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杜審舒歸里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送杜審舒歸里序
作者:施閏章 清

杜生審舒齊歸,施子贐焉,司橐者以匱告。杜生謝,且蹙額曰:『先生念我則至矣,然竊疑厚人而忘己也,意著太左計。』施子曰:『若以我為過廉乎?予蓋天下之貪夫也。子何敝敝然為我謀?』杜生口呿色變,久之,曰:『從先生官三年矣,事大小罔弗知也 。所與交遊,虛往實歸者眾矣,而先生橐中無長物。以幣進,則拒之惟恐不速。焦形槁顏,手校讎而口伊吾,夫子病矣。如是而謂貪,將陽拒而明納與?敢問其說。』

施子曰:『噫!何子之泥於言貪也!夫取而不能有者,非貪也;不取而有之、人不能奪焉者,貪之至也。莊子曰: 「君子內無飢寒之患,外無劫奪之憂。」子不見夫今之鼎食而覆餗者乎?戕其軀,籍其家,以沈其宗者,比比矣。其始不過競筐篚之私,率以捐其所甚愛而不遑卹。夫人捐其所甚愛,至於棄身家、舍妻子,謂之能貪則不可。予,鄙人也,未就事而先飲冰,其行若躓,其居若墜,其獨處若群窺。先人後己,亦夷亦惠,憂讒畏譏,補缺修弊,籝有一金而不知所置。予蓋患得患失,見鄙於尼父者也。然而疾風震雷,守之晏如,飽食高坐,進退生徒。陟泰岱,觀滄海,謁闕里,陳詩書。搜討舊籍,累櫝連車,寸縑尺楮,並蓄兼儲。盜不睥睨,民不咒詛;人見不足,我見有餘,此亦貪之至也。且夫名浮其實者,德之欺也;勉乎其職而不能盡其道,事之末也。吾目迷五色,而不蒙夫人之誚;行忝頗閔 ,而竊附有道之林。吾循孔氏之門牆而惴惴然,懼其不能入也。奉命而出,終事而歸,所得侈矣,況敢自以為廉乎!子貌樸而志端,歸而修業,亦務守其不可奪者已矣,何敝敝然為我謀?』

杜生聞之喜曰:『吾乃知先生之所以為貪。』於是酌酒別去。

明日,次其語,追而送之濟水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