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酉一歌诗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辛酉一歌诗
杨清池(弹唱)、赖和(记录、作注)
作者:无名氏 1925年
又名为“天地会的红旗反”、“戴万生反清歌”。1925年,赖和邀请杨清池弹唱这首诗,不仅将这首诗记录下来,还作了一些注解。1936年,宫安中将赖和先前誊抄下来的文稿整理一番,发表在《台湾新文学》第一卷八号、九号、二卷一号,1936年9月、11月、12月。“辛酉”年是西元1861年,咸丰十一年。

歌诗内文[编辑]

(一)[编辑]

唱出辛酉一歌诗:

1、[编辑]

台南府孔道台上任未几时、
唐山库银犹未到、(赖和注:中国本土俗谓唐山。)
发饷也无钱。
就召周维新来商量、来参议。
周维新来到此、(赖和注:“此”读“只”。)
双脚站齐跪完备:
“道台召我啥代志?”(赖和注:代志,事情也。)
孔道台开言就讲起:
“周维新、我问你。
我今上任未几时、
唐山库银犹未到、
要发饷也无钱。
未知周维新啥主意?啥计智?”
周维新跪落禀因依:(赖和注:因依,因由也。)
“禀到道台你知机、
现今府城富户满满是、
大局设落去、(赖和注:大局,像现在之街役场。)
八城门出告示、
大爿店扣二百、(赖和注:扣,征收也。)
小爿店扣百二、
大担头扣六十、
小担头扣廿四、
若是开无够、
八城门的猪屎担、
一担扣伊六个钱来相添。”
孔道台听着笑微微、
荷老周维新好计智:(赖和注:荷老,称赞也。)
“咱今大局设落去、
局首应该著给你。”(赖和注:局首,大局之主事也。)
孔道台乌出令出一支、(赖和注:乌令,委差所用的令旗。)
交代周维新亲名字:
“委你八城门贴告示。”
周维新乌令领一支、
八城门贴告示、
告示贴了尽完备。(赖和注:“尽”读“樵”。)
府城内五条街五大姓、
看见告示奸合鄙。(赖和注:奸合鄙,咒诅也)
就骂“周维新臭小弟!
孔道台做官贪财利。
二人商量一计智、
要来剥削百姓钱!”(赖和注:“剥削”读“北涩”。)
五条街会来会去无为实、(赖和注:无为实,无聊赖也。)
毒玍罢市二三日。(赖和注:毒玍タウラン,发脾气也。)
总理大老有主意、(赖和注:总理,像现在的区长。)
怣著众百姓、
闹动三家行石庆里。(赖和注:家行,商行也;“家”读“郊”。)
石庆里的头家听一见就问:
“百姓闹采采、(赖和注:“采”读“猜”。)
闹我这三家行啥代志?”
总理老大说因依:
“说给三家行头家得知机、
就恨周维新这个臭小弟、
孔道台做官贪财利!
二人商量一计智、
要来剥削百姓钱!
头家听见气冲天,就骂:
“周维新无道理!
恁今二人想了一计智、
剥削百姓人的钱。
好!将这周维新活活扐来打半死。
有事三家行替恁来担抵。”(赖和注:担抵,担当也。)
众百姓听着极呆呸、(赖和注:呆呸,不好惹也,当做顽强解。)
裤脚拢离离、
长短刀插二三支、
头鬃螺结得硬紧紧。(赖和注:头鬃螺,将辫子竖成螺形也。“紧紧”读“见见”,土音,做结实解。)
紧紧行紧紧去:
行到大西门妈祖楼来为止。
周维新不知机、
篱笆门开到离离离。
众百姓会齐跳入去、
周维新注得未该死、
加老哉!百姓不捌伊、(赖和注:加老哉,幸也。“捌”读“八”,认识也。)
被伊逃身离、
逃去丰振源安身已。
百姓上厝顶、撤厝瓦。
落下脚、挢阶檐。(赖和注:“阶檐”读“吟钱”,土音,阶沿也。)
提店窗、撤门扇。
粗家伙幼家伙抢了多完备。
伊某屎桶洗清气、煞提去。(赖和注:“伊”读“因”)
周维新刣无著、
百姓气得摇头合摆耳。(赖和注:“摆”读“拌”,土音。)

2、[编辑]

这事破了离。
孔道台便知机,
心肝内假无意、
要去鹿港街福开舍庆昌宝号算帐要讨钱。
遇著林镇台北巡犹未去。
就请林镇台近前来、
相参详相参议:
“启禀林镇台你知机、
我今替你北巡要来去、
未知林镇台啥主意?”
林镇台听见笑微微:
“我北巡、委你去。”
孔道台听着心欢喜、就叫
金总!吩咐你、
“民壮替我加倩三十二、
随我上顶县、好来去。”(赖和注:民壮,民间之丁壮者,所以为护卫也。)

3、[编辑]

辛酉年、二月十一早起天分明。
地炮响来二三声、
正是道台点兵要起行。
一日过了一日天、
来到诸罗延迟不敢来提起。(赖和注:诸罗,即今之嘉义也。)
跳起来、一下见、
鹿港市百姓闹炽炽、(赖和注:炽炽,熙熙嚷嚷也。)
喝抢鹿港市、
百姓嚷挨挨、(赖和注:挨挨,拥挤也。)
喝抢鹿港街。
孔道台看一见、
十分心惊疑、
不知因为啥代志?(赖和注:“不知”读“m-tsai”。)
就召土城理蕃大老来参详、来参议。
理蕃大老来到此、
双脚站齐跪完备:
“道台召我啥代志?”
孔道台就问起:
“理蕃大老我问你、
我看恁鹿港市百姓闹炽炽
因为啥代志?
从头实说我知机。”
理蕃大老就应伊:
“启禀道台你知机、
为此同治君坐天要狼狈、
顶县众百姓格空要反招那天地会。(赖和注:格空,吹牛也。)
你知大会的招起?
四张犁、水西庄、王田、大肚、犁头店、猫雾沙、(赖和注:“沙”读入声。)
彰化连海口十二班:
会会有十一班、
会来会去拢总是:
大会招来小百千、
要扶大哥戴万生。”(赖和注:大哥,反贼之称号也。)
孔道台听一见、
十分心惊疑!

4、[编辑]

隔转冥、翻转日、(赖和注:“转”读成“返”之土音。)
二月十六早起天分明。
铳声响来二三声、
就是道台点兵要去彰化城。
彰化文武官员得知机、
出了西门外迎接伊。
你知彰化文武官员有多少?
数起来有五个:
雷本县、马本县、秋大老、夏协台、高少爷。(赖和注:此处何以有雷马二县令,甚觉费解。)
五人接伊入城去。
通批内外委巡城。(赖和注:批,信也。内委、外委,很小的武职。)
白石顶无处可提起。(赖和注:白石顶,营务处差官的顶戴。)
升堂坐落去。
孔道台就讲起:
“为此戴万生这个臭小弟、
招那天地会、
就是谋反的代志。
两边文武满满是、
谁人敢办伊?
取伊首级来到此、
行文再赏顶戴来厚伊。”
夏协台听一见、
较紧跪落去:
“启禀道台你知机、
这事看不破、
不可去辨伊。
不如写批去厚戴万生得知机、
叫伊大会莫讲起、(赖和注:“莫”读“マイ”。)
会庄行路较诚意:
再召戴万生来彰化、(赖和注:“再”读“过”。)
做了果公来延迟。”(赖和注:果公,饷官也。)
秋大老听极呆呸、
双脚站齐跪完备:
“启禀道台你知机、
彼当时、怣虎晟合林有理、
前后厝、站置拼、(赖和注:站置拼,在争斗也。)
我都敢办伊、
为此戴万生小姓只家己、
况兼白旗置惊伊、(赖和注:白旗,官军旗帜也。置,在也。)
此人不敢去办伊、
委咱做官是卜呢?”(赖和注:卜呢,何用也。)
孔道台听着笑微微、
乌令出一支、
交代秋大老、夏协台二人亲名字:
这事委恁办、
若是取了戴万生的首级来到此、
给恁行文赏顶戴来厚你。(赖和注:“给”读“加”。)

5、[编辑]

秋大老、夏协台乌令领一支、
出了彰化县衙口、
来到魁星楼。
本农百姓就忏语:(赖和注:本农不详。)
“雷鸣秋会止、(赖和注:“鸣”读“陈”,土音。)
秋鸣漓淋漓、(赖和注:上“漓”读“累”。)
三月十八破大墩、(赖和注:大墩,台中也。)
大小官员会拢死。”
孔道台听一见、心惊疑、
就召四块厝怣虎晟、
“吩咐你、民壮给我加倩四百名、(赖和注:“加”读“鸡”。)
保了秋大老、夏协台、
二人到大墩总未迟。”
怣虎晟民壮倩完备、
保了秋大老大墩去。
红旗闻知机、(赖和注:红旗,戴万生之旗号也。)
将过大墩围到弥弥弥。(赖和注:“弥”读“棉”,土音,密也。)
挑夫挑担扐到割耳鼻、
刈到大舞空:(赖和注:大舞空,大孔也。)
二林官府拿到刈头鬃。
有的刣无死、
放伊归去府城合嘉义。(赖和注:府城,台南也。)
田头仔李仔松上阵上惊死:
保了夏协去卜阿罩雾安身己:
连累协台一条生命自尽死。
怣虎晟看见不是势、
就四百名抽返去、
逆生竖红旗。(赖和注:逆,宜孕切,使性也。)

6、[编辑]

你知大敦焉怎败?
正是猫仔旺内壮勇、(赖和注:壮勇,卫兵也。)
内里叛出来、
才会此大败。(赖和注:“此”读“只”,土音,这样也。)
秋大老死了未几时、
天顶落了二仔邋遢雨、
百姓经体是置流目屎。(赖和注:经体,诮皮也。)
“天地”承势遍地起。
顶合下、合共廿一起。
戴万生马舍公外看一见、(赖和注:马舍公,靴鞋商之祖师也。此处想系马舍公庙外。)
“这就巧、这就奇!
我也无通批、
顶下县四散拢总是红旗。
该是我戴潮春的天年!”
怣虎晟大哥跳勃勃、(赖和注:“勃”读“咄”。)
大肚加投大歌赵憨、陈仔物、
──陈仔物顶有诙、
北势湳、万斗六、番仔田、
洪上流、洪狗母、洪老番、洪仔赞、洪仔花。
洪家大哥上格空、
扶出小埔心姓陈大哥哑口弄。
哑口弄做大哥、
连海人喊罪过。(赖和注:“罪过”读“坐挂”。)

(二)[编辑]

1、[编辑]

戴万生三月十九点兵攻彰化。
要攻彰化城大哥人顶多、
数起来有十个:
戴瑞华、大箍英、罗文、罗乞食、甘过、猫仔义、高福生、林顺治、谢文杞、一只赖老鼠。
十个大哥要攻彰化一城池。
要攻置烦恼、
城内王仔万会香讲好好。(赖和注:会香,当时间牒所用之暗号也。)
人马紧行紧大堆、
彰化东门城、
免攻家己开。
戴万生入城、
要刣官府合民壮。
百姓荷老好。
大哥出令要拿金总、马大老。
小年人上格空、(赖和注:上,最也。)
拿到金总刈头鬃。
刈了多完备、
百姓溜出彰化这城池。(赖和注:“溜”读“ダウ”去声。)
大哥脚手顶利害、
镇南门乌窑仔大哥是邱在、
邱在镇守南门凶凶凶、
镇守北街王仔万、
南街戴振龙。
何文显、陈大怣、叶虎鞭、戴老见、郑春爷、郑玉麟、黄知见、众大哥会齐要攻山。
犁头店大哥是刘安、
──刘安跛脚、上古博、(赖和注:“跛”读“摆”。)
乌铳头大哥林贼仔谷、
王城大哥杨目丁、吴文凤、
触口山吴草鹄、
涂牛大哥刘仔禄。
刘家大哥真正兴、(赖和注:“兴”读去声。)
扶出小半天笋仔林大哥刘森根。
刘家大哥有主意、
扶出林谷、林鸡冠、林棋盘、(赖和注:“冠”与“髻”音义俱同。)
──林棋盘上弱货、连叛二三回。──(赖和注:“弱”读“览”。)
林仔草、林仔义、张仔乖、张仔兔、陈愤、客婆嫂、
会香是嘉义。
会到刣狗坑、
林丁户、林瑞林、林嵌、林仔揽、
林仔用、林仔忠、严辨──严辨数
来大花虎──
哑口弄出阵好战鼓。
江高明出阵给人当西虏。(赖和注:“给”读“厚”。“当”读“蛛”,土音。“当西虏”,做“当头阵”解。)
洪仔花出阵都是好伊某。
大哥要出名。
数起来六只的猪哥、二只的猪母、
一只的乌龟:
杨猪哥、张猪哥、黄猪哥、赖猪哥、简猪哥、
罗猪哥、严猪母、郑猪母、一只赖乌龟。
会齐困山城。
四城门困落去、
并无粮草好入去、
散凶人饿到吱吱叫。(赖和注:散凶人,贫民也。)
五个大哥巡城是女将:
大脚甚、臭头招、女娇娘、北社尾王大妈、黄大妈、
老人老笃笃、(赖和注:“笃”读“鹄”。)
到底做事不顺便。
要攻西门街大哥是严辨。
──严辨镇守西门顶有诙、
镇守东门陈竹林、陈竹城、郑宗虎、大哥洪仔花。
──洪仔花镇守东门上盖久、(赖和注:上盖,最也。)
镇守南门角仔寮徐和尚、黄和尚、赖大条、吕仔主、
大哥吕仔主格空拆王府。
拆了上盖会、(赖和注:上,最也。)
镇守北门大哥何地。
数起来:打猫姓何大哥更较多,数起来十三个:(赖和注:“更”读“过”。)
何竹聪、何仔守、何万、何仔每、何竹林、何万枝、何连城、何阿开、怣皆、吉羊、何忠厚、何钱鼠、何乞食。
十三个有主意、
镇守一城池。

2、[编辑]

顶县报仔连连去、(赖和注:报仔,侦探也。)
入府内讨救兵、禀到:
“林镇台你得知、
我为镇台透冥来。
破了彰化未几时、
孔道台走到蕃薯寮、
吞金来身死。
未知镇台啥主意?”
林镇台听着气冲天、
就召大小官员来参详、来参议:
“大家点兵北社好来去!”
林镇台点出来、
林上多、点过精、
谢天星、叶荣东放大铳、
中竹窗九营兵、
先锋队林应清、
黄飞虎、林有财二人点兵好照应。
大营给伊吕仔生、吴仔墙来占去。
卢大鼻、李大舍、纪凉亭、查某营顺东舍、
有粮草来听用。
大炮舍爱功劳做先行。
林镇台人马行路稀稀稀、
头阵到了是邦碑。
林镇台传令著扎营、
有的夯锄头、有的夯镢仔、有的负布袋、
扎卜是土营。
红旗闻知机、
将这土营围到弥弥弥。
严辨、哑口弄、戴振龙要出名、
攻打邦碑大囤营。
攻来攻去无伊份。
大哥陈堂、陈玉春、
大马驻扎白沙墩。
大会要竖旗。──
林镇台举目看一见、
看见大会竖红旗、
坐在中军帐内晕晕慓落去、
脚风透肠著病拢总起。
府城大府驾粮草、
押到大营口、
吕仔主、吴仔墙二人就抢去。
你知粮草是何物?
打开箨笼一下看、
正是:公饼、肉粽、花心鱼。
贼仔食了就喝咻、(赖和注:喝咻,呐喊也。)
后壁寮姓廖大哥大肚秋。
林镇台被伊一困赶、一困去、(赖和注:一困,一程也。)
赶到邦碑大囤营安身己。
府城管府想计智、
要卜粮草“勿会”得着、
爬出城、偷摘豆仔蕃薯叶、
被严辨脚手扐无著、
走入城、惊得屎尿流到满草席。

3、[编辑]

一日攻到一日天、
攻到四月初七冥、
大水雨落淋漓。
林镇台有主意、
传令要溜营、
溜营四散去、
有的假乞食、
有的背袈荐。(赖和注:“袈荐”读“加志”,乞丐所背之草袋也。)
林镇台走到田洋看见一点火、
一困行、一困行、
走到火斗边跌一倒、(赖和注:火斗,捕蛙者所用之灯笼也。)
扐水鸡林阿义听到脚步声、(赖和注:水鸡,蛙也。)
心肝内就著惊。
林镇台开言即讲起:
“不免扐水鸡朋友你挂意、(赖和注:不免,m-ben,可免也。)
说起来、林向荣是我亲名字。”
林阿义念著亲人代、(赖和注:亲人代,宗亲之情份也。)
尽忠合尽义、
火斗大胆就吹息。(赖和注:吹息,プゥンフア。)
林镇台五十块紧紧挣厚伊、(赖和注:“挣”读“箭”,土音。)
“紧紧𤆬我安身己!”
林仔义听着心欢喜、
𤆬伊去到盐水港安身己。

4、[编辑]

四月初八早起天分明、
众大哥点兵攻打邦碑大囤营。
大小铳打来响几声、
营内并无管府置著惊。(赖和注:置著惊,在吃惊也。)
好胆的走去看、
营内都空空、
正是林镇台溜营无半人。
有的侵入去、
扛大铳、拆布帆。

5、[编辑]

抢了都完备、
大哥会香要攻是嘉义。
要攻嘉义城、
大哥上盖多、
数起来四十连七个。
攻嘉义城大哥上盖兴、(赖和注:“兴”读去声。)
鲈鳗娇、鲈鳗丁、鲈鳗大哥人上有、
蔡龙、蔡网、许辇份、陈猫猪、严仔鱼、苏界、
王草湖、萧金泉、钟仔幕、游崁、叶仔包、
陈琏宝、陈狗母、陈登顺、朱登科、赖支山、
叶超、陈明河、张仔草、陈蕃薯、郭天生、郭友进。
豆菜井大哥陈得胜上盖好、
诸罗山南门街大哥赖仔叶、黄仔母。
──黄仔母无路用、
赖溪厝赖大头、蔡四正、
诸罗山北门街大哥杂透流。(赖和注:“透流”读“タウ”、“ラウ”,去声。乌合之众也。)
咸鱼成、章再生、童乩英、李仔智、
上尾口新店尾大哥黄猫狗。
──黄猫狗有主意、
柳仔林大哥黄万居。
黄万居上凸风、
扶出竹仔脚萧勇、萧义、萧赤、萧富、萧天风。
萧天风有主意、
扶出三大姓:黄、侯、陈、
侯宣炉、侯仔猛、侯搭、侯弄。
四十七人攻诸罗有跌打。(赖和注:“跌打”读“シヤツバ”,夺勇也。)

6、[编辑]

戴万生彰化城点兵攻大甲。
要攻大甲城、
大哥上盖多、
多罔多、无路用、
放置大甲城内、
卜造铅子袋、
林龟想、怣虎晟攻大甲、
怣虎晟头阵跌落马、
爬起来颓颓颓。(赖和注:“颓”读“罪”。颓丧也。)
城楼顶管府恪怣话:
“我这大甲石头城、(赖和注:我,グワン。我们也。)
不惊四块厝大哥林怣晟。
数起来三条巷、
只惊大埔心姓陈大哥哑口弄。”
哑口弄攻诸罗上艰苦。
顶县戴万生彰化喰饭三通鼓。
戴彩龙攻诸罗喰大条蕃薯脯。
廖陈金出门总是花查某。(赖和注:花,调戏也。)
──无人知、脚手出来讲──
下沙里大哥陈仔访。

7、[编辑]

众大哥大家有主意、
大众要攻诸罗一城池。
攻到五月十一冥地大动。
红旗夯超超、(赖和注:“超超”读“剌么”切,有劲也。)
少年家勃勃投、(赖和注:勃勃投,踊跃也。)
战鼓叮当喊、
人马一困咻、一困去、
咻到诸罗山东门来为止。
好大胆倒梯移起去。(赖和注:倒梯,做“云梯”也。)
城楼顶官府就看见、
大小铳打下多完备。
黄猪哥盖龟精、
喝抢西门街、得着钱。
心肝杂统统、(赖和注:杂统统,硬塞。也做“慌乱”也。)
要叛不敢讲、
一手人马点去依布总。
黄猪哥吴仔墙盖玍神、
相招叛二林。
叛了都完备。
走出南门外合那严辨干生死、(赖和注:干生死,拼命也。)
一手人马驻扎柳仔林安身己。
二人有主意、
走到盐水港、
向林镇台领白旗、
顺势𤆬林镇台出来救城市。
一困𤆬、一困去、
𤆬到南门朱子祠、
遇到红旗溜营刚即离。(赖和注:“刚即”读“𫔘只”,土音,刚才也。)
黄仔房、林仔义二人不惊死、
现此时同日置做忌。

8、[编辑]

林镇台扎诸罗六月起、
扎到八月止。
厨房上街去买菜、
听着街头巷尾百姓置偷会:
“林镇台府内敢是无可喰?(赖和注:敢,或也。)
顶县有红旗、不敢去:
驻站诸罗山拿人扛番头、
渡饭过日子。”
厨房听着面仔红炬炬、(赖和注:红炬炬,愧色也。)
不敢来应伊。
走返来、给了镇台说透机:(赖和注:“给”读“加”。)
“我今下街去买菜、(赖和注:“我”读“グワン”,我们也。)
听着街头巷尾百姓置偷会:
‘林镇台府内无可喰、
顶县有红旗不敢去、
驻扎诸罗山扐人扛番头、
渡饭过日子。’”
林镇台听着气冲天、
就召黄飞虎、林有材二人来参详、来参议。
令即“点兵就来去、
不可在这诸罗山、
百姓传名合说声。”
黄林二人有主意、
点兵就齐备、
传令就起行、
来到石龟溪、猴粪沟、大丘园来为止。
林镇台传令要扎营、
说教先生罗经排落去。
排了离、
离远远一个囝仔婴置喝喊:
“先生慢且是、
这园是我的、
要做风水、
葬别处、即合理。”
林镇台听着气冲天:
“咱是要来扎大营、
将咱做风水来计议、(赖和注:计议,议论也。)
吉兆极呆上无比!”
说叫先生罗经来收起。
传令更再征、更再去、
征到斗六来为止。
被那张、廖大哥围齐备。
你知张、廖大哥有多少?
数起来三十连七个:
廖清风、廖大耳、
大肚万有主意、
廖仔黎、廖鲫兼、廖厉、廖有于、
阿粪丑、廖谈、大舌宽、竖红旗就喝是。
溪州底张仔泉、张顺治、张挠嘴、张缺嘴、
张三显、张仔天。
张仔天做大哥无人知、
下仑仔大哥张仔开、

──张仔开顶凸风、
戴万生辕门胡须东、(赖和注:辕门,守门官、中军也。)
──胡须东上格空、
洪仔花军师柯大邦、
──柯大邦无路用、
廖谈正先锋、臭头高主生、
──高主生顶溜鄙、
西螺囝仔大哥名阿喜、
──阿喜做大哥上盖贤、(赖和注:“贤”读“ガウ”。)
茄冬脚薛蟑螆、李龙溪、
李龙溪有主意、
就共周仔贼说透机:
“林镇台被咱一日围过一日天、
并无粮草好入去、
通批南路遁勇来到此。”
八个遁勇来完备、
“大哥召我兄弟啥代志?”
众大哥就讲起:
“林镇台被我一日围到一日天、
也无粮草可入去、
给恁勇通相知、(赖和注:“给”读“加”。)
教伊溜、就好去、(赖和注:“溜”读“リウ”。)
营地厚我即合理。”
八的遁勇听一见、
不敢来延迟、
走入大小营大家相通知。
来到大营给了林镇台说透机:
“咱这营内无粮草、
溜营就来去、
营地放厚伊。”
林镇台听着气冲天、
“连这遁勇也已叛了离!(赖和注:“这”当“这些”解。)
总是生命著来死、
免被大哥扐去受凌迟。”
买要一丸阿片烟、
提便便自尽大先死、
方免红旗手头错误受凌迟。
八个遁勇就看见、
看见林镇台吞烟置要死、
布帆拆下来、
紧紧就扛去。
近来看、亲像物、
远来看、亲像呆子猪〇笼大猪。[1]
一困扛、一困去、
扛到斗六妈祖宫、
剩了一条的气丝。
哑口弄看一见、
板尖刀就拔起、
屁股破落去、(赖和注:“屁股”读“脚穿”,土音。)
五孔红红有可比、(赖和注:“孔”读“空”,土音。)
可比米粉漏的一理。
头壳给伊割了离、
顺势给伊就题诗。
题有四句诗:
“五祖传来一首诗、(赖和注:五祖闻系道教之教祖,但其底细未详。)
不能露出这根机、
多望兄弟来指教、
记忆当初子丑时。”

(三)[编辑]

1、[编辑]

林有理置唐山置做官。
探听台湾置反乱。
五人点兵过来要平台湾。
数起来:
大小曾、吴撇台、王大人、林有理。(赖和注:撇台,于满清似无此种官衔,谅是唱误。)
五人置唐山、
点兵就起行。
台湾陈大老、洪大老点兵伏山城。
伏了山城多贤勉、
七十二庄大哥张三显。
张三显做大哥顶灵精、
伊兄张阿天得银有三千、
“赐你二粒暗蓝顶、顺势插花翎。”
戴万生献去了、
伊兄有功反无功。
红旗起衰微、
三显生气相招反青旗。
反了都完备。
连累廖谈小姨生命白白死、
扐到宝斗溪就射箭:
脚缝下著了二枝箭、
站置动动晃。(赖和注:“晃”读“戏”此音鼻化即得。)
众人站置看、
元帅是萧泉:
伊后生做元帅、(赖和注:后生,儿子也。)
伊老父领令做先锋。

2、[编辑]

大小曾做事有仔细、
令了丁太爷押了戴万生。
到了宝斗溪、
陈越司扐来就刈肉、
简猪哥煞落闸。(赖和注:闸,刑具也。)
众大哥看着落闸喊罪过!

3、[编辑]

猫皆输赌献彰化。(赖和注:“赌”读“缴”。)
献了彰化都完备、
林有理点兵围乡里。
点兵来起行、
要攻四块厝大哥林怣晟。
攻来攻去无法伊。
贼星注伊要该败、
遇著陈厝庄、陈主星封门孔。
大铳钉铁丁、
内里叛出来。
怣虎晟一见、驶合鄙。(赖和注:驶合鄙,咒骂也。)
王阿万拿话就应伊:
“不必元帅你挂意、
咱今烘炉火整齐备、
铅子火药布落去、
大家总著死、不免被那狗官来凌迟。”
怣虎晟听着心欢喜。
两边大哥满满是、
一手牵大某,
一手牵小姨、
合浒大哥置会议:
“这遭大家著来死、
不免被伊扐去受凌迟。”
小姨想要走出去、
怣虎晟想要去牵伊:
王仔万看一见、
烘炉火踢落去:
“厚恁同齐死!”
怣虎晟烧无死、
烧得牙仔gi……(赖和注:gi,将“语”此音之母音し加以鼻音化则得,状张嘴露齿之态也。)
被伊有理来扐去、
劝到晟叔仔:
“退红茶喰了离、
我救你生命即𣍐死。”
怣虎晟听一见、
──彼当时前后厝站置拼、
因为陈大怣这起的代志、
那里肯饶我的道理?
不如咬舌来身死。──
“要刣要割随在你。”
怣虎晟死了都完备、
也著过刀即合理:
裂四腿四角头去现示。
众大哥弄空就行动。(赖和注:弄空,乘隙也。)

4、[编辑]

大小曾请令要攻小埔心大哥哑口弄。
先锋队罗仔贼领令去攻伊、
攻来攻去无法伊。
哑口弄置竹城内便知机、
就喊客婆嫂来到此:
“你将罗仔贼来打死、
赐你十二元白白来给你。”
客婆嫂听着心欢喜、
手铳拿一支、
近来竹城边、
打客话给伊来说起:
“你小妹在这竹城内、
艰苦佳易兼利市、(赖和注:佳易,贸易极情也;易,读也。)
望你阿贼哥紧紧𤆬我出来去!”
罗仔贼听着客婆声、
心肝内就欢喜。
踏上炮台顶来未几时,
客婆嫂一门铳入有二粒子、
凶凶就放去。
客婆嫂打铳上盖会、
一门铳打去对对着二个:
顶不通、一个是元帅、一个是先锋。
文武官员看见罗仔贼被人来打死、
目屎落淋漓、
运棺就返去。
激了水城来淹伊。
贼星注伊要该败、
遇著监州地理先来到此。
说叫:“大人、喂!
我看到哑口弄猴神来出世、
鼎𥴊穴来起义、
将这土地公面头前的地理、
掘沟败落去、
不免攻、家己开离离。”
哑口弄打开多完备。
孩呆十三庄抢了十一庄、
抢不够、

大水〇〇流、(赖和注:一做泛滥解。)[2]
百姓被大水漂流去。
人马驻扎二潭墘──
看见走反的苦伤悲、
一家厝扣卜五斤蕃薯签、一斤盐、
给那走反的煮。

5、[编辑]

大小曾要攻下县吕仔主。
吕仔主探听知、
安排三千银、连夜就起行、
去到布袋嘴、
臭头沙面前逃生命。
臭头沙看见吕仔主来到此、
心肝内十分暗欢喜、
大开宴席来请伊:
一面透冥写文书、(赖和注:透冥,连夜也。)
行到北港蔡麟渊亲看见。
蔡麟渊看批暗欢喜、
人马点齐备、
去到布袋嘴。
臭头沙押大哥、
押了吕仔主到山城未几时、
白太爷升堂就问伊:
“下县吕仔主莫非你正是?”
吕仔主预办死、
合伊格硬气:
你知我是吕仔主、
问卜给我鄙、
也不是?”
众人站置看、
三哥出来到、说叫:
“白太爷!吕仔主不免审问伊、
拟罪铜钱刈!”(赖和注:铜钱刈,刑法之一。)
大家站置呼、
目头未许午、(赖和注:“许午”读“ヒヤタウ”,尚未近午也。)
刈到下半晡。

6、[编辑]

遇著唐山行文来到此、
召要有理仔去平长毛的代志。
有理仔接着旨意、
随时点兵就要去、
给伊小弟有田相通知:(赖和注:“给”读“加”。)
“若是败兵的代志、
台湾勇爱来去。”
点兵紧如箭、
总到漳州直直去。

7、[编辑]

此歌是实不是虚、
留得要传到后世、
劝人子儿不当叛反的代志:
若是谋反一代志、
拿来活活就打死:
不免官府受凌迟、
田园抄去煞伶俐。

抄注后记[编辑]

弹词辛酉一歌诗虽是属于匠人经心之作,不大为人所唱,然它这故事──天地会底红旗反,于中部一带却颇为脍炙人口,而个人耳闻所及,单是私人间的著述,就有四五种,即以敝地来说,已有陈捷魁、吴德功先生为这故事执过笔,又据谓也都是以诗词记录的。由此可见这篇弹词之作,并非偶然的了。

然而,于今日我们却连它底作者为谁,也无从去查考起了。唱者杨清池他老人家,是最有资格顶戴这头衔的,不过,在他之前,还有一个人,那就是他的老师,论他作梗,所以作者为谁,我们还是不便遽为肯定。并且究之年代,虽说唱者是个六十以上的老人家了,但就(即)使是曾遭逢了那大场面,当时还祇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这论诗歌里那种绵密不漏的描述,其间是不能没有疑虑的,当然当诗歌再由他的口歌唱出来,难免不有他自己的话夹入,可是这并不能改变了原作本来的面目。因此,关于这篇的作者,我们祇好这样让他悬而不决了。

再其次一点,我们必需做而不能做的事情,是篇中种种事迹人物的考证。比如戴万生底死,有几种传说就各不相同:有病死之说、有自杀之说,而在此首歌中,则说是被卖了。又如与林有里一起来台平乱的两个大小曾底名字,现在也因手头无书,也祇好任它缺如了。然而最叫人抱憾的,却是那些个人的述作的不轻易示人,要不,把这些记述者同一事体的不同的几篇文字拿来一起比较,必能更有所得,但这还是只好留待给史家们去理会了!

至于这首歌诗是好是坏?就让读者来批判了,而我们敢以自信大胆地来发表这篇文字,则是觉得这比之三伯英台等唱片,不但不稍逊色,而且还有更多可取之处,若:由全篇歌词中的那种坦直单纯的话语,所表达出来的农民底浑厚朴质的情感,任谁读著听着也不能不为之打动啊!这是现今流行的一般歌曲所望尘不及的。

最后该来说一点抄注的经过。

这篇稿子是懒云先生的旧稿,大约是十年前罢,他特地找了来那位老游吟诗人来唱,费了几天工夫速记下来的。但是当此次誊抄时,却发见了有几处遗漏和费解的,拿去问他,他因为经时太久了,也不再记忆得,因此,我们又重找来了那游吟诗人,从头唱了一次,所以我们自信得过是再不会有多大错误的。

还有一点,特要对读者说明的是,当读这首歌的时候,最好出声念出来,并尽可能地把它土白话化。因为,我们对于字句,虽然费了极大的努力,标示了应读的音,可是终为工具不备所羁,仍不能教人称意。

宫安中七月卅日记

注释[编辑]

  1. ⿱𠔿古
  2. 把“水”左右拆分的方言字。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其作者1943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75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