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罂赋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陶罂赋
并序
作者:李奎报 高丽
本作品收录于《东国李相国前集/卷01
予蓄瓦罂,以酒不渝味,甚珍而爱之,且有所况,为赋以兴之。

我有小罂,非锻非铸。火与土以相𤎅,落埏埴而乃就。颈瘿腹膰,觜侔笙味。譬之瓴则无耳,有耳曰瓴。谓之甀则摦口。瓦罂小口曰甀。不磨而光,如漆之黝。何金皿之是珍,虽瓦器其不陋。适重轻以得宜,合提挈于一手。价甚贱而易求,虽破碎其曷咎。盛酒几何?未盈一斗。满辄斯罄,虚则复受。由陶熟而且精,故不沦而不漏。由旁通而不咽,能出纳乎醇酎。由能出故不倾不覆,由能纳故贮酒斯续。顾一生之攸盛,羌难算其几斛?类君子之谦虚,秉恒德而不惑。嗟小人之徇财,昧斗筲之局促。以有涯之量,趁无穷之欲。积不知散,犹谓不足。小器易盈,顚沛是速。予置斯罂于座右,戒满溢而自勖。庶揣分而循涯,傥全身而持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