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闲老人滏水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十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三 闲闲老人滏水文集 卷第十四
金 赵秉文 撰 景湘潭袁氏藏汲古阁钞本
卷第十五

闲闲老人滏水文集卷第十四

  搃论

尽天下之道曰仁而巳矣仁不足维之以义世治

之污隆系乎义之大小而其世数之乆近则系乎

其仁所积之有厚薄纪纲刑政皆由义出者也天

下有道则大纲小纪一出于正其次大纲正而小

纪不正不害其为治大纲不正小纪虽正不害其

为乱所谓大纲风俗也人才也兵食也质胜华则

治之原也华胜质则乱之端也国家之兴未有不

先寔而后趍于华华之极则为奢为僣为奸为伪

则日趋于乱矣天下不能无正人亦不能无邪人

在人君所处之正胜邪则治之端也邪胜正则乱

之端也邪胜极则为请托公行为䜛妒并兴则日

趋于乱矣天下不可一日而无兵偹亦不可一日

而乏财用用之有道治之原也用之非道乱之端

也二者之敝为黩武为聚敛则日趍于乱矣天宝

之末宣政之季病者有坊孤独者有飬教飬有官

宫祠有秩亦可谓小制立矣然不免于乱世凡以

大纲不正故也自古帝王或寝以隆昌或偾而复

振或㫁而复续皆积之效也唐虞三代汉唐难以

遍举秦征伐六国六国未亡而秦先亡文景弑逆

晋一𫝊而亡前人所谓秦如马后牛吕氏非复嬴

者是梁武好佛而亡而馀孽复振至唐八叶宰相

与之终始犹以慈俭也是故施之于智力可及之

地者人也施之于智力不可及之地者天也仁者

天之道也义者人之事也人定者胜天天㝎亦能

胜人孟子曰不仁而得天下者未之有也余独曰

不仁而得天下者亦有之矣不仁而世数长久者

未之闻也或曰子之言世俗之言也曰固也然古

之人不求茍异其于仁义而巳六经载唐虞三代

之道遭秦煨烬其书不完汉魏以来学者偹之详

矣苟为喋喋吾恐失之凿也两汉以来傋有史记

可覆而考也文帝有容天下之量宣帝有君人之

术然而不及三代者武帝之过也蜀先主有公天

下之心唐文眀二帝有追治古之风然皆有不足

以为龟鉴矣或曰前軰之论英雄曰曹操刘𥙿符

坚其取天下或得或失子曽无一言及之何耶曰

𠩄贵乎中天地而应帝王者谓其为生灵之主也

苟争地以𢧐杀人盈野争城以𢧐杀人盈城不顾

逆顺是生人之𬽦也予尚忍言之哉卒论如左传

之于家云

  西汉论

汉髙帝起布衣取天下当时比之逐鹿幸而得之

然𥘉入𨵿中秋毫无犯约法三章此与𤼵粟散财

何异天下既定䂓模卓然巳有四百年之气象孝

惠享国日浅吕氏盗执国柄勲亲环视莫敢谁何

譬犹强族大姓乘并兼之力 亡子㓜主㛣鸷忍

虽有豪奴悍婢犹且愓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息伺一旦之隙馀威犹在

耳孝文慈俭出于天性是时汉兴二十馀年贾生

遂欲改制度削诸矦击外夷赖𧨏之策不行遂以

无事使帝无贾生不失为守成之主而帝尽行生

之言其祸有不可胜言者大抵文帝徳量过于贾

生所不及者才具耳虽然以𧨏之才辅之可也踈

之亦非也使𧨏加以数年不死亦自悔其前日之

论则伊管之俦也及至孝景用晁错之计七国遂

反于斯之时有叛国无叛民后来到淂武帝罢黜

百家表章六经修郊祠改正朔作诗乐正音律骎

骎乎三代之风使武帝遂相仲舒则三代矣或曰

元朔之政多以仲舒𤼵之然此皆三代之文仲舒

之言曰人君正心以正朝廷又曰仁人者正其义

不谋其利眀其道不计其功凡此皆仲尼之心三

代之寔也使帝知正心眀道之寔亦自无末年之

祸而帝甘心四夷奢侈无度尔岂果能用仲舒哉

奈何乘文景之蓄积穷兵黩武征伐不休至于末

年戸口减半几及亡国所不亡者幸也或曰武帝

开西域以㫁匈奴右臂泄髙帝平城之耻洗吕后

嫚书之辱矫文帝姑息之弊计算见效不尔丕乎

曰前不云乎不谋其利利之大者也不计其功功

之大者也以帝之雄才大略一遵文帝之慈俭又

岂止延祚四百年而巳哉是故帝王之过莫大乎

好杀老子曰其事好还楚𤫊王曰予杀人子多矣

能无及乎卒有戻园之祸赖髙文恩徳在人心付

托淂人拥昭立宣遂以复安曰然则魏霍之将也

非乎曰亦非也武帝非寔知卫霍之才特以私卫

后之亲耳以李广利称贰师准之可见自古帝王

变乱旧章果于自用者自武帝始其与始皇相去

无几亡不亡之间耳及至孝宣知民事之艰难厉

精为治有君人之术然考其所谓以严致平者殆

不可见夫信赏必罚五帝三王不易之道但论其

当与否耳必以诛赵广汉韩延寿等为严刑峻罚

破奸宄之胆此自帝之过举亦非霸者之政矣惜

哉亡是可也至其用赵充国破先零论议谆稪于

屯田之计优优乎帝王之略矣元成而下无讥焉

刘向杨雄皆经国之大儒吾知其不能用之也

  东汉论

善治病者必知脉之虗寔病之大小治之逆从微

者逆之甚者従之寒𤍠通塞因之有时故疾未除

更生他疾叁伍其冝徐以制之夫然后病可除也

东汉自眀章以后其君不足以有为政出外戚孝

和与郑众诛窦宪宦官用事自此始此盖如人受

病之始虽饮食如故病留于腠理而四肢未𮗜也

迨至孝安纳王圣焚豊之譛诛杨震如人渐不甘

肉之味而嗜土炭疾犹可为也眀年诛圣等是

其效矣其后梁冀擅废立唐衡左琯等用事此亦

平勃交驩之时也李杜二公少忍湏臾帝必将愤

冀冀乃可圗巳而单匡等果诛冀五侯复恣横将

⿰纟⿱𢆶匹 -- 继是而思进者此通曰通用塞因塞用之理也

终之陈窦⿰纟⿱𢆶匹 -- 继诛党祸起矣此病甚而不从之故也

是后群公欲尽诛内宦内宦既除而汉亦亡譬犹

故病未除益以它疾其证巳危当以饮食医药渐

以治制之一用驮药则大命去矣故毒药十去六

七者良为此也尝谓西汉大臣寛博有谋可定大

事然不及东汉士大夫之节故平勃霍光终成其

功其敝也飬交安禄而王莾以穿窬之智坐攘神

器东汉士大夫忠义有守足镇颓俗然不及西汉

大臣之谋故李杜诸公以虗名相髙而奸雄不敢

觊觎其敝也矫激太甚而身死国亡要之圗回天

下者岂浅浅丈夫之所为哉在易之蛊曰先甲三

日后甲三日说者曰甲为春仁也庚为秋义也蛊

者物壊而有事之时治蛊之道可不以亟也于卦

一阳生为复二为临三为㤗四为大壮五为夬夬

决也以五阳而决一阴犹戒之曰徤而说次而和

柔乘五刚也然则圣人之意亦可见矣或曰然则

仲尼𮥠三桓城也非耶曰史失其𫝊多矣家语杂

出于后世王肃之学是非圣人之学谋也圣人之

谋不如是之亟也哀公问社于宰我说者以为有

行诛之意鲁自宣公行国政失于王桓乆矣仲尼

止之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諌既往不咎谁谓仲尼

为政期月而遂隳三都乎易曰顺而止之𮗚象也

或曰然则李杜当梁冀废立之时将为胡广赵戒

乎曰李杜正色立朝若经孔子当在三仁之列吾

犹恨其正而寡谋也广戒慎而不正李杜正而不

顺顺而正之其平勃乎陈窦诸贤犹祼𥘵而劘虎

兕之齿也至则靡耳何功之有易曰见恶人无咎

子见南子佛盻公山弗扰召子欲往圣人不绝恶

人之辞陈寔所以送张譲之葬也虽然有寔之心

则可不然岂可见王门而称贞哉

  魏晋正名论

甚哉桓𤫊之不君也其所为钩党者天下之善人

举在焉善人国之纪也其可杀之乎善人诛锄奸

雄觊觎又况鬼偷狐媚如操者哉自后轻侮肆言

如孔文举者杀之𭄿譲九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如荀文若者杀之豪

杰既尽国亦随之其馀恇怯謟附之徒举社稷以

与人而不羞也是时中原人物惟陈长文为苐一

然其魏室佐命之臣则汉室之所谓贼也扼王父

之吭而夺之食资父以为孝凶逆不为谁谓长文

而忍为之乎善乎欧阳子之言曰魏晋而下佐命

之臣皆可贬绝谓其二心于本朝也迁固而下佐

作史者何其荡而无法也春秋书齐豹盗三叛人

名恶之也陈寿既以陈群之徒晋史遂以贾充弑

君之贼列于晋𫝊之首何以史为哉若以春秋之

法䋲之陈群贾充之徒当附于汉魏贼臣𫝊其书

曰汉群臣以帝禅于魏凡师能左右之日以庶㡬

乱臣贼子知所惧矣以荀彧为魏𫝊首何则天下


大乱郡雄竟起拨乱之才非操而谁汉禄既尽俟


天下悦然而归巳上则为周文王下不失为汉髙


光孰与攘九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以篡终哉此彧之志也以羊祜杜


预为晋𫝊首至于王祥虽名孝友身为三公无𥙷

国亡当附于王导𫝊首其馀机云之徒当列于文


艺𫝊稽阮之徒当列于玄虗𫝊王衍当国不营世

务我为乱阶当附于奸臣𫝊王凌母丘俭诸葛


䓁虽名忠于本朝然兴兵犯顺以诛君侧之恶其

渐不可启也当书曰魏诸葛诞王凌母丘俭以广

陵叛犹兾其有存魏之心故书曰魏若司马师则

无复魏矣阮藉登广武而叹盖有意乎正当世之

乱也然为师䓁作九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表名魏而寔晋矣当书曰

晋阮藉登广武而叹春秋之法诸矦即位未逾年

称子逾年则称公废弑二帝皆即位逾年而史称

郡陵厉公 髙贵郷公此何理也正使贼臣不加

尊谥犹当以废帝及正元正始之号加之至于元

皇帝为司马炎篡夺托名禅譲加之谥号炎之篡

魏之仇也使帝有灵其受仇雠之伪谥乎孔子曰

必也正名名岂正而言岂顺乎当书曰司马师废

正始皇帝昭弑正元皇帝炎篡景元皇帝是后果

夺之晋齐夺之宋梁夺之齐皆托禅譲为名虽曰

天道好还亦其风俗有自来然则名节之士由此

𮗚之可不重欤可不重欤

  蜀汉正名论

仲尼编诗列王𮮐离于国风为其王室卑弱下自

同于列国也春秋诸侯用夷礼则夷之夷而进于

中国则中国之西蜀僻陋之国先主武侯有公天

下之心宜称曰汉汉者公天下之言也自馀则否

书汉中王立为帝者何著自立也昭烈帝室之胄

辅以诸葛公王者之佐乘中原无主遂即尊位以

系逺近之望冝矣然而犹有所憾云者方蜀中传

言缟素以令王军曰曹操父子逼主篡位吾奉宻

诏讨贼义不与共戴天是时关张㷱虎之将犹在

指挥中原以定大计汉主若在吾事之不济退以

汉中正终身北面若忘危难之际非英主不济舍

我其谁哉上则为三王之学下不失为汉光武孰

与曹丕孙𫞐同以僣称哉书蜀攻吴𢧐于夷陵蜀

师败绩者何吴蜀唇齿之国人皆知蜀之攻呉不

知呉谋羽之亦非也使吴蜀相持而刘晔之计得

行吴其殆哉胜败不𠯁论也先主于关羽情义乆

要义当复𬽦不虑其败然闻诸葛瑾之言羽之亲

亲何如先帝俱应𬽦疾谁当先后忿恨之心亦可

已矣而不能巳余然后知克己之为难也书汉主

命丞相亮辅太子禅者何古之所谓诚其意者母

自欺也三代而上正心诚意以之治天下国家无

馀事矣𮗚先主所以付托孔明之意三代而下公

天下之心者至此复见伊汤之徳不𠯁进焉或曰

诚固天徳其如人伪何曺氏父子所以付托司马

懿者亦巳至矣而卒以篡夺果在推诚哉曰曺氏

孤问𪔂何常一事而出于诚使有孔眀不为用

也至于托孤曰尔无负我庸愚知笑之岂与先主

武侯同哉夫仁人者正其义不谋其利往以义者

来以义往以利者来以利义利之判乆矣曰然则

先主借荆州逐刘璋果皆出于诚乎曰使先主一

出于扶汉此亦兼弱侮亡之道惟不忍湏臾以即

尊位使人不能无恨噫安得王者之佐与之共言

至公哉书汉丞相亮讨孟𫉬七擒縦者何昔舜舞

干羽于两阶七旬有苗格或学者疑焉此古帝王

正义眀道之事固非浅浅者所能议也有苗虽为

逆命又非𠖇顽无知者其意曰以位则彼君也我

臣也以力则彼以天下我一方也而且退譲修徳

其待我也亦至矣且孔明所以不杀孟𫉬者服其

心也孔明而一天下其待孟𫉬也必有道矣惜乎

出师中道而殁不得见帝者之佐之行事故功业

止此龊龊也善乎文中子曰诸葛亮而无死礼乐

其有兴乎仆固不足以知礼乐之本若安上治民

移风易俗之寔孔明任之有馀矣不然周旋铿锵

之末区区叔孙通矣乐令䕫之事何待于亮哉

  唐论

唐兴承五代干戈之后生民憔悴思乐恩育幸而

贞𮗚之治同符三代然犹好大喜功辽东之役未

巳而武氏巳䜟其宫中矣唐之子孙杀戮殆尽虽

致治之羙有以开三百年之业然犹不能赎乐杀

人之祸也中睿懦片开元致治同符贞𮗚天宝之

乱唐兴百五十载物极则衰理𫝑然也然开元之

末一日杀三庶人则天理灭矣罢张九龄相牛李

则狗窥庙堂矣内则妖姬蛊惑外则国忠啸凶则

狐冗城社矣向不任蕃将讨奚契丹屠石堡城诛

南诏使生灵之血𡍼于邉草虽有末年之祸不如

是之酷也以至骨肉流夷哀王孙之诗是也妃嫔

戮辱哀江头之诗是也以其所不爱及其所爱向

无李郭之将社稷墟矣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

而 生灵𡍼炭社稷阽危托于人上安之乎在昔

殷周之贤王超然如山林学道之士视声色冨贵

不足以㮣其心故能长保其冨贵尊安六七百岁

而不绝后之君贪一饷之乐遗百年之患以彼目

此谁淂谁失然犹覆辙相寻岂不哀哉或者以为

祸始于妃后成于宦竖终于藩镇向使明皇无侈

大之心则妃匹宦竖之祸不作禄山一牧羯奴耳

藩镇之祸何由而兴终之姑息政行祸难烦兴矣

元和平蜀蔡令昌定晋潞终不能得山东尺寸之

地而使务胜不休则为黩武矣譬之中年之后一

下一衰亦其理也加之肃代有一颜真卿而不能

用徳朝有一陆贽而不能用宣朝有一李徳𥙿而

能用自是以还唐衰矣或曰前人王令曽巩论

过唐曰不法三代子何论之卑也曰此书生好大

之言也 𮗚开元以仁义治天下亦三代之遗意

也子以不封建不𠯁以为三代乎藩镇之召乱不

得巳也况淂巳而封建乎子以不井田不𠯁以为

三代乎宇文融括隐田而天下怨况夺冨以资贫

乎曰非此之谓也谓礼乐法度阙如也曰礼乐法

度尔各随时之时制子以为 如周公之制而后

可是后世无复三代矣房杜姚宋不能知制作之

本而谓王令曽巩 能知之乎是又一王安石也

曰然则先王之制治其终不可见乎曰以仁义刑

政治天下略法唐虞三代𠫵以后王之制其可矣

如其礼乐以俟之明哲之君子

  知人论

天下之患莫大于有间小人者因其间之可入投

巇抵罅无所不至其始也侥幸于一切之利而不

圗后患而其末也至于国家覆败而不可支持未

尝不本乎小人之为患也甚矣小人之为患难知

知而难 也其所谓小人者又非其贪如盗跖贼

如啇臣谗如𢙣来汰如栾靥之为难也譬如猛虎

猘犬人淂执而杀之矣其要在乎小惠似智矫谏

似忠趑趄盘辟以为敬内厚情深以为重见小利

而不圗大患邀近效而不知逺虑主有𠩄向则逄

其𢙣而先之主有所𢙣则射其怒而𨗇之其诈足

以固人主之宠其信足以结人主之知汉张禹胡

广晋孙朂唐卢李之徒是巳孔子曰鄙夫可与事

君也与哉其未淂之也患淂之既淂之也患失之

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夫患淂患失之徒茍生利

之为见以为事固当然无𠯁虑者岂知祸数一至

此哉譬之少年酣声色以蛊其心至其暮齿八邪

攻其外百疾侍于前则不免饵金石之过以驻湏

臾之期则疸痈者日相継也人皆知金石之过而

不知酒色之蛊其先也故贼莾之篡内宦之专八

王之乱安史之祸金石之溃也数子之甘言酒色

之咎也人之适意常在耳目之前而遗患常在于

数十年之后求其免于后患也难矣哉然则何以

知小人而君子曰难言也虽然试言其略小人不

知大体而寡小过苟淂苟合易进而难退君子知

大体而不免小过不茍淂不茍合难进而易退人

主者赦君子之小过而不𪫟于小人之寡过以责

其逺者大者其亦庶乎其可也

  迁都论

东坡有言周室之壊未有如东迁之谬者也仆则

以为不然使平王不𨗇则尔不能朝诸矦而抚四

夷矣几何其不胥而为夷也事有缓急𫝑有强弱

魏武之迁许昌固不如圗𨵿羽之易也东晋之窜

蛮越又不如守建康之旧也不幸夷狄乱华外侮

内讧师老而缓急难支财殚而馈运不継何恃而

不迁哉大抵有天下者安必虑危治必防乱所以

长安且治后世安讳危治讳乱所以愈危且乱也

昔者周都豊镐而周公定䁀于洛邑盖有深意存

焉其后或设东西都或置陪京虽以偹巡幸且亦

所以防不虞之患也使夫于治安之时未常有意

外之虑不幸一旦当迁其如危弱何日固也不迁

愈危且弱矣虽然救之之术有形有𫝑有本明皇

𦍒蜀晋𨗇金陵恃江山险阻形也周之东𨗇晋郑

焉依恃诸矦强大𫝑也向使无江山险阻与诸矦

之𫝑则亦因其本矣上京中都国家之根本也议

者或𨗇河南或𨗇陕西不过恃潼关大河之险耳

而夏人侦吾西宋人侦吾南万一𧊵虿有毒窥吾

闲隙则关河之险为不足恃况大河为限则举根

本之地以为弃之可乎故愚以谓莫若𫞐幸山东

山东冨庶甲天下杜牧所谓王不淂不王伯不淂

不伯又利建汉道可以通辽东兵运直接上京开

黄河故道由沧景而入海则是河南山东为一大

河险阻共之也有关河之形固上京中都之本而

辅之以建侯之𫝑一举而三者淂其与𨗇河南陕

西不侔矣

  侯守论

或问建侯置守孰为得曰皆是也抑皆非也何以

言之曰三代封建则守在四夷而其敝也有尾大

不掉之患秦罢侯置守则制在一人而其衰也有

天下土崩之𫝑此天下之所睹闻也或者惩尾大

之咎谓群县不必稽于古鉴土崩之失谓封建可

复行于今二者皆一偏之弊未知所以救之之术

也且法不能无弊弊不能无变三代之法弊而郡

县之郡县之法弊而不思所以复之之术为淂乎

夫立国必有一家之制度制度必有所法列郡县

隳名城销锋镝非秦之法耶秦之法弊而不以三

代之法救之尔不为善变矣夫平居致飬㧞一毛

以事无用壮夫不为也及既蛇之螫㫁一臂以去

所患怯夫为之何则所损者小而所利者大也方

天下巳定上有一尊下无异望当此之时复欲幅

裂山河而𤓰分之建侯树屏使诸矦各擅其地私

有其民调其兵车入其财赋使更为肘腋互为唇

齿生𤫊之患何时而息耶此㧞一毛以事无用也

故其𫝑不得不郡县及太平日乆内弛外讧夷狄

肆侮社稷阽危人主有睽孤之𫝑海内无勤王之

师此㫁一臂以去所患也故其𫝑不得不封建昔

者议天宝之乱房琯请割州郡以封诸子禄山闻

之曰天下非吾有也既而太子阻之其议遂寝自

后藩镇䟦扈或治或乱然且垂百五十年亦藩镇

相维之力也不得巳而封建其利有三诸矦世擅

其地则各爱其民爱其民则军不分脩其城廓偹

其器械则人自为𢧐人自为𢧐则我众彼寡夷狄

能交侵一也夷狄无外侮则天下终为我有二

也虽有强犷之徒大小相维足以长世三也或曰

亡国之徒八王之祸皆封建为之也子尚忍言之

乎曰吾之所言非谓郡县不及封建也为救敝不

得巳而言之也且郡县之治可以大治亦可大乱

封建之治制不可大治亦卒不至大乱人主权其

轻重可也况罢侯置守非大乱之后不可卒变封

建子弟非罢侯置守之难也何惮而不为哉

  直论

𫝊曰正直为徳诗曰靖恭尔位好是正直神之听

之介尔景福然有之为徳且祥也眀矣何以眀之

人之心莫不好直而恶曲其反是者有物蔽焉耳

贪者𪫟于利而怯者避其祸常试与之论人物评

曲直应非而是者必其亲且厚也不然其权𫝑足

畏也应是而非者必其踈且怨也不然其𫝑位𠯁

卑巳自馀议论无不公者弗与同其利也弗与同

其害也则勇者必见于言懦者必见于色应非而

是应是而非者否焉耳然则直之为徳且祥也亦


眀矣然多有以直贾祸者古之人守道以为直后


世徼明以近祸也吾非其父兄也非其师友也吾


直焉以此𬒳髪缨冠而救郷人之闘也亲则父兄


也义则师友也吾不直焉此端坐而视同舍之焚


溺也其可乎是故言有当于分行有合于理吾直

焉焉直也吾守道也言有犯于分行有乖于理吾


直焉非直也徼名也故道之𠩄在直之所在也守


其道而名従之名之所在利之所在也志于利而

害尔従之直之名一而其别有四有直而䧟于曲

者有曲以全其直者有直而过于直者有直以遂

其直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此直而䧟于曲者也

鲁昭公娶于吴孔子以为知礼此曲以全其直者

也国武子以尽言见杀泄治以谏死此直而过于

直者也齐鲁之㑹孔子历阶而进齐梁之见孟子

不肯枉尺而直寻此直以遂其直者也此尔可以

辨是非在君子而必知有所择矣或曰君子而有

不直焉者其可乎曰未可也食其仕任其责君子

杀身为之直以焉可也吾非众之首众非吾必従

在君子尔完其力而巳矣夫君子者动静语嘿不

离其道者也






闲闲老人滏水文集卷第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