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典/卷06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天子诸侯玉佩剑绶玺印 通典
卷六十四
礼二十四 天子车辂
皇太后皇后车辂 皇太子皇子车辂 公侯大夫等车辂 主妃命妇等车辂 

通典第六十四

礼二十四沿革二十四嘉礼九 天子车辂

五辂副车五牛旗轝附戎车猎车蹋兽车闟戟车附指南车记里鼓车白鹭车鸾旗车辟恶车皮轩车耕根车安车四望车游车羊车画轮车鼓吹车象车黄钺车豹尾车建华车 上古圣人,睹转蓬为轮。轮行可载,因物知生,复为之舆。舆轮相乘,流运罔极,任重致远,以利天下。考工记曰:“一器而工聚焉者车为多。”上盖如规象天,二十八橑音老象列宿,方舆象地,三十●象一月。前视则听銮和之响,傍观则睹四时之运。等威既辨,贵贱有序,故书曰:“明试以功,车服以庸。”洎乎魏晋,政教陵迟,僭逾莫禁,代有变改,异制殊状,君臣瞀乱,以致颠覆。今略举沿革,不可毕载,征其制作,为车舆篇云。

五辂

虞夏殷周秦漢後漢魏晉東晉宋齊梁陳後魏北齊後周隋大唐

昔人皇氏乘云驾六羽,出谷口,或云祇车也。及五龙氏乘龙,上下以理。古史考云:“黄帝作车,至少昊始驾牛,及陶唐氏制彤车,乘白马,则马驾之初也。”

有虞氏因彤车而制鸾车。

夏后氏因鸾车而制钩车,钩之言不揉自曲。俾车正奚仲建斿旐,尊卑上下,各有等级。

殷因钩车而制大辂。礼纬曰“山车垂钩”,乃钩车之象。昔成汤用而郊祀,有山车之瑞。山车亦谓之桑根车,似金根之色,亦谓之大辂。

周因殷辂以制木辂,约木以加饰,为王五辂。一曰玉辂,钖,樊缨十有再就,建太常,十有二斿,以祀。钖,马面当卢刻金为之,所谓镂钖也。樊,马大带也。缨,马鞅也。就,成也。皆以五采罽饰之。樊音鞶,下同。二曰金辂,无钖,以金为娄颔之钩,樊缨九就,建大旗,以宾,同姓以封。三曰象辂,无钩,以朱饰勒而已,樊缨七就,建大赤,以朝,异姓以封。皆以玉金象饰诸末而为名。凡言玉金象路,皆此义。樊及缨,以五采罽饰之。四曰革辂,革鞔漆之,无他饰,以白黑饰韦为龙勒绦饰,樊缨五就,建大白,以即戎,以封四卫。龙,駹也。以白黑饰韦杂色为勒。五曰木辂,不革鞔,漆之而已,以浅黑饰韦为樊鹄色,饰韦为缨,就数同于革辂,建大麾,以田,以封藩国。

秦平九国,荡灭典籍,旧制多亡。因金根车用金为饰,谓金根车,而为帝轸。玄旗皂斿,以从水德。复法水数,驾马以六。夏太康盘游无度,昆弟五人作歌曰,“若朽索之驭六马”,则六马非始于秦制,但法水数,故相符尔。

汉武帝天汉四年,始定舆服之制。郊祀所乘,谓之大驾,备车千乘,骑万匹,其仪甚盛,不必师古。及王莽篡位,武车常轫。如振反。车轮木也。赤眉之乱,文物无遗。

后汉光武平公孙述,始获葆车舆辇。而因旧制金根车,拟周之玉辂,最尊者也。轮皆朱斑重牙,贰毂两辖,毂外复有一毂抱辖,其外乃复设辖,抱铜置其中。东京赋曰:“重轮贰辖,疏毂飞𫐉。”注:“飞𫐉,画缇油,系于轴上。”金薄缪龙,为舆倚较,徐广曰:“缪,交错之形也。较在箱上。”说文曰:“文画蕃。”蕃,箱也。通俗文曰:“车箱为较。”文虎伏轼,龙首衔轭,左右吉阳筒,徒冬反。鸾雀立衡,文画辀,羽盖华蚤,徐广曰:“翠羽盖黄里,所谓黄屋车也。金华施橑末,有二十八枚,即盖弓也。”建大旗,十有二斿,画日月升龙,驾六马,象镳镂钖,金鋄方𨰿,讫乞反。插以翟尾,朱兼樊缨,赤罽易茸,金就十有二,左纛以牦牛尾为之,在左𬴂马轭上,大如斗,是为德车。大驾则御凤凰车,以金根为副。其驾玄马六,因秦不改。或云始自汉制。许慎五经异义,说天子驾六马,以经言“时乘六龙以御天”。盖乃阴阳之气,乘六上下,非为礼制。按周官校人“掌王马之政,凡择良马而养乘之,乘马一师四圉”,四马为乘。古毛诗说,天子至大夫同驾驷,皆有四方之事,诗云“四牡彭彭”是也。

魏武王受汉献帝命,乘金根车,驾六马,设五时副车。至明帝景初中,山茌县黄龙见,以为魏得地统,服色尚黄,戎事乘黑首白马。齐王正始中,诏出入必御辇乘舆。

晋武帝承魏陈留王命,乘金根车,驾六马,备五时副车。及受禅,设玉金象革木五辂,并为法驾,旗斿服用,悉取周制,文物华藻,因金根车,更增其饰。朱斑漆轮,加画文。两箱之后,加玳瑁为从翅,金银雕饰,时人亦谓为金从车。邪注旗旗于车之左,又加棨戟于车之右,皆橐而施之。棨戟韬以黻绣,上为亚字,系大蛙蟆幡。轭长丈馀。于戟之杪,以牦牛尾,大如斗,置左𬴂马轭上,是为左纛。辕皆曲向上,取夏殷山车垂钩之义。玉辂驾六黑马,金象革木驾驷,以黄金为叉髦,插以翟尾。象镳镂钖,金鋄方𨰿,繁缨赤罽易茸,金就十有二。五辂皆有钖銮之饰,和铃之响,钩膺玉瓖,龙辀华轙,鱼倚反。朱幩。音汾。法驾行则五辂各有所主。复制金根车,去汉之文物,驾四马,不建旗帜,上如画轮车,下犹金根之饰。

东晋元帝始建大辂戎辂各一,以殷人祀用大辂,周人即戎用戎辂故也。因金根车饰,皆驾黑驷,是为玄牡。安帝义熙中,平关洛,得姚兴伪车辇,或时乘用焉。

宋孝武大明中,尚书左丞荀万秋改造五辂。玉辂,依晋金根车,加赤漆画,玉饰诸末,建青旗,十有二斿,驾驷以玄,复因汉之安车,章施羽葆盖,以祀。以金根为金辂,建青旗,驾玄马四,羽葆盖,以宾。象、革、木辂,并拟玉辂,漆画,羽葆盖。象辂视朝,革辂即戎,二辂并建赤旆,驾玄马四。木辂建赤麾,以田,驾赤马四。大事法驾,五辂俱出。

齐武帝永明初,伏曼容议:“齐德尚青,车旗先青,次赤,次白,次黑。军容戎事,宜依汉道行运之色。”因宋金根车而脩玉辂,画轮金涂,两箱上望板前优游,通缘金涂镂鍱,音叶。碧纹箱,凿镂金薄帖。两箱外织成衣,两箱里金涂镂面钉,玳瑁帖。望板箱上帖金博山。优游上,和鸾鸟立花趺衔铃,银带玳瑁筒;优游下,隐膝,里施金涂镂面花钉,织成文。优游横前,施玳瑁帖,金涂花钉,金涂倒龙,后损凿银玳瑁龟甲,金涂花沓。望板,金涂受福望龙诸校饰。轭及诸末,皆螭龙首。龙形板在车前,银带花兽,金涂受福,缘里边,镂鍱玳瑁织成衣。里,金涂镂面花钉。外,金涂博山、辟邪障、凤凰衔花。升盖,金涂镂鍱,二十八爪支子花,黄锦外衣,复碧绢漆布缘油顶,绛丝织成颜芚徒昆反赭舌孔雀毛复锦,绿纹随阴,悬诸珠蚌佩,金涂铃,云朱结仙人绶,杂色真孔雀眊。一辕,漆画车衡,银花带,衡上金涂博山,四和鸾鸟立花趺衔铃,龙首衔轭,插翟尾,上下花沓,绛绿丝的,望绳八枚。旗十有二斿,画升龙,竿首金涂龙衔大邹幡,真眊。棨戟,织成衣,金涂沓驻及受福,金涂雁镂鍱。漆安立床,在车中,锦复黄纹,为安立衣。锦复黄纹障泥,八幅,长九尺,绿红锦芚带,织成花。五辂江左相承驾驷,左右𬴂为六。施绛丝游御绳,其重毂贰辖,飞𫐉幡,赤油,金紫真眊,左纛置左𬴂马轭上,金鋄方𨰿,繁音鞶缨,金涂紫皮带真眊,横在马膺前,其镂钖,皆如古制。初加玉辂为重盖,栖宝凤凰,缀金镊珠珰玉蚌佩,四角金龙衔五采眊,又麒麟头加以彩画,马首戴之。竟陵王子良启曰:“凡盖圆象天,轸方象地。上无二天之仪,下设两盖之饰,求诸志录,殊为乖衷。又假为麟首,加乎为头,事不师古,鲜或可施。”至建武中,明帝乃省重盖等。金辂之饰如玉辂而减少,象辂减金辂,革辂如象辂而尤减,木辂如革辂,建大赤麾,首施大邹幡。玉辂、金辂建碧旗,象辂、木辂建赤旗。

梁武帝初因齐制,天监三年,五辂旗麾同用赤而斿不异,以从行运所尚也。七年,帝据周礼“玉辂以祀,金辂以宾”,今祀乘金辂,诏下详议。周舍谓“金辂为齐车,本不关于祭祀”。于是改陵庙皆乘玉辂,辔以朱丝。

陈初因梁。文帝天嘉初,令到仲举议,错综汉晋旧饰,造玉金象革木等五辂。皆金薄交龙,为舆倚较,文豹伏轼,虬首衔轭,左右吉阳筒,鸾雀立衡,文画轓,绿油盖,黄纹里,相思橑,金华末。邪注旗旗于车之左,各依方色。加棨戟于车之右,韬以黻绣。兽头幡,长丈四尺,悬于戟杪。玉辂,正副同驾六马,馀皆驾驷。并金叉髦,插以翟尾,玉为镂钖。以彩画蛙蟆幡,缀两轴头,易汉之飞𫐉。五辂两箱后,皆玳瑁为从翅,金银雕饰。两箱里,衣红锦,金花帖钉,上用红锦为后檐,青纹纯带,夏花簟,冬绮绣褥。

后魏道武帝天兴初,脩轩冕,制乾象等辇,草刱制度,多违旧章。至孝文太和中,仪曹令李韶更议改正,唯备五辂,各依方色,其馀车辇,犹未能具。明帝熙平中,侍中崔光等议,大造车服,五辂并驾五马,亦无经据。

北齐车服制度,多因后魏。天保中所乘,是太和中李韶所制五辂。

后周依周礼设六官,置司辂之职,掌公车之政,辨其名品物色。皇帝之辂,十有二等:一曰苍辂,以祀昊天上帝。二曰青辂,以祀东方上帝。三曰朱辂,以祀东方上帝及朝日。四曰黄辂,以祭地祇、中央上帝。五曰白辂,以祀西方上帝及夕月。六曰玄辂,以祀北方上帝及感帝、神州。此六辂,通漆之,而无他饰,即周木辂遗象也。马皆疏面,斿就以方色,俱十有二。七曰玉辂,以享先皇,加元服,纳后。八曰碧辂,以祭社稷,享诸先帝,食三老五更,享诸侯耕籍。九曰金辂,以祀星辰,视朔。十曰象辂,以望秩群祀。十一曰革辂,十二曰木辂。此六辂漆画之,用玉碧金象革物饰诸末。钖面金钩,就以五采,俱十有二。其辂之饰,重轮重较加茸焉。皇帝之辂,舆广六尺有六寸。画轮毂辀衡以云牙,箱试文,内画以杂兽。兽伏轼,鹿倚较。三辰之常,玄青苍等旗,画缋之,六仞曳地。设和銮,以节趋行。圆盖方舆,以象天地。

隋开皇元年,内史令李德林奏:后魏舆辇乖制,请废,唯留后魏太和时李韶所制五辂,北齐所遵者。后著令,制玉辂,青质,重箱盘舆,左龙右虎,金凤翅,画文,轭左立纛,金凤一在轼前,八鸾在衡,二铃在轼。龙辀之上,前设障尘,青盖黄里,绣斿带。金博山,缀以镜子,下垂八佩。树四十葆羽。轮皆朱斑重牙,复辖。左建太常,十有二斿,皆画升龙日月,其长曳地。右载闟他合反戟,长四尺,阔三尺,黻文。旗首金龙头,衔铃及緌,垂以结绶。驾苍龙,金鋄方𨰿,插翟尾五焦,镂钖,鞶缨十有二就,皆五采缯罽为饰。天子祭祀、纳后则乘之。金辂,赤质,左建旟,画飞隼,右建闟戟,盘舆凤翅等,并同玉辂。驾赤骝。临朝、会同、飨射、饮至则乘之。象辂,黄质,左建旌,画麟,右建闟戟,驾黄骝。祀后土则乘之。革辂,白质,鞔以革,左建旗,画驺虞,右建闟戟,驾白骆。巡狩临兵则乘之。木辂,黑质,漆之,左建旐,画玄武,右闟戟,驾黑骝。田猎则乘之。其五辂,并驾六马,马饰同玉辂。复制安车,重舆曲壁,紫油𫄸里,通幰,朱丝络网,朱鞶缨。驾赤骝。临幸所乘。按隋氏五辂,远酌周礼,旗斿藻饰,近约汉制,文质相半。

大唐因隋制,玉、金、象、革、木,是为天子五辂。玉辂,青质,重舆,左青龙,右白虎,金凤翅,画文乌兽,黄屋左纛,金凤一在轼前,十二銮在衡,正辂銮数皆准此。副辂及耕根车则八。二铃在轼,龙辀前设障尘,青盖黄里,绣饰,博山镜子,树羽,轮皆朱斑重牙。左建旗十有二斿,斿画升龙,其长曳地。右载闟戟,长四尺,广三尺,黻文。旗首金龙头衔结绶及铃緌。驾苍龙,金鋄方𨰿,插翟尾五焦,镂钖,鞶缨十有二就。祭祀、纳后则供之。金辂,赤质,馀同玉辂,驾赤骝,飨射、祀还、饮至则供之。象辂,黄质,馀同金辂,驾黄骝,行道则供之。革辂,白质,鞔以革,馀同象辂,驾白骆,巡狩、临兵事则供之。木辂,黑质,漆之,馀同革辂,驾黑骝,田猎则供之。旌旗鞶缨及盖,皆从辂色。其盖文里俱用黄。其镂钖,五辂并同其饰。武德初著令,天子銮辂,玉金象革木五等,属车十乘,指南车、记里鼓车、白鹭车、鸾旗车、辟恶车、皮轩车、耕根车、安车、四望车、羊车。贞观元年十一月,始加黄钺车、豹尾车,通为十二乘也,以为仪仗之用。大驾行幸,则分前后,施于卤簿之内。若大陈设行,则分左右,施于仪仗之中。高祖、太宗大礼则乘辂。高宗不喜乘辂,每有大礼则御辇。至武太后,以为常。玄宗以辇不中礼,废而不用。开元十一年冬,祀南郊,乘辂而往,礼毕骑还。自是行幸郊祀,皆骑于仪仗之内。其五辂腰舆,陈于卤簿而已。

副车五牛旗轝附○ 秦汉魏晋东晋宋齐梁陈隋大唐 秦平天下,以诸侯所乘之车为副。 汉制,安车、立车各五乘,为乘舆副车。轮皆朱斑重牙,贰毂两辖,金薄缪龙,为舆倚较,文虎伏轼,龙首衔轭,左右吉阳筒,鸾雀立衡,文画辀,羽盖华蚤,建大旗,十有二斿,画日月升龙。驾六马,象镳镂钖,金鋄方𨰿,插翟尾,朱兼樊缨,赤罽易茸,金就十有二,左纛以牦牛尾为之,在左𬴂马轭上,大如斗。其马各如方色。自马者,朱其髦尾为朱鬣云。所御驾六,馀皆驾四,后从为副车。应劭汉官卤簿图曰:“乘舆大驾则御凤凰车,以金根为副。”

魏因汉制,五时副车,置髦头云罕。

晋制,五安车,五立车,合十乘,名五时车,俗谓五帝车。建旗十二斿,各如车色。立车则正竖其旗,安车则斜注。驾马不易汉制。左右𬴂骖,金鋄镂钖,黄屋左纛,如金根之制,行则从后。

东晋过江,副车遗缺,有事权以马车代之,建旗其上。其后制五色木牛,象五时车,竖旗于牛背,行则使人舆之。牛之为义,盖取负重致远而安稳。旗常缠而不舒,所谓德车结旌。唯天子亲戎,五旗舒旆。所谓武车绥旌。

宋因晋,而无副车。

齐王俭议,宜用金辂九旒。时乘黄无副,借用五辂,大朝临轩,权列三辂。今衣书车十二乘,榆毂轮,簟子壁,绿油衣,箱外绿纱萌,油幢络,通幰,竿刺代栋梁,柮檽真形龙牵,支子花,辕头后伏神执承幄沓,金涂铰具。音次。古副车之象也,亦曰五时副车。青萌车是谓他合反幰车。

梁依晋制,五牛旗车,左青赤,右白黑,黄居其中,象古之五时副车也。复制衣书车,一曰副车。

陈因旧制,五时副车,饰同五辂,并驾六马。

隋因陈制,五时副车,色及旗章,一同正辂,唯降二等,驾用四马。

大唐之制,副辂五乘,大驾行幸,皆次于五辂后为副。又五牛旗轝五,黄牛旗处内,赤青在左,白黑在右,各八人执,左右威卫队正各一人检校。大驾卤簿,在小轝后。

戎车周汉魏晋宋齐梁后周隋 周巾车氏“革辂即戎”,车仆掌戎辂之萃,音倅。广古旷反车之萃,阙车之萃,苹车之萃,轻音罄车之萃。萃犹副也。此五者,兵车,所谓五戎也。戎辂,王在军所乘也。广车,横陈之车也。阙车,所用补阙之车也。苹犹屏也,所用对敌自蔽隐之车也。轻车,所用驰敌致师之车也。孙子八陈,有苹车之陈。 汉因周,有轻车,朱轮舆,不巾不盖,建矛戟幢麾,音福辙弩箙。置弩于轼上,驾两马也。藏于武库。大驾出,次属车,在卤簿中。孙子兵法云:“有巾有盖,谓之武刚车。”武刚车者,为先驱。又为属车、轻车,为后殿也。戎车,其饰如耕车,蕃以矛麾金鼓羽析幢翳,胄甲弩之箙。通俗文曰:“箭箙谓之步叉。”

魏景初改正朔,戎事乘黑首白马,建大赤之旗。泰始中,并建赤旗。

晋制,轻车,驾二马,古之战车也。前后二十乘,分居左右。舆轮洞朱,建矛戟麾幢,置弩于轼上。大驾出,射声校尉、司马、吏士载,以次属车后。

宋依汉制,戎车建矛麾,邪注之,载金鼓羽幢,置甲弩于轼上。轻车之制,因汉不易,以武刚车为殿。

齐梁以下,及后周与隋,或并用之。

猎车蹋兽车闟戟车附○周汉魏晋宋 周谓之奇车。曲礼曰:“国君不乘奇车。”注云:“猎车也。”巾车氏“木辂以田”。 汉制,其饰如安车,重辋缦轮,缪龙绕之。一曰闟猪车,亲校猎乘之。

魏因汉制,改名蹋兽车。

晋因魏制,一名闟戟车。

宋因晋制。自后无闻。

指南车 有熊氏周后汉魏东晋宋齐梁后魏大唐 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蚩尤作大雾,将士皆迷四方,黄帝于是作指南车以示方,故后常建焉。出崔豹古今注。 周致太平,越裳氏重译来献。使者迷其归路,周公为司南之制,使载之南,周年至国。故常为先导,示服远人,而正四方。车法具在尚方故事,其制未详。

后汉张衡始复创造。汉末丧乱,其器不存。

魏明帝青龙中,令博士马钧绍而作焉。车上有木仙人,举手恒指南。车箱回转,所指微差。晋乱复亡。

东晋义熙十三年,刘裕平长安,始得此车,复修之。一名司南车。驾驷其下,制如楼,三级,四角金龙衔羽葆。刻木为仙人,衣羽衣,立车上,车虽回运,而手恒指南。大驾出行,为先启之乘。此车戎狄所制,机数不精,回曲频骤,犹须人力正之。范阳人祖冲之,有巧思,常谓宜更造。

宋顺帝升明中,齐高帝为相,命冲之造焉。车成,使抚军将军、丹阳尹王僧虔等试之。其制甚精,百屈千回,未尝移变。

齐因宋制,加饰四周,箱上施屋。指南人衣裙襦天衣,在箱中。上四角皆施龙子竿,悬杂色真孔雀眊,布皂复幔,驾牛,皆铜铰饰。

梁复名司南车,大驾出,为先启之乘。

后魏太武帝使工人郭善明造之,弥年不就。扶风人马岳又造,垂成,善明鸩杀之。

大唐修之,备于大驾,行则先导。

记里鼓车东晋宋齐梁大唐 东晋安帝义熙十三年,刘裕灭后秦所获,未详其所由来。制如指南车,驾驷,中木人执槌向鼓,行一里则打一槌。崔豹古今注云:“ 亦名大章车,所以识道里也。车上为二层,皆有木人执槌。行一里,下一层击鼓;行十里,上一层击镯。尚方故事有其作法,然未详。 宋因之不易,大驾卤簿,次指南车后。

齐因宋制,饰加华盖子,衣漆画,鼓机皆在内也。

梁因齐制,改驾以牛。

大唐复脩,大驾卤簿,次指南车后。

白鹭车隋大唐 隋一名鼓吹车,车上施层楼,楼上有翔鹭栖乌。 大唐之制因之,驾四马,大驾出,在记里鼓车后。

鸾旗车汉晋宋大唐 汉制鸾旗车,编羽旄列系幢傍。胡广曰:“以铜作鸾鸟于车衡上。” 晋宋因之,驾四马,先路所载。

大唐备于大驾卤簿,次白鹭车后。

辟恶车秦大唐 秦制也。桃弓苇矢,所以禳祓不祥。太卜令一人,在车,执弓箭。出崔豹古今注。 大唐之制,驾四马。大驾出,在鸾旗车后。

皮轩车汉晋宋大唐 汉制,皮轩车,以虎皮为轩。 晋宋相因,驾四马,皆大夫载。自后无闻。

大唐备之大驾卤簿,次于辟恶车后。

耕根车汉魏晋宋隋大唐 汉制,耕根车如副车。有三盖。一曰芝车。置耒耜之箙,上亲耕所乘也。桓谭谓杨雄曰:“君之为黄门郎,居殿中,数见舆辇,玉蚤、华芝及凤凰、三盖之属,皆玄黄五色,饰以金玉、翠羽、珠络、锦绣、茵席者也。” 魏因之,建赤旗。

晋因之,驾驷,天子亲耕所乘,置耒耜于轼上。一名三盖车。

宋因之。

隋以青为质,三重盖,羽葆雕装,同玉辂。驾六马。其轼平,以青囊盛耒耜而加之。籍田则之乘。

大唐因隋,其饰不易,大驾行则备焉。

安车周汉晋宋齐隋大唐 周制,致仕之老及后乘之。 汉制,乘舆、金根、安车、立车,蔡邕曰:“五安五立。”徐广曰:“立乘曰高车,坐乘曰安车。”是为德车。五时车,安、立亦皆如之。各如方色,马亦如之。建大旗,十有二斿。所御驾六马,馀皆驾四。皇太子、皇子、公、列侯,皆乘之。自汉以后,亦为副车。

晋制因之。天子所御则驾六,其馀并驾四。三公下至九卿,各一乘,公驾三,特进驾二,卿驾一。

宋因之。

齐制,诸王、三公、国公、列侯等,礼行则乘之。

隋制,金饰,紫通幰,朱里。驾四马。临幸及吊则供之。

大唐之制,以金饰,驾四马,临幸则乘之。大驾出,在耕根车后。

四望车齐隋大唐 齐四望车,通幰,油幢络,斑漆轮毂,亦曰皂轮车,以加礼贵臣。 隋制,同犊车,黄金饰,青油幢朱里,紫通幰,紫丝网,驾一牛,拜陵、临吊则乘之。

大唐之制,以金饰,驾四马,拜陵、临吊则乘之。大驾出,在安车后也。

游车汉晋宋 汉制,九游车九乘,大驾为先乘。 晋宋因之,自后无闻。

羊车晋齐梁隋大唐 晋制,羊车一名辇车,上如轺,伏兔箱,漆画轮。武帝泰始中,羊琇乘,司隶纠罪免官。 齐依之,因制漆画牵车,小形如舆,金涂纵容,锦衣。箱里隐膝后户牙兰,辕枕后捎,幰竿代栋梁,皆金涂铰饰。御及皇太子所乘也。

梁因制羊车,亦名辇,上如轺,小儿衣青布葱褶,五辫髻,数人引之。贵贱通得乘之,名牵子也。

隋大业始置焉。金宝饰,紫锦幰,朱丝网。驭童二十人,皆两环髻,服青衣,年十四五者为之,谓之羊车小史。驾果下马,其大如羊。

大唐因之,小史十四人。

画轮车晋宋齐梁 晋制,画轮车,驾牛,以采漆画轮毂,上起四夹杖,左右开四望,绿油幢,𫄸朱丝青交络,其上形如辇,其下犹犊车。贵者不乘。大驾次羊车后也。 宋齐梁相因,为群公所乘。自后无闻。

鼓吹车梁 梁制,鼓吹车,上施层楼,四角金龙,衔流苏羽葆。凡鼓吹,陆则楼车,水则楼船,在殿庭则画笋为楼。楼上有翔鹭栖乌,或为鹤形。自后无闻。 象车晋 晋武帝太康中,平吴后,南越献驯象,诏作大车驾之,载鼓吹十人,使越人骑之。元正大会,入庭。大驾卤簿行,则试桥道。自后不见。 黄钺车晋大唐 晋制,黄钺车,驾一马。大驾行,于华盖后御次麾左右。又有金钺车、金钲车,并驾三马。 大唐贞观以后加之,备于大驾卤簿。天宝元年,改为金钺车。

豹尾车周汉晋宋大唐 周制也,所以象君子豹变,又以尾者言谦也。古者军正建之。崔豹古今注云。 汉制,大驾出,属车八十一乘;法驾出,属车三十六乘,最后一乘悬豹尾,以前比之省中。胡广曰:“施于道路,豹尾之内为省中。”

晋因之,在卤簿之末。

宋志徐广按淮南子云:“军正执豹皮以制正其众。”礼记曰:“ 前有士师,则载虎皮。”乘舆豹尾,亦其义类。

大唐之制,大驾出,在黄钺车后,驾二马。右武卫队正一人,在车执之。

建华车晋 晋制,建华车,二乘。驾四马。大驾,分在左右行。自后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