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政全书/卷10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农政全书
←上一卷 卷十 农事 下一卷→



卷十·农事

○授时

《农桑通诀》曰:授时之说,始于《尧典》。自古有天文之官。重黎以上,其详不可得闻。尧命羲和,历象日月星辰,考四方之中星,定四时之仲月。南方朱鸟七星之中殷仲春,则厥民析,而东作之事起矣。以东方大火房星之中正仲夏,则厥民因,而南讹之事兴矣。以西方虚星之中殷仲秋,则厥民夷,而西成之事举矣。以北方昴星之中正仲冬,则厥民隩,而朔易之事定矣。然所谓历象之法,犹未详也。舜在“璇玑玉衡,以齐七政”,说者以为天文器。后世言天之家,如洛下闳、鲜于妄人辈,述其遗制,营之度之,而作浑天仪。⒗家推步,无越此器,然而未有图也。盖二十八宿周天之度,十二辰日月之会,二十四气之推移,七十二候之迁变,如环之循,如轮之转。农桑之节,以此占之。四时各有其务,十二月各有其宜。先时而种,则失之太早而不生;后时而蓺,则失之太晚而不成。故曰:虽有智者,不能冬种而春收。《农书·天时之宜》篇云:万物因时受气,因气发生。时至气至,生理因之。今人雷同,以正月为始春,四月为始夏,不知阴阳有消长,气候有盈缩,冒昧以作事,其克有成者,幸而已矣。此图之作,以交立春节为正月,交立夏节为四月,交立秋节为七月,交立冬节为十月。农事早晚,各疏于每月之下。星辰干支,别为圆图,使可运转。北斗旋于中,以为准则。每岁立春,斗杓建于寅方,日月会于营室,东井昏见于午,建星辰正于南。由此以往,积十日而为旬,积三旬而为月,积三月而为时,积四时而成岁。一岁之中,月建相次,周而复始。气候推迁,与日历相为体用,所以授民时而节农事,即谓用天之道也。夫授时⒗,每岁一新,授时图常行不易。非⒗无以起图,非图无以行⒗,表里相参,转运而无停。浑天之仪,粲然具在是矣。然按月农时,特取天地南北之中气,立作标准,以示中道,非胶柱鼓瑟之谓。若夫远近寒暖之渐殊,正开常变之或异,又当推测晷度,斟酌先后。庶几人与天合,物乘气至,则养之节不至差谬,此又图之体用馀致也,不可不知。务农之家,当家置一本,考⒗推图,以定种蓺,如指诸掌。故亦名曰:授时指掌活法之图。

冯应京曰:按天地气候,南北不同也。广东福建,则冬木不凋,而其气常燠。如北之宣大,则九月服纩,而天雪矣。乃草木蔬谷,自闽而浙,自浙而淮,则二候每差一旬。至于徐鲁之间,则五月萌芽方茁。是则此图,当以活法参之,盖不可胶议以求效也。

孟春,立春节气:首五日,东风解冻。次五日,蛰虫始振。后五日,鱼上冰。次雨水中气:初五日,獭祭鱼。次五日,雁候北。后五日,草木萌动。次仲春,惊蛰节气:初五日,桃始华。次五日,仓庚鸣。后五日,鹰化为鸠。次春分中气:初五日,玄鸟至。次五日,雷乃发声。后五日,始电。次季春,清明节气:初五日,桐始华。次五日,田鼠化为鴽。后五日,虹始见。次谷雨中气:初五日,萍始生。次五日,鸣鸠拂其羽。后五日,戴胜降于桑。凡此六气一十八候,皆春气,正发生之令。

《月令》曰:孟春之月,日在营室,昏参中,旦尾中。其日甲乙,其帝太皞,其神句芒。其虫鳞,其音角,律中太簇。其数八,其味酸,其臭亶。其祀户,祭先脾。东风解冻,蛰虫始振,鱼上冰。獭祭鱼,雁候北。是月也,天子乃以元日祈谷于上帝。乃择元辰,天子亲载耒耜,措之于参保介之御间,帅三公九卿诸侯大夫,躬耕帝籍。天子三推,三公五推,卿诸侯九推。反,执爵于太寝。三公九卿诸侯大夫,皆御,命曰劳酒。是月也,天气下降,地气上腾,天地和同,草木萌动。王命布农事,命田舍东郊,皆修封疆,审端经术。善相丘陵阪险原隰,土地所宜,五谷所殖,以教道民,必躬亲之。田事既饬,先定准直,农乃不惑。是月也,乃修祭典,命祀山林川泽,牺牲毋用牝。禁止伐木,毋覆巢,毋杀孩虫胎夭飞鸟,毋麛毋卵,毋聚大众,毋置城郭。掩骼埋胔。若孟春行夏令,则雨水不时,草木蚤落,国时有恐。行秋令,则其民大疫,飙风暴雨总至,藜莠蓬蒿并兴。行冬令,则水潦为败,霜雪大摰,首种不入。

元日,五更鸡鸣时,点火把照桑枣果木等树,则无虫。以刀斧班驳敲打树身,则结实。此谓之嫁树。是日,用尖刀刮破桃树皮。是月,命女工趋织布,典馈酿春酒。是月十五日,贱黑廪炒令焦,和谷种子。是月教牛,修农具,筑墙围,开沟渠,修蚕室,整屋漏,织蚕箔。此月栽树为上时,上半月栽者多结子,南风不可栽。

下子:茄、瓜、薏苡、诸般花子、葫芦、<夸巴>。拖插:杨柳、石榴、栀子。

栽种:松、桑、榆、柳、枣、葱、葵、韭、麻、胡桃、榛子、松子、杏子、椒、牛蒡子、菠菜、竹(宜初二日)、杂树木(宜上日)、木绵花、苦荬、山药、冬瓜(宜初十日)、黄瓜、莴苣生菜、四月芥。种蕈、种芋。

接换:梨子、林檎、枣、柿、栗、桃、梅、柰、李。(以上,并雨后。)

浇培:石榴、梨子、海棠、栗、枣、柿、梅、桃、杏、林檎、胡桃。(以上,[B083]下旬。)收藏:无灰腊糟、蒸腊酒、合小豆酱。

杂事:接诸般花木果树。移诸般花木果树。垄瓜地。修诸色果木。修接桑树。骟诸色树木。(骟与嫁同。)

《月令》曰:仲春之月,日在奎。昏弧中,旦建星中。其日甲乙,其帝太皞,其神句芒。其虫鳞,其音角,律中夹锺。其数八,其味酸,其臭亶。其祀户,祭先脾。始雨水,桃始华。仓庚鸣,鹰化为鸠。是月也,日夜分,雷乃发声,始电。蛰虫咸动,启户始出。先雷三日,奋木铎以令兆民曰:雷将发声,有不戒其容止者,生子不备,必有凶灾。日夜分,则同度量,钧衡石,角斗甬,正权概。是月也,耕者少舍,乃修阖扇。寝庙毕备,毋作大事,以妨农之事。是月也,毋竭川泽,毋漉陂池,毋焚山林。天子乃献羔开冰。仲春行秋令,则其国大水,寒气总至,寇戎来征。行冬令,则阳气不胜,麦乃不熟,民多相掠。行夏令,则国乃大旱,暖气早来,虫螟为害。

《齐民要术》曰:二月:顺阳习射,以备不虞。春分中,雷乃发声。先后各五日,寝别内外。蚕事未起,命缝人浣冬衣,彻复为袷。其有赢帛,遂供秋服。(凡浣故帛,用灰汁,则色黄而且脆。捣小豆细末,下绢簁,投汤中,以洗之,洁白而柔韧,胜皂荚矣。)可粜粟黍大小豆麻麦子等。收薪炭。(炭聚之下碎末,勿令弃之。捣簁,煮淅米泔搜之,更捣令熟,丸如鸡子。曝干,以供笼炉种火之用,辄得达曙,坚实耐久,逾炭十倍。)

初二日,东作兴,俗谓上工日。田家雇佣工之人,俱此日执役之始,故名上工。

泥蚕室。舂百果木根,则子牢。此月雨水中,埋诸花树条,则活。中旬种稻,为上时。下子:麻子、红花、山药、白扁豆、桑椹。拖插:蒲桃、石榴。

栽种:槐、谷楮、栗、松、银杏、枣、皂荚、菊、茶、薤、木瓜、桐树、决明、百合、胡麻、黄精、木槿、茨菰、甘蔗、杂菜、藕、芋(宜雨多)、竹、茄、瓜、苋、枸杞、萱草、苍术、芭蕉、莴苣、紫苏、乌豆、豌豆、茱萸、韭、夏萝卜、苕帚、大葫芦、菘菜、大豍豆。

压条:桑条。

接换:柑、橘、柿、枣、橙、柚、杏、栗、桃、梅、梨、李、胡桃、银杏、杨梅、枇杷、沙柑、石榴、紫丁香。(已上,春分前后皆可。)浇培:柑、橘、橙、柚、蒲萄。

收藏:百合曲、槐牙、皂角、新茶。

杂事:移诸般花果。(并忌南风火日。)理蚕事。春耕宜迟,恐阳气未透。插诸色树木。解树上裹缚。二月二日,取枸杞菜煮汤沐浴,令人光泽,不老不病。

《月令》曰:季春之月,日在胃。昏七星中,旦牵牛中。其日甲乙,其帝太皞,其神句芒。其虫鳞,其音角,律中姑洗。其数八,其味酸,其臭亶。其祀户,祭先脾。桐始华,田鼠化为鴽,虹始见,萍始生。天子荐鲔于寝庙,乃为麦祈实。是月也,生气方盛,阳气发泄,勾者毕出,萌者尽达,不可以内。是月也,命司空曰:时雨将降,下水上腾。循行国邑,周视原野,修利堤防,道达沟渎,开通道路,毋有障塞。田猎罝罘,罗网毕翳,喂兽之药,毋出九门。是月也,命野虞毋伐桑柘。鸣鸠拂其羽,戴胜降于桑。具曲植蘧筐,后妃斋戒,亲东乡躬桑。禁妇女毋观,省妇使以劝蚕事。既登,分茧称丝效功,毋有敢惰。是月也,命工司令百工审五库之量:金铁皮革筋角齿羽箭干脂胶丹漆,毋或不良。百工咸理,监工日号,毋悖于时,毋或作为淫巧,以荡上心。是月也,乃合累牛腾马,游牝于牧,牺牲驹犊,举书其数。命国傩九门磔攘,以毕春气。季春行冬令,则寒气时发,草木皆肃,国有大恐。行夏令,则民多疾疫,时雨不降,山林不收。行秋令,则天多沉阴,淫雨早降,兵革[B083]起。

《齐民要术》曰:是月也,蚕农尚闲,可利沟渎,葺治墙屋,修门户。警设守备,以春饥草窃之寇。是月尽,夏至,暖气将盛,日烈映燥。利用漆油,作诸日煎药。可粜黍,买布。四月:茧既入簇,趋缲剖线,具机杼,敬经络。草茂可烧灰。是月也,可作弃蛹,以宾客。可粜面及大麦弊絮。

下子:茨菰(宜谷雨日)、麻子。

栽种:菉豆、茶(宜阴地)、粟、谷、大豆(宜上旬)、秫、稌、石榴、松、百合、山药、黄瓜、紫草、红花、甘蔗、菱、早芝麻、鸡头、丝瓜儿(宜社日)、葵菜、、香菜、早稻(宜上旬)、地黄、栀子、蓝、紫苏、茭白、芋、绵花、杏、瓠子、菠菜(宜月末)、葫芦、桑椹、纻麻。

收藏:芥菜、桐花、毛羽衣物、清明醋、次茶、书画入焙中、又可栽茶(宜阴地)、诸般瓜(宜初三日,或辰戌日)、葫芦(宜清明日)。移植:椒、茄秧、枸杞苗、百合、柚、橘、橙、柑、蒲。

接换:杨梅、橙、柑、枣、栗、柿、枇杷。

杂事:犁秧田。梅上接杏,杏上接梅。埋楮树。收菌。开沟。修墙。防雨。浸谷种。修蜜。

孟夏,立夏节气:初五日,蝼蝈鸣。次五日,蚯蚓出。后五日,王瓜生。次小满中气:初五日,苦菜秀。次五日,靡草死。后五日,麦秋至。次仲夏,芒种节气:初五日,螳螂生。次五日,鵙始鸣。后五日,反舌无声。次夏至中气:初五日,鹿角解。次五日,蜩始鸣。后五日,半夏生。次季夏,小暑节气:初五日,温风至。次五日,蟋蟀居壁。后五日,鹰始鸷。次大暑中气:初五日,腐草为萤。次五日,土润溽暑。后五日,大雨时行。凡此六气一十八候,皆夏气,正长养之令。

《月令》曰:孟夏之月,日在毕。昏翼中,旦婺女中。其日丙丁,其帝炎帝,其神祝融。其虫羽,其音征,律中仲吕。其数七,其味苦,其臭焦。其祀灶,祭先肺。蝼蝈鸣,蚯蚓出。王瓜生,苦菜秀。是月也,继长增高。毋有坏堕,毋起土工。毋发大众,毋伐大树。是月也,天子始𫄨。命野虞出行田原,为天子劳农劝民,毋或失时。命司徒循行县鄙,命农勉作,毋休于都。是月也,驱兽,毋害五谷,毋大田猎,农乃登麦。是月也,聚畜百药。靡草死,麦秋至。孟夏行秋令,则苦雨数来,五谷不滋,四鄙入保。行冬令,则草木蚤枯,后乃大水,败其城郭。行春令,则蝗虫为灾,暴风来格,秀草不实。

防有露伤麦:但有沙雾,用苘麻散絟长绳上,侵晨,令两人对持其绳,于麦上牵拽,抹去沙雾,则不生虫。

是月,收诸色菜子斫倒,就地晒打收之。用瓶罐盛贮,标记名号。是月收蜜蜂。此月伐木不蛀。下子:芝麻。拖插:栀子。

栽种:椒、松、大豆、紫苏、麻(宜夏至前十日)、晚黄瓜、葵、莲、菉豆、白苋、荷根(宜立夏前三日)、栀子、枇杷。

收藏:丝绵、大麦、干葚、蒿芥、盐春菜、萝卜子、笋干、芋魁、蚕豆、蚶菜干、晚菜干。杂事:晒白菜。移茄。包梨。锄葱芋。斫竹。

《月令》曰:仲夏之月,日在东井。昏亢中,旦危中。其日丙丁,其帝炎帝,其神祝融。其虫羽,其音征,律中蕤宾。其数七,其味苦,其臭焦。其祀灶,祭先肺。小暑至,螳螂生,鵙始鸣,反舌无声。天子命有司,为民祈祀山、川、百源,祀百辟卿士有益于民者,以祈谷实。是月也,农乃登黍。天子乃以鸡尝黍,羞以含桃。令民毋艾蓝以染,毋烧灰,毋暴布,门闾毋闭,重囚益其食。游牝别群,则絷腾驹,班马政。是月也,日长至,阴阳争,死生分。君子斋戒。处必掩身,毋躁,止声色,毋或进。薄滋味,毋致和。节嗜欲,定心气。鹿角解,蝉始鸣,半夏生,木槿荣。是月也,毋用火南方。可以居高明,可以远眺望,可以升山陵,可以处台榭。仲夏行冬令,则雹冻伤谷,道路不通,暴兵来至。行春令,则五谷晚熟,百螣时起,其国乃饥。行秋令,则草木零落,果实早成,民殃于疫。《齐民要术》曰:五月:芒种节后,阳气始亏,阴慝将萌;暖气始盛,蛊蠹并兴。乃弛角弓弩,解其徽弦。张竹木弓弩,弛其弦。以灰藏旃裘毛毳之物及箭羽。以竿挂油衣,勿辟藏。霖雨将降,储米谷薪炭,以备道路陷滞不通。是月也,阴阳争,血气散。夏至先后各十五日,薄滋味,勿多食肥𬪩。距立秋,无食煮饼及水引饼。(夏月食水时,此二饼得水即坚强难消,不幸便为宿食伤寒病矣。试以此二饼置水中,即可验。唯酒引饼入水即烂矣。)可粜大小豆胡麻,籴穬大小麦。收弊絮及布帛。至后,籴<麦孚><麦肖>,曝干,置罂中密封,(使不虫生。)至冬可养马。

十三是竹醉日,可移竹。下子:夏菘菜、夏萝卜。栽种:插稻秧、晚大豆、晚红花、香菜。

收藏:豆酱、乌梅、戎豆、木绵、菜子、蚕种、豌豆、红花、白酒、芝麻、槐花、小麦、大蒜、蓝青、椹子、萝卜子。

杂事:斫苎、埋桃杏李梅核在牛粪内,尖向上,易出。浸蚕种。斫桑。芒种后,壬日入梅。梅日,种草无不活者。五月五日,莴苣成片放厨柜内,辟虫蛀衣帛等物,收莴苣叶亦得。

《月令》曰:季夏之月,日在柳。昏火中,旦奎中。其日丙丁,其帝炎帝,其神祝融。其虫羽,其音征,律中林锺。其数七,其味苦,其臭焦。其祀灶,祭先肺。温风始至,蟋蟀居壁,鹰乃学习。腐草为萤。天子命渔师伐蛟取鼍,登龟取鼋。命泽人纳材苇。是月也,命四监,大合百县之秩刍,以养牺牲。令民无不咸出其力,以共皇天上帝名山大川四方之神,以祠宗庙社稷之灵,以为民祈福。是月也,命妇官染采,黼黻文章,必以法故,无或差贷。黑黄苍赤,莫不质良,毋敢诈伪。以给郊庙祭祀之服,以为旗章,以别贵贱等级之度。是月也,树木方盛,命虞人入山行木,无有斩伐。不可以兴土功,不可以合诸侯,不可以起兵动众。勿举大事,以摇养气,毋发令而待,以妨神农之事也。水潦盛昌,神农将持功,举大事则有天殃。是月也,土润溽暑,大雨时行,烧行水,利以杀草。如以热汤,可以粪田畴,可以美土疆。季夏行春令,则谷实鲜落,国多风欬,民乃迁徙。行秋令,则丘隰水潦,禾稼不熟,乃多女灾。行冬令,则风寒不时,鹰隼早鸷,四鄙入保。

《齐民要术》曰:六月:命女工织缣练(绢及纱縠之类)。可烧灰染青绀杂色也。此月斫竹不蛀。拖插:杨柳。

栽种:小蒜、冬葱、油麻(宜上旬)、白茎秋葵、葵菜、林檎、萝卜、菉豆、胡萝卜、晚瓜、蔓菁。

收藏:米麦醋、三黄醋、豆豉、酱瓜、瓜干、割麻、紫草、绵丝、萝卜、楮实、白术、雨衣、麻皮、麹(宜伏中)、七宝瓜、酒药、鲞鱼、槐花、二麦、椒。

杂事:洗甘蔗。锄竹园地。染水蓝。培灌橙橘。斫柴。做冰梅。打炭墼。打冀墼。耕麦地。耘稻。锄芋。是月,饭不馊法:用生苋菜薄铺在上,盖之过夜,则不致馊坏。

立秋之节,首五日,凉风至。次五日,白露降。后五日,寒蝉鸣。次处暑气:首五日,鹰乃祭鸟。次五日,天地始肃。后五日,禾乃登。次仲秋,白露之节:首五日,鸿雁来。次五日,玄鸟归。后五日,群鸟养羞。次秋分气:初五日,雷乃收声。次五日,蛰虫坏户。后五日,水始涸。次季秋,寒露之节:初五日,鸿雁来宾。次五日,雀入大水为蛤。后五日,菊有黄华。次霜降气:初五日,豺乃祭兽。次五日,草木黄落。后五日,蛰虫咸俯。凡此六气一十八候,皆秋气,正收敛之令。

《月令》曰:孟秋之月,日在翼。昏建星中,旦毕中。其日庚辛,其帝少皞,其神蓐收。其虫毛,其音商,律中夷则。其数九,其味辛,其臭腥。其祀门,祭先肝。凉风至,白露降。寒蝉鸣,鹰乃祭鸟。是月也,农乃登谷,天子尝新。命百官始收敛,完堤防,谨壅塞,以备水潦。修宫室,坏墙垣,补城郭。孟秋行冬令,则阴气大胜,介虫败谷,戎兵乃来。行春令,则其国乃旱,阳气复还,五谷无实。行夏令,其国多火灾,寒热不节,民多疟疾。

《齐民要术》曰:七月:四日,命置麹室,具箔槌,取净艾。六日,馔治五谷磨具。七日,遂作麹,及曝经书与衣。作干糗,葸耳。处暑中,向秋节,浣故新。作舍簿,以备始凉。粜大小麦豆,收缣练。

栽种:荞麦、蒿菜、葱、苜蓿、萝卜、菠菜(宜月末日、)赤豆、、菜、蔓菁、早菜、冬葵、芥菜(立秋前。)

收藏:松子、割蓝、米醋、⒉豉、茄干、瓜干、瓜种、瓜蒂、紫苏、地黄、角蒿(可辟蛀、)花椒、荆芥、松柏子、糟茄、糟瓜、酱瓜、荷叶、楮子、芙蓉叶(治肿。)

杂事:斫伐竹木。分薤。剥枣。刈草。作淀。耕菜地。秋耕宜早,恐霜后掩入阴气。收黄葵花(治汤火伤)。七月七日,晒曝革裘,无虫。

《月令》曰:仲秋之月,日在角。昏牵牛中,旦觜觿中。其日庚辛,其帝少皞,其神蓐收。其虫毛,其音商,律中南吕。其数九,其味辛,其臭腥。其祀门,祭先肝。盲风至,鸿雁来,玄鸟归,群鸟养羞。是月也,养衰老,授几杖,行糜粥饮食。乃命司服,具饬衣裳:文绣有恒,制有大小,度有长短。衣服有量,必循其故,冠带有常。是月也,可以筑城郭,建都邑,穿窦窖,修囷仓。乃命有司趋民收敛,务畜菜,多积聚。乃劝种麦,毋或失时,其有失时,行罪无疑。是月也,日夜分,雷始收声,蛰虫坏户。杀气浸盛,阳气日衰,水始涸。日夜分,则同度量,平权衡,正均石,角斗甬。是月也,易关巿,来商旅,纳货贿,以便民事。四方来集,远乡皆至,则财不匮,上无乏用,百事乃遂。仲秋行春令,则秋雨不降,草木生荣,国乃有恐。行夏令,则其国乃旱,蛰虫不藏,五谷复生。行冬令,则风灾数起,收雷先行,草木蚤死。

《齐民要术》曰:八月:暑退,凉风戒寒,趣练缣帛,染糸采色。擘丝治絮,。及韦履贱好,预买以备冬寒。刈萑苇刍茭。凉燥,可上弓弩。缮理檠锄,正䌸铠弦,遂以习射。弛竹木弓弧。粜种麦,籴黍。

栽种:大蒜、罂粟、蚕豆、苦荬、苎麻、蔓菁、诸般菜、葱子、大麦、牡丹、芍药、分韭根、芥子、丽春、小麦、菱、壅芋根、木瓜、花椒。

收藏:醋、茄酱、茄干、糟茄、枣子、奄韭、晚黄瓜、地黄酒、芝蔴、栗子、柿子、韭花、柿漆、斫竹。移植:早梅、橙橘、枇杷、牡丹。

杂事:踏⒏。锄竹园地。是月,防雾伤枣,枣熟著雾则多损。苘麻散絟于树枝上,则可辟雾气。或用秸秆,于树上四散絟缚亦得。

《月令》曰:季秋之月,日在房。昏虚中,旦柳中。其日庚辛,其帝少皞,其神蓐收。其虫毛,其音商,律中无射。其数九,其味辛,其臭腥。其祀门,祭先肝。鸿雁来宾,雀入大水为蛤,菊有黄华,豺乃祭兽,戮禽。是月也,申严号令,命百官贵贱无不务内,以会天地之藏,无有宣出。乃命冢宰:农事备收,举五谷之要,藏帝籍之收于神仓,祗敬必饬。是月也,霜始降,则百工休。乃命有司曰:寒气总至,民力不堪,其皆入室。是月也,大飨帝,尝牺牲,告备于天子,合诸侯制百县,为来岁受朔日,与诸侯所税于民轻重之法,贡职之数,以远近地土所宜为度。是月也,草木黄落,乃伐薪为炭。蛰虫咸俯,在内皆墐其户。乃趋狱刑,毋留有罪。收禄秩之不当,供养之不宜者。是月也,天子乃以犬尝稻,先荐寝庙。季秋行夏令,则其国大水,冬藏殃败,民多鼽嚏。行冬令,则国多盗贼,边境不宁,土地分裂。行春令,则暖风来至,民气解惰,师兴不居。

《齐民要术》曰:九月:治场圃,涂囷仓,修窦窖。缮五兵,习战射,以备寒冻穷厄之寇。存问九族孤寡老病,不能自存者,分厚彻重,以救其寒。

栽种:椒、菊、茱萸、地黄、蚕豆、牡丹、水仙(宜月初、)柿、蒜、萱草、芥菜、宿麦、芍药、罂粟(九日、)诸般冬菜。分栽:樱桃、桃、杨。

移植:枇杷、橙、杂果木。

收藏:栗、诸色豆秆、五谷种、油麻、甘蔗、栀子、紫苏、木瓜、韭子、牛蒡子、冬瓜子、菉豆、茄种、茶子、枸杞、榧子、皂角、黄菊、槐子、蟹壳(治产后儿枕疼、)茶子、紫草子。

杂事:掘出土。草包石榴橘栗蒲萄。采菊。筑墙圃。斫竹木。斫苎。收鸡种。

立冬之节,首五日,水始冰。次五日,地始冻。后五日,雉入大水为蜃。次小雪中气:初五日,虹藏不见。次五日,天气腾,地气降。后五日,闭塞而成冬。次仲冬,大雪节气:初五日,鹖鴠不鸣。次五日,虎始交。后五日,荔挺出。次冬至中气:初五日,蚯蚓结。次五日,麋角解。后五日,水泉动。次季冬,小寒节气:初五日,雁北乡。次五日,鹊始巢。后五日,雉始雊。次大寒中气:初五日,鸡始乳。款冬华。次五日,征鸟厉疾。后五日,水泽腹坚。凡此六气一十八候,皆冬气,正养藏之令。

《月令》曰:孟冬之月,日在尾。昏危中,旦七星中。其日壬癸,其帝颛顼,其神玄冥。其虫介,其音羽,律中应锺。其数六,其味⒉,其臭朽。其祀行,祭先肾。水始冰,地始冻,雉入大水为蜃,虹藏不见。是月也,天子始裘。命有司曰:天气上腾,地气下降,天地不通,闭塞而成冬,命百官谨盖藏。命有司循行积聚,无有不敛。坏城郭,戒门闾,修键闭,慎管龠,固封疆,备边境,完要塞,谨关梁,塞蹊径。饬丧纪:辨衣裳,审棺椁之厚薄,茔丘垄之大小,高卑厚薄之度,贵贱之等级。是月也,天子乃祈年于天宗,大割祠于公社及门闾,腊先祖五祀。劳农以休息之。是月也,乃命水虞渔师,收水泉池泽之赋,毋或敢侵削众庶兆民,以为天子取怨于下。其有若此者,行罪无赦。孟冬行春令,则冻闭不密,地气上泄,民多流亡。行夏令,则国多暴风,方冬不寒,蛰虫复出。行秋令,则雪霜不时,小兵时起,土地侵削。

《齐民要术》曰:十月:培筑垣墙,塞向墐户。上辛,命典馈渍麹,酿冬酒;作脯腊。先冰冻,作凉饧,煮曝饲。可折麻缉绩布缕。作白履不惜。(草履之贱者,曰不惜。)卖缣帛弊絮,籴粟豆麻子。

移植:橙、柑、橘。栽种:大小豆、春菜、生、萝卜。

收藏:地黄、莙荙菜、天萝子、茶子、橘皮、天豆、栗子、薏苡、椒、冬瓜子、芙蓉条、石橘、萝卜、山药、枸杞、皂角、苎。

杂事:移葵。接花果。浇灌花木。获稻。纳禾稼。开砖。煮胶。收炭。造牛衣。修牛马。塞北户。用盖炉。石階砌。收二桑叶。壅苎麻。耘麦地。收猪种。泥饬牛马屋。压桑。

《月令》曰:仲冬之月,日在斗。昏东壁中,旦轸中。其日壬癸,其帝颛顼,其神玄冥。其虫介,其音羽,律中黄锺。其数六,其味⒉,其臭朽。其祀行,祭先肾。冰益壮,地始坼,鹖鴠不鸣,虎始交。天子命有司曰:土事毋作,慎毋发盖,毋发室屋,及起大众,以固而闭。地气沮泄,是谓发天地之房,诸蛰则死,民必疾疫,又随以丧。命之曰畅月。是月也,命奄尹,申宫令,审门闾,谨房室,必重闭。省妇事,毋得淫,虽有贵戚近习,毋有不禁。乃命大酋,秫稻必齐,麹蘖必时,湛炽必洁,水泉必香,陶器必良,火齐必得。兼用六物,大酋监之,毋有差贷。天子命有司,祈祀四海大川,名源渊泽井泉。是月也,农有不收藏积聚者,马牛畜兽有放佚者,取之不诘。山林薮泽,有能取蔬食田猎禽兽者,野虞教道之。其有相侵夺者,罪之不赦。是月也,日短至,阴阳争,诸生荡,君子斋戒。处必掩身,身欲宁。去声色,禁嗜欲,安形性。事欲静,以待阴阳之所定。芸始生,荔挺出,蚯蚓结,麋角解,水泉动。日短至,则伐木,取竹箭。是月也,可以罢官之无事,去器之无用者。涂阙廷门闾,筑囹圄,此以助天之闭藏也。仲冬行夏令,则其国乃旱,氛雾冥冥,雷乃发声。行秋令,则天时雨汁,瓜瓠不成,国有大兵。行春令,则蝗虫为败,水泉咸竭,民多疥疠。

冬至日钻燧取火,可去瘟病。

《齐民要术》曰:冬十一月,阴阳争,血气散。冬至日先后各五日,寝别内外。可酿醢。籴粳稻粟豆麻子。此月如有雪,则收贮雪水,埋地中。溲谷种,倍收,不怕旱蝗。

栽种:小麦、油菜、莴苣、桑。移植:松柏、桧。收藏:盐水萝卜、牛蒡子、豆饼、水果子、盐菜(宜冬至前。)浇培:石榴、柑、橘、橙、柚、梨、栗、枣、柿。

杂事:做酒药。接杂木。造农具。夹笆篱。浇菜。伐木。斫竹。打豆油。置碎草牛脚下,春粪田。盦芙蓉条。试谷种。锄油菜。

《月令》曰:季冬之月,日在婺女。昏娄中,旦氐中。其日壬癸,其帝颛顼,其神玄冥。其虫介,其音羽,律中大吕。其味⒉,其臭朽。其祀行,祭先肾。雁北乡,鹊始巢,雉雊鸡乳。是月也,命渔师始渔,天子亲往,乃尝鱼。冰方盛。水泽腹坚,命取冰。冰以入。令告民出五种,命农计耦耕事,修耒耜,具田器。乃命四监,收秩薪柴,以共郊庙及百祀之薪燎。是月也,日穷于次,月穷于纪,星回于天,数将几终。岁且更始,专而农民,毋有所使。天子乃与公卿大夫,共饬国典,论时令,以待来岁之宜。凡在天下九州之民者,无不咸献其力,以共皇天上帝社稷寝庙山林名川之祀。季冬行秋令,则白露早降,介虫为妖,四鄙入保。行春令,则胎夭多伤,国多固疾,命之曰逆。行夏令,则水潦败国,时雪不降,冰冻消释。

《齐民要术》曰:十二月,休农息役,惠必下浃。遂合耦田器,养耕牛,选任田者,以俟农事之起。去猪盍车骨,(后三岁可合疮膏药。)及腊日祀炙{建},({建},一作{艸虞},烧饮治刺入肉中,及树瓜田中四角,去[B179]虫。)

栽种:橘、松、花树、麦(宜腊日、)桑、苘蔴。

收藏:腊米、腊水、腊酒、腊肉、腊葱、风鱼、脯腊、腊糟、猪脂、冰。

杂事:造农具。舂米。舂粉。浸米(可止泻痢。)浸灯心。剥桑。压果木。添桑泥。墩牡丹土。合腊药。扫。以猪脂啖马。腊水作面糊褾背(不蛀。)伐竹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上一卷 ↑返回顶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