顔魯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十二 顔魯公文集 卷第十三
唐 顏真卿 撰 宋 留元剛 撰年譜 唐 因亮 撰行狀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十四

顔魯公文集巻之十三

               錫山安國刋

  記

   東方先生畫贊碑隂記

東方先生畫贊者晉散騎常侍夏侯湛之所作也湛

字孝若父莊為樂陵太守因來覲省遂作斯文贊雲

大夫諱朔字曼倩平原猒次人魏建安中分猒次為

樂陵郡又為郡人焉猒次今移屬樂安郡東去祠廟

二百里故猒次城今在平原郡安徳縣東北二十二

里廟西南一里先生形像今則揑素為之並二細君

侍焉郡嘗為德州其賛開元八年刺史韓公思復刻

於石碑真卿去嵗拜此郡屬殿中侍御史平公列監

察御史閻公寛李公史魚右金吾胄曺公謇咸以河

北採訪使東平王判官廵廵按押至真卿𠉀於境上

而先生祠廟不逺道周亟與數公臮家兄淄州司馬

曜卿長史前洛陽蕭晉用前醴泉尉李伯魚徴君左

驍衛兵曺張璲麟遊尉韋(⿱𫝀吊)宅相朝城主簿韋(⿱𫝀吊)夏有司

經正字畢燿族弟渾前叅軍鄭悟初同茲謁拜退而

逰於中唐則韓之刻石存焉僉嘆其文字纎靡駁癬

生金四十年間已不可識真卿於是勒諸他山之石

葢取其字大可久不復課其工拙故援翰而不辭焉

至若先生事跡則載左太史公書漢書風俗通武帝

內傳十洲記列仙神仙髙士傳此不復紀焉有唐天

寶十三載季冬辛卯朔建

   鮮于氏離堆記

閬州之東百餘里有縣曰新政新政之南數千步有

山曰離堆斗入嘉陵江直上數百尺形勝縮矗欹壁

峻肅上崢嶸而下迴洑不與衆山相連屬是之謂離

堆東面有石堂焉即故京兆尹鮮于君之所開鑿也

堂有室廣輪袤丈蕭豁洞敞虗聞江聲徹見人群象

人村川垻若指諸掌堂北磐石之上有九曲流杯池

焉懸源螭猶蹙噴鶴咮釃渠股引迾坐環溜若有良

朋以傾醇酎堂南有茅齋焉遊於斯息於斯聚賓友

於斯虗而來者實而歸其齋壁間有詩焉皆君舅著

作郎嚴從君甥殿中侍御史嚴侁之等美君考槃之

所作也其右有小石廅焉亦可䕃而踆據矣其松竹

桂愽冬青雜樹皆徙他山而栽蒔焉其上方有男宮

觀焉署之曰景福君弟京兆尹叔明至徳一年十月

嘗在尚書司勲員外郎之所奉置也君諱向字仲通

以字行漁陽人卓爾堅忮毅然抗直易有之曰篤實

輝光書不云乎沉潛剛克君自髙曾巳降世以財雄

招徠賢豪施捨不倦至君繼序其流益光弱冠以任

俠自喜尚未知名乃慷慨發憤於焉卜築養䝉學文

忘寢與食不四三載展也大成著作竒之朂以賓薦

無何以進士髙第驟登䑓省天寶九載以益州大都

督府長史兼御史中丞持節劔南節度副大使知節

度事劔南山南西道採訪䖏置使入為司農少卿遂

作京兆尹以忤楊國忠貶邵陽郡司馬十有二載秋

八月除漢陽郡太守冬十有一月終扵所任官舍悲

夫雄圖未伸志業巳空塟於縣北表附先塋禮也君

之薨也冢子光祿寺丞昱匍匐迎喪星言泣血自沔

泝峽湍險萬重肩槁足跼板笭引舳凡今㡬年皸瘃

在目因心則至豈無僮僕臮昱之季曰尚書都官員

外郎炅克篤前烈永言孝思懇  志反塟於茲行

道之人孰不跋而真卿猶子曰紘從父兄故偃師丞

春卿之子也嘗尉閬中君故舊不遺與之有忘年之

契叔明昱炅亦篤世親之歡真卿因之又忝憲司之

寮亟與濟南蹇昻奉以周旋益著通家之好君兄允

南以司膳司封二郎中弟允臧以三院御史偕與叔

明首末聨事我是用飽君之故乾元改號上元之嵗

秋八月哉生魄猥自刑部侍郎以言事忤㫖聖恩全

宥貶貳於蓬州沿嘉陵而路出新政適㑹昱以成都

兵曹取急歸覲遭我乎貴州之朝留遊締歡信宿陘

峴感今懷昔遂援翰而志之叔明時刺商州炅又申

掾京兆不同躋陟有限如何帝唐龍集後壬寅仲夏

巳卯朔十五日甲午刻於門序之左右

   撫州寶應寺律藏院戒壇記

如來以身口意三業難調伏也淨尸羅以息其內行

住坐臥四威儀攝善心也明布薩以昭其外故曰波

羅提木義是汝之師則憍陳如之善來迦葉波之尚

法諸聲聞三歸約衆十四年以八敬度尼羯磨相承

其致一也至漢靈帝建寧元年有北天竺五喪門支

法領等始於長安譯出四分戒本兼羯磨與大僧受

戒至曹魏有天竺十尼自逺而來為尼受其後秦姚

萇𢎞始十一年有𣑽僧佛他耶舍譯出四分律本而

闗內先行僧祗江南盛行十誦至魏法聰律師始闡

四分之宗聰傳道覆覆傳慧光光傳雲輝願願傳理

隠樂洪雲雲傳遵遵傳智首首傳道宣宣傳洪洪傳

法勵勵傳滿意意傳法成成傳大亮道賓亮亮傳雲

一賓㟁超恵澄澄傳慧欽此皆口相授受臻於壼奧

欽俗姓徐洪州建昌人蓋漢孺子之後也二十二尋

師於臨川楮山後五嵗削髪𨽻於髙安龍崗寺遂受

戒有唐義淨則譯經上足曰洪州之靈傑其秉宣羯

磨者曰兩京滌法舊集與文粹同石本作兩京清滌使法下文斷缺當考鋭欽

智度沖深神用髙爽行無權實身絶開遮闡律藏而

日月光明騁辯才而龍象蹴蹈江嶺之外凜然風生

開元末北遊京充福先大徳常誦大湼𣗆經而講之

兼明俱舍論維摩金剛經每登講座其下日有二三

千人由是名動輦轂屬祿山作亂杖錫南歸居於西

山洪井雙嶺之間慕髙僧觀顯之遺蹤於寺北剏置

蘭若山泉之美頗極幽絶欽雖堅持律儀而志在𢎞

濟好讀周易左傳下筆成章著律儀輔演十巻嘗撰

本州龍興寺戒壇碑頗見稱於作者三年真卿忝刺

撫州東南四里有宋侍中臨川內史謝靈運翻大湼

𣗆經古臺階扄儼然軒構摧圯有髙行頭陀僧智清

者首事修葺安居住持明年秋七月真卿績秩將滿

有觀察使尚書御史大夫趙國魏公願以我皇帝降

誕之成奏為寶應寺仍請山林髙行僧三七人冬十

月二十三日聖恩允許於是䁀新輪奐其興也勃焉

仍請止觀大師法源法泉襄陽乘覺清源善𢎞羅浮

圓覺佛跡十喻餘杭慧逹臮當州海通海岸等同住

薫修以資景福僉以為學徒雖増毗尼未立明年三

月乃請欽登壇而董振鐸焉仍俾龍崗道幹天台法

裔招提智融白馬法𦙍衡岳正覺同徳義盈香城藏

選龍興藏志開元明徹等同秉法事於是逺近駿奔

道塲側塞聖像放光而龍王不雨者四旬僧尼等三

百五十七人而文士正議大夫前衞尉少卿張延臯

脫俗歸真其名曰壞綱為稱首焉又欽比年已年為

受具者凡一萬餘人江嶺湖海之間幅員千餘里像

法於變此皆欽敎道之力焉臨川在嶺隅未嘗𢎞律

扵是二衆三百餘人謂法裔敷演而依止之後有上

都資聖寺髙德曰還本律主偉茲能深辨嗟嘆而賛

美之請於寺東南置普通無礙禪院院內立鎮國觀

音道塲請善𢎞居之以開悟心要雲一上足曰智融

精持本事如㑹尊衆乃命智光等於普通道場東置

律藏院剏立戒壇以佇欽公之來儀且施肇紀之不

朽經營未幾壇殿鬱興庶乎渡海浮囊分毫絶羅剎

之請嚴身瓔珞照耀有摩尼之光則入佛位而披伽

梨者名香普薫神足無極其可勝紀而蕪絶乎有唐

大曆辛亥嵗春三月行撫州刺史魯郡開國公顔真

卿書而誌之

   撫州南城縣麻姑山仙壇記

麻姑者葛稚川神仙傳雲王逺字方平欲東之括蒼

山過吳蔡經家教其屍觧如蟬蛇也經去十餘年忽

還語家言七月七日王君當來過到期日方平乗羽

車駕五龍各異色旌旗導從威儀赫奕如大將也既

至坐須臾引見經父兄因遣人與麻姑相聞亦莫知

麻姑是何神也言玉方平敬報久不行民間今來在

此想麻姑能蹔來有頃信還但聞其語不見所使人

曰麻姑再拜不見忽已五百餘年尊卑有序修敬無

階思念久煩信承在彼登山顛倒而先被記當按行

蓬萊今便蹔徃如是便還還即親觀願不即去如此

兩時間麻姑來來時不先聞人馬聲既至從官當半

於方平也麻姑至蔡經亦舉家見之是好女子年十

八九許頂中作髻餘髪垂之至要其衣有文章而非

錦綺光彩耀日不可名字皆世所無有也得見方平

方平為起立坐定各進行廚金𥂐玉杯無限美膳多

是諸華而香氣達於內外擗麟脯行之麻姑自言接

侍以來見東海三為桑田向間蓬萊水乃淺於徃者

昔時略半也豈將復還為陸陵乎方平笑曰聖人皆

言海中行復揚塵也麻姑欲見蔡經母及婦經弟婦

新産數十日麻姑望見之已知曰噫且止勿前即求

少許米便以擲之墮地即成丹砂方平笑曰姑故年

少吾了不喜復作此曺狡獪變化也麻姑手似烏𤓰

蔡經心中念言背蛘時得此𤓰以爬背乃佳也方平

即知經心中所言乃使人牽經鞭之曰麻姑者神人

汝何忽其𤓰可以爬背邪見鞭著經背亦不見有人

持鞭者方平告經曰吾鞭不可妄得也大暦三年真

卿刺撫州按圍經南城縣有麻姑山頂有古壇相傳

雲麻姑於此得道壇東南有池中有紅蓮近忽變碧

今又白矣池北下壇傍有杉松皆偃葢時聞步虗鍾

磬之音東南有瀑布淙下三百餘尺東北有石崇觀

髙石中猶有螺蚌殻或以為桑田所變西北有麻源

謝靈運詩題入華子崗是麻源苐三谷恐其䖏也源

口有神祈雨驟應開元中道士鄧紫陽於此習道䝉

召入大同殿修功徳二十七年忽見虎駕龍車二人

執節在庭中顧謂其友竹務猷曰此迎我也可為吾

奏願欲歸塟本山仍請立廟於壇側𤣥宗從之天寶

五載投龍於瀑布石池中有黃龍見𤣥宗感焉乃命

增修僊宇真儀侍從雲鶴之類於戱自麻姑發跡於

茲嶺南真遺壇於龜原花姑表異於井山今女道士

黎瓊仙年八十而容色益少僧妙行夢瓊仙而飡花

絶粒紫陽姪男曰徳誠繼修香火弟子譚仙巖法籙

尊嚴而史𤣥同左通𤣥鄒欝華皆清虗服道非夫地

氣殊異江山炳靈則曷由纂懿流光若斯之盛者矣

真卿幸承餘烈敢刻金石而志之時則六年夏四月

   梁吳興太守柳惲西亭記

湖洲烏程縣南水亭即梁吳興太守柳惲之西亭也

繚以逺峯浮於清流包括氣象之妙實資遊宴之美

觀夫構宏材披廣榭豁達其外睽罛其中雲軒水閣

當亭無暑信為仁智之所創制原乎其始則柳吳興

惲西亭之舊所焉世増崇之不易其地按吳均入東

記雲惲為郡起西亭毗山二亭悉有詩今䖏士陳羽

圖記雲西亭城西南二里烏程縣南六十步跨苕溪

為之昔柳惲文暢再典呉興以天監十六年正月所

起以其在呉興郡理西故名焉文暢嘗與郡主簿吳

均同賦西亭五韻之作由是此亭勝事彌著間嵗頗

為州僚䖏而有之日月滋深室宇將壞而文人嘉客

不得極情於茲憤憤悱悱者久矣邑宰李清請而脩

之以攄衆君子之意役不煩費財有羨餘人莫之知

而斯美具也清皇家子名公之𦙍忠肅明懿以將其

身清蕳仁恵以成其政絃歌二嵗而流庸復者六百

餘室廢田墾者三百頃浮客臻湊迨乎二千種桑畜

養盆於數萬官路有刻石之堠吏廚有飡錢之資敦

本經久率皆如是畧舉數者其餘可知矣豈必夜魚

春躍而後見稱哉於𭟼以清之地髙且才而勵精於

政事何患雲霄之不致乎清之筮仕也兩叅雋乂之

列再移仙尉之任毗贊於蜀邑子男於吳興多為亷

使盛府之所辟薦則知學詩之訓間緝之心施之於

政不得不然也縣稱𦂳舊矣今詔升為望清當受代

而邑人巳軫去思之悲白府願留者屢矣真卿重違

耆老之請啟於十連優詔以旌清之美也某不佞忝

當分憂共理之寄人安俗阜固有所歸雖無魯臣掣

肘之患豈盡子言用力之術由此論之則水堂之功

乃餘力也夫知邑莫若州知宰莫若守知而不言無

乃過乎今此記述以備其事懼不宣美豈徒媿詞而

巳哉大曆一紀之首夏也

   呉興沈氏述祖徳記

南齊徵士吳興沈君名麟士郡人也藴道徳晦於邑

之餘不溪家貧無資以織𬖄為業故時人號為織𬖄

先生精於禮傳嘗自詁訓宗人吏部郎中淵中書郎

約累薦徵為著作郎髙臥不起名重江表臨終遺教

依皇甫𤣥宴棺中貯孝經一巻穿壙三尺置棺平土

不設機位四時地席𤣥酒而奠子彝奉而行之吳郡

陸恵曉張融皆為之誄徵士嘗製述祖徳碑立於金

鵝山之先塋年月淹逺風雨蠧蝕朽字殘文翳而莫

分乾元中為盜火所襲碑首毀裂嶔然將墮過江二

十葉孫御史中丞震移牒郡國請具封葺或屬兵凶

曠而莫修忽有朴樹生於龜腹盤根抱趾聳幹夾碑

嶷如工造欝若神化欹者復正危而再堅夫徳無名

遇賢而鍾慶神無質假物以申應沈氏積善既逺徵

士植徳既深天將興舊族乎吾知沈之復大也權檢

校宗事十九葉扵前太廟齋郎怡拜泣松檟増修舊

塋感先碑之隕覆懼遺文之殘闕乃具他石傳而貳

焉崇其本所以尊先也建其新所以嗣徳也以真卿

江南婚姻之舊中外伯仲之穆謬忝拜刺見託斯文

刋諸碑隂以傳無朽因改其樹為慶樹以旌其美焉

沈氏之故事具扵家諜今闕而不紀時有唐大暦八

年冬十二月

   乞御書題額恩勑批答碑隂記

肅宗皇帝恩許既有斯答御札垂下而真卿以踈拙

䝉譴粵若來八月既望貶授蓬州長史臮今上即位

寶應元年夏五月拜利州刺史屬羗賊圍城不得入

恩勑追赴上都為今尚書前相國彭城公劉公晏所

讓授尚書戸部侍郎二年春三月改吏部廣徳元年

秋八月拜江陵尹兼御史大夫充荊南節度觀察䖏

置等使未行受代轉尚書右丞明年春正月檢校刑

部尚書兼御史大夫充朔方行營汾晉等六州宣慰

使以招諭太師中書令僕固懐恩不行遂知省事永

泰二年春二月貶峽州別駕旬餘移貶吉州大曆三

年夏五月䝉除撫州刺史六年閏三月代到秋八月

至上元爾來十有六年困於踈愚累䝉竄謫其所採

碑石迄今委諸巖麓之際未遑崇樹七年秋九月歸

自東京起家䝉除湖州刺史來年春正月至任州東

有苕霅兩溪溪左有放生池焉即我寶應元聖文武

皇帝所置也州西有白鶴山山多樂石於是採而斵

之命吏幹磨礱之家僮鐫刻之建於州之駱馳橋東

蓋以杼臣下追逺之誠昭先帝生成之徳額既未立

追思莫逮客或請先帝所賜勑書批答答中諸事以

緝而勒之真卿從焉勒願斯畢瞻慕不足遂志諸碑

隂庶乎乾象昭囬與宇宙而終始天文煥發將日月

而齊暉時則有唐大曆九年青龍甲寅之嵗孟■甲

子之日也

   吳興地記

烏程縣舊𦂳今望鄉四十里二百東去■州  南去杭州一百八十九里西北去楊州

   六百四十七里西去宣州三百一十七里北去東都二千八百七十五里北去上都三千

   七百七十六里

  帝顓頊塜

  吳大帝陵

  呉景帝陵

  鈕皇后陵

  吳丹陽太守蕪湖侯太史慈墓

  吳大將軍朱治墓

  吳蕩冦將軍程普墓

  晉侍中羅含墓

  晉黃門侍郎潘尼墓

  齊宣城太守丘靈鞠墓

  梁中書侍郎丘遲墓

  梁司空康絢縝墓

  陳五兵尚書唐宗墓

長城縣

  大雷山

  芳巖

  震澤

  若溪

  吳王夫槩廟

  陳景帝陵

  陳錢皇后陵

  陳昭烈王陵

  謝安墓

  殷仲文墓

  陳武帝故宅

  陳文帝故宅

  吳均故宅

  陳氏五主屏風

  陳髙祖竹帳

  國朝髙僧南山律主道宣

安吉縣

  天目山

  崑山

  橫溪

  梅溪

  蛟龍溪

  翔鳯林

  裴子野故宅

  周弘讓故宅

  姚萇雉尾扇

  施世英金鍾

山川

  卞山

   法華寺

   金井玉澗

   乳竇石膏溫泉

   項王走馬埒

   項王飲馬池

   項王繫馬石

  衡山

   帝顓頊塜

   春秋鳩茲城

  峴山

   顯亭故別駕李適之石酒樽五花亭

  杼山

   妙喜寺黃浦橋

   避它城

   何楷釣䑓

  升山

   呉均入東記

   晉吳興太守王羲之烏亭

  金蓋山

   何氏書堂

   張邵丘道祚禪幽寺

  太湖周廽四萬八千頃

   霅溪

   白蘋洲





顔魯公文集巻之十三