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氏闻见后录/卷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邵氏闻见后录
◀上一卷 卷十九 下一卷▶


晁以道言:‘王荆公与宋次道同为群牧司判官,次道家多唐人诗集,荆公尽即其本择善昔签帖其上,令吏抄之。吏厌书字多,辄移荆公所取长诗签置所不取小诗上。荆公性忽略,不复更视,庸人众诗集以经荆公去取皆废。今世所谓《唐百家诗选》曰荆公定者,乃群牧司吏人定也。’

宋子京罢守成都,故事当为执政,未至,宰相以两地见次,尽以他人充之。

子京闻报怅然,有‘梁园赋罢相如至,宣室厘残贾谊归’之句。言者又论蜀人不安其奢侈,遂止为郑州,望国门不得入,久之再为翰林承旨。未几,不幸讣至成都,士民哭于其祠者数千人。谓‘不安其奢侈者’诬矣。宰相,韩魏公也。言者,包孝肃也。然子京先有‘碧云漫有三年信,明月长为两地愁’之句,竟不至两地,悲愤而没,世以为谶云。

吕申公帅维扬,东坡自黄岗移汝海,经从见之。申公置酒,终日不交一语。

东坡昏睡,歌者唱:‘夜寒斗觉罗衣薄’,东坡惊觉,小语云:‘夜来走却罗医博’也,歌者皆匿笑。酒罢行后圃中,至更坐,东坡即几案间笔墨,书歌者团扇云:‘雨叶风枝晓自匀,绿阴青子静无尘。闲吟绕屋扶疏句,须信渊明是可人。’

申公见之亦无语。

韩魏公与宋尚书同试中书,赋琬圭。宋公太息曰:‘老矣,尚从韩家郎君试邪!’盖宋公文称已著,韩公以从官子弟二名登科,然世尚未尽知也。或闻韩公则愧谢曰:‘某其敢望宋公,报罢必矣。’已而韩公为奏篇之首,宋公反出其下。

后韩公帅中山,作阅古堂,宋公词有云:‘听说中山好,韩家阅古堂。画图名将相,刻石好文章。’韩公见之不悦。

王荆公初执政,对客怅然曰:‘投老欲依僧耳。’客曰:‘急则抱佛脚。’

公微笑曰:‘投老欲依僧,古人全句。’客曰:‘急则抱佛脚,亦全俗语也。然上去投,下去脚,岂不为的对邪?’公遂大笑。

苏仲虎言:有以澄心纸求东坡书者。令仲虎取京师印本《东坡集》诵其中诗,即书之,至‘边城岁莫多风雪,强压香醪与君别’,东坡阁笔怒目仲虎云:‘汝便道香醪。’仲虎惊惧,久之,方觉印本误以‘春醪’为‘香醪’也。

刘梦得作《九日诗》,欲用糕字,以《五经》中无之,辍不复为。宋子京以为不然。故子京《九日食糕》有咏云:‘飙馆轻霜拂曙袍,糗餐花饮斗分曹。刘郎不敢题糕字,虚负诗中一世豪。’遂为古本绝唱。‘糗饵粉蜜’,糕类也,出《周礼》。‘诗豪’,白乐天目梦得云。

李太白《僧伽歌》云:‘此僧本住南天竺,为法头陀来此国。’又云:‘嗟予落泊江淮久,罕遇真僧说空有。’时僧伽已显于淮泗之上矣。豪杰中识郭子仪,隐逸中识司马子微,浮屠中识僧伽,则太白亦异入也哉!

白乐天《长恨歌》有‘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灯未成眠’之句,宁有兴庆宫中,夜不烧蜡油,明皇帝自挑灯者乎?书生之见可笑耳。

元和中,处士唐衢善哭,闻白乐天谪,辄大哭。衢后死,乐天有诗云:‘何当向坟前,还君一掬泪。’

晁以道问予:‘梅二诗何如黄九?’予曰:‘鲁直诗到人爱处,圣俞诗到人不爱处。’以道为一笑。

柑橘二物,《草木书》各为一条。安定郡王以黄柑酿酒,曰‘洞庭春色’。

东坡之赋,皆用橘事。岂以橘条下云:其类有朱柑、乳柑、黄柑、石柑乎?夫柑无故事,名‘洞庭春色’,亦橘也。

欧阳公于诗主韩退之,不主杜子美。刘中原父每不然之。公曰:‘子美“老夫清晨梳白头,玄都道士来相访”之句,有俗气,退之决不道也。’中原父曰:‘亦退之“昔在四门馆,晨有僧来谒”之句之类耳。’公赏中原父之辩,一笑也。

南人谓象齿为白暗,犀角为黑暗。少陵诗云:‘黑暗通蛮货’,用方言也。

李太白诗云:‘昔作芙蓉花,今为断肠草。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按:陶弘景《仙方注》云:‘断肠草,不可食,其花美好,名芙蓉。’

李习之、韩退之、孟东野善,习之于文,退之所敬也;退之与东野唱酬倾一时,习之独无诗,退之不议也。尹师鲁、欧阳永叔、梅圣俞善,师鲁于文,永叔所敬也;永叔与圣俞唱酬倾一时,师鲁独无诗,永叔不议也。习之、师鲁之于诗,以为不足作邪,抑不能也?夔峡之人,岁正月,十百为曹,设牲酒于田间,已而众操兵大噪,谓之养(原注:去声)乌鬼。长老言:地近乌蛮战场,多与人为厉,用以禳之。沈存中疑少陵‘家家养乌鬼’,其自也。疏诗者乃以‘鸬鹚别名乌鬼’。予往来夔峡间,问其人如存中之言,鸬鹚亦无别名。

华州齐云楼有唐昭宗词:‘安得有英雄,迎归大内中。’蒲中鹳鹊楼有唐太宗诗:‘昔乘匹马至,今驾六龙来。’其英伟凄怨之气,何祖孙不同也!

东坡为董毅夫作长短句,‘文君婿知否?笑君卑辱。’奇语也。‘文君婿’

犹‘虞姬婿’云,今刻本者不知,有自改‘文君细知否’,可笑耳。

东坡别李公择长短句,‘凭仗飞魂招楚些,我思君处君思我。’退之《与孟东野书》:‘以余心之思足下,知足下悬悬于余’之意也。

宋子京在翰林时,同院李献臣以次,有六学士。一日,张贵妃词头下,议行告庭之礼,未决,子京遽以制上,妃怒抵于地曰:‘何学士敢轻人?’子京出知安州,以长短句咏燕子,有‘因为衔泥污锦衣,垂下珠帘不敢归’之句。或传入禁中,仁皇帝览之一叹,寻召还玉堂署。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李太白词也。予尝秋日饯客咸阳宝钗楼上,汉诸陵在晚照中,有歌此词者,一坐凄然而罢。

夔州营妓为喻迪孺扣铜盘,歌刘尚书《竹枝词》九解,尚有当时含思宛转之艳,他妓者皆不能也。迪孺云:‘欧阳詹为并州妓赋“高城已不见,况乃城中人”诗,今其家尚为妓,詹诗本亦尚在。妓家夔州,其先必事刘尚书者,故独能传当时之声也。’

‘仙女是,董双成,桂殿夜凉吹玉笙,曲终却从天官去,万户千门空月明。

河汉女,玉炼颜,云軿往往到人间,九霄有路去无迹,袅袅天风吹佩环。’李太尉文饶《迎神》、《送神》二曲。予游秦,尚有能宛转度之者,或并为一曲,谓李太白作,非也。

程叔微云:‘伊川闻诵晏叔原“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长短句,笑曰:“鬼语也。”’意亦赏之。程晏三家有连云。

晏叔原,临淄公晚子。监颍昌府许田镇,手写自挤长短句,上府帅韩少师。

少师报书:‘得新词盈卷,盖才有馀而德不足者,愿郎君捐有馀之才,补不足之穗,不胜门下老吏之望’云。一监镇官,敢以杯酒间自作长短句,示本道大帅;以大帅之严,犹尽门生忠于牙郎君之意;在叔原为甚豪,在韩公为甚德也。

予尝见东坡一帖云:‘王十六秀才遗拍板一串,意予有歌人,不知其无也。

然亦有用,陪傅大士唱《金刚经》耳。’字画奇逸,如欲飞动。鲁直作小楷书其下云:‘此拍板以遗朝云,使歌公所作《满庭芳》,亦不恶也。然朝云今为惠州土矣。’予意韩退之、张籍翰墨间,亦无此一段风流耳。

东坡《赤壁词》‘灰飞烟灭’之句,《圆觉经》中佛语也。

 上一卷 ↑返回顶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