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园学古录 (四部丛刊本)/卷第四十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四 道园学古录 卷第四十五
元 虞集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刊本
卷第四十六

道园学古录卷之四十五    方外藁一

             雍虞 集 伯生

  铭

    龙虎山道藏铭

道家以老子清静之言为宗老子本周藏室史故其流出于

史官仐道家有藏室以藏书盖有所因起矣汉之时去老子

未逺其言最用丗然著于志者凡三十七家九百九十三篇

而伊尹太公管仲之书在焉不皆本于清静也后丗神仙祠

祷凡方伎悉系于道家其书概谓之经盖其相传最尊者三

洞三十六部凡万百千篇丗徒闻其名而陶隐居真诰或著

其目多云未降于丗者是也其可知者大抵岀于老子之后

而老子至矣今其徒尊而藏之以室不亦宜乎龙虎山者嗣

汉天师居之其上清正一宫者道家之緫㑹也宋庆元中冲

静先生留用光见知宁宗使有司新其宫而藏室之所谓经

者皆粉黄金为泥书之后以宫火不存皇元大德三年有敕

重建宫嗣汉天师留国公曰不可以重烦县官也凡祠宇可

为者率其徒各以其力为之而 君见独先生作藏室木石

坚美缔构雄丽规制益加于旧藏以木为匮置室中髙(⿱艹石)

尺内广围径(⿱艹石)干尺觚其隅为八面面为方格以次受盛经

之函刻木为天人神仙地灵水官飞龙翥鳯之属附丽其上

皆涂以金中立巨木实之下施盘轮令可关以旋转言象天

运焉工未毕先生去丗弟子孙景真成之而奉祠先生于藏

室之北不忘其功也先生之师曰黄君复亨复亨之师黄君

崇鼎至元中佐天师立道教所多所画诺亦有祠复亨尝铸

大锺起锺楼施田益宫中先生名彦纲字叔纪闽人有文章

其道行见翰林学上元公明善所撰碑文既为藏室亦买田

食其众以备修葺盖逺计也复亨弟子李谨修从三十九代

天师至京师来求铭其藏室铭曰

(⿱艹石)太始虚皇之廷天真文人象气录形结画神丹岀圗帝

青散芒垂角振耀流霆昭明三光放落九星纵广自然非有

使令変合万亿出物宣灵后圣有作取以为经五千其文载

之兼軿示我清静遂我杳冥天根之门牝虚玄宁配天作极

宰干化亭胤孳绪馀袭武承馨法言神方枚数以庭要其宗

㱕如器在型上清有宫万神攸停乃作琼室侠列幽屏题囊

篆茂刻日雕玲龙韬括藉虎带萦𬘩玉气充逹金耀晶荧阳

卫雄毅阴官娉婷人不敢䙝鬼不敢听愼尔授受俾老复丁

宝兹万年合増帝龄下土小子集稽首述铭勒作真符后天

不倾

    大(⿱艹石)岩广福灵真宫铭

临江道士聂立仁记大(⿱艹石)岩曰大若岩者在温州永嘉县北

百八十里道书所书赤水山福地者也其山周廽五十里岩

髙十七丈深百四十尺广倍之石环中虚容光东启居者如

在屋室大抵丗言洞穴多在幽暗险绝必旁行仄入莫穷其

所至筹火扪索乃颇有见以为奇未有(⿱艹石)是之明爽者也有

石台髙数丈当其前(⿱艹石)门屏然其北有东西两溪合流道岩

下汇为龙潭而南出至县其西溪相传有赤水时出饮者养

寿今山下多老人百十歳而赤水不常有也沿溪皆奇石稍

可以物𧰼名者(⿱艹石)香炉石笋屏霞莲花之属凡数十处其不

可名者至多也溪之源有两瀑布皆垂百尺一曰谷际一曰

傅岩尤奔怒者也𣈆永嘉中有传𨼆遥王贞白者隠此洞其

弟子朱孺子见白犬走枸𣏌丛下怪之掘得根(⿱艹石)犬者煮食

之身轻登石台仙去故名其台曰飞升台而枸𣏌至今豊茂

异常产来游者皆撷茹之传王或云犹在时曽有人见之其

后陶𨼆居著真诰于此故又名真诰岩又尝炼丹留岩中夜

晴时或望见光煜煜然云是丹光也唐时人间以水旱疾疫

祷辄应咸通七年恩王府叅军知永嘉监崔玄德始请于朝

为立祠度道士居之予田四百五十畒禁樵采一里宋宣和

三年建三清殿岩中赐名广福灵真宫岩中风雨不及至今

(⿱艹石)新成者又有两殿五祠一锺楼皆在岩中道馆厨库在岩

外庆元中道士娄 王希皓知宫事皆修治之入国朝用温

州道录兼领故其徒散理别业宫废不治大德四年曹渊龙

始专居之出私钱募人上垦其山下堤其溪水除导其湮芜

得田数十畒益以巳之私产悉以资宫中之用作齐堂治凡

屋之当治者几二十年而宫事备天子下玺书护之俾以其

徒相传勿敢有所易渊龙瑞安人其先累丗 仕故宋多至

清𩔰故家凋䘮乃从黄冠游至是两𬒳恩命提㸃宫事盖佳

士也其记如此渊龙尝言曰上岩后山近一里得最髙处木

石深雄樵者至此每闻锺磬声相惑不敢动而去渊龙数至

其处无所闻然尤奇胜也蜀郡虞集曰此子之玄应也为著

铭曰

岩中虚容作室门出震当离日承阙端镇巨石朱陶君去百

年赤水隠原木葛绵绵曹渊龙修其宫学仙翁百灵受命斥

物怪非有道者勿敢至矧敢壊勒以吾铭示千载

 赞

    佛母赞

佛念众生如母忆子怜爱同情救度殊智净𣑽宫中宝月华

云朝生王子尊贵无伦

    辛澄莲花善萨像

圣具大慈者手执妙莲华清净无垢轮威照虚空界华与持

华者无二亦无别我于不二门得见见在等为一大士出常

住于丗间大人及我等是故敬信礼

    维摩居士文殊像

城里普薫香积饭宝中同供妙天花清凉山上千年石犹结

慈云𠋫翠华

    龙眠华藏变相赞

龙眠居士𪧐慧通亲睹华SKchar法界𮗚毗卢妙相好灵智所现

非幻作诸大勇识以次来衣冠缨络严饰具迺至诸天诸大

天福德鬼神八部等威慈并承力各随因地见形𫝑我思

法云顶中宝紫金光聚超众地一毛孔中一切见半月满月

诸宝玊香云鬘云宫殿云重重单复互含摄悲愍众生故在

丗令我愚䝉得瞻仰愿如童真法王子弹指开门入宝阁普

现普讃尽未来与佛常住金刚定

    瑞光塔院赞

大修行人本觉明了脚跟之下十日并照信功德母众圣伴

绕大寂定光恒住佛表

    逹摩象赞

万里东来言不契九年壁底影为𩀱等闲风信生芦叶云散

青天月满江

    昆沙门天王赞

介胄以居容擢斯赫持器不用填猒阴慝SKchar抢在陲帷幄何

思幽祷𩔰符吁有神师

    多闻天王赞

承佛愿力以德为威镇于天门人龙弗违我自闻闻宁以多

胜敛铠櫜戈黙然天定

    老子赞

上古圣神邈(⿱艹石)羲黄民之识知休乎善忘巍巍其成皡皥其

治犹龙之叹庶其在此礼仪三百威仪三千不有遗老吾何

徴焉熙𠔃春台泊𠔃渊水孔德之容是谓物始

    题陈希夷先生画像赞

集尝奉 诏祠华阴入云台𮗚进至张超谷拜先生遗象髙

逺渊冲之风変化流通之妙犹可想见其仿佛也昔邵氏先

天之学上溯其源实自先生出天作斯文焉可诬也而丗人

以神仙求之殆因其所见而然欤钱塘隐者薛无尘得先生

画象草衣蓬跣盖其终隐而无复当丗之意者令集作赞集

何足以知先生哉姑以所闻其粗者而言之其辞曰

风霆流形宇宙在手𨼆显尽神而巳弗有匠有代斵迺反无

为图书之传百丗之师

    三茅山四十五代宗师赞

     第一代太师

仰瞻紫虚巍乎祝融飞霞成章流响振空日朗月辉玉质金

容上承诸天启我仙宗

     第二代玄师

夷质虚闲灵俦感玄金宫流韵玊树浮烟众真㑹言太帝锡

召手传道书笔精墨妙

     第三代真师

夙縁应运丗胄承祉妙敷人文宻赞神理尘爵外縻何间内

脩玉晨之虚我怀真游

     第四代宗师

紫微受书追奔两仪人间如帑乆留何为委形虚坛合莫太

始遗径不忘保之有子

     第五代宗师

天不爱道地不爱宝而彼鲜薄莫之能保群真手遗玉佩金

珰知之者希见之者昌

     第六代宗师

维昔茅君兄升弟及継兹令踪共保灵笈玉书所在万神卫

持道以时兴匪人得私

     第七代宗师

缅游灵岳结友匡庐采秀黄华濯清素蕖手握奇文足履轮

辐萧馆虚林想见遗躅

     第八代宗师

百榖之精结英中庭人以腹实我以虚宁全真玉光神文在

丗青童复来吾得攸𭔃

     第九代宗师

髙卧白云晨飧绛霞弟子如林著书满家濯神九清腾耀三

景与天为徙如日之炯

     第十代宗师

翙翙鳯仪覧德不迟或隠或来景运有期质化神通不滞玄

白百廿六歳唐仙宗伯

     十一代宗师

绝丗之资皆思友之仙縁有定敢縻以私茂松清泉亦复何

须冥心合真乐出太虚

     十二代宗师

至神合虚应物无迹强名坐忘销尔尘质髙风华林旭日丹

台蓬海无师㱕求天台

     十三代宗师

公私之辨至道名言徒说弗从频烦主恩上经十三妙𥙷遗

阙忝著刻铭无愧称绝

     十四代宗师

神冯虚生至灵为宝丗尘纷掦独静以保时成返空我知其

归来无所欣去无所悲

     十五代宗师

瞻日得道其知甚真柏庭之来桃源始春石龟五色首动尾

应忽然亡之妙极玄徴

     十六代宗师

食未养形食气养神鼎爼伤生忍而害仁我贵食母无假于

外瞻仪有感岂识其㑹

     十七代宗师

丗之将危智者去之而彼真人慨然兴悲深处岩洞流润千

里动植遂生风雨时至

     十八代宗师

龙章鳯书可制劫运藏之贵虚保之贵定全体皆用谁执其

方欲穷所入弟子忘羊

     十九代宗师

旭日未升众星粲如江南之都依我仙墟金印紫绶于我何

有彼以为贵来斯顺受

     二十代宗师

域中之大惟王与道我以虚神彼以位宝华阳之传其书孔

多以佐时功阴阳太和

     二十一代宗师

朝游宝林暮𪧐玉池微吟所激籁生凉飔玄圃之英濯濯其

羽我翔太清假尔飞舞

     二十二代宗师

赫阳吐芒赤水腾光引以神鼎灌以灵浆千日道成潜跃自

在盘桓玉童缟衣玄带

     二十三代宗师

赤子童真𪧐智冥得凌虚有音履水无迹有道之朝暖如中

春执玉振金为时外臣

     二十四代宗师

积金之阴其神孔威潜灵感符启我仙扉雨扉阖开神生悬

景丹光在林人识馀鼎

     二十五代宗师

玉华荡空金英散香群仙启关受契紫皇神明之区有相成

道袭真给传天地同老

     二十六代宗师

秋空尘消春渊冰涣美哉仙仪皇明所赞徒赞其仪弗究其

道临终之言帝王之要

     二十七代宗师

古先圣真錬质返始往来无方聚散无体我神甚真故与之

遇外户何人欲闻其语

     二十八代宗师

土木之崇时息时兴我行无为彼夣有征峨峨象帝玉质天

粹临化俱返孰执其契

     二十九代宗师

神物之还雷电与俱青李何来报徴神墟发药群疾泉流林

注以无尽施待有縁者

     三十代宗师

太一好生法容祷祠而所福祸则不敢私迷国当诛犹兾冥

报玄狱之警亦辅名教

     三十一代宗师

流星之光下而为人敛精含辉忘言绝尘神丹之来道不苟

授应物泊然是善玄守

     三十二代宗师

仙学所能非人间书示假豪素何妨乘馀几动于微我感以

虚谓我预知孰䆒玄枢

     三十三代宗师

于皇阜陵躬勤孝理爰尚清静询于真土手制华巾俾却冠

尘畴克称兹玉立长身

     三十四代宗师

发书启玄托易著明出日入月道正不倾瑞露宻降芝英自

生白鹤起飞遂超太清

     三十五代宗师

孰谓仙真遗丗去之受职于天忠孝是司地道无成含章为

美俾扬皇风是用锡尔

     三十六代宗师

千万之一人保纯德万忆之一纯德之极纯极而仙人化而

迁父不拾遗仙许子为

     三十七代宗师

冠巾裳衣人饰其外我髽以游返质非怪桑林之忧𥼶以甘

沛而不自神曰天所漑

     三十八代宗师

得书石室古仙所留具释隠言以镇丹丘天门广开群真毕

来匪夣伊真万方其新

     三十九代宗师

伟乎架岩誓遗丗尘食地徇形寔滞升真处髙飞危守洁非

介飞歩神京接𮜿玉海

     四十代宗师

丗运向微海将尘飞仙人知几暂至遄归山灵夜呼芝英昼

映我保玉书以请民命

     四十一代宗师

道之所传天且弗违孰睥睨之间以人为茍可间者斯非其

道告示真士善守神保

     四十二代宗师

华阳之洞壁以玄琼千歳一开列见仙名仙之为道有化无

迹人穷大传我返真极

     四十三代宗师

上清之宗丗以贤受景运自新仙裔乃复嘘和吸精保卫圣

躬翼以星斗导之雷风

     四十四代宗师

养素以朴通真以诚内接玄同外佐升平蜚螟伏藏年谷成

遂少见其微巳足名丗

     四十五代宗师

山岳昂藏湖海浩汤玄微备至植宗华阳承光紫阙敷贶宋

方九老都君锡尔宝章

     张宗帅𦘕像赞

维大宗师天锡𦒿年云风恒从不以丗迁翼翼小心赫赫盛

服出入帝所长乐无极

     呉宗师𦘕像赞

列仙之儒身为道枢舒卷经纶绰乎有馀宇宙名言河海伟

量冠服髙明云汉之上

     道士小象赞

暧暧曽霄三素之云超乎象外蔚然𦆯纷中有至真独立不

群霞属羽𥚑翼扶道君上朝紫阙手执玉文

  序

    送昌上人诗序

为禅学者草食涧饮以发明巳事为䆒竟其徒相值于寂寞

之濵一言激厉而顿有悟入则能事毕而邈乎相忘矣𥘉安

有纲纪众多之法哉自其教行中国始有为之深计长虑者

为之条约曰清规严㓗周蜜卓然建立数十百年不変而弥

固用能使豪杰奇伟之士靡然委顺而枯槁绝物者赖有以

自餋而事其事及其至也儒先君子盖亦叹其有礼乐之遗

意焉此岂一日之积哉近丗奉佛号称极盛而名山大刹之

闲或阴坏其法学利彼所谓䆒竟巳事者伥伥几无以存其

身而清规微矣鄮山昌上人历游诸方独为此惧迺考禅宗

传流血脉之的上溯六祖継明教嵩 之谱尽以为图懐以

来京师思有以振之然知其不可而遽去殆其数然也且上

人一身何往而不得安处哉而拳拳忧其法之坏(⿱艹石)此此其

人所存可知巳嗟夫彼其为教非直天下之道揆法守也然

犹一日废则不可以立则大夫君子独无所警乎哉予窃有

感焉因书以为送行诗叙

    㑹上人诗序

古者君臣赓歌于朝以相劝戒颂德作乐以荐于天地宗庙

朝觐宴享之合征伐勉劳之恩建国设都之役车马田猎之

盛农畒艰难之业闺门和乐之善悉托于诗而其用大矣至

于亡国失家放臣逐子嫠妇怨女之感淫渎䜛刺之起而其

変极矣于是又有𨼆居放言之作市井田野之歌谣诵䜟纬

之文史传物色之咏神仙术数之说鬼神幽怪之语其𩔖尚

多有之而最善者君子之道德有乎其身则发诸音而成文

者足以垂丗立教以成天下之务者也上下千百年间人品

不同所遇异时所发异志所感异事极其才之所能其可以

一概观之也哉浮圗氏之入中国也不以立言语文字为宗

于诗乎何有然以其超诣特卓之见撙节隠括以为辞固有

浩博宏逹大过于人者则固诗之别出者也而浮图氏以诗

言者至唐为盛丗传寒山子之属音节清古理致深逺士君

子多道之迺(⿱艹石)舎风云月露花竹山水琴鹤舟笻之外一语

不措者就令可传亦何足道哉予过呉遇钱塘㑹上人以其

诗数百篇示予盖其平生深得禅恱之味枯槁介特绝不与

丗相婴凡吾前所云者一未始与之接也而独得其一绪之

清思终日累月唫哦讽咏于泉石几榻之间其运思苦造言

精矣至其贬驳众人曽不少贷虽古尊𪧐犹吹求其失而论

之故翰林学士承㫖呉兴赵公叹其诗有道味手书十数篇

施诸屏障又因以遗之曰使以示诸江湖庶小慰其苦唫之

心者予因为之目曰春冰结花尘滓都尽秋空卓秀一色空

青是亦可以传矣而又欲予为之序噫予历观丗変与作者

之能事有概于𠂻者多矣上人乃欲休予于寥寥澹泊之至

者乎故为之序

    送吉上人序

尝闻昔有佛学之士坐大道场领众或至千人或数百人使

之坐卧必安食饮必时朝夕有所事谨愼整齐秩然有序不

异良将帅贤牧守非有豪迈之才含弘之量厖硕之福殆不

能处此也东南名刹自隋唐至宋时有隆污而寺常盛大抵

王之者多得其人故也近时前軰澌尽为其学者绝无所归

依所谓住山者古人或坚不肯出或勉强应丗如甚不得巳

者今皆攘臂争席者相望矣歳又连大侵随处鱼鼓簘然亦

其教之运然欤荆门在上流百年前兵所交也地气有所息

故今玉泉楼观林邑田园之盛沛然充溢地僻无外鹜足以

安禅而容众殊非东南所可及也住持天岩吉公至京师因

余僚友斡君克庄见之仪相魁伟外扑中寛为一方之郷仰

岂偶然哉其还玉泉也交游赋诗以饯之而斡君独欲某为

序嗟夫佛学大要莫深切著明于止观之说兹山实智者所

起也今吉公自其师以来凡所以为守者至备极盛无以加

矣止观之书天台多讲焉玉泉禅林也必有遗其文而践其

实者也矣则为不负智者吉公尚得其人以告我乎是为序




道园学古录卷之四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