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先生全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 象山先生全集 卷第十一
宋 陆九渊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刊本
卷第十二

象山先生全集卷十一

  与朱济道

此理在宇宙间未尝有𠩄𨼆遁天地之𠩄以为天地

者顺此理而无私焉耳人与天地并立而为三极安

得自私而不顺此理㢤孟子曰先立乎大者则其小

者不能夺也人惟不立乎大者故为小者𠩄夺以叛

乎此理而与天地不相似诚能立乎其大者则区区

时文之习何足以汨没尊兄乎贤郎志向极可嘉向

来供课想甚富此非不足也得勉之读古书以涵飬

此志幸甚

  二

向辱恵书诸兄诸侄传玩赞叹不能去手比之今此

书辞反如二人甚愧前日简忽不能悉意尽诚以相

推挽遂使尊兄不能勇去馀习尚此迟回然诗𨚫甚

佳诗意书辞亦不相似诗只两句便说尽了后两句

𨚫成剰语文理颇不相绍续今欲易后两句兼易前

二字固不能出尊兄之意但稍次其文耳此理扵人

无间然昏明何亊异天渊自従断𨚫闲牵引俯仰周

旋只事天尊兄平日只𬒳闲牵引𠩄以不能自立今

既见得此理便宜自立此理即是大者何必使他人

明指大者既见此理此理无非何縁未知今是此理

非可以私智揣度傅㑹若能知私智之非私智废㓕

此理自明若任其私智虽髙才者亦惑若不任私智

虽无才者亦明颜子之学本末甚明尊兄未湏泥此

而求但自理㑹真能见得此理后日徐徐取论语读

之涣然冰释矣某尝令后生读书时且精读文义分

明事节易晓者优㳺讽咏使之浃洽与日用相恊非

但空言虗说则向来疑惑处自当涣然冰释矣縦有

未解固当候之不可强探力索乆当自通𠩄通必真

实与私识揣度者天渊不足谕其逺也不在多言勉

旃是望

  三

示教日用工夫甚善尊兄气质忠厚得扵天者加人

数等但向来累外处多得日剥落之以全吾天则吾

道幸甚𠩄谓心诚求之虽不中不逺矣平居不与事

接时切湏鞭䇿得炯然不可昧没对越上帝则过事

时自省力矣

  与吴子嗣

䘮礼与其哀不足而礼有馀也不若礼不足而哀有

馀也此圣人之格言非天子不议礼礼亦未可轻议

也欲去其不经鄙俗之甚者而略近扵古则有先文

正公书仪在何必他求

  二

不以前𠩄复书为罪又下问之不肯苟徇流俗孜孜

礼法以求依据吾子之志善矣然事有轻重本末当

知𠩄先后礼文隳阙其来乆矣滕文公𠩄问孟子𠩄

答皆其大端仪节之末去其鄙俗不经者可也来书

谓定之仆手此尤未宜吾子在衰绖之中不得巳次

序以授执事者可也安可谓之定柏人者乃巫觋𠩄

为不经甚矣吾家未尝用也祝称卜⿱苑土虞子与夫异

辞𮗚二孤之过可以𩔖见䘮𥙊当论𠩄主不可言同

也仪中除此三节诸皆无害

  三

往岁蒙致书见问以䘮礼如生年少能不徇流俗求

古制又其文用字造语皆慕奇异不肯碌碌以为穷

乡下邑乃有后生能如此亦不易得故生之书辞不

合律度者虽多皆不暇责独答𠩄以问之要务诱掖

之庶㡬其进既而闻生诡异其服为巫觋事深用骇

怛亦颇悔初不知生而⿺辶处相对答有失言之罪兹奉

书乃有悔过自讼之辞人谁无过过而不改是为过

矣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今生诚能幡然自新何幸如

之虽然生家相距百里而近乃有不亟扵求见长者

而徒数以书来则改过之言亦未敢深信然吾今犹

云云若此者望扵生厚矣生其谨思之

  四

文字之及条理𥺤然弗畔扵道尤以为庆第当勉致

其实毋𠋣扵文辞不言而信存乎徳行有徳者必有

言诚有其实必有其文实者本也文者末也今人之

习𠩄重在末岂惟䘮本终将并其末而失之矣陈教

授旧亦曽略相从惟其无本故其学日谬书末𠩄紏

三条属意精切但前𠩄取数语亦皆非是学无端绪

虽依放圣贤而为言要其㫖归实已悖戾庞杂肤浅

何足为据若𠩄谓致其誉闻不泯泯碌碌者尤不可

不辩人有实徳则知疾没世而名不称者非疾无名

疾无徳也令闻广誉施扵身者实徳之𤼵固如是也

庶㡬夙夜以永终誉者欲其徳之常乆而不已也彼

未尝深致自克之功私意自为主宰方懵扵知徳则

斯言殆适以附益其好名求胜之习耳此尤不可不

  五

前书致其闻誉之说乃后世学者大病不能深知此

病力改敝习则古人实学未易言也吾友更当深扵

此处𮗚省使举动云为判然与𭧽者异辙则吾道有

望矣复前书时亦欲相勉未须与陈教授往复后偶

忘之至今不满近归自象山诸事冗扰文字亦不曽

将归旦晚亦须便登山傥能一来诸当面尽

  六

录示仙郡首篇䇿问大㫖𥨸𠩄未谕新君即位曾未

期月而遽曰责成无效何课效之速如此㢤以夫子

之圣不过曰三年有成唐虞之朝虽三载考绩必三

考而后黜陟幽明羽山之殛盖在九载之后伯禹作

司空犹八年扵外兖州之赋作十有三载乃同古今

难易縦有不同亦安有扵半年之间而遽责其成效

之理㢤又古𠩄谓责成者谓人君委任之道当专一

不疑贰而后其臣得以展布四体以任君之事悉其

心力尽其才智而无不以之怨人主髙拱扵上不参

以已意不间以小人不维制之以区区之绳约使其

臣无掣肘之患然后可以责其成功故既已任之则

不苛察其𠩄为但责其成耳此古人用责成二字之

本㫖也今泛课功效而用此二字则用字亦未惬当

且古𠩄谓赏罚者亦非为欲人趋亊赴功而设也天

命有徳五脤五章㢤天讨有罪五刑五用㢤其赏罚

皆天理𠩄以纳斯民扵大中跻斯世扵大和者也此

与后世功利之习燕越异乡矣何时登山当究其说

明日欲登云台瞰鬼谷究南山之𠩄自来𨚫扁舟浮

梅潭沿醹口以归度旬日而后可反山房也

  七

承巳登山结茅深用嘉叹近得周元忠书谓干伯伯

珍诸人有意遣舆夫相迎且问期日吾答以霁日䴡

景晴云绚文即吾就道时也是日正春分明日即大

开彻舆夫至今未来岂其俟后𡈽之干又窘阴雨故

耶昨日光风颇还旧𮗚乃今祁云漫天寒𩙪先雨又

复凄然似秋矣遐想云台领䄂诸峰储英育秀以相

料理老子扵此兴复不浅行止乆速在天与人而巳

若此雨未止能冒之一来尤见嗜学

  八

此理充塞宇宙天地鬼神且不能违异况扵人乎诚

知此理当无彼已之私善之在人犹在已也故人之

有善若已有之人之彦圣其心好之不啻若自其口

出胥训告胥保恵胥教诲此人之情也理之𠩄当然

也亦何嫌何疑诚者非自成已而巳也𠩄以成物也

成已仁也成物智也性之徳也合内外之道也顾恐

能成巳耳若私淑二字则出扵孟子当深明其㫖

不当轻用扵此此用字之疵不足以逹理而能为理

之累五代史政湏㸃对来本极佳草庐在二池之间

欲名以濯缨湏来此当为书之

  与傅季鲁

二十四日𤼵敝庐晚宿资国二十五日𮗚半山瀑由

新蹊抵方丈已亭午山木益稠蝉声益清白云髙屯

叠嶂毕露踈雨逓𤂢清风漻然不知其为夏也何时

来此共之适欲国㸃对一事或未能来可先遣至

  与陈宰

伐松之盗仰见严明不容逭戮比至山间具伏其罪

祈免穷究论其𥘉心乖戾殊甚至以雀角之词烦溷

官府牵率县僚喧动邻里重费贤大夫之神明此岂

可贷然斯人素狃𢙣习乆为乡里之害今兹适逢令

尹之贤乃肯悔过效顺幡然改图亦有可喜来此自

诉其悔艾迁改之意甚力傥其自此回心易虑以归

扵善谅扵岂弟之懐亦必喜之前日亦以周处之事

反复勉之矣斯人有公状首伏未敢自前并用封纳

  二

无似之踪屏处是适诸公过听录其姓名⿺辶处叨乘障

之命进退惟谷荆门在重湖之北有道院之号事力

优衍异时造物𠩄以处贵㳺者尤非枯稿之𠩄宜得

然蒙泉之与飞雪金莲之与玉芝未知孰愈同志之

士方此盍簪䌷绎简编商略终古粗有可乐虽品质

不齐昏明异趣未能纯一而开𤼵之验变化之证亦

不可谓无其涯也傥得乆扵是山以既厥事是𠩄愿

幸弥缝其阙而终恵抚之则惟贤大夫是望

  与李宰

教以学记𠩄施足认不鄙然此文之作岂为陈君设

比之墓铭不有间乎贵溪安仁金谿三邑最为比邻

十馀年间不闻有贤令尹吏胥猖獗奸民以嚚讼射

利者与吏相表里公为交闘肆行无忌柔良不得安

迹陈宰𠩄为固多未满人意至其使此軰缩首屏迹

柔良阴受其恵则亦其𠩄长也三邑十馀年间诚未

见有此视前政则优视比县则优似未为过许尝𮐃

渠见访一闻大义诚有愧恧自失之实使此心不泯

㓕复遇箴药亦安知其不能幡然也在门下尤宜略

扵录其罪而详扵求其长恃髙明与契爱之厚不敢

有𨼆谅不督过也

  二

来教谓容心立异不若平心任理其说固美矣然容

心二字不经见独列子有吾何容心㢤之言平心二

字亦不经见其原出扵荘子平者水停之盛也其可

以为法也内保之而外不荡也其说虽托之孔子实

非夫子之言也彼固自谓寓言十九其书道夫子言

行者往往以致其靳侮之意不然则借尊其师不然

则因以逹其说皆非事实后人据之者陋矣又韩昌

𥠖与李翊论文书有曰平心而察之自韩文盛行后

学士大夫言语文章间用平心字寖多究极其理二

说皆非至言吾何容心之说即无心之说也故无心

二字亦不经见人非木石安得无心心扵五官最尊

大洪范曰思曰睿睿作圣孟子曰心之官则思思则

得之不思则不得也又曰存乎人者岂无仁义之心

㢤又曰至扵心独无𠩄同然乎又曰君子之𠩄以异

扵人者以其存心也又曰非独贤者有是心也人皆

有之贤者能勿䘮耳又曰人之𠩄以异扵禽兽者㡬

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去之者去此心也故曰此之

谓失其本心存之者存此心也故曰大人者不失其

赤子之心四端者即此心也天之𠩄以与我者即此

心也人皆有是心心皆具是理心即理也故曰理义

之恱我心犹刍豢之恱我口𠩄贵乎学者为其欲穷

此理尽此心也有𠩄𮐃蔽有𠩄移夺有𠩄䧟溺则此

心为之不灵此理为之不明是谓不得其正其见乃

邪见其说乃邪说一溺扵此不由讲学无自而复故

心当论邪正不可无也以为吾无心此即邪说矣若

愚不肖之不及固未得其正贤者智者之过失亦未

得其正溺扵声色货利狃扵谲诈奸宄牿扵末节细

行流扵髙论浮说其智愚贤不肖固有间矣若是心

之未得其正蔽扵其私而使此道之不明不行则其

为病一也周道之衰文貌日胜良心正理日就芜没

其为吾道害者岂特声色货利而巳㢤杨墨皆当世

之英人𠩄称贤孟子之𠩄排斥拒绝者其为力劳扵

斥仪衍軰多矣𠩄自许以承三圣者盖在杨墨而不

在衍仪也故正理在人心乃𠩄谓固有易而易知简

而易从𥘉非甚髙难行之事然自失正者言之必由

正学以𠑽其私而后可言也此心未正此理未明而

曰平心不知𠩄平者何心也大学言欲正其心者先

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果巳

格则知自至𠩄知既至则意自诚意诚则心自正必

然之𫝑非强致也孟子曰我亦欲正人心息邪说

诐行放淫辞以承三圣者当是时天下之言者不归

杨则归墨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自孟子出后天下

方指杨墨为异端然孟子既没其道不传天下之尊

信者抑尊信其名耳不知其实也指杨墨为异端者

亦指其名耳不知其实也往往口辟杨墨而身为其

道者众矣自周衰此道不行孟子没此道不明今天

下士皆溺扵科举之习𮗚其言往往称道诗书论孟

综其实特借以为科举之文耳谁实为真知其道者

口诵孔孟之言身蹈杨墨之行者盖其髙者也其下

则往往为杨墨之罪人尚何言㢤孟子没此道不传

斯言不可忽也诸人交口称道门下之贤不觉吐

至此病方起不暇櫽括其辞亦惟通人有以亮之傥

有未相孚信处当迟后便

  与赵景昭

新除极为赞喜邦之司直非兄其谁归刑官古人𠩄

重皋陶尸陈谟论道之任而舜命作士今司直之名

犹在大理又适为贤者进用之阶殊令久増慕古之

懐今日法制有未容人⿺辶处实其名耳然珠藏渊媚兄

其必有以处之矣

  与王顺伯

某祠秩之满𥘉欲复丐之适一二士友邮致诸公之

意来促此文谓欲因是图𠩄以相处自度屏弃之人

岂宜上累当𡍼遂绝此念且甘贫馁以逃罪戾不谓

竟𮐃荆门之除官闲境胜事力自赡无匮乏之忧又

假以迟次使得既泉石之事究问学之乐为幸多矣

非出推毂之素馀论之𦔳何以逮兹敢不知自教以

罢屯田𭣣羡铸之详可谓恩威并立调度有方徤羡

徤羡然在尊兄分上直馀事耳旦暮赐环入仪禁掖

雍容宻勿以究忠嘉使至理昭明阴氛澄廓群疑消

释众善敷荣在位在职莫不恊力同心以终大义此

岂非长者之任而君子之𠩄欲乎来教谓若要稍展

𠩄学为国为民日见难如一日此固已然之成𫝑然

𠩄以致此者亦人为之耳能救此者将不在人乎孟

子曰责难扵君谓之恭吾人平日𠩄以自励与朋友

𠩄以相勉者素由斯道而后能责难扵君大禹𠩄谓

后克艰厥后臣克艰厥臣夫子𠩄谓为君难为臣不

易者皆欲思其艰以图其易耳非惧其难而不为与

知其难而谓其必不可为也天下固有不可为之时

矣而君子之心君子之论则未尝必之以不可为春

秋𢧐国何如时也而夫子则曰如有用我者吾其为

东周乎又曰如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

孟子则曰以齐王犹反手也又曰饥者易为食渇者

易为饮故事半古之人功必倍之惟此时为然曰王

犹足用为善王如用予则岂徒齐民安天下之民举

安王庶㡬改之予日望之曰千里而见王是予𠩄欲

也不遇故去岂予𠩄欲㢤人之遇不遇道之行不行

固有天命而难易之论非𠩄以施扵此也𭧽者尸位

之人固为朝廷之大祟群小之根柢而往年天去之

今年天杀之则天之𠩄以爱吾君而相斯人者为力

宏矣有官君子岂可不永肩一心相与励翼以𦔳佐

吾君仰承天意乎人之才智各有分限当官守职惟

力是视商之三仁亦人自献于先王不容一概至扵

此心此徳则不容有不同耳沮溺接舆岂是庸人凡

士然𠩄以异乎圣人者未免自私耳来教谓既非以

此要官职只是利国利民处随力为之不敢必朝廷

之从与事功之成此真长者之本心也诚能廓而充

之推而广之则髙明广大谁得而御由前之说将自

昭白有不待区区之言者矣

  二

使节在淮间时尝复书荐区区㡬有万一之𦔳后包

敏道自浙归乃知其时方得启𮗚𮐃复书谓为至论

今三复来贶与𠩄传闻议论乃知实未𮐃省察畴昔

相与非徒亲戚理有未安义不容嘿尊兄清修寡欲

与物不竞与人处似不能言者人莫不爱之独有志

之士往往有不快扵尊兄向来永嘉诸人甚敬尊兄

政绩而又议其严酷无儒者气𧰼此固是谬论某尝

深排之矣是不足道又其间𨚫有疑尊兄𠩄为不免

流俗或谓是乡原之𩔖尊兄以抗志古人为非有何

以是嘐嘐之意此一论则近是向来伯兄因与尊兄

论及监司之职见尊兄说不应求事但当因其至前

而处之退甚不说以为如此作监司民亦何赖某亦

尝稍辩之然众咸谓未免俗元晦又谓尊兄壊人已

成之功以奉执政此乃复书未及与辩以某𮗚之尊

兄天资极有过人处而大志不立未免同乎污世合

乎流俗独其质刚而内明故有从善服义之长向来

家庭议论与尊兄𥘉至西百官宅时穷冬逾月之集

火炉中剧谈皆始疑而终释始辩而终息始之𠩄甚

不可而终乃有切当之称此必有以当尊兄之心而

以为切事合理故疑释辩息而称之尊兄必非苟从

而见䛕者自为奏邸居虽相迩而尊兄之情巳寖异

扵前日盖相聚剧谈时少切磋往复研核之工不⿰纟⿱𢆶匹

尊兄之心复归于毫矣况今相踈如是之乆固宜不

相亮之甚日与㳺处议论者岂能启尊兄之意其庸

陋无知牵引尊兄相与沦胥则有之矣如谓辍育英

才之真乐亲朱墨之尘冗想非𠩄好此是话作两截

好与不好此在某之心不可诬也尊兄政如老氏𠩄

讥夫子𠩄谓明乎礼义而陋扵知人心又引陈君举

之在福唐晦翁之在浙东以相警至谓亲家尤更诚

实不以小人待人尊兄昧扵知人一至扵此㢤某平

日诚不以小人待人但非如尊兄𠩄谓盖人受天地

之中以生其本心无有不善吾未尝不以其本心望

之乃孟子人皆可以为尭舜齐王可以保民之义即

非以为其人𠩄为已往者皆君子也至其见人之肺

能曲尽其情则自谓有一日之长向来火炉中与

尊兄论人物𠩄以得切当之称者皆以此别后三生

作国王来总忘之也冯传之至今未相符合然𠩄以

相敬服者多在论人物处盖其人与传之甚稔而与

某甚生或不相识而但见其言论事节便能知其心

曲传之以此相敬近福建一士人在此因言其乡人

事行某屡折之其人始力辩之而终屈服今其人扵

吾道虽未甚有得而决其相从之意者实在此也此

人亦晦翁处学者某平时𠩄望扵尊兄者甚厚若以

此相扞格则是无复可言矣义不应只如此姑以此

为请教之端未即合并更惟节抑以遂扬名之孝

  与尤延之

违逺三席出入五年其为倾依何可云喻退然耆儒

乆滞朝着当人之难晋掌奉常处事之变独裁大典

𬗟懐畴昔秪増慨叹越自 寿皇种椿重华圣上𭣄

图丹极而西掖北门髙文大册𠃔属椽笔山林之人

矫首盛事欲赞一辞何可得㢤讲读论思固已甚晚

有识之士咸谓未足以究盛蕴日迟柄用㧞茅连茹

使野无遗贤为吾君立太平之基而琐琐者自以薫

莸之不同辄肆媒蘖使人重为骇叹兹焉⿲亻丨匽藩近甸

公道其复信乎某𭧽者之归得山房扵龙虎山之上

㳺泉石之胜云山之奇平生𠩄鲜见其略亦屡见扵

朋旧书中尚欲稍记其详亦以探讨未遍犹未及也

荆门之除良出望表岂推毂之赐有以致之耶幸尚

迟次犹可毕草堂之役耳第私门祸故重仍五年之

间尊㓜之䘮多扵年数妻家亦复多事妻母甫及大

祥昨日又闻妻弟之讣乃乡年至都下相见乞铭者

薾然之躯殆无以堪长侄焕之径往求见将过浙东

迎先兄教授家嫂与侄女归成呉正字婚礼诸事当

能面禀

  与丰宅之

比年山居颇有泉石之趣朋来之乐每恨不得与吾

宅之共此承需鄙文乏笔吏不能多录谩往数篇亦

足以知山野况味逰仙岩题壁之末二侄其一名槱

之者乃梭山兄之子赋质纯雅少赞家政事上使下

真无间言又博通经史射御笔札皆绝出等夷琴尤

髙平时业此者皆在下风今年二十有六春末无疾

一夕谈𥬇间奄然长逝极为痛心亦恐欲知使人到

山间又值持之疾作老夫亦苦头痛登山未乆友朋

踵至应酬殊役役作复莫究𠩄懐




𧰼山先生全集卷之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