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之障碍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革命之障碍
作者:恽代英
1926年4月
本作品收录于《黄埔潮

 载《黄埔潮》半周刊第46—52期。这是恽代英在黄埔军校的讲演,李鸣柯、缪芸人笔记。

  我们为甚么要革命,是因为大多数民众受了种种压迫,生活感觉得不安定,所以自然起来要求革命。我们为大多数民众利益而革命,那便可知革命一定是大多数民众赞成的;大多数民众赞成革命,那便可知革命一定能够成功。我们把我们的敌人统计起来,有很多种:如帝国主义者、军阀、官僚、政客、买办阶级、贪官、污吏、土豪、劣绅皆是;看起来我们的仇敌有许多种,我们怎能将他们一一都打倒呢?其实,我们若以他的数量统计起来,他们的人数究竟少得很。他们或者不过十万人,至多至多,与他们打一百万罢,那么我们还有三万九千万民众是受了他们压迫要求革命的,拿三万九千万人起来革命,那一百万人如何能抵御我们呢?不过一直到今天,中国的革命,是还未成功的。我们总理努力革命工作四十年,何以革命尚未成功呢?今天就来讲明白这革命不能成功的障碍物。

  革命的障碍是什么呢?我们可以分作两方面来说:(一)主观方面是革命党员自己的缺点;(二)客观方面是社会方面的妨害。现在先说客观的障碍:

  1.民众方面:我们革命,是为大多数民众而革命,但大多数民众在实际生活上虽本应有革命的要求,要他们确实来参加革命,究竟是很困难的。这是什么缘故呢?其中有四件原因:

  A、民众受了反动宣传的影响很深。我们生长在中国社会中,受了不少的由封建宗法社会遗留下来的教育。现今社会上一切道德、风俗、习惯等,皆封建社会君主时代遗传下来的。他们要怎样安分呀,要尽忠孝之道呀,要遵守王法、服从法制呀……读书人受的教育是如此;未有机会受教育之一般民众,在这社会所受的被熏染感化亦是如此。故一般民众:(甲)羡慕官绅,以为某老爷某大人说的话总是对的;不但无智识的民众,有这种阶级的见解,就是那所谓读书人,也是一样崇拜名流有地位的人。(乙)相信命运,说人的苦痛,是天定了的,是前世做了坏事的报应,所以乐天安命,成为很好的德性。(丙)相信和平,他们说什么都要和平才好,过激总是要不得,甚至于说五卅惨案对付帝国主义者都过激了一点,但他们不敢说巡捕房任意杀人更是过激了。(丁)要讲良心,他们说这个社会之紊乱,完全是由于大家良心丧失了,大家都讲良心,便不要革命,社会自然是会好的。但大家尽管讲了良心,若是帝国主义、军阀仍旧不倒下来,我们没衣穿,没饭吃,生活感受困苦又怎样办呢?

  B、民众不知现时中国情形及世界情形。中国现时有四分之一的人是没有读过书的;偌多的人没有读过书,怎样能知中国情形及世界情形呢?就是读过书的人,因受的是统治阶级的教育,要他学“八股”;“八股”废了,又要学英文、数学一类的“洋八股”。“洋八股”学得半通不通,总算天文、地理各种学科都知道一点了;只是仍旧不知道中国是个什么东西,世界现在成了什么样子,所以他们仍是不知道中国现时情形及世界大势。由于这样,他们听着喊打倒帝国主义,还莫明其妙,不知道帝国主义是个什么东西,究竟是方的?还是圆的?再不然,他们又会以为与其说打倒帝国主义,还不如先打倒军阀或他乡里的团总急要一点。再不然,他们又会说打倒帝国主义,总是很难的。中国人素来不懂得世界情形,不知道帝国主义为什么要侵略我们,不知道现在全世界反对帝国主义运动有多人参加,有多大的力量。他们自然不了解革命,不敢赞成革命了。

  C、民众无有组织。有革命要求的民众,有明了革命意义的民众,但无有团结组织;他们都是散涣的,不能做出甚么联合有纪律的行动。所以因此他们无胆量来参加革命了!叫我一个人到街上去呼打倒帝国主义,我都觉得害羞;要是很多人一齐的呼,那便再没有胆量的人也就有胆量的呼打倒帝国主义了。呼口号都要有组织有团结,何况实际革命工作,在没有组织的民众,诚恐我不革命人家不来,自然免不了互相观望的弊病了。

  D、各阶级的革命性不一致。虽然或者大家都来革命了,但他们的革命性有不一致的地方。有些人在革命战线上,因他们本身所处地位的关系,能够很勇敢上前冲锋的,有些比较怯懦只敢在后面跟着不敢上前的。工人的生活很困难,革命闹成功了,他可以得着解放,闹不成功,捉他去坐牢,他也不怕,因为他的家里与牢里本来没有两样。商人因生活较好,革命闹成了,虽然对他也有利益,但他怕闹不成功,反转要吃亏,要捉他去坐牢,所以自然要怯弱一点。这些勇敢的常常不会领导那些比较不勇敢的,他们只知走在一块,看不起不勇敢的;那些不勇敢的又不会联合这些勇敢的,他们亦只知团结起来排斥勇敢的,与勇敢的捣乱。故革命的势力中常常有些小小冲突,以至于你惑疑我,我惑疑你起来。这亦阻碍革命进行,妨害革命运动的成功。

  2.反革命方面:反革命势力妨害革命工作的方法,我们可以说有七种:

  A、用武力压迫。虽然有多数民众要求革命,但若你要革命,他便将你拉到牢里去或下令拿捕你,驱逐你,或将你的饭碗打掉,使你发生生活的恐慌;因此许多人便不敢赞助革命了。

  B、以利益来引诱、收买。你要革命干革命工作,他有时让个位置给你,拿一点小小的事情给你做;你得到了这个位置这点事做,便感激他,于是便不革命了。民国元年,袁世凯收买革命党员,便是用这个法子,许多党员都被收买去了。被收买的人,还不自己承认,不过看到别人待遇他好,他就说人家好,替人家宣传。只就章太炎来说:他对于什么人都骂遍了,但他对唐继尧不骂;为什么呢?就是唐继尧对他有好处。凡是那些什么学者名流,都是靠这样生存的,他们一天什么事都不做,坐在房子里得来的钱用不完。因为军阀都要收买他们,使他们自己不革命而且反对革命。再则收买不一定要拿钱的,有时拿一种可以满足虚荣心的方法,都可以收买一些人。五四运动中,有一位学生很激烈,大家派他去见省长请愿,他见省长向他笑了两笑,于是就觉得这位省长很好,他的激烈主张也放下去了。上海有一位同志,去见了张学良,回来也大说张学良的好话。这是什么缘故?这就是反革命等利用人的虚荣心,将人骗倒了。五四运动以来,统治阶级对革命的方法,就是用压迫并收买;所以有许多领袖都堕落了。

  C、欺骗。就是提倡阶级的见解,命运的迷信,和平的观念,与有利于统治阶级的道德……。孙传芳到了上海,便出告示讲什么和平、秩序,因此禁止人民集会,说集会便要扰乱治安。而他的兵在那里打仗杀人放火,这便不是扰乱治安妨害秩序么?曹锟贿选上了台,便发布命令提倡什么道德、廉耻;他都配得上讲道德廉耻么?他们说这些话本来只是欺骗民众而已。

  D、豢养一般走狗。为什么要豢养走狗呢?一个人要箝制迷惑民众是不够的,他要豢养些侦探、军警代他防缉一切谋害于他的人;同时亦一定要找些有名的人替他作宣传,或是替他来提倡学术,读经尊孔,使一般青年钻到图书馆、试验室去,好不过问政治;又叫他们来办严格教育,不许觉悟的青年作种种救国运动。

  E、防止革命的宣传。禁止一切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的自由;不许组织甚么团体,开什么会,出什么刊物,谈什么国事。邮政局检查书报,甚至于象萧耀南见有“社会”二字的书报,皆一律搜去;方本仁见有“青年”二字的书报,也一齐搜去;同时他又可利用他的力量,来作统治阶级的宣传。

  F、造革命党的谣言。曲解革命的主义,诬蔑革命的领袖,例如王揖唐也讲民生主义,他的讲法,不过是办两个工厂。但他又说总理的民生主义,仿佛就是与他自己的一样。从前又有些人说是孙总理大炮,或说他是南洋的大骗子;列宁亦曾被人说是法国的侦探。这些说法,都是要使别人不信仰革命领袖。有人看见革命党员有自由恋爱的事,便说革命党是主张共妻了。自由恋爱究竟要得要不得,他亦不知道;自由恋爱何以便是公妻,他更没有理由说明这个事情。但一定要这样说,因为他要故意破坏革命党的名誉!现在人家说广东已经共产了、赤化了,亦是这个意思。这些反革命者自己没有道理与革命党辩论,所以只有靠这种造谣,希望能够离间群众,使不与革命党发生关系。

  G、分裂革命势力。无论革命党里面,有事无事,他总要想法子来挑拨离间,要使某人与某人不合,发生意见;要将某种很小不同的意见,说成绝对不能合作的派别,使革命党中自起纠纷,互相攻击,他便好从中破坏,从中利用。有时稍为有一点小小事故,他便说得不得了,他借此造出各种的传说,说出各种不同的意见与解释,以分散革命势力。本党以及国民政府,常常为他这种手段所捣乱。

  除了客观方面的障碍,再说主观方面的障碍。即革命党员自身的缺陷。那些缺陷:

  (1)对于革命主义没有真正明了。有许多党员彼此互相攻击,你说我没有明了主义,我说你不是真正的信徒。其实你自己不将主义弄明了,想法子使别人对主义明了,在与人家谈得不对的时候,便骂人家为反革命或是假革命,这有什么用处呢?我们要使人家明了主义,所以我们就要先由自己明了主义做起,自己将主义弄明白,然后才能使人家对主义弄明白;自己却不能彻底明了主义,自然不能叫人家明了了。

  (2)不实行主义,不为民众的利益而奋斗。许多党员只知争谈主义,谈这个问题、那个问题,这点该主张,那点该不主张,若是稍有成见的人,每每越谈越糊涂。因此很引起外边人误会,不知道你这主义究竟是什么东西!我们最重要的是要能为主义去奋斗,即便是说能实行为民众谋利益的实际工作。我们要在实际上,表现出我们的主义是为民众利益的;要使民众在我们行动上来认识我们的主义。那便无论反动的人如何造谣曲解,大家自然都知道我们的主义是个什么东西了。

  (3)不注意接近群众。有些人他们自己以为他是革命者,他们无论游玩、谈笑都只与他们那几个自以为革命者一块儿,仿佛形成一种特别社会。他们看见别的人,只说这个不革命,那个反革命,这样做去,他们便是不革命的人了。为什么呢?他们要是革命的,便不应离开群众。他们果真为革命工作,便应钻到群众中间去,去与群众融洽接近起来,探知群众的生活、习惯、心理及要求。我们与群众发生了密切关系,群众才能相信我们,而且我们才能有把握的宣传群众。这样革命工作,才有基础,才能成功。

  (4)不注意革命势力统一。有些人组织一个团体,只知为自己出出风头,不知我要出风头,当然容易引起人家嫉妒。革命党对于革命工作是不能包办的,革命事业要想成功,非要有很大的革命势力拥护不可。故革命党不是包办革命事业,是要领导群众一同来奋斗的。没有群众,单是几人出出风头,怎能使革命成功呢?其次就是稍为一点小小事情,便不能忍,要发生种种无意识的意见和争端,不管对革命前途有无什么影响,这是时时刻刻使我革命前途发生动摇的。再其次就是责人太过,自己勇敢点或和平点,便不满意别人。这通通都是我们的错误,都使革命势力容易分裂。我们要知道,我们要革命成功,便要统一集中革命的势力;没有革命势力的集中,便不能革命。我们要为统一集中革命势力,便只有我们改正原来的错误。改正我们主观方面的缺点,扫除客观方面的障碍,这便是我们应努力的工作,是使革命成功的不二法门。我们要怎样去改正主观方面的缺点呢?就是:

  (1)自己去将主义更弄明了,更努力的想法子使人家明了。

  (2)去努力为民众利益奋斗,在我们努力的行动中,使民众认识我们主义是为他们利益的。

  (3)去努力接近民众,使民众在我们国民党旗帜指导之下共同奋斗。

  (4)极力注意革命势力的统一。

  我们先要改去我们的错误,然后才能扫除客观方面的障碍。主观错误改正,客观障碍扫除,革命是一定很容易成功的。我们同志负责努力做去,那中国革命就有希望了。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