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酉一歌詩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辛酉一歌詩
楊清池(彈唱)、賴和(記錄、作註)
作者:無名氏 1925年
又名為「天地會的紅旗反」、「戴萬生反清歌」。1925年,賴和邀請楊清池彈唱這首詩,不僅將這首詩記錄下來,還作了一些註解。1936年,宮安中將賴和先前謄抄下來的文稿整理一番,發表在《台灣新文學》第一卷八號、九號、二卷一號,1936年9月、11月、12月。「辛酉」年是西元1861年,咸豐十一年。

歌詩內文[編輯]

(一)[編輯]

唱出辛酉一歌詩:

1、[編輯]

臺南府孔道臺上任未幾時、
唐山庫銀猶未到、(賴和註:中國本土俗謂唐山。)
發餉也無錢。
就召周維新來商量、來參議。
周維新來到此、(賴和註:「此」讀「只」。)
雙腳站齊跪完備:
「道臺召我啥代誌?」(賴和註:代誌,事情也。)
孔道臺開言就講起:
「周維新、我問你。
我今上任未幾時、
唐山庫銀猶未到、
要發餉也無錢。
未知周維新啥主意?啥計智?」
周維新跪落稟因依:(賴和註:因依,因由也。)
「稟到道臺你知機、
現今府城富戶滿滿是、
大局設落去、(賴和註:大局,像現在之街役場。)
八城門出告示、
大爿店扣二百、(賴和註:扣,徵收也。)
小爿店扣百二、
大擔頭扣六十、
小擔頭扣廿四、
若是開無夠、
八城門的豬屎擔、
一擔扣伊六個錢來相添。」
孔道臺聽著笑微微、
荷老周維新好計智:(賴和註:荷老,稱讚也。)
「咱今大局設落去、
局首應該著給你。」(賴和註:局首,大局之主事也。)
孔道臺烏出令出一支、(賴和註:烏令,委差所用的令旗。)
交代周維新親名字:
「委你八城門貼告示。」
周維新烏令領一支、
八城門貼告示、
告示貼了盡完備。(賴和註:「盡」讀「樵」。)
府城內五條街五大姓、
看見告示姦合鄙。(賴和註:姦合鄙,咒詛也)
就罵「周維新臭小弟!
孔道臺做官貪財利。
二人商量一計智、
要來剝削百姓錢!」(賴和註:「剝削」讀「北澀」。)
五條街會來會去無為實、(賴和註:無為實,無聊賴也。)
毒玍罷市二三日。(賴和註:毒玍タウラン,發脾氣也。)
總理大老有主意、(賴和註:總理,像現在的區長。)
怣著眾百姓、
鬧動三家行石慶里。(賴和註:家行,商行也;「家」讀「郊」。)
石慶里的頭家聽一見就問:
「百姓鬧采采、(賴和註:「采」讀「猜」。)
鬧我這三家行啥代誌?」
總理老大說因依:
「說給三家行頭家得知機、
就恨周維新這個臭小弟、
孔道臺做官貪財利!
二人商量一計智、
要來剝削百姓錢!
頭家聽見氣沖天,就罵:
「周維新無道理!
恁今二人想了一計智、
剝削百姓人的錢。
好!將這周維新活活扐來打半死。
有事三家行替恁來擔抵。」(賴和註:擔抵,擔當也。)
眾百姓聽著極呆呸、(賴和註:呆呸,不好惹也,當做頑強解。)
褲腳攏離離、
長短刀插二三支、
頭鬃螺結得硬緊緊。(賴和註:頭鬃螺,將辮子豎成螺形也。「緊緊」讀「見見」,土音,做結實解。)
緊緊行緊緊去:
行到大西門媽祖樓來為止。
周維新不知機、
籬笆門開到離離離。
眾百姓會齊跳入去、
周維新注得未該死、
加老哉!百姓不捌伊、(賴和註:加老哉,幸也。「捌」讀「八」,認識也。)
被伊逃身離、
逃去豐振源安身已。
百姓上厝頂、撤厝瓦。
落下腳、撟階簷。(賴和註:「階簷」讀「吟錢」,土音,階沿也。)
提店窗、撤門扇。
粗傢伙幼傢伙搶了多完備。
伊某屎桶洗清氣、煞提去。(賴和註:「伊」讀「因」)
周維新刣無著、
百姓氣得搖頭合擺耳。(賴和註:「擺」讀「拌」,土音。)

2、[編輯]

這事破了離。
孔道臺便知機,
心肝內假無意、
要去鹿港街福開舍慶昌寶號算帳要討錢。
遇著林鎮臺北巡猶未去。
就請林鎮臺近前來、
相參詳相參議:
「啟稟林鎮臺你知機、
我今替你北巡要來去、
未知林鎮臺啥主意?」
林鎮臺聽見笑微微:
「我北巡、委你去。」
孔道臺聽著心歡喜、就叫
金總!吩咐你、
「民壯替我加倩三十二、
隨我上頂縣、好來去。」(賴和註:民壯,民間之丁壯者,所以為護衛也。)

3、[編輯]

辛酉年、二月十一早起天分明。
地炮響來二三聲、
正是道臺點兵要起行。
一日過了一日天、
來到諸羅延遲不敢來提起。(賴和註:諸羅,即今之嘉義也。)
跳起來、一下見、
鹿港市百姓鬧熾熾、(賴和註:熾熾,熙熙嚷嚷也。)
喝搶鹿港市、
百姓嚷挨挨、(賴和註:挨挨,擁擠也。)
喝搶鹿港街。
孔道臺看一見、
十分心驚疑、
不知因為啥代誌?(賴和註:「不知」讀「m-tsai」。)
就召土城理蕃大老來參詳、來參議。
理蕃大老來到此、
雙腳站齊跪完備:
「道臺召我啥代誌?」
孔道臺就問起:
「理蕃大老我問你、
我看恁鹿港市百姓鬧熾熾
因為啥代誌?
從頭實說我知機。」
理蕃大老就應伊:
「啟稟道臺你知機、
為此同治君坐天要狼狽、
頂縣眾百姓格空要反招那天地會。(賴和註:格空,吹牛也。)
你知大會的招起?
四張犁、水西庄、王田、大肚、犁頭店、貓霧沙、(賴和註:「沙」讀入聲。)
彰化連海口十二班:
會會有十一班、
會來會去攏總是:
大會招來小百千、
要扶大哥戴萬生。」(賴和註:大哥,反賊之稱號也。)
孔道臺聽一見、
十分心驚疑!

4、[編輯]

隔轉冥、翻轉日、(賴和註:「轉」讀成「返」之土音。)
二月十六早起天分明。
銃聲響來二三聲、
就是道臺點兵要去彰化城。
彰化文武官員得知機、
出了西門外迎接伊。
你知彰化文武官員有多少?
數起來有五個:
雷本縣、馬本縣、秋大老、夏協臺、高少爺。(賴和註:此處何以有雷馬二縣令,甚覺費解。)
五人接伊入城去。
通批內外委巡城。(賴和註:批,信也。內委、外委,很小的武職。)
白石頂無處可提起。(賴和註:白石頂,營務處差官的頂戴。)
升堂坐落去。
孔道臺就講起:
「為此戴萬生這個臭小弟、
招那天地會、
就是謀反的代誌。
兩邊文武滿滿是、
誰人敢辦伊?
取伊首級來到此、
行文再賞頂戴來厚伊。」
夏協臺聽一見、
較緊跪落去:
「啟稟道臺你知機、
這事看不破、
不可去辨伊。
不如寫批去厚戴萬生得知機、
叫伊大會莫講起、(賴和註:「莫」讀「マイ」。)
會庄行路較誠意:
再召戴萬生來彰化、(賴和註:「再」讀「過」。)
做了果公來延遲。」(賴和註:果公,餉官也。)
秋大老聽極呆呸、
雙腳站齊跪完備:
「啟稟道臺你知機、
彼當時、怣虎晟合林有理、
前後厝、站置拼、(賴和註:站置拼,在爭鬥也。)
我都敢辦伊、
為此戴萬生小姓只家己、
況兼白旗置驚伊、(賴和註:白旗,官軍旗幟也。置,在也。)
此人不敢去辦伊、
委咱做官是卜呢?」(賴和註:卜呢,何用也。)
孔道臺聽著笑微微、
烏令出一支、
交代秋大老、夏協臺二人親名字:
這事委恁辦、
若是取了戴萬生的首級來到此、
給恁行文賞頂戴來厚你。(賴和註:「給」讀「加」。)

5、[編輯]

秋大老、夏協臺烏令領一支、
出了彰化縣衙口、
來到魁星樓。
本農百姓就懺語:(賴和註:本農不詳。)
「雷鳴秋會止、(賴和註:「鳴」讀「陳」,土音。)
秋鳴漓淋漓、(賴和註:上「漓」讀「累」。)
三月十八破大墩、(賴和註:大墩,臺中也。)
大小官員會攏死。」
孔道臺聽一見、心驚疑、
就召四塊厝怣虎晟、
「吩咐你、民壯給我加倩四百名、(賴和註:「加」讀「雞」。)
保了秋大老、夏協臺、
二人到大墩總未遲。」
怣虎晟民壯倩完備、
保了秋大老大墩去。
紅旗聞知機、(賴和註:紅旗,戴萬生之旗號也。)
將過大墩圍到彌彌彌。(賴和註:「彌」讀「棉」,土音,密也。)
挑夫挑擔扐到割耳鼻、
刈到大舞空:(賴和註:大舞空,大孔也。)
二林官府拿到刈頭鬃。
有的刣無死、
放伊歸去府城合嘉義。(賴和註:府城,臺南也。)
田頭仔李仔松上陣上驚死:
保了夏協去卜阿罩霧安身己:
連累協臺一條生命自盡死。
怣虎晟看見不是勢、
就四百名抽返去、
逆生豎紅旗。(賴和註:逆,宜孕切,使性也。)

6、[編輯]

你知大敦焉怎敗?
正是貓仔旺內壯勇、(賴和註:壯勇,衛兵也。)
內裡叛出來、
才會此大敗。(賴和註:「此」讀「隻」,土音,這樣也。)
秋大老死了未幾時、
天頂落了二仔邋遢雨、
百姓經體是置流目屎。(賴和註:經體,誚皮也。)
「天地」承勢遍地起。
頂合下、合共廿一起。
戴萬生馬舍公外看一見、(賴和註:馬舍公,靴鞋商之祖師也。此處想係馬舍公廟外。)
「這就巧、這就奇!
我也無通批、
頂下縣四散攏總是紅旗。
該是我戴潮春的天年!」
怣虎晟大哥跳勃勃、(賴和註:「勃」讀「咄」。)
大肚加投大歌趙憨、陳仔物、
──陳仔物頂有詼、
北勢湳、萬斗六、番仔田、
洪上流、洪狗母、洪老番、洪仔讚、洪仔花。
洪家大哥上格空、
扶出小埔心姓陳大哥啞口弄。
啞口弄做大哥、
連海人喊罪過。(賴和註:「罪過」讀「坐掛」。)

(二)[編輯]

1、[編輯]

戴萬生三月十九點兵攻彰化。
要攻彰化城大哥人頂多、
數起來有十個:
戴瑞華、大箍英、羅文、羅乞食、甘過、貓仔義、高福生、林順治、謝文杞、一隻賴老鼠。
十個大哥要攻彰化一城池。
要攻置煩惱、
城內王仔萬會香講好好。(賴和註:會香,當時間牒所用之暗號也。)
人馬緊行緊大堆、
彰化東門城、
免攻家己開。
戴萬生入城、
要刣官府合民壯。
百姓荷老好。
大哥出令要拿金總、馬大老。
小年人上格空、(賴和註:上,最也。)
拿到金總刈頭鬃。
刈了多完備、
百姓溜出彰化這城池。(賴和註:「溜」讀「ダウ」去聲。)
大哥腳手頂利害、
鎮南門烏窯仔大哥是邱在、
邱在鎮守南門兇兇兇、
鎮守北街王仔萬、
南街戴振龍。
何文顯、陳大怣、葉虎鞭、戴老見、鄭春爺、鄭玉麟、黃知見、眾大哥會齊要攻山。
犁頭店大哥是劉安、
──劉安跛腳、上古博、(賴和註:「跛」讀「擺」。)
烏銃頭大哥林賊仔谷、
王城大哥楊目丁、吳文鳳、
觸口山吳草鵠、
塗牛大哥劉仔祿。
劉家大哥真正興、(賴和註:「興」讀去聲。)
扶出小半天筍仔林大哥劉森根。
劉家大哥有主意、
扶出林谷、林雞冠、林棋盤、(賴和註:「冠」與「髻」音義俱同。)
──林棋盤上弱貨、連叛二三回。──(賴和註:「弱」讀「覽」。)
林仔草、林仔義、張仔乖、張仔兔、陳憤、客婆嫂、
會香是嘉義。
會到刣狗坑、
林丁戶、林瑞林、林嵌、林仔攬、
林仔用、林仔忠、嚴辨──嚴辨數
來大花虎──
啞口弄出陣好戰鼓。
江高明出陣給人當西虜。(賴和註:「給」讀「厚」。「當」讀「蛛」,土音。「當西虜」,做「當頭陣」解。)
洪仔花出陣都是好伊某。
大哥要出名。
數起來六隻的豬哥、二隻的豬母、
一隻的烏龜:
楊豬哥、張豬哥、黃豬哥、賴豬哥、簡豬哥、
羅豬哥、嚴豬母、鄭豬母、一隻賴烏龜。
會齊困山城。
四城門困落去、
並無糧草好入去、
散凶人餓到吱吱叫。(賴和註:散兇人,貧民也。)
五個大哥巡城是女將:
大腳甚、臭頭招、女嬌娘、北社尾王大媽、黃大媽、
老人老篤篤、(賴和註:「篤」讀「鵠」。)
到底做事不順便。
要攻西門街大哥是嚴辨。
──嚴辨鎮守西門頂有詼、
鎮守東門陳竹林、陳竹城、鄭宗虎、大哥洪仔花。
──洪仔花鎮守東門上蓋久、(賴和註:上蓋,最也。)
鎮守南門角仔寮徐和尚、黃和尚、賴大條、呂仔主、
大哥呂仔主格空拆王府。
拆了上蓋會、(賴和註:上,最也。)
鎮守北門大哥何地。
數起來:打貓姓何大哥更較多,數起來十三個:(賴和註:「更」讀「過」。)
何竹聰、何仔守、何萬、何仔每、何竹林、何萬枝、何連城、何阿開、怣皆、吉羊、何忠厚、何錢鼠、何乞食。
十三個有主意、
鎮守一城池。

2、[編輯]

頂縣報仔連連去、(賴和註:報仔,偵探也。)
入府內討救兵、稟到:
「林鎮臺你得知、
我為鎮臺透冥來。
破了彰化未幾時、
孔道臺走到蕃薯寮、
吞金來身死。
未知鎮臺啥主意?」
林鎮臺聽著氣沖天、
就召大小官員來參詳、來參議:
「大家點兵北社好來去!」
林鎮臺點出來、
林上多、點過精、
謝天星、葉榮東放大銃、
中竹牕九營兵、
先鋒隊林應清、
黃飛虎、林有財二人點兵好照應。
大營給伊呂仔生、吳仔墻來佔去。
盧大鼻、李大舍、紀涼亭、查某營順東舍、
有糧草來聽用。
大炮舍愛功勞做先行。
林鎮臺人馬行路稀稀稀、
頭陣到了是邦碑。
林鎮臺傳令著紮營、
有的夯鋤頭、有的夯鐝仔、有的負布袋、
紮卜是土營。
紅旗聞知機、
將這土營圍到彌彌彌。
嚴辨、啞口弄、戴振龍要出名、
攻打邦碑大囤營。
攻來攻去無伊份。
大哥陳堂、陳玉春、
大馬駐紮白沙墩。
大會要豎旗。──
林鎮臺舉目看一見、
看見大會豎紅旗、
坐在中軍帳內暈暈慓落去、
腳風透腸著病攏總起。
府城大府駕糧草、
押到大營口、
呂仔主、吳仔墻二人就搶去。
你知糧草是何物?
打開籜籠一下看、
正是:公餅、肉粽、花心魚。
賊仔食了就喝咻、(賴和註:喝咻,吶喊也。)
後壁寮姓廖大哥大肚秋。
林鎮臺被伊一困趕、一困去、(賴和註:一困,一程也。)
趕到邦碑大囤營安身己。
府城管府想計智、
要卜糧草「勿會」得著、
爬出城、偷摘豆仔蕃薯葉、
被嚴辨腳手扐無著、
走入城、驚得屎尿流到滿草蓆。

3、[編輯]

一日攻到一日天、
攻到四月初七冥、
大水雨落淋漓。
林鎮臺有主意、
傳令要溜營、
溜營四散去、
有的假乞食、
有的背袈薦。(賴和註:「袈薦」讀「加志」,乞丐所背之草袋也。)
林鎮臺走到田洋看見一點火、
一困行、一困行、
走到火斗邊跌一倒、(賴和註:火斗,捕蛙者所用之燈籠也。)
扐水雞林阿義聽到腳步聲、(賴和註:水雞,蛙也。)
心肝內就著驚。
林鎮臺開言即講起:
「不免扐水雞朋友你掛意、(賴和註:不免,m-ben,可免也。)
說起來、林向榮是我親名字。」
林阿義念著親人代、(賴和註:親人代,宗親之情份也。)
盡忠合盡義、
火斗大膽就吹息。(賴和註:吹息,プゥンフア。)
林鎮臺五十塊緊緊掙厚伊、(賴和註:「掙」讀「箭」,土音。)
「緊緊𤆬我安身己!」
林仔義聽著心歡喜、
𤆬伊去到鹽水港安身己。

4、[編輯]

四月初八早起天分明、
眾大哥點兵攻打邦碑大囤營。
大小銃打來響幾聲、
營內並無管府置著驚。(賴和註:置著驚,在吃驚也。)
好膽的走去看、
營內都空空、
正是林鎮臺溜營無半人。
有的侵入去、
扛大銃、拆布帆。

5、[編輯]

搶了都完備、
大哥會香要攻是嘉義。
要攻嘉義城、
大哥上蓋多、
數起來四十連七個。
攻嘉義城大哥上蓋興、(賴和註:「興」讀去聲。)
鱸鰻嬌、鱸鰻丁、鱸鰻大哥人上有、
蔡龍、蔡網、許輦份、陳貓豬、嚴仔魚、蘇界、
王草湖、蕭金泉、鐘仔幕、游崁、葉仔包、
陳璉寶、陳狗母、陳登順、朱登科、賴支山、
葉超、陳明河、張仔草、陳蕃薯、郭天生、郭友進。
豆菜井大哥陳得勝上蓋好、
諸羅山南門街大哥賴仔葉、黃仔母。
──黃仔母無路用、
賴溪厝賴大頭、蔡四正、
諸羅山北門街大哥雜透流。(賴和註:「透流」讀「タウ」、「ラウ」,去聲。烏合之眾也。)
鹹魚成、章再生、童乩英、李仔智、
上尾口新店尾大哥黃貓狗。
──黃貓狗有主意、
柳仔林大哥黃萬居。
黃萬居上凸風、
扶出竹仔腳蕭勇、蕭義、蕭赤、蕭富、蕭天風。
蕭天風有主意、
扶出三大姓:黃、侯、陳、
侯宣爐、侯仔猛、侯搭、侯弄。
四十七人攻諸羅有跌打。(賴和註:「跌打」讀「シヤツバ」,奪勇也。)

6、[編輯]

戴萬生彰化城點兵攻大甲。
要攻大甲城、
大哥上蓋多、
多罔多、無路用、
放置大甲城內、
卜造鉛子袋、
林龜想、怣虎晟攻大甲、
怣虎晟頭陣跌落馬、
爬起來頹頹頹。(賴和註:「頹」讀「罪」。頹喪也。)
城樓頂管府恪怣話:
「我這大甲石頭城、(賴和註:我,グワン。我們也。)
不驚四塊厝大哥林怣晟。
數起來三條巷、
只驚大埔心姓陳大哥啞口弄。」
啞口弄攻諸羅上艱苦。
頂縣戴萬生彰化喰飯三通鼓。
戴彩龍攻諸羅喰大條蕃薯脯。
廖陳金出門總是花查某。(賴和註:花,調戲也。)
──無人知、腳手出來講──
下沙里大哥陳仔訪。

7、[編輯]

眾大哥大家有主意、
大眾要攻諸羅一城池。
攻到五月十一冥地大動。
紅旗夯超超、(賴和註:「超超」讀「剌麼」切,有勁也。)
少年家勃勃投、(賴和註:勃勃投,踴躍也。)
戰鼓叮噹喊、
人馬一困咻、一困去、
咻到諸羅山東門來為止。
好大膽倒梯移起去。(賴和註:倒梯,做「雲梯」也。)
城樓頂官府就看見、
大小銃打下多完備。
黃豬哥蓋龜精、
喝搶西門街、得著錢。
心肝雜統統、(賴和註:雜統統,硬塞。也做「慌亂」也。)
要叛不敢講、
一手人馬點去依布總。
黃豬哥吳仔墻蓋玍神、
相招叛二林。
叛了都完備。
走出南門外合那嚴辨幹生死、(賴和註:幹生死,拼命也。)
一手人馬駐紮柳仔林安身己。
二人有主意、
走到鹽水港、
向林鎮臺領白旗、
順勢𤆬林鎮臺出來救城市。
一困𤆬、一困去、
𤆬到南門朱子祠、
遇到紅旗溜營剛即離。(賴和註:「剛即」讀「𫔘隻」,土音,剛纔也。)
黃仔房、林仔義二人不驚死、
現此時同日置做忌。

8、[編輯]

林鎮臺紮諸羅六月起、
紮到八月止。
廚房上街去買菜、
聽著街頭巷尾百姓置偷會:
「林鎮臺府內敢是無可喰?(賴和註:敢,或也。)
頂縣有紅旗、不敢去:
駐站諸羅山拿人摃番頭、
渡飯過日子。」
廚房聽著面仔紅炬炬、(賴和註:紅炬炬,愧色也。)
不敢來應伊。
走返來、給了鎮臺說透機:(賴和註:「給」讀「加」。)
「我今下街去買菜、(賴和註:「我」讀「グワン」,我們也。)
聽著街頭巷尾百姓置偷會:
『林鎮臺府內無可喰、
頂縣有紅旗不敢去、
駐紮諸羅山扐人摃番頭、
渡飯過日子。』」
林鎮臺聽著氣沖天、
就召黃飛虎、林有材二人來參詳、來參議。
令即「點兵就來去、
不可在這諸羅山、
百姓傳名合說聲。」
黃林二人有主意、
點兵就齊備、
傳令就起行、
來到石龜溪、猴糞溝、大丘園來為止。
林鎮臺傳令要紮營、
說教先生羅經排落去。
排了離、
離遠遠一個囝仔嬰置喝喊:
「先生慢且是、
這園是我的、
要做風水、
葬別處、即合理。」
林鎮臺聽著氣沖天:
「咱是要來紮大營、
將咱做風水來計議、(賴和註:計議,議論也。)
吉兆極呆上無比!」
說叫先生羅經來收起。
傳令更再征、更再去、
徵到斗六來為止。
被那張、廖大哥圍齊備。
你知張、廖大哥有多少?
數起來三十連七個:
廖清風、廖大耳、
大肚萬有主意、
廖仔黎、廖鯽兼、廖厲、廖有於、
阿糞丑、廖談、大舌寬、豎紅旗就喝是。
溪州底張仔泉、張順治、張撓嘴、張缺嘴、
張三顯、張仔天。
張仔天做大哥無人知、
下崙仔大哥張仔開、

──張仔開頂凸風、
戴萬生轅門鬍鬚東、(賴和註:轅門,守門官、中軍也。)
──鬍鬚東上格空、
洪仔花軍師柯大邦、
──柯大邦無路用、
廖談正先鋒、臭頭高主生、
──高主生頂溜鄙、
西螺囝仔大哥名阿喜、
──阿喜做大哥上蓋賢、(賴和註:「賢」讀「ガウ」。)
茄冬腳薛蟑螆、李龍溪、
李龍溪有主意、
就共周仔賊說透機:
「林鎮臺被咱一日圍過一日天、
並無糧草好入去、
通批南路遁勇來到此。」
八個遁勇來完備、
「大哥召我兄弟啥代誌?」
眾大哥就講起:
「林鎮臺被我一日圍到一日天、
也無糧草可入去、
給恁勇通相知、(賴和註:「給」讀「加」。)
教伊溜、就好去、(賴和註:「溜」讀「リウ」。)
營地厚我即合理。」
八的遁勇聽一見、
不敢來延遲、
走入大小營大家相通知。
來到大營給了林鎮臺說透機:
「咱這營內無糧草、
溜營就來去、
營地放厚伊。」
林鎮臺聽著氣沖天、
「連這遁勇也已叛了離!(賴和註:「這」當「這些」解。)
總是生命著來死、
免被大哥扐去受凌遲。」
買要一丸阿片煙、
提便便自盡大先死、
方免紅旗手頭錯誤受凌遲。
八個遁勇就看見、
看見林鎮臺吞煙置要死、
布帆拆下來、
緊緊就扛去。
近來看、親像物、
遠來看、親像呆子豬〇籠大豬。[1]
一困扛、一困去、
扛到斗六媽祖宮、
剩了一條的氣絲。
啞口弄看一見、
板尖刀就拔起、
屁股破落去、(賴和註:「屁股」讀「腳穿」,土音。)
五孔紅紅有可比、(賴和註:「孔」讀「空」,土音。)
可比米粉漏的一理。
頭殼給伊割了離、
順勢給伊就題詩。
題有四句詩:
「五祖傳來一首詩、(賴和註:五祖聞係道教之教祖,但其底細未詳。)
不能露出這根機、
多望兄弟來指教、
記憶當初子丑時。」

(三)[編輯]

1、[編輯]

林有理置唐山置做官。
探聽臺灣置反亂。
五人點兵過來要平臺灣。
數起來:
大小曾、吳撇臺、王大人、林有理。(賴和註:撇臺,於滿清似無此種官銜,諒是唱誤。)
五人置唐山、
點兵就起行。
臺灣陳大老、洪大老點兵伏山城。
伏了山城多賢勉、
七十二庄大哥張三顯。
張三顯做大哥頂靈精、
伊兄張阿天得銀有三千、
「賜你二粒暗藍頂、順勢插花翎。」
戴萬生獻去了、
伊兄有功反無功。
紅旗起衰微、
三顯生氣相招反青旗。
反了都完備。
連累廖談小姨生命白白死、
扐到寶斗溪就射箭:
腳縫下著了二枝箭、
站置動動㨪。(賴和註:「㨪」讀「戲」此音鼻化即得。)
眾人站置看、
元帥是蕭泉:
伊後生做元帥、(賴和註:後生,兒子也。)
伊老父領令做先鋒。

2、[編輯]

大小曾做事有仔細、
令了丁太爺押了戴萬生。
到了寶斗溪、
陳越司扐來就刈肉、
簡豬哥煞落閘。(賴和註:閘,刑具也。)
眾大哥看著落閘喊罪過!

3、[編輯]

貓皆輸賭獻彰化。(賴和註:「賭」讀「繳」。)
獻了彰化都完備、
林有理點兵圍鄉里。
點兵來起行、
要攻四塊厝大哥林怣晟。
攻來攻去無法伊。
賊星注伊要該敗、
遇著陳厝庄、陳主星封門孔。
大銃釘鐵丁、
內裡叛出來。
怣虎晟一見、駛合鄙。(賴和註:駛合鄙,咒罵也。)
王阿萬拿話就應伊:
「不必元帥你掛意、
咱今烘爐火整齊備、
鉛子火藥佈落去、
大家總著死、不免被那狗官來凌遲。」
怣虎晟聽著心歡喜。
兩邊大哥滿滿是、
一手牽大某,
一手牽小姨、
合滸大哥置會議:
「這遭大家著來死、
不免被伊扐去受凌遲。」
小姨想要走出去、
怣虎晟想要去牽伊:
王仔萬看一見、
烘爐火踢落去:
「厚恁同齊死!」
怣虎晟燒無死、
燒得牙仔gi……(賴和註:gi,將「語」此音之母音し加以鼻音化則得,狀張嘴露齒之態也。)
被伊有理來扐去、
勸到晟叔仔:
「退紅茶喰了離、
我救你生命即𣍐死。」
怣虎晟聽一見、
──彼當時前後厝站置拼、
因為陳大怣這起的代誌、
那裡肯饒我的道理?
不如咬舌來身死。──
「要刣要割隨在你。」
怣虎晟死了都完備、
也著過刀即合理:
裂四腿四角頭去現示。
眾大哥弄空就行動。(賴和註:弄空,乘隙也。)

4、[編輯]

大小曾請令要攻小埔心大哥啞口弄。
先鋒隊羅仔賊領令去攻伊、
攻來攻去無法伊。
啞口弄置竹城內便知機、
就喊客婆嫂來到此:
「你將羅仔賊來打死、
賜你十二元白白來給你。」
客婆嫂聽著心歡喜、
手銃拿一支、
近來竹城邊、
打客話給伊來說起:
「你小妹在這竹城內、
艱苦佳易兼利市、(賴和註:佳易,貿易極情也;易,讀也。)
望你阿賊哥緊緊𤆬我出來去!」
羅仔賊聽著客婆聲、
心肝內就歡喜。
踏上砲臺頂來未幾時,
客婆嫂一門銃入有二粒子、
兇兇就放去。
客婆嫂打銃上蓋會、
一門銃打去對對著二個:
頂不通、一個是元帥、一個是先鋒。
文武官員看見羅仔賊被人來打死、
目屎落淋漓、
運棺就返去。
激了水城來淹伊。
賊星注伊要該敗、
遇著監州地理先來到此。
說叫:「大人、喂!
我看到啞口弄猴神來出世、
鼎𥴊穴來起義、
將這土地公面頭前的地理、
掘溝敗落去、
不免攻、家己開離離。」
啞口弄打開多完備。
孩獃十三庄搶了十一庄、
搶不夠、

大水〇〇流、(賴和註:一做氾濫解。)[2]
百姓被大水漂流去。
人馬駐紮二潭墘──
看見走反的苦傷悲、
一家厝扣卜五斤蕃薯簽、一斤鹽、
給那走反的煮。

5、[編輯]

大小曾要攻下縣呂仔主。
呂仔主探聽知、
安排三千銀、連夜就起行、
去到布袋嘴、
臭頭沙面前逃生命。
臭頭沙看見呂仔主來到此、
心肝內十分暗歡喜、
大開宴席來請伊:
一面透冥寫文書、(賴和註:透冥,連夜也。)
行到北港蔡麟淵親看見。
蔡麟淵看批暗歡喜、
人馬點齊備、
去到布袋嘴。
臭頭沙押大哥、
押了呂仔主到山城未幾時、
白太爺昇堂就問伊:
「下縣呂仔主莫非你正是?」
呂仔主預辦死、
合伊格硬氣:
你知我是呂仔主、
問卜給我鄙、
也不是?」
眾人站置看、
三哥出來到、說叫:
「白太爺!呂仔主不免審問伊、
擬罪銅錢刈!」(賴和註:銅錢刈,刑法之一。)
大家站置呼、
目頭未許午、(賴和註:「許午」讀「ヒヤタウ」,尚未近午也。)
刈到下半晡。

6、[編輯]

遇著唐山行文來到此、
召要有理仔去平長毛的代誌。
有理仔接著旨意、
隨時點兵就要去、
給伊小弟有田相通知:(賴和註:「給」讀「加」。)
「若是敗兵的代誌、
臺灣勇愛來去。」
點兵緊如箭、
總到漳州直直去。

7、[編輯]

此歌是實不是虛、
留得要傳到後世、
勸人子兒不當叛反的代誌:
若是謀反一代誌、
拿來活活就打死:
不免官府受凌遲、
田園抄去煞伶俐。

抄註後記[編輯]

彈詞辛酉一歌詩雖是屬於匠人經心之作,不大為人所唱,然它這故事──天地會底紅旗反,於中部一帶卻頗為膾炙人口,而個人耳聞所及,單是私人間的著述,就有四五種,即以敝地來說,已有陳捷魁、吳德功先生為這故事執過筆,又據謂也都是以詩詞記錄的。由此可見這篇彈詞之作,並非偶然的了。

然而,於今日我們卻連牠底作者為誰,也無從去查考起了。唱者楊清池他老人家,是最有資格頂戴這頭銜的,不過,在他之前,還有一個人,那就是他的老師,論他作梗,所以作者為誰,我們還是不便遽為肯定。並且究之年代,雖說唱者是個六十以上的老人家了,但就(即)使是曾遭逢了那大場面,當時還祇是個不懂事的小孩子,這論詩歌裡那種綿密不漏的描述,其間是不能沒有疑慮的,當然當詩歌再由他的口歌唱出來,難免不有他自己的話夾入,可是這並不能改變了原作本來的面目。因此,關於這篇的作者,我們祇好這樣讓他懸而不決了。

再其次一點,我們必需做而不能做的事情,是篇中種種事跡人物的考證。比如戴萬生底死,有幾種傳說就各不相同:有病死之說、有自殺之說,而在此首歌中,則說是被賣了。又如與林有里一起來臺平亂的兩個大小曾底名字,現在也因手頭無書,也祇好任牠缺如了。然而最叫人抱憾的,卻是那些個人的述作的不輕易示人,要不,把這些記述者同一事體的不同的幾篇文字拿來一起比較,必能更有所得,但這還是只好留待給史家們去理會了!

至於這首歌詩是好是壞?就讓讀者來批判了,而我們敢以自信大膽地來發表這篇文字,則是覺得這比之三伯英臺等唱片,不但不稍遜色,而且還有更多可取之處,若:由全篇歌詞中的那種坦直單純的話語,所表達出來的農民底渾厚樸質的情感,任誰讀著聽著也不能不為之打動啊!這是現今流行的一般歌曲所望塵不及的。

最後該來說一點抄註的經過。

這篇稿子是懶雲先生的舊稿,大約是十年前罷,他特地找了來那位老遊吟詩人來唱,費了幾天工夫速記下來的。但是當此次謄抄時,卻發見了有幾處遺漏和費解的,拿去問他,他因為經時太久了,也不再記憶得,因此,我們又重找來了那遊吟詩人,從頭唱了一次,所以我們自信得過是再不會有多大錯誤的。

還有一點,特要對讀者說明的是,當讀這首歌的時候,最好出聲唸出來,並盡可能地把牠土白話化。因為,我們對於字句,雖然費了極大的努力,標示了應讀的音,可是終為工具不備所羈,仍不能教人稱意。

宮安中七月卅日記

註釋[編輯]

  1. ⿱𠔿古
  2. 把「水」左右拆分的方言字。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4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