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军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革命军序
作者:章太炎
1903年
该文最早于1903年登载于《苏报》,并引发苏报案,后收录于《章太炎诗文选注》。

邹容为《革命军》,方二万言,示余曰:“欲以立懦夫,定民志,故辞多恣肆,无所回避。然得无恶其不文耶?”余曰:“凡事之败,在有其唱者,而莫与为和;其攻击者,且千百辈。故仇敌之空言,足以隳吾实事。”

夫中国吞噬于逆胡二百六十年矣!宰割之酷,诈暴之工,人人所身受,当无不昌言革命。然自乾隆以往,尚有吕留良、曾静、齐周华等,持正义以振聋俗,自尔遂寂泊无所闻。

吾观洪氏之举义师,起而与为敌者,则柔煦小人。左宗棠喜功名、乐战事,徒欲为人策使,顾不问其韪非曲直,斯固无足论者。乃如罗、彭、邵、刘之伦,皆笃行有道士也。其所操持,不洛闽而金溪、馀姚;衡阳之黄书,日在几阁。孝弟之行,华戌之辨,仇国之痛,作乱犯上之戎,宜一切习闻之。卒其行事,乃相紾戾如彼。材者张其角牙以覆宗国,其次即以身家殉满州,乐文采者则相与鼓吹之,无他,悖德逆伦,并为一谈,牢不可破。故虽有衡阳之书,而视之若无见也。然则洪氏之败,不尽由计划失所,正以空言足与为难耳。

今者风俗臭味少变更矣!然其痛心疾首,恳恳必以逐满为职志者,虑不数人。数人者,文墨议论,又往往务为蕴籍,不欲以跳踉搏跃言之。虽余亦不免也。嗟夫!世皆嚚昧而不知话言。主文讽切,勿为动容。不震以雷霆之声,其能化者几何?异时义师再举,其必隳于众口之不俚,概可知矣。

今容为是书,一以叫啕恣言,发其惭恚,虽嚚昧若罗、彭诸子,诵之犹当流汗祇悔。以是为义师先声,庶几民无异志,而材士亦知所返乎!若夫屠沽负贩之徒,利其径直易和,而能恢发智识,则其所化远矣。籍非不文,何以致是也?

抑吾闻之,同族相伐,谓之革命;异族攘窃,谓之灭亡。改制同族,谓之革命;驱除异族,谓之光复。今中国既已灭亡于逆胡,所当谋者光复民,非革命云尔。容之署斯名何哉?谅以其所规划,不仅驱除异族而已,虽政教、学术、礼俗、材性,犹有当革者焉,故大言之曰“革命”也。

共和二千七百四十四年四月馀杭 章炳麟 序。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6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