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杜审舒归里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送杜审舒归里序
作者:施闰章 清

杜生审舒齐归,施子赆焉,司橐者以匮告。杜生谢,且蹙额曰:‘先生念我则至矣,然窃疑厚人而忘己也,意著太左计。’施子曰:‘若以我为过廉乎?予盖天下之贪夫也。子何敝敝然为我谋?’杜生口呿色变,久之,曰:‘从先生官三年矣,事大小罔弗知也 。所与交游,虚往实归者众矣,而先生橐中无长物。以币进,则拒之惟恐不速。焦形槁颜,手校雠而口伊吾,夫子病矣。如是而谓贪,将阳拒而明纳与?敢问其说。’

施子曰:‘噫!何子之泥于言贪也!夫取而不能有者,非贪也;不取而有之、人不能夺焉者,贪之至也。庄子曰: “君子内无饥寒之患,外无劫夺之忧。”子不见夫今之鼎食而覆𫗧者乎?戕其躯,籍其家,以沈其宗者,比比矣。其始不过竞筐篚之私,率以捐其所甚爱而不遑恤。夫人捐其所甚爱,至于弃身家、舍妻子,谓之能贪则不可。予,鄙人也,未就事而先饮冰,其行若踬,其居若坠,其独处若群窥。先人后己,亦夷亦惠,忧谗畏讥,补缺修弊,籝有一金而不知所置。予盖患得患失,见鄙于尼父者也。然而疾风震雷,守之晏如,饱食高坐,进退生徒。陟泰岱,观沧海,谒阙里,陈诗书。搜讨旧籍,累椟连车,寸缣尺楮,并蓄兼储。盗不睥睨,民不咒诅;人见不足,我见有馀,此亦贪之至也。且夫名浮其实者,德之欺也;勉乎其职而不能尽其道,事之末也。吾目迷五色,而不蒙夫人之诮;行忝颇闵 ,而窃附有道之林。吾循孔氏之门墙而惴惴然,惧其不能入也。奉命而出,终事而归,所得侈矣,况敢自以为廉乎!子貌朴而志端,归而修业,亦务守其不可夺者已矣,何敝敝然为我谋?’

杜生闻之喜曰:‘吾乃知先生之所以为贪。’于是酌酒别去。

明日,次其语,追而送之济水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