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鲁公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十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二 颜鲁公文集 卷第十三
唐 颜真卿 撰 宋 留元刚 撰年谱 唐 因亮 撰行状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刊本
卷第十四

颜鲁公文集巻之十三

               锡山安国刋

  记

   东方先生画赞碑阴记

东方先生画赞者晋散骑常侍夏侯湛之所作也湛

字孝若父庄为乐陵太守因来觐省遂作斯文赞云

大夫讳朔字曼倩平原猒次人魏建安中分猒次为

乐陵郡又为郡人焉猒次今移属乐安郡东去祠庙

二百里故猒次城今在平原郡安徳县东北二十二

里庙西南一里先生形像今则捏素为之并二细君

侍焉郡尝为德州其赞开元八年刺史韩公思复刻

于石碑真卿去岁拜此郡属殿中侍御史平公列监

察御史阎公寛李公史鱼右金吾胄曺公謇咸以河

北采访使东平王判官巡巡按押至真卿𠉀于境上

而先生祠庙不逺道周亟与数公臮家兄淄州司马

曜卿长史前洛阳萧晋用前醴泉尉李伯鱼徴君左

骁卫兵曺张璲麟游尉韦(⿱𫝀吊)宅相朝城主簿韦(⿱𫝀吊)夏有司

经正字毕耀族弟浑前叅军郑悟初同兹谒拜退而

逰于中唐则韩之刻石存焉佥叹其文字纎靡驳癣

生金四十年间已不可识真卿于是勒诸他山之石

葢取其字大可久不复课其工拙故援翰而不辞焉

至若先生事迹则载左太史公书汉书风俗通武帝

内传十洲记列仙神仙髙士传此不复纪焉有唐天

宝十三载季冬辛卯朔建

   鲜于氏离堆记

阆州之东百馀里有县曰新政新政之南数千步有

山曰离堆斗入嘉陵江直上数百尺形胜缩矗欹壁

峻肃上峥嵘而下回洑不与众山相连属是之谓离

堆东面有石堂焉即故京兆尹鲜于君之所开凿也

堂有室广轮袤丈萧豁洞敞虗闻江声彻见人群象

人村川坝若指诸掌堂北磐石之上有九曲流杯池

焉悬源螭犹蹙喷鹤咮酾渠股引迾坐环溜若有良

朋以倾醇酎堂南有茅斋焉游于斯息于斯聚宾友

于斯虗而来者实而归其斋壁间有诗焉皆君舅著

作郎严从君甥殿中侍御史严侁之等美君考盘之

所作也其右有小石廅焉亦可䕃而踆据矣其松竹

桂博冬青杂树皆徙他山而栽莳焉其上方有男宫

观焉署之曰景福君弟京兆尹叔明至徳一年十月

尝在尚书司勲员外郎之所奉置也君讳向字仲通

以字行渔阳人卓尔坚忮毅然抗直易有之曰笃实

辉光书不云乎沉潜刚克君自髙曾巳降世以财雄

招徕贤豪施舍不倦至君继序其流益光弱冠以任

侠自喜尚未知名乃慷慨发愤于焉卜筑养䝉学文

忘寝与食不四三载展也大成著作奇之朂以宾荐

无何以进士髙第骤登䑓省天宝九载以益州大都

督府长史兼御史中丞持节劔南节度副大使知节

度事劔南山南西道采访处置使入为司农少卿遂

作京兆尹以忤杨国忠贬邵阳郡司马十有二载秋

八月除汉阳郡太守冬十有一月终扵所任官舍悲

夫雄图未伸志业巳空葬于县北表附先茔礼也君

之薨也冢子光禄寺丞昱匍匐迎丧星言泣血自沔

溯峡湍险万重肩槁足跼板笭引舳凡今㡬年皲瘃

在目因心则至岂无僮仆臮昱之季曰尚书都官员

外郎炅克笃前烈永言孝思恳  志反葬于兹行

道之人孰不跋而真卿犹子曰纮从父兄故偃师丞

春卿之子也尝尉阆中君故旧不遗与之有忘年之

契叔明昱炅亦笃世亲之欢真卿因之又忝宪司之

寮亟与济南蹇昻奉以周旋益著通家之好君兄允

南以司膳司封二郎中弟允臧以三院御史偕与叔

明首末聨事我是用饱君之故乾元改号上元之岁

秋八月哉生魄猥自刑部侍郎以言事忤㫖圣恩全

宥贬贰于蓬州沿嘉陵而路出新政适㑹昱以成都

兵曹取急归觐遭我乎贵州之朝留游缔欢信宿陉

岘感今怀昔遂援翰而志之叔明时刺商州炅又申

掾京兆不同跻陟有限如何帝唐龙集后壬寅仲夏

巳卯朔十五日甲午刻于门序之左右

   抚州宝应寺律藏院戒坛记

如来以身口意三业难调伏也净尸罗以息其内行

住坐卧四威仪摄善心也明布萨以昭其外故曰波

罗提木义是汝之师则憍陈如之善来迦叶波之尚

法诸声闻三归约众十四年以八敬度尼羯磨相承

其致一也至汉灵帝建宁元年有北天竺五丧门支

法领等始于长安译出四分戒本兼羯磨与大僧受

戒至曹魏有天竺十尼自逺而来为尼受其后秦姚

苌𢎞始十一年有𣑽僧佛他耶舍译出四分律本而

闗内先行僧祗江南盛行十诵至魏法聪律师始阐

四分之宗聪传道覆覆传慧光光传云辉愿愿传理

隠乐洪云云传遵遵传智首首传道宣宣传洪洪传

法励励传满意意传法成成传大亮道宾亮亮传云

一宾岸超恵澄澄传慧钦此皆口相授受臻于壸奥

钦俗姓徐洪州建昌人盖汉孺子之后也二十二寻

师于临川楮山后五岁削髪隶于髙安龙岗寺遂受

戒有唐义净则译经上足曰洪州之灵杰其秉宣羯

磨者曰两京涤法旧集与文粹同石本作两京清涤使法下文断缺当考锐钦

智度冲深神用髙爽行无权实身绝开遮阐律藏而

日月光明骋辩才而龙象蹴蹈江岭之外凛然风生

开元末北游京充福先大徳常诵大涅𣗆经而讲之

兼明俱舍论维摩金刚经每登讲座其下日有二三

千人由是名动辇毂属禄山作乱杖锡南归居于西

山洪井双岭之间慕髙僧观显之遗踪于寺北创置

兰若山泉之美颇极幽绝钦虽坚持律仪而志在𢎞

济好读周易左传下笔成章著律仪辅演十巻尝撰

本州龙兴寺戒坛碑颇见称于作者三年真卿忝刺

抚州东南四里有宋侍中临川内史谢灵运翻大涅

𣗆经古台阶扄俨然轩构摧圯有髙行头陀僧智清

者首事修葺安居住持明年秋七月真卿绩秩将满

有观察使尚书御史大夫赵国魏公愿以我皇帝降

诞之成奏为宝应寺仍请山林髙行僧三七人冬十

月二十三日圣恩允许于是䁀新轮奂其兴也勃焉

仍请止观大师法源法泉襄阳乘觉清源善𢎞罗浮

圆觉佛迹十喻馀杭慧逹臮当州海通海岸等同住

薫修以资景福佥以为学徒虽増毗尼未立明年三

月乃请钦登坛而董振铎焉仍俾龙岗道干天台法

裔招提智融白马法𦙍衡岳正觉同徳义盈香城藏

选龙兴藏志开元明彻等同秉法事于是逺近骏奔

道场侧塞圣像放光而龙王不雨者四旬僧尼等三

百五十七人而文士正议大夫前卫尉少卿张延皋

脱俗归真其名曰坏纲为称首焉又钦比年已年为

受具者凡一万馀人江岭湖海之间幅员千馀里像

法于变此皆钦教道之力焉临川在岭隅未尝𢎞律

扵是二众三百馀人谓法裔敷演而依止之后有上

都资圣寺髙德曰还本律主伟兹能深辨嗟叹而赞

美之请于寺东南置普通无碍禅院院内立镇国观

音道场请善𢎞居之以开悟心要云一上足曰智融

精持本事如㑹尊众乃命智光等于普通道场东置

律藏院创立戒坛以伫钦公之来仪且施肇纪之不

朽经营未几坛殿郁兴庶乎渡海浮囊分毫绝罗刹

之请严身璎珞照耀有摩尼之光则入佛位而披伽

梨者名香普薫神足无极其可胜纪而芜绝乎有唐

大历辛亥岁春三月行抚州刺史鲁郡开国公颜真

卿书而志之

   抚州南城县麻姑山仙坛记

麻姑者葛稚川神仙传云王逺字方平欲东之括苍

山过吴蔡经家教其尸解如蝉蛇也经去十馀年忽

还语家言七月七日王君当来过到期日方平乘羽

车驾五龙各异色旌旗导从威仪赫奕如大将也既

至坐须臾引见经父兄因遣人与麻姑相闻亦莫知

麻姑是何神也言玉方平敬报久不行民间今来在

此想麻姑能暂来有顷信还但闻其语不见所使人

曰麻姑再拜不见忽已五百馀年尊卑有序修敬无

阶思念久烦信承在彼登山颠倒而先被记当按行

蓬莱今便暂往如是便还还即亲观愿不即去如此

两时间麻姑来来时不先闻人马声既至从官当半

于方平也麻姑至蔡经亦举家见之是好女子年十

八九许顶中作髻馀髪垂之至要其衣有文章而非

锦绮光彩耀日不可名字皆世所无有也得见方平

方平为起立坐定各进行厨金𥂐玉杯无限美膳多

是诸华而香气达于内外擗麟脯行之麻姑自言接

侍以来见东海三为桑田向间蓬莱水乃浅于往者

昔时略半也岂将复还为陆陵乎方平笑曰圣人皆

言海中行复扬尘也麻姑欲见蔡经母及妇经弟妇

新产数十日麻姑望见之已知曰噫且止勿前即求

少许米便以掷之堕地即成丹砂方平笑曰姑故年

少吾了不喜复作此曺狡狯变化也麻姑手似乌𤓰

蔡经心中念言背蛘时得此𤓰以爬背乃佳也方平

即知经心中所言乃使人牵经鞭之曰麻姑者神人

汝何忽其𤓰可以爬背邪见鞭著经背亦不见有人

持鞭者方平告经曰吾鞭不可妄得也大暦三年真

卿刺抚州按围经南城县有麻姑山顶有古坛相传

云麻姑于此得道坛东南有池中有红莲近忽变碧

今又白矣池北下坛傍有杉松皆偃葢时闻步虗锺

磬之音东南有瀑布淙下三百馀尺东北有石崇观

髙石中犹有螺蚌壳或以为桑田所变西北有麻源

谢灵运诗题入华子岗是麻源苐三谷恐其处也源

口有神祈雨骤应开元中道士邓紫阳于此习道䝉

召入大同殿修功徳二十七年忽见虎驾龙车二人

执节在庭中顾谓其友竹务猷曰此迎我也可为吾

奏愿欲归葬本山仍请立庙于坛侧𤣥宗从之天宝

五载投龙于瀑布石池中有黄龙见𤣥宗感焉乃命

增修仙宇真仪侍从云鹤之类于戏自麻姑发迹于

兹岭南真遗坛于龟原花姑表异于井山今女道士

黎琼仙年八十而容色益少僧妙行梦琼仙而飡花

绝粒紫阳侄男曰徳诚继修香火弟子谭仙岩法箓

尊严而史𤣥同左通𤣥邹郁华皆清虗服道非夫地

气殊异江山炳灵则曷由纂懿流光若斯之盛者矣

真卿幸承馀烈敢刻金石而志之时则六年夏四月

   梁吴兴太守柳恽西亭记

湖洲乌程县南水亭即梁吴兴太守柳恽之西亭也

缭以逺峰浮于清流包括气象之妙实资游宴之美

观夫构宏材披广榭豁达其外睽罛其中云轩水阁

当亭无暑信为仁智之所创制原乎其始则柳吴兴

恽西亭之旧所焉世増崇之不易其地按吴均入东

记云恽为郡起西亭毗山二亭悉有诗今处士陈羽

图记云西亭城西南二里乌程县南六十步跨苕溪

为之昔柳恽文畅再典呉兴以天监十六年正月所

起以其在呉兴郡理西故名焉文畅尝与郡主簿吴

均同赋西亭五韵之作由是此亭胜事弥著间岁颇

为州僚处而有之日月滋深室宇将坏而文人嘉客

不得极情于兹愤愤悱悱者久矣邑宰李清请而脩

之以摅众君子之意役不烦费财有羡馀人莫之知

而斯美具也清皇家子名公之𦙍忠肃明懿以将其

身清蕳仁恵以成其政弦歌二岁而流庸复者六百

馀室废田垦者三百顷浮客臻凑迨乎二千种桑畜

养盆于数万官路有刻石之堠吏厨有飡钱之资敦

本经久率皆如是略举数者其馀可知矣岂必夜鱼

春跃而后见称哉于𭟼以清之地髙且才而励精于

政事何患云霄之不致乎清之筮仕也两叅隽乂之

列再移仙尉之任毗赞于蜀邑子男于吴兴多为廉

使盛府之所辟荐则知学诗之训间缉之心施之于

政不得不然也县称𦂳旧矣今诏升为望清当受代

而邑人巳轸去思之悲白府愿留者屡矣真卿重违

耆老之请启于十连优诏以旌清之美也某不佞忝

当分忧共理之寄人安俗阜固有所归虽无鲁臣掣

肘之患岂尽子言用力之术由此论之则水堂之功

乃馀力也夫知邑莫若州知宰莫若守知而不言无

乃过乎今此记述以备其事惧不宣美岂徒愧词而

巳哉大历一纪之首夏也

   呉兴沈氏述祖徳记

南齐征士吴兴沈君名麟士郡人也蕴道徳晦于邑

之馀不溪家贫无资以织𬖄为业故时人号为织𬖄

先生精于礼传尝自诂训宗人吏部郎中渊中书郎

约累荐征为著作郎髙卧不起名重江表临终遗教

依皇甫𤣥宴棺中贮孝经一巻穿圹三尺置棺平土

不设机位四时地席𤣥酒而奠子彝奉而行之吴郡

陆恵晓张融皆为之诔征士尝制述祖徳碑立于金

鹅山之先茔年月淹逺风雨蠹蚀朽字残文翳而莫

分乾元中为盗火所袭碑首毁裂嵚然将堕过江二

十叶孙御史中丞震移牒郡国请具封葺或属兵凶

旷而莫修忽有朴树生于龟腹盘根抱趾耸干夹碑

嶷如工造郁若神化欹者复正危而再坚夫徳无名

遇贤而锺庆神无质假物以申应沈氏积善既逺征

士植徳既深天将兴旧族乎吾知沈之复大也权检

校宗事十九叶扵前太庙斋郎怡拜泣松槚増修旧

茔感先碑之陨覆惧遗文之残阙乃具他石传而贰

焉崇其本所以尊先也建其新所以嗣徳也以真卿

江南婚姻之旧中外伯仲之穆谬忝拜刺见托斯文

刋诸碑阴以传无朽因改其树为庆树以旌其美焉

沈氏之故事具扵家谍今阙而不纪时有唐大暦八

年冬十二月

   乞御书题额恩敕批答碑阴记

肃宗皇帝恩许既有斯答御札垂下而真卿以踈拙

䝉谴粤若来八月既望贬授蓬州长史臮今上即位

宝应元年夏五月拜利州刺史属羌贼围城不得入

恩敕追赴上都为今尚书前相国彭城公刘公晏所

让授尚书戸部侍郎二年春三月改吏部广徳元年

秋八月拜江陵尹兼御史大夫充荆南节度观察处

置等使未行受代转尚书右丞明年春正月检校刑

部尚书兼御史大夫充朔方行营汾晋等六州宣慰

使以招谕太师中书令仆固懐恩不行遂知省事永

泰二年春二月贬峡州别驾旬馀移贬吉州大历三

年夏五月䝉除抚州刺史六年闰三月代到秋八月

至上元尔来十有六年困于踈愚累䝉窜谪其所采

碑石迄今委诸岩麓之际未遑崇树七年秋九月归

自东京起家䝉除湖州刺史来年春正月至任州东

有苕霅两溪溪左有放生池焉即我宝应元圣文武

皇帝所置也州西有白鹤山山多乐石于是采而斵

之命吏干磨砻之家僮镌刻之建于州之骆驰桥东

盖以杼臣下追逺之诚昭先帝生成之徳额既未立

追思莫逮客或请先帝所赐敕书批答答中诸事以

缉而勒之真卿从焉勒愿斯毕瞻慕不足遂志诸碑

阴庶乎乾象昭回与宇宙而终始天文焕发将日月

而齐晖时则有唐大历九年青龙甲寅之岁孟■甲

子之日也

   吴兴地记

乌程县旧𦂳今望乡四十里二百东去■州  南去杭州一百八十九里西北去杨州

   六百四十七里西去宣州三百一十七里北去东都二千八百七十五里北去上都三千

   七百七十六里

  帝颛顼塜

  吴大帝陵

  呉景帝陵

  钮皇后陵

  吴丹阳太守芜湖侯太史慈墓

  吴大将军朱治墓

  吴荡冦将军程普墓

  晋侍中罗含墓

  晋黄门侍郎潘尼墓

  齐宣城太守丘灵鞠墓

  梁中书侍郎丘迟墓

  梁司空康绚缜墓

  陈五兵尚书唐宗墓

长城县

  大雷山

  芳岩

  震泽

  若溪

  吴王夫概庙

  陈景帝陵

  陈钱皇后陵

  陈昭烈王陵

  谢安墓

  殷仲文墓

  陈武帝故宅

  陈文帝故宅

  吴均故宅

  陈氏五主屏风

  陈髙祖竹帐

  国朝髙僧南山律主道宣

安吉县

  天目山

  昆山

  横溪

  梅溪

  蛟龙溪

  翔鳯林

  裴子野故宅

  周弘让故宅

  姚苌雉尾扇

  施世英金锺

山川

  卞山

   法华寺

   金井玉涧

   乳窦石膏温泉

   项王走马埒

   项王饮马池

   项王系马石

  衡山

   帝颛顼塜

   春秋鸠兹城

  岘山

   显亭故别驾李适之石酒樽五花亭

  杼山

   妙喜寺黄浦桥

   避它城

   何楷钓䑓

  升山

   呉均入东记

   晋吴兴太守王羲之乌亭

  金盖山

   何氏书堂

   张邵丘道祚禅幽寺

  太湖周廽四万八千顷

   霅溪

   白𬞟洲





颜鲁公文集巻之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