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之障礙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革命之障礙
作者:惲代英
1926年4月
本作品收錄於《黃埔潮

 載《黃埔潮》半周刊第46—52期。這是惲代英在黃埔軍校的講演,李鳴柯、繆芸人筆記。

  我們為甚麼要革命,是因為大多數民眾受了種種壓迫,生活感覺得不安定,所以自然起來要求革命。我們為大多數民眾利益而革命,那便可知革命一定是大多數民眾贊成的;大多數民眾贊成革命,那便可知革命一定能夠成功。我們把我們的敵人統計起來,有很多種:如帝國主義者、軍閥、官僚、政客、買辦階級、貪官、汙吏、土豪、劣紳皆是;看起來我們的仇敵有許多種,我們怎能將他們一一都打倒呢?其實,我們若以他的數量統計起來,他們的人數究竟少得很。他們或者不過十萬人,至多至多,與他們打一百萬罷,那麼我們還有三萬九千萬民眾是受了他們壓迫要求革命的,拿三萬九千萬人起來革命,那一百萬人如何能抵禦我們呢?不過一直到今天,中國的革命,是還未成功的。我們總理努力革命工作四十年,何以革命尚未成功呢?今天就來講明白這革命不能成功的障礙物。

  革命的障礙是什麼呢?我們可以分作兩方面來說:(一)主觀方面是革命黨員自己的缺點;(二)客觀方面是社會方面的妨害。現在先說客觀的障礙:

  1.民眾方面:我們革命,是為大多數民眾而革命,但大多數民眾在實際生活上雖本應有革命的要求,要他們確實來參加革命,究竟是很困難的。這是什麼緣故呢?其中有四件原因:

  A、民眾受了反動宣傳的影響很深。我們生長在中國社會中,受了不少的由封建宗法社會遺留下來的教育。現今社會上一切道德、風俗、習慣等,皆封建社會君主時代遺傳下來的。他們要怎樣安分呀,要盡忠孝之道呀,要遵守王法、服從法制呀……讀書人受的教育是如此;未有機會受教育之一般民眾,在這社會所受的被薰染感化亦是如此。故一般民眾:(甲)羨慕官紳,以為某老爺某大人說的話總是對的;不但無智識的民眾,有這種階級的見解,就是那所謂讀書人,也是一樣崇拜名流有地位的人。(乙)相信命運,說人的苦痛,是天定了的,是前世做了壞事的報應,所以樂天安命,成為很好的德性。(丙)相信和平,他們說什麼都要和平才好,過激總是要不得,甚至於說五卅慘案對付帝國主義者都過激了一點,但他們不敢說巡捕房任意殺人更是過激了。(丁)要講良心,他們說這個社會之紊亂,完全是由於大家良心喪失了,大家都講良心,便不要革命,社會自然是會好的。但大家盡管講了良心,若是帝國主義、軍閥仍舊不倒下來,我們沒衣穿,沒飯吃,生活感受困苦又怎樣辦呢?

  B、民眾不知現時中國情形及世界情形。中國現時有四分之一的人是沒有讀過書的;偌多的人沒有讀過書,怎樣能知中國情形及世界情形呢?就是讀過書的人,因受的是統治階級的教育,要他學「八股」;「八股」廢了,又要學英文、數學一類的「洋八股」。「洋八股」學得半通不通,總算天文、地理各種學科都知道一點了;只是仍舊不知道中國是個什麼東西,世界現在成了什麼樣子,所以他們仍是不知道中國現時情形及世界大勢。由於這樣,他們聽著喊打倒帝國主義,還莫明其妙,不知道帝國主義是個什麼東西,究竟是方的?還是圓的?再不然,他們又會以為與其說打倒帝國主義,還不如先打倒軍閥或他鄉裏的團總急要一點。再不然,他們又會說打倒帝國主義,總是很難的。中國人素來不懂得世界情形,不知道帝國主義為什麼要侵略我們,不知道現在全世界反對帝國主義運動有多人參加,有多大的力量。他們自然不了解革命,不敢贊成革命了。

  C、民眾無有組織。有革命要求的民眾,有明了革命意義的民眾,但無有團結組織;他們都是散渙的,不能做出甚麼聯合有紀律的行動。所以因此他們無膽量來參加革命了!叫我一個人到街上去呼打倒帝國主義,我都覺得害羞;要是很多人一齊的呼,那便再沒有膽量的人也就有膽量的呼打倒帝國主義了。呼口號都要有組織有團結,何況實際革命工作,在沒有組織的民眾,誠恐我不革命人家不來,自然免不了互相觀望的弊病了。

  D、各階級的革命性不一致。雖然或者大家都來革命了,但他們的革命性有不一致的地方。有些人在革命戰線上,因他們本身所處地位的關系,能夠很勇敢上前沖鋒的,有些比較怯懦只敢在後面跟著不敢上前的。工人的生活很困難,革命鬧成功了,他可以得著解放,鬧不成功,捉他去坐牢,他也不怕,因為他的家裏與牢裏本來沒有兩樣。商人因生活較好,革命鬧成了,雖然對他也有利益,但他怕鬧不成功,反轉要吃虧,要捉他去坐牢,所以自然要怯弱一點。這些勇敢的常常不會領導那些比較不勇敢的,他們只知走在一塊,看不起不勇敢的;那些不勇敢的又不會聯合這些勇敢的,他們亦只知團結起來排斥勇敢的,與勇敢的搗亂。故革命的勢力中常常有些小小沖突,以至於你惑疑我,我惑疑你起來。這亦阻礙革命進行,妨害革命運動的成功。

  2.反革命方面:反革命勢力妨害革命工作的方法,我們可以說有七種:

  A、用武力壓迫。雖然有多數民眾要求革命,但若你要革命,他便將你拉到牢裏去或下令拿捕你,驅逐你,或將你的飯碗打掉,使你發生生活的恐慌;因此許多人便不敢贊助革命了。

  B、以利益來引誘、收買。你要革命幹革命工作,他有時讓個位置給你,拿一點小小的事情給你做;你得到了這個位置這點事做,便感激他,於是便不革命了。民國元年,袁世凱收買革命黨員,便是用這個法子,許多黨員都被收買去了。被收買的人,還不自己承認,不過看到別人待遇他好,他就說人家好,替人家宣傳。只就章太炎來說:他對於什麼人都罵遍了,但他對唐繼堯不罵;為什麼呢?就是唐繼堯對他有好處。凡是那些什麼學者名流,都是靠這樣生存的,他們一天什麼事都不做,坐在房子裏得來的錢用不完。因為軍閥都要收買他們,使他們自己不革命而且反對革命。再則收買不一定要拿錢的,有時拿一種可以滿足虛榮心的方法,都可以收買一些人。五四運動中,有一位學生很激烈,大家派他去見省長請願,他見省長向他笑了兩笑,於是就覺得這位省長很好,他的激烈主張也放下去了。上海有一位同誌,去見了張學良,回來也大說張學良的好話。這是什麼緣故?這就是反革命等利用人的虛榮心,將人騙倒了。五四運動以來,統治階級對革命的方法,就是用壓迫並收買;所以有許多領袖都墮落了。

  C、欺騙。就是提倡階級的見解,命運的迷信,和平的觀念,與有利於統治階級的道德……。孫傳芳到了上海,便出告示講什麼和平、秩序,因此禁止人民集會,說集會便要擾亂治安。而他的兵在那裏打仗殺人放火,這便不是擾亂治安妨害秩序麼?曹錕賄選上了臺,便發布命令提倡什麼道德、廉恥;他都配得上講道德廉恥麼?他們說這些話本來只是欺騙民眾而已。

  D、豢養一般走狗。為什麼要豢養走狗呢?一個人要箝制迷惑民眾是不夠的,他要豢養些偵探、軍警代他防緝一切謀害於他的人;同時亦一定要找些有名的人替他作宣傳,或是替他來提倡學術,讀經尊孔,使一般青年鉆到圖書館、試驗室去,好不過問政治;又叫他們來辦嚴格教育,不許覺悟的青年作種種救國運動。

  E、防止革命的宣傳。禁止一切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的自由;不許組織甚麼團體,開什麼會,出什麼刊物,談什麼國事。郵政局檢查書報,甚至於象蕭耀南見有「社會」二字的書報,皆一律搜去;方本仁見有「青年」二字的書報,也一齊搜去;同時他又可利用他的力量,來作統治階級的宣傳。

  F、造革命黨的謠言。曲解革命的主義,誣蔑革命的領袖,例如王揖唐也講民生主義,他的講法,不過是辦兩個工廠。但他又說總理的民生主義,彷彿就是與他自己的一樣。從前又有些人說是孫總理大炮,或說他是南洋的大騙子;列寧亦曾被人說是法國的偵探。這些說法,都是要使別人不信仰革命領袖。有人看見革命黨員有自由戀愛的事,便說革命黨是主張共妻了。自由戀愛究竟要得要不得,他亦不知道;自由戀愛何以便是公妻,他更沒有理由說明這個事情。但一定要這樣說,因為他要故意破壞革命黨的名譽!現在人家說廣東已經共產了、赤化了,亦是這個意思。這些反革命者自己沒有道理與革命黨辯論,所以只有靠這種造謠,希望能夠離間群眾,使不與革命黨發生關系。

  G、分裂革命勢力。無論革命黨裏面,有事無事,他總要想法子來挑撥離間,要使某人與某人不合,發生意見;要將某種很小不同的意見,說成絕對不能合作的派別,使革命黨中自起糾紛,互相攻擊,他便好從中破壞,從中利用。有時稍為有一點小小事故,他便說得不得了,他藉此造出各種的傳說,說出各種不同的意見與解釋,以分散革命勢力。本黨以及國民政府,常常為他這種手段所搗亂。

  除了客觀方面的障礙,再說主觀方面的障礙。即革命黨員自身的缺陷。那些缺陷:

  (1)對於革命主義沒有真正明了。有許多黨員彼此互相攻擊,你說我沒有明了主義,我說你不是真正的信徒。其實你自己不將主義弄明了,想法子使別人對主義明了,在與人家談得不對的時候,便罵人家為反革命或是假革命,這有什麼用處呢?我們要使人家明了主義,所以我們就要先由自己明了主義做起,自己將主義弄明白,然後才能使人家對主義弄明白;自己卻不能徹底明了主義,自然不能叫人家明了了。

  (2)不實行主義,不為民眾的利益而奮鬥。許多黨員只知爭談主義,談這個問題、那個問題,這點該主張,那點該不主張,若是稍有成見的人,每每越談越糊塗。因此很引起外邊人誤會,不知道你這主義究竟是什麼東西!我們最重要的是要能為主義去奮鬥,即便是說能實行為民眾謀利益的實際工作。我們要在實際上,表現出我們的主義是為民眾利益的;要使民眾在我們行動上來認識我們的主義。那便無論反動的人如何造謠曲解,大家自然都知道我們的主義是個什麼東西了。

  (3)不註意接近群眾。有些人他們自己以為他是革命者,他們無論遊玩、談笑都只與他們那幾個自以為革命者一塊兒,彷彿形成一種特別社會。他們看見別的人,只說這個不革命,那個反革命,這樣做去,他們便是不革命的人了。為什麼呢?他們要是革命的,便不應離開群眾。他們果真為革命工作,便應鉆到群眾中間去,去與群眾融洽接近起來,探知群眾的生活、習慣、心理及要求。我們與群眾發生了密切關系,群眾才能相信我們,而且我們才能有把握的宣傳群眾。這樣革命工作,才有基礎,才能成功。

  (4)不註意革命勢力統一。有些人組織一個團體,只知為自己出出風頭,不知我要出風頭,當然容易引起人家嫉妒。革命黨對於革命工作是不能包辦的,革命事業要想成功,非要有很大的革命勢力擁護不可。故革命黨不是包辦革命事業,是要領導群眾一同來奮鬥的。沒有群眾,單是幾人出出風頭,怎能使革命成功呢?其次就是稍為一點小小事情,便不能忍,要發生種種無意識的意見和爭端,不管對革命前途有無什麼影響,這是時時刻刻使我革命前途發生動搖的。再其次就是責人太過,自己勇敢點或和平點,便不滿意別人。這通通都是我們的錯誤,都使革命勢力容易分裂。我們要知道,我們要革命成功,便要統一集中革命的勢力;沒有革命勢力的集中,便不能革命。我們要為統一集中革命勢力,便只有我們改正原來的錯誤。改正我們主觀方面的缺點,掃除客觀方面的障礙,這便是我們應努力的工作,是使革命成功的不二法門。我們要怎樣去改正主觀方面的缺點呢?就是:

  (1)自己去將主義更弄明了,更努力的想法子使人家明了。

  (2)去努力為民眾利益奮鬥,在我們努力的行動中,使民眾認識我們主義是為他們利益的。

  (3)去努力接近民眾,使民眾在我們國民黨旗幟指導之下共同奮鬥。

  (4)極力註意革命勢力的統一。

  我們先要改去我們的錯誤,然後才能掃除客觀方面的障礙。主觀錯誤改正,客觀障礙掃除,革命是一定很容易成功的。我們同誌負責努力做去,那中國革命就有希望了。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