郓州刺史厅壁记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郓州刺史厅壁记
作者:马总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481

唐受天脩命,用古道理,仁覆德载,与二侔大,弘煦丕冒,与三并曜。继明嗣睿,万叶其始于十一圣;圣谟熙载,千祀其初于十四岁。岁二月丁巳,平巨寇,复齐鲁地。三月己丑,乃命臣揔授节分阃,抚安馀众,且理于郓,而观察曹濮。故荷皇泽,来濯污俗,人既沐浴,咸以洁清。物无夭伤,各遂性命。不化化,不楙楙,感圣德也,岂待守臣施诸政术,而革讹止谬乎?于以见周公、太公之遗风,仲尼之礼教,有所不泯者焉。何以言之?先是元凶事犹未顺,惟此邦众,尚或率从,及显逆谋,多不为用,其所宠任,皆亡命之徒与皂隶耳。故义声一呼,厥众咸应,乃知斯人可与为顺,不可与为逆,此其明验与!夫州郡厅事之有壁记,虽非古制,而行之已久,其所纪者,不唯备迁授,书名氏,将以彰善识恶而劝戒存焉。其土风物宜,前政往绩,不俟咨耆访耋,搜籍索图,一升斯堂,皆可辨谕。原兹邦域,其来远矣,曰太昊之墟,曰鲁之须句,曰汉之东平,曰今之郓州,其地一也。武德中为揔管府,亦为都督府,而蒋、曹、戴、濮、兖五州焉。贞观初废府复为州,八年始自郓城移于是,就高爽也。自逆帅攘据,罔率训典,改易升降,名称溷淆,盖无取焉。今以平寇之初,魏博田公奉诏权兼勾当,则位同正牧,宜书为首,亦《春秋》始鲁隐公,贤之也。其国初已来刺史名氏及迁改之次,既遭蔑弃,难以究详,访诸史官,异日备于东壁。时圣历元和,纪号己亥,直岁十二月己卯,捡校礼部尚书兼郓州刺史御史大夫马揔记。《重校正唐文粹》卷第七十二《记》丙。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