地入祥符宫皇祐二年县宰王君希即旧

址作新庙即庙庑为学舍至绍兴庚午火于叛卒

后六年予为州户掾武夷陈君鼐元器为宰旴江

黄君文昌世永为主簿一日二君约予登览县学

之地则樲棘生之瓦砾翳焉二君慨然欲复之未

能也后四十二年黄君之第文皓来为宰其治明

而寛惠而能断㫷年民驯其教条而乐供其贡赋

公上既给迺斥其赢为钱百万摄守黄侯涣复佐

以五十万中峙大成之殿缭以七十馀区之屋讲

席有堂入直有庐肆业有斋东西有序庖湢有所

肇脩胡簋绘事从祀百尔文物彪列一新释菜之

容观者起敬诵弦之声闻者劝学属役于绍熙甲

寅之季春而考室于仲秋黄君走书来请予记其

成予复之曰子之兄天下士也予之畏友也然是

学也子之兄尝有志矣而莫之就天下之事因则

易造则难也今子能造而新之其不曰难乎哉子

之兄之所难而子之所易其不又难乎哉事之难

者子既易之矣事有至易而人反难之者子抑闻

之乎贛之为邦其山耸而厉其水湍以清耸而厉

故其民果而挟气湍以清故其俗激而喜争长民

者曰化之难也予则曰化之易若之何其易也彼

其挟气独不可因之使果于义彼其喜争独不可

因之使激于节与名若之何其不易且百年之间

如阳行先如孙介夫如李先之非贛人乎非名义

之君子乎使崆峒为渊章贡为山曰贛之士不复

有斯人也其孰曰不可不然而曰斯人不复有其

孰曰可顾所以因而使之者何如耳然则因而使

之奈何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斯道也因

而使之之道也非乎长民者独不闻之也乎故曰

因则易今孟子之言子己得之矣异时将有磊落

光显于朝以名义闻天下者其必贛之士也夫其

亦子之教也夫予老矣其独可得而见也夫庆元

二年冬十月十五日具位杨万里记并书

   广汉李氏义概堂记

予自少从紫岩先生父子间讲学则闻先生同郡

有君子焉李其姓发其名浩然其字也读书不为

空言业文不为篆刻譬如农夫耕以忠孝而种以

仁义视君以亲以仕不仕而忘其慕视人以身以

莅不莅而异其恻君实耻之予私窃起敬焉后班

于朝见蜀之贤大夫士益众问以所闻则又益详

咸谓君在辟雍奏䟽论靖康之危报闻而㱕可以

己矣君则喟曰茍可以报国吾何爱焉绍兴丙辰

之旱倾家为食以食饿者太守不以闻天子不得

闻可以己矣君则又喟曰吾志在及物吾何求焉

乾道二年则又旱又行之如初三年又旱又行之

如初太守不以闻天子不得闻可以己矣君则又

喟曰吾自为善耳吾何懈焉如是者三十馀年矣

五年则又旱又行之如初葢甿之枵而𫗦瘠而腴

殣而苏者至是枚数其人至二百七万一千三百

有奇斛计其粟至一万四百六十有奇于是里之

甿且怨且哗相与讴曰我有耋老李君粥之我有

侲髫李君谷之孰旌李君吾尸祝之是岁之冬广

汉新太守余侯时言至止闻而忸曰州有斯人而

壅于上闻咎不予在则以其事上于部使者转运

使赵公公说亟以闻宣抚使枢使王公炎又三以

闻后宣抚使薛公良朋又以闻后转运使王公璠

赵公不息又以闻 孝宗皇帝嘉之曰尔以布衣

居于下土乃因年饥多所全活仁心义概彻于聴

闻迺锡赞书官以九品时乾道九年闰正月九日

也于是君之名一日布海内君既拜上恩则扁其

堂曰义概以侈 君赐后若干年君之孙寅仲以

奉大对剀切第甲科佐著庭史成增秩复请于朝

愿移荣于君 太上皇欣然曰孙知尊祖朕之所

嘉再赠承务郎然后里之甿怨者怿哗者息讴者

黙今年三月寅仲以书及图抵予曰义概之堂先

祖名之未暇作也重惟先忘其可弗承兹堂其可

弗筑端策面势得其址于先人敝庐之侧西山之

趾葢再一终乃克有就复阁其上扁以尊祖执事

尝为赋诗今不为记其役以此谁诿则诺而书之

其髙三十有九尺广倍之深三分广之二阁以尊

奉两朝之赞书君像在焉群贤之诗则刻石堂上

庆元三年上巳日中大夫焕章阁待 制提举江

州太平兴国宫杨万里记

   玉笥山重修飊驭庙记

惟泰元尊帱下土鞠万生俾发育亨嘉罔有札瘥

豊楙颖栗罔有捐瘠怡愉洽熙罔有哀𥸤是惟皇

皇后帝之心然髙居霄极下视豪端或阏两间或

壅外闻则有伯强獝狂崇降威虐我民于是乎有

疠疫之𤯝虐魃攴祁僣旸逆洚我民于是乎有干

溢之𤯝回禄屏䃜郁攸飘怒我民于是乎有毁霾

之𤯝我民披肝为纸滴泪到泉叫阍排云将焉攸

诉惟天一方必有名山大川之神代天临彻帝省

挈携阴机箫勺民瘼孰弄疾威腅闪睢盱孰暵孰

垫孰噫孰欠孰燧厥焰闻而药之膏之濯之瀹而

流之𤏖之收之驾彼飞龙乘彼白云秉蜂旗提青

萍㧑诃百神诘诛万祅惠鲜我民㑹㱕和平迪民

之康乐帝之心惟大江之西吉之吉水出县北东

六十里所乡曰某乡山曰玉笥庙曰飊驭者帝心

所倚民命所寄其不在兹或曰西岳华山之神离

宫也或曰吴史君云储之神受后帝茅土于兹山

也初名云腾自唐之天宝神所命也今曰飊驭自

皇朝之宣和 徽皇所锡也上溯章贡下沿洪抚

旄倪奔农商棼棼士夫欣欣相踵于涂胥㑹于祠

彼以祈年此以祝釐弗牷弗营惟葅惟粢祝史致

告如鼓答桴𬯎祉山则疵疠不作霡霂时叙娄豊

孔硕潦反其壑火熄风寂频年泰和我民舞歌则

相与视庙䟽罅诹其坏𬯎某殿某室某像某服是

建是筑是葺是缩于瓦于木于堵于屋昔故今新

今焕昔尘匪神我勤繄我答神用永藾于我民其

费出于里之人其倡之者子友生乡贡进士鲁三

异云庆元五年十月既望通议大夫宝文阙待

制致仕杨万里记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长孺 编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门人罗 茂良 校正





诚斋集卷第七十五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